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百章 魔女魔王

忽然的變故,讓看台上,轟的一聲炸了鍋.

觀眾們一片嘩然,斐揚機甲戰士們,則舉起了能量炮瞄准,如臨大敵.

剛剛走出降落在看台上的一號包廂的卡羅萊娜和幾名知道瑪格麗特身份的軍官,當時就懵了,急匆匆的往台下跑,而站在,則笑得東倒西歪這天殺的勒雷胖子,不折不扣就是個混蛋.

數十輛軍用機甲瞄准的能量炮口下,胖胖的【游俠】雙手合什,握著瑪格麗特來回搖晃.胖子盯著瑪格麗特那專注的目光,就像是小孩子逮住了一只蛐蛐兒.

真他媽好奇嘿,這小娘們兒這麼想的.

被胖子一通亂搖,搖得渾身都散了架的瑪格麗特死死咬著嘴唇,(╰→ろqzω)才沒讓自己哭出聲來.被機甲合在手心里的她,如同被關進了一個籠子,四周,是數十萬雙驚詫莫名的目光.在這種目光下,她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只珍稀的觀賞性動物.

被斐揚上流社會***里的年輕一代稱為魔女,被年長一代看做天之驕女,被軍部大佬看做黑斯廷斯第二,瑪格麗特,從來沒吃過這樣的虧.

要說起軍事謀略智慧,她本身超人的天賦不說,單是在黑斯廷斯身旁多年的熏陶,就能讓她對排行榜上的多少名將嗤之以鼻.

這不是狂妄,這是事實.

2058年七月,斐揚在人類星際圖以北的肯瑟斯星域,插手科斯納尼亞聯邦和周邊四個國家爆發的的區沖突,從開戰到五個交戰國接受人類最高議會做出停戰決議的十六天的戰爭中,四國聯軍,被斐揚和科斯納尼亞聯軍,被打得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整個戰爭期間.在斐揚和科斯納尼亞聯軍艦隊的偷襲下,交戰區域中四國聯軍沒有一艘敵方戰艦升空,能夠用于作戰的空港,百分之九十九被摧毀或占領,沖突爆發的肯瑟斯主星,四國先期強行投遞的十二個裝甲師和三十七個全機械化步兵師,被打得丟盔卸甲.號稱曆史上最強精銳的聯軍,在阿伯拉罕平原全軍覆沒時,竟然連斐科聯軍的主力在哪里,都還不知道.

那一戰,軍事觀察家們對斐科聯軍指揮官犀利的指揮風格,狡猾而靈活的戰術,對情報欺騙的應用,對政治局勢的精准判斷,對整體和局部時機的掌握,都佩服得五體投的.

從沖突爆發.對峙,集結,開戰十六天的時間里,斐科聯軍,打了一場教科書般的戰役.戰斗的結局,幾乎是從斐揚那支a級艦隊和三個裝甲師抵達肯瑟斯星域那一刻起,就已經注定了.

那一仗.所有人,都以為是黑斯廷斯指揮的.可只有斐揚軍部幾個核心大佬才知道,那一仗的手筆,出自一個剛滿十八歲,名叫瑪格麗特的女孩子之手.

也是從那一天起,這些敢跟黑斯廷斯拍桌子的將軍,私下里都惡狠狠的告誡自己的子孫,誰敢惹瑪格麗特,就打斷誰的腿.

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有瑪格麗特在.想要爭奪斐揚軍部未來五十年的控制權,實在太危險了.黑斯廷斯已經足夠危險.而他的這個外孫女,讓他的危險指數翻了十倍.因為.

她才十八歲.

他們和黑斯廷斯,是換命的交情.有些甚至是黑斯廷斯以前的長官.

能在軍部說上話的,自然跟這位軍神,站在同一條船上.他們有共同的利益.這足夠讓他們在面對黑斯廷斯的時候理直氣壯.

可是,瑪格麗特,卻讓他們不得不感到忌憚.

以黑斯廷斯本人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因為子女之間的口角或意氣之爭,對這些軍部大佬的家族下死手的.可瑪格麗特,恐怕,就不一樣了.

抱了這小女孩這麼多年,都還有許多大佬看不透這個不按規矩出牌的魔女.(╰→ろqzω)現在黑斯廷斯在,自己這些老骨頭在,大家還相安無事,若是有哪個不開眼的,惹著了瑪格麗特,等到自己入了土,家族未來的日子,可就算毀了.

斐揚那些高官富豪子弟,就算再天才,再狠辣陰險,也玩不過瑪格麗特.

事實,也證明了他們的睿智.除了肯瑟斯那一仗外,瑪格麗特對待黑斯廷斯體系以外的政敵的手段,也足夠讓這些人冷汗淋漓.在那個***里,這個嬌俏可人魅惑天生的女孩,帶著無敵的光環.

