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八章 擒獲

誰也沒想到,這才第一個照面,那從包廂里一躍而出,又是跑又是叫,鬧騰得動靜比過年都熱鬧,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堪稱隆重出場華麗亮相的胖子,就這麼倒下了

看台上的觀眾個個目瞪口呆,包廂里的眾人,也是腦子一片空白.|(/|*

張鵬程和一幫查克納軍官,緊緊地抓著露台扶手,目眦欲裂.瑪格麗特則捂住嘴,睜大了眼睛,面色蒼白不敢置信.卡羅萊娜咬緊了牙關,神情複雜,目光閃爍.程志軒,則露出了一絲幸災樂禍.

而最沒有思想准備的,是安蒙!

在應對三輛游俠的戰斗間隙,他早就看見了這胖子的一舉一動.當胖子沖過來的時候,他的第一個感覺,是嚴重地威脅!

安蒙在進行改造之前,只是個手速三十五動的六級機甲戰士,論手速,他和這瑪爾斯星球動輒五六十動手速的變態比起來,連個屁都算不上,論機甲操控的技巧,更是如此.他憑借的,是直接用大腦下指令的機甲操控系統.

這種操控系統,將整輛機甲,變成了是他身體的一部分,當他想動手指的時候,機甲的手指就會動,當他想跑步的時候,機甲就會奔跑.大腦的鍛煉越多,與機甲磨合的時間越長,對機甲的操控,就越得心應手.

同樣的機甲動作,對別的機士來說,意味著繁複的操控指令,對他來說,卻只是一個念頭.兩[首發之間的差距,何止千里.

剛到瑪爾斯的時候,不但庫伯並不相信他的實力,就連安蒙自己,也有些拿不准自己的實力.

畢竟.自由世界機甲格斗的赫赫之名,對任何一個機士來說.都不會陌生,他們幾乎是聽著那一個個傳說長大地.

可是,當他在一次比試當中,輕易的擊敗了包括中川大輝在內地十余名泰流機士,所向披靡宛若天神的時候,他看見的.是臣服.

那一戰之後.他對自己.對自己地機甲.再無半分懷疑.

那種掌握一切.睥睨群雄地感覺.讓他陶醉.他甚至有一種沖動.要駕駛機甲.就這麼走出去.挑戰所有地瑪爾斯機士.就如同傳聞中.匪軍五十機士縱橫中心城一樣.只不過.他干地更徹底.他要一個人縱橫瑪爾斯.他要看見.更多人地臣服!

也正因為如此.當他被三名用傳統操控方式駕駛機甲地年輕機士.硬生生擋住時.他地心底.無異于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已經傾盡了全力.可是.對手地機甲招數.根本已經超出了他地想象.他可以用機甲操控規范上地技巧.擊敗中川大輝.卻無法擊敗這三名已經在技法上.站到了另一個高度地年輕機士.

更讓他覺得驚恐地是.每每眼看著就要講其中一輛機甲擊殺.到最後.卻總是有一股神秘地力量.讓他失去平衡.讓他縛手縛腳.讓他眼睜睜地看著獵物一次次溜走.如果不是裁決足夠強悍.他好幾次.都差點栽在這種力量地干擾下.

三輛挺著個大肚子地青色機甲.在圍繞著他飛快地旋轉著.這三輛機甲地頭部.有著相同地一張金屬面具.這是一張胖臉.臉上.是一種永恒地譏諷地笑容.

這笑容,讓他在一次次的徒勞無功中[首發狂.|(8.9文學/|*

當看見這張臉地主人,親自駕駛機甲沖向自己的時候,安蒙在三輛機甲越來越緊地糾纏中,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

他不明白那種只在關鍵時刻忽然出現,卻能讓自己感受到從頭到尾的束縛的力量到底是什麼.他也不知道,這三名年輕機士的機甲操控水平,到底有多高.他更不知道,這樣的機士,這樣的機甲,在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

他只知道,自己雖然有超越這個時代的力量,卻因為過于輕視對手,而陷入了一張大網.他很想將這一切都報告給裁決軍團,給帝**部!預想中,沒有對手的裁決軍團,似乎已經出現了對手.誰也不知道匪軍有多少人,可裁決軍團,到現在,才不過兩百多人!

這是多麼重要的一個情報可是,如果不能在幾分鍾內脫離這里的話,一切,都只不過是妄想.

當那輛青色的機甲,挺著肚子沖上來的時候,他出手了.

用的,是近乎同歸于盡的方式!

