第八卷 第五章 叢林胖子

克納航空陸戰隊第五十一步兵師下士孫平伸手一擺,下來,側著耳朵仔細地傾聽著不遠處的槍聲.在他身後,五名查克納士兵迅速隱藏到樹木或草叢中,警惕地看向四周.

"一個,兩個,三個"孫平緊了緊手中的G112型自動能量步槍,銳利的眼睛直直地盯著眼前的一叢灌木,耳朵輕輕地抖動著,心里不斷計算著從偵聽器里聽到的腳步聲.

不遠處的陣地上,又傳來了密集的槍聲和爆炸聲,孫平心里一緊,咒罵一聲,放棄了偵聽.情不自禁地和身後的五名查克納士兵一道,往陣地方向張望.

他們都是五十一師一七九旅1792團1營2連的士兵,在這個標高為347的山頭,阻擊敵人,已經整整八個小時了.

自滄浪星遭遇傑彭的偷襲以來,五十一師,就離開了已經被炸成廢墟的凱斯特軍事基地,和第十三裝甲師一道,一邊向西南方向逃跑,一邊沿途阻擊追擊的敵人.

走一路打一路,平都記不清自己已經打了多少仗,殺了多少人了.他只記得,從逃亡開始,身邊就有數不清的戰友倒在了路邊,倒在了陣地上.身後的敵人,永遠如同潮水一般,怎麼殺也殺不完.頭頂的戰機,永遠如同看見了死尸的禿鷲,陰魂不散地在天空盤旋.

部隊不斷的減員,可是,也不的有零星逃出來的部隊加入.有查克納人,也有斐揚人.就這樣,在依托幾個聚居區和城鎮進行抵抗之後,五十一師和十三裝甲師,終于跌跌撞撞地跑到了這里.

再向南,經過不去了.

寬闊的卡拉奇河,擋住了去路.想要過的話,就必須向三號資源公路走只有在溫泉鎮,才有一座跨河大橋.

不過孫平知,即便到了溫泉鎮怕師部也不敢組織過河.要知道,在這種前有圍堵後有追兵的情況下上長四十公里的橋面,就是把自己送進絕路.只需要一架太空戰機,就能掐頭截尾,把兩個師,給活活釘死在橋上!一次坐標定位,就會有無數導彈翻山越嶺地飛來.完成最後的葬禮.

這里.似乎就是這逃亡之地盡頭了.

陣地上地槍炮聲和爆聲.顯然說明敵人又開始發動了新一輪地進攻.在之前地八個小時里所在地二連.已經打退了敵人二十多次攻擊.全連一百多人.現在囫圇地只有二十來個.輕傷還能堅持地十來個.重傷躺在後面里拿著捆紮好地聚變手雷等著犧牲地.還有三個.

這仗.已經打到了極苦地地步.連部直屬機甲班僅有地五輛機甲.都已經在之前地戰斗中被摧毀了.八個小時地戰斗.足以讓這些轉戰數百公里甚至沒有認真合過眼地士兵們疲倦到崩潰.盡管已經是身經百戰地老兵.孫平也有時候會想.不知道自己在什麼時候被一槍爆了頭倒還死了干脆.不必像現在這樣掙命.

眯了眯滿是血絲地眼睛.孫平盡量告誡自己把對陣地地擔憂拋開現在自己最要緊地任務.是去看看那墜毀在附近地飛船.連長下了死命令管那艘被一團火光包圍地飛船是哪邊地.一定要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到通訊系統.跟指揮部聯系上.不然.全連就得都丟在陣地上!

能在這麼艱難地情況下.還給了自己五個人.可見連長對恢複通訊地急迫.

孫平背身靠在一棵大樹下.沖身後地同伴做了幾個手勢.