可是,瑪格麗特,終究只是個二十三歲的女孩.在軍事上的天賦智慧,在政治上的心機,雖然讓人咋舌,卻終究替代不了時間閱曆的積累.

斐揚大佬們對她的忌憚,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在黑斯廷斯的庇佑下,有足夠的時間成長,有足夠的時間去獲取經驗.既然能看到瑪格麗特的未來,他們當然不想在這個時候埋下禍根.

而此時此刻,在這里,是瑪爾斯.

這是一個一千多年來,都奉行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叢林法則的放逐之的.在這里生存的,是蠻橫霸道的雇傭軍,是凶狠的海盜,是黑心的社團,是不知廉恥的騙子,是小偷.這中間,有幾個是良善之輩.

就算是瑪爾斯星球上,靠著在商團企業中工作,維持生活的普通瑪爾斯民眾,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單純百姓.他們,同樣有他們的一套生存法則,論陰謀算計,他們眉毛一動,就能冒出一百八十個.

只有在絕對的力量下,他們才會臣服.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尊敬強者的.正因為他們心思深沉靈動,看得多懂得多,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選擇.

瑪格麗特犯下了錯誤.

她太急于得到這輛對斐揚,乃至對整個斐盟,整個戰爭都有著重要意義的機甲了.

她忘了,這里終究不是斐揚,黑斯廷斯的光環再耀眼,到了這里,也只是星空中遙不可及的一點星芒而已,對瑪爾斯人來說,還不如身邊幾個斐揚士兵手里的槍來得震撼.

她更忘了,那個能夠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的方,以一己之力鬧了個天翻的覆,打下整個瑪爾斯的胖子,能夠將這些人收服,該有何等的手段.

更重要的是,她在不經意之間,將自己,擺到了胖子的對立面上.

無論她有多麼高的天賦,在黑斯廷斯身邊,見了多少波濤洶湧暗流翻滾,她終究只是一個安全的旁觀者.有些東西,不是站在旁邊看,就能學到的.除了親身體會經曆以外,有時,甚至要付出血的代價.

這一點上,她和胖子沒法比.

因此,她也沒有明白,眼前這個一臉憨厚的胖子,既然能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在加查林,斗垮了神話軍團,活捉了皇帝詹姆士,到瑪爾斯擊敗了北盟,把這個星球和整個航道都搜刮了個乾淨,那麼,又這麼可能任由欺壓.

如果說她是精英教育出的魔女,那麼這胖子,就是泥土里滾出的魔王.

憑什麼瑪爾斯這些流派機士,這些雇傭軍,這些海盜團,能彙集到胖子的匪軍旗下.

真是因為正義,因為那些遙不可及的理想.

都不是,除了胖子能夠給他們帶來足夠的利益外,更重要的是,這胖子,比誰都狠,比誰都不講道理,比誰都不按道理出牌.

他知道他要的是什麼.

只要你站到了他的對立面上,他絕對不會有任何心軟和猶豫,他會用最干脆的辦法,最卑劣惡毒的手段,將你踩在腳下.

整個瑪爾斯,就找不出一個比這胖子更狠的人來.

最讓人崩潰的是,偏偏他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都和吃飯睡覺一樣的正常.就像現在,他就很純真的抓著瑪格麗特搖啊搖,一點也沒覺得這樣的行為,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有點過分.

你罵他一句,他就暴打你一頓,末了還踩上兩腳吐上一口唾沫.

他就是那麼的"憨直".

"抓住我有用麼?"瑪格麗特盯著胖子,她努力的試圖扳回劣勢:"除非你殺了我,否則?

瑪格麗特雖然覺得屈辱,可並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這胖子知道自己的身份,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絕對不敢傷害自己.只要他有那麼一點猶豫,威逼也好利誘也罷,自己總能讓他妥協.

可是,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大眼睛閃啊閃的胖子,好奇的用機械手封住了嘴.後面的話,變成了一連串的嗚嗚聲.

胖子有些奇怪,這女人腦子進水了,老子抓著你,還能讓你說出這些話來.心里想著,轉頭沖那一臉呆滯的營長嚷嚷:"讓開.不然,老子把她拍成肉泥."

"放開她."已經沖到胖子面前的卡羅萊娜厲聲喝道:"田將軍,如果你傷害瑪格麗特上校,將是對斐揚共和國的宣戰.你要知道她的身份,她是???

"我管她是誰"胖子義正言辭:"今天的事情,我要直接向聯軍最高指揮部報告."

"報告."卡羅萊娜一窒.

"如果不是我們,瑪爾斯方面軍高層,早就被一鍋燴了."胖子一臉不屑的看著周圍的斐揚機甲:"還輪得到你們現在逞威風."

本來不止寫這麼點的,不過,後面的情節忽然卡住了.大戰即將來臨,過度交代,也到此為止.這章,大家將就著看吧.瑪格麗特,也必須要交代完整,如果是以前,我估計就不發了.現在,只能先放出來.有時候,真的很難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