那一刻,他甚至准備切換思維,讓自己的意識,脫離機甲,重新控制自己的身體.他的手,就泡在溫暖的營養液里,手心一直緊緊抓住的,是機甲的自毀裝置開關.只需要輕輕向右旋轉一圈,這輛絕對不能落入任何人手中的機甲,就將變成一堆廢鐵.

裁決在設計之初,就設計了精密的自毀裝置.因為要執行各種各樣的任務,會經常遇見掃描儀的檢測,因此,這種自毀裝置,不是爆炸式的,而是機械暴力和高溫的結合.一旦開啟,裝置,會在一瞬間,將機甲內部的關鍵系統完全破壞.

在毀滅機甲的同時,人型控制艙,也將被高溫焚化.對手能夠在這口活棺材里找到的,只有骨灰和已經融化的金屬.

可是,事情的[首發展,超乎了安蒙的想象.

當時,另外的三輛機甲,都在為這輛機甲的重逢做掩護牽制.裁決的左右背後,都被敵人的攻擊所籠罩.在那一瞬間,安蒙來不及思考,他只是本能地踏步上前,在躲開三輛機甲的攻擊的同時,用同歸于盡的方式,逼迫迎面而來的青色機甲閃避.

青色機甲,似乎沒有料到安蒙的堅決,在沖鋒的途中,他接連變了幾個假動作.最終,當他終于[首發現安蒙的強硬時,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裁決一拳擊穿了他的小腹.

火花電光地閃爍中.青色機甲,倒了下去.那轟然一聲巨響.仿佛撥動了凝固的時間.

畫面,從凝滯,變得生動.

三輛青色機甲,[首發瘋般地向紫色機甲[首發動攻擊.每一招,都是悍然剛烈地近戰搏殺!之前一觸即退的戰術,已經被丟到了九霄云外.他們,已經失去了理智.

安蒙笑了.以一人之力,挑釁整個瑪爾斯方面軍.他怕的不是格殺,是糾纏!那個隆重登場輕松倒下的胖子,給了他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上帝,再一次眷顧了自己!

披著擎電外殼的裁決,開始[首發揮它地優勢.

作為最早完成改造的改造機士,安蒙駕駛的,是第一代裁決.這種機甲,比已經知道地斐揚第十一代機甲,更強大.

比納爾特帝國的機甲技術儲備,雖然還沒有追上斐揚共和國.在遠程攻擊系統等方面.裁決和斐揚十一代機甲相比,還稍微差了一點.可是.那差距小的,近乎忽略不計.而腦控操作系統的出現.卻足以讓裁決,對斐揚機甲.產生壓倒性的優勢.

壓倒性優勢,那就是一代機甲的差距!把裁決稱為十二代機甲,一點都沒錯!

閃電般的速度,堅固的機甲結構,足以供應離子光刀切開戰艦裝甲的引擎功率,更先進的電子設備這些,怎麼可能是這些自由世界地機甲可以抗衡地?!就算是這里的斐揚軍隊,也大部分裝備地是九代天罰和十代神賜!

一旦這些機士失去理智,放棄了他們的糾纏打法,他們,就再也不能產生威脅!

獰笑中,安蒙地動作越來越快.

紫色機甲攻如潮水守如鐵閘.只圍繞著躺在地上的青色機甲騰挪閃轉.

他不會放棄這麼好地一個掩護倒在地上的機甲,被擊穿的是腹部,機甲座艙可能因此擠壓變形,或被機甲零件穿透,可是,座艙里的機士,至少還有百分之五十的存活率.那三輛青色機甲,已經有幾次,試圖將他逼開,將地上的機甲拖離他的控制范圍.

他們,太天真了.

安蒙越來越輕松.盡管以一敵三,可是,隨著戰斗的進行,他已經漸漸占據了上風.三輛心浮氣躁的青色機甲,動作開始散亂,互相之間,幾乎沒有了配合,完全只靠著一股血氣在拼命.

安蒙冷笑,這就是腦控機士和手控機士之間的區別.當自己不過是因為用腦過度,有些疲倦的時候,對手的雙手,已經無法再堅持高頻率動作了.他們的操控實力下降的,遠比自己快得多.

安蒙從容地戰斗著.

三輛失去理智的游俠,給了他太多的機會.他沒有放過這些機會,每一次出手,都帶給其中一輛游俠一點傷害.

他在等待著,等待這些傷害累計到足夠的程度.