狙擊手馮老四沖他點了點頭,彎著腰飛快地穿過一蓬灌木叢,順著一個堆滿了枯枝腐葉的小溝,向露出褐紅色岩石的山坡後跑去.另外四名戰士,則兩個一組,向左右迂回.准備在側翼建立火力點.這里是陣地的側翼,位于陣地下方的半山腰,既然已經能夠聽到槍聲,那就意味著已經有傑彭人出現.

找不找得到通訊器另說,作為一名老兵,孫平首先要保證不讓傑彭人從這邊摸上陣地.

把領口的項鏈扯出來,看著吊墜上的女友照片,孫平狠狠親了一口,下定決心,能夠活著等到下一次休假探親,就把這個總能給自己帶來好運氣的女孩給辦了!

再次檢查了一下手里的槍,確定能量匣是滿的,槍的狀態也沒問題後,孫平小心翼翼地側耳聽了聽,旋即彎腰飛快地繞過大樹,向下一個隱蔽點跑去.

髒兮兮的綠色軍服,如同一叢會移動的灌木,不斷地變幻著方向,在一顆顆大樹之間穿行.

一分鍾後,孫平在一個山坡後趴了下來.槍聲已經非常清晰了,如同在耳邊一般.

他小心翼翼地從草叢中探出頭.一道斜坡下,子彈橫飛,泥土被打得噗噗作響,枯燥爛葉,在空中飛舞跳躍.可是,順著子彈的方向,他並沒有看到人.除了幾名開火的傑彭士兵在叢林中隱約可見的身影外,他沒有看到任何人.

孫平計算著自己現在的位置和傑彭士兵的距離和角度.

不遠處,飛船的殘骸,靜靜地躺在一個大坑中,冒著黑煙.

被撞擊的山體滑落的斷樹大石,遮掩了坑口.從孫平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見飛船的艦首位置.



的飛船,也不是斐盟的.

孫平一邊向後面做著手勢,一邊觀察著飛船.他一眼就能認出來,墜毀的是一艘武裝商船.商船的造型很奇怪.在它的艦首,居然有一個巨大的撞角.而在倒臥的大樹枝葉縫隙中,露出來的一點點標志,則是孫平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孫平緩緩翻過身,向自己的四點方向看去.

一名同伴確認了他發出的指令.

孫平點點頭,沒有發動攻擊,反而將自己隱藏得更好了.雖然傑彭人就在眼前過,他現在需要做的用更多的情報來支撐自己的判斷而不是輕易將同伴帶入一場遭遇戰.

雖然從飛船墜,幸存者被追殺來看,已經可以大致斷定來的人和傑彭不對路,可是,孫平依然不敢輕舉妄動.一個失誤的判斷次自作多情的救援,或許就會給自己身後的同伴以及陣地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孫平無聲無息地探出了搶,邊用余光監視著越來越近的傑彭士兵,一邊緊張地搜尋著叢林圖找出傑彭人追殺的對象.

可是,除傑彭人漫無目的的槍聲之外林里一片寂靜.

陽光順著高高的樹冠縫隙投在地面佛在叢林中降下了無數金色的繩索駁的光線,讓五彩斑斕的叢林愈加的炫目.紅色的,黃色的,綠色的葉子,黑褐色的泥土,雖然不濃密,卻依舊讓人看不清遠方的薄霧以及低矮的灌木叢和野草,簡直就是視線的殺手.

偵聽器里,只五名小心翼翼,身影在叢林中隱隱約約的傑彭士兵的腳步聲和喘息聲.

孫平開始覺得奇怪.

剛才的槍聲已經響了很時間了,非常激烈.他原本預計至少二十人在互相交火,可沒想到了這里他只看見了五名傑彭士兵.更讓他迷惑的是,這些傑彭士兵,完全是在漫無目的地開槍.只要叢林中有一點風吹草動,立刻就是一梭子掃過去.

看他們的動作好像在著勁暴露自己.

這是號稱陸軍素質全宇宙第一的傑彭戰士?!孫平撇了撇嘴.在他前面不到四十米的地方,一名矮個子傑彭戰士,正在劇烈地喘息著.他的眼睛向外凸起,眼白上布滿了血絲.他的手在微微地顫抖著.粗重的呼吸配合他那神經質一般的眼神,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只被獅群包圍的野豬.