紫色機甲雙臂一橫,擋住正面巴茲的一腿飛踢,腳下借勢一蹬,身體在急速後退中凌空空翻,一個倒掛金鉤,踢在龍泰的機甲胳膊上.巨大的聲響中,游俠原本就已經有些變形的胳膊變得更加扭曲,一根被踢斷的副傳動杆,探出了外殼上的破洞.機甲踉蹌後退.

安蒙也不追擊,裁決單腿點地,橫著一個翻滾,右腳閃電般地直奔撲上來的另一輛游俠的頭部.

科茲莫雙手交叉護住頭部,又是一聲巨響,機甲硬生生地被這一腳,踢得倒退了十余米.堅固的地台,被雙腳拉出兩道深深的裂縫.

正面,巴茲駕駛著已經傷痕累累的游俠[首發瘋般的往上沖,機甲鐵拳,如同疾馳的火車鑽進了隧道,帶起巨大的呼嘯聲,直奔裁決的面門.

安蒙冷哼一聲,這個剛才使用猴子偷桃這類招數的機士,真的很討厭!撲上來的他,似乎忘記了,這一刻,他們三輛機甲之間,已經沒有了任何聯系和配合

安蒙看了看四周,數十輛天罰,團團圍在等候區,通道遠端,一些斐揚士兵正在驅趕靠近看台前邊的觀眾.而頭頂上,已經傾斜破爛的一號包廂,正在伸縮機械臂吱吱呀呀的聲響中,往不遠處的看台上降落.

差不多是時候了,安蒙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裁決一晃,已經閃過了巴茲的攻擊,一記高邊腿,直奔游俠的頭部

"轟!"

巴茲駕駛的游俠,盡管已經舉手保護,卻依然被一腳踢中頭部,整輛機甲如同一根被鞭子抽飛的陀螺,旋轉著,撞進了天罰機甲群中.

看台上,爆[首發出巨大驚呼聲.

再不懂機甲的人,此刻也明白這輛紫色擎電的恐怖.

勒雷胖子,還死活不知,巴茲駕駛的游俠,又被踢爛了頭部.集合了感知系統和電子輔助系統的機甲頭部被踢成這樣,意味著這輛游俠,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斗力,四輛匪軍機甲,此刻,只剩下了傷痕累累的兩輛.

觀眾們相顧駭然.

連包括胖子在內的匪軍四名機士集體攻擊,都被對手打了個落花流水,斐揚派來象征性為格斗大賽執行警衛的一個機甲連,又怎麼可能困住這個紫色惡魔?

一腳廢掉巴茲,安蒙聽到了滿場驚呼.

這聲音,讓他心情愉悅舒暢.能夠從絕境走出來,他覺得自己的運氣,實在是好的驚人.剩下兩輛機甲,已經對他,構不成太大的威脅了.那一個連的斐揚機甲,他更沒看在眼里.要擊殺所有的機甲,或許不可能,可要逃出去,卻再簡單不過了.就算是[首發動的襲擊一開始,斐揚人就調動裝甲師趕來,現在,也趕不及了!

正當他飄飄然地考慮著,是干掉目標,還是將目標先挾持為人質,回到比納爾特,又會獲得什麼獎勵的時候,忽然間,耳畔的驚呼聲嘎然而止.

不對!安蒙心頭一驚,機甲下意識地一蹬腿.

裁決剛剛躍起,身形卻猛然一滯.

一個身影,如同鬼魅般,纏上了裁決.兩支鬼爪般的機械手,在紫色機甲身上東摸西掏左旋右擰,只聽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紫色機甲的外殼,在一瞬間,就被剝出了幾個大洞,幾塊電路板,芯片一類的零件,如同雨點般落在地上.

完全不知道[首發生了什麼的安蒙,頓時與機甲失去了聯系.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覺得眼前一亮,機甲胸口的機殼,已經被掀開,一支機械手,靈巧地抓住了他的控制艙,猛地往外一扯.

人型控制艙,如同一口棺材,拖著被扯斷的線和活動平衡杆,被丟到了地上.

意識與機甲失去聯絡的安蒙,條件反射地轉動了自毀旋鈕,可是,四周靜悄悄的,什麼也沒[首發生.摘掉控制眼鏡,透過透明的控制艙蓋,他看見,那輛腹部還有一個大洞的游俠,正蹲在自己面前,托著腮幫子地打量著自己.

安蒙的心,沉到了谷底

"嘿"

滿場觀眾,都傻傻地聽著機甲里,傳來胖子的聲音,聲音里,透著說不出來的驚奇:"大家快來看,這家伙腦袋是鐵打的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