恐懼!這不是一個追殺者的表情!一個念頭跳進了腦海即,一股無形的電流,忽然間順著脊梁骨爬上了頭皮只覺的頭皮猛地一炸!

有人!

"別動!"一個低低地聲音,在孫平的耳邊響起即,孫平只覺得渾身一麻手上的槍,就已經不見了.而他的身體,也在轉瞬之間,被拉到了一棵大樹旁.

"跟你的同伴說說四點位置,那串茱下面跟你打手勢的,還有七點方向,那位狙擊手和正在向九點方向移動的火力點"捂著孫平的嘴的人輕松地道:"告訴他們,呵呵,我沒惡意."

"你是誰?!"

孫平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身為一名身經百戰的偵察兵,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落入了人家的手中.更恐怖的是,對方不但瞬間抓住了自己,還早就知道了自己同伴的位置,甚至連狙擊手隱藏的位置也說的絲毫不差.而他和自己此刻隱身的這顆大樹下,正好是自己同伴的射擊死角.

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說明,對方,是一個精通叢林作戰,有著豐富的經驗和恐怖的身手,足以在這片叢林中主宰生死的高手!

不遠處,那些傑彭士兵還在小心翼翼地對搜尋著,還在瞪大了眼睛,拼命試圖看穿那一個個寂靜茂密的草叢,看穿那一棵棵即使在陽光下也顯得陰森的大樹.

他們的樣子,看起來是那麼的可笑.可孫平,卻一點也笑不出來.他終于明白哪些傑彭戰士的緊張和恐懼了——任誰知道了在自己身邊,有這麼一個幽靈般的存在,都會是那樣的表情!

心跳在加速,耳朵,因為腦部充血,而產生了嗡嗡的幻鳴.

"促促促"一連細小的能量彈掃進了一蓬灌木叢.

那是一名傑彭士兵,因為一點風吹草動,而慌亂開火.由此可見,這些所謂的追兵,已經驚惶到了什麼地步.

"兄弟,"身後的聲音很和緩:"我是勒雷聯邦少將,盟軍東南戰區瑪爾斯方面軍總參謀長兼第一軍軍長田行健!那艘墜毀的飛船,就是我的.那邊還有我幾十個兄弟."

孫平覺得掐在自己喉嚨上的手,緩緩松開人接著道:"過來的十三個傑彭白癡,我已經干掉了八個.如果不是發現了你們下的這五個我也早就動手了.你知道沒必要說謊,如果我有惡意,我只需要把你們藏身的地點告訴敵人,並且毫不猶豫的干掉你就行了."

孫平相信了對方的話.瑪爾斯,他聽說過那個地方.雖然不知道具體的詳情過瑪爾斯好像是落在了一個勒雷人的手里.

他用盡量不引人誤會的動作,緩緩地轉

看見了一張白白胖胖的臉.

"槍給你."胖子嘿嘿一笑手中的槍還給了孫平:"這剩下的五個,不用我來動手了吧?"

握著手中的槍,孫平最後的一絲慮也打消了.他點了點頭,檢查了一下手中的槍,隨即半蹲起來,沖後面打了個手勢.

當最靠外的一名傑彭士兵無聲無息地一頭栽倒在地時,另外四名傑彭士兵,也沒能逃過五道火力線的射殺.前後不過三秒鍾時間.

"將軍!"孫平立正敬禮:"查克納航空陸戰隊第五十一機械化步兵師1792團1營2連下士孫平求指示."

"讓你們的人都來吧."胖子皺了皺眉頭,身子往下縮了縮:"我還能感覺到你們那位狙擊手的殺氣."

"是!"孫平向旁邊邁了一大步,:了個手勢.

片刻之,包括狙擊手馮老四在內的五名查克納戰士,已經一個不少地出現在了胖子面前.

看著這個穿著一身從來沒聽說過的.色制服的胖子,戰士們的眼中是戒備.尤其是狙擊手馮老四,更是直勾勾地盯著胖子.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家伙是用什麼辦法從自己的瞄准鏡里摸到孫平身邊的!更不明白,這家伙又是憑什麼知道自己的位置的.

要知道,他現背靠的這棵大樹雖然很粗壯是,真正能夠作為掩體的,就只有樹下小坡凹下去的那一截.稍微有一點計算錯誤自己就能一槍爆了他的頭!

能在瞬間選中這個位置,多麼豐富的經驗和精確的計算力?只怕那些被稱為叢林死神的王牌特種兵沒有這樣的功力.而眼前這個白白胖胖的胖子,又哪里有一點王牌特種兵的氣勢?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

帶著種種困惑和懷士們跟在胖子身後,向飛船墜毀點走去.

一路上孫平向那胖子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幾人的身份,又說了現在的局勢,指了陣地所在的方向給胖子看.胖子踮起腳尖看了半天,也沒看見陣地,只聽到槍炮聲在山谷中回蕩.轉頭問道:"對了,你們知道不知道盟軍的一個機甲試驗小組,那些科學家是不是和你們一路?"

孫平搖了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隊伍拉得很長,我沒見到指揮部的人."

胖子歎了口氣,他也知道,數萬人里面,這些普通士兵,很難知道本來就是秘密的機甲試驗小組.

"人我們沒見過,不過,"那狙擊手馮老四在一旁接口道:"聽說李存信元帥這次來,帶了些非戰斗人員,不知道你說的科研小組在不在里面."

胖子搖了搖頭,把心頭的焦躁丟到一邊.

"都出來吧."

隨著走到坑邊的胖子的一聲喊,一群人從飛船殘骸後面走了出來.跟在後面的查克納戰士們兩眼發直出現在眼前的,這都是什麼人啊?

只見走出來的人中,年齡最大的,恐怕已經超過四十歲了.年齡最小的,甚至還是個三四歲的小男孩.雖然都穿著同樣的藍色制服,可除了其中的七八個人外,其他的,看起來都不像軍人.

有許多人,一看就是長年坐在戰艦控制室里的操控員,還有許多人手上還占滿了黑色的油,一看就是機艙里的機械師.

一個盟軍少將,帶著這一幫老的老,小的小,只會在天上飛的家伙,到這里來干嘛?他們在哪里墜毀不好,偏偏墜毀到這個地方.

胖子郁悶地看了自己的部隊一眼.說實話,這次出來,武裝商船本來就沒有配備多少人.而這艘船里,大多是海盜出身,再加上飛船在闖封鎖線的時候,裝載機甲的艙室已經被摧毀了.就連武器艙,也在墜毀時候變成了一堆廢鐵,赤手空拳的一幫雜牌,賣相確實不怎麼好.

"胖子."小屁孩見胖子回來,問道:"這艘船怎麼辦?"

看這那小孩直接稱呼這位勒雷少將為胖子,幾名查克納士兵無奈地對視了一眼,心里都有些懷——這白白胖胖的家伙真是個少將?

"關鍵部分放置**,能炸的都炸掉!"胖子看了看時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得趕緊離開."

"是!"一旁的馬克維奇立正敬禮,轉身就要往飛船里鑽.

"等等,"孫平急到:"將軍,飛船上,有沒有通訊器和反干擾裝置?如果有的話,能不能拆下來,我們必須和團部取得聯系!陣地上的通訊器被炸爛了."

"轟!"一聲巨響,從山彎那邊傳來.所有人都感到了地面的一陣猛烈顫抖.

"陣地!"幾名查克納戰士的臉色都變了.

"拆機器來不及了!"胖子看了山下一眼,臉色一白,對孫平道:"現在先別管其他的,帶我們去陣地,先把防線穩下來.如果你們的陣地丟了,這里所有人都得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