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七章 胖子出手!

賽格會展中心的這個主館,是四四方方的正方形.\\\\四面全部都是看台.而在看台..的頂上,靠近格斗場的地方,由數十個通道和可伸縮機械臂連接的,就是包廂.

當胖子從包廂一躍而下的時候,至少有十萬名觀眾,看了個真真切切.

從包廂跳到看台,再從看台跳到比賽場地.十幾米的落差,竟被他視若無物,觀眾們一個個都只張大了嘴,目瞪口呆.

這肥球到底是肉做的還是橡膠做的?!

胖胖的身影,在眾目睽睽之下,如同閃電流星一般,沖進了龐大的等候區.在那和空氣動力學完全背離的體型匪夷所思的高速沖刺中,整個主館,都聽到了一個聲音.

胖子又蹦又跳不亦樂乎:"抓活的,抓活的!"

"抓活的?!"聽到這聲音,安蒙的睡孔猛然收縮,眼神如同針一般,尖銳凶概,兩年前,烏特雷德安蒙還是比納爾特帝國皇家陸軍中士.一個機甲手速超過了每秒三十八動,前途遠大的裝甲排排長.

安蒙沒上過軍校,也沒有顯赫的家世.在他出生的那個小鎮,他的父母祖輩,就那麼平淡尤味的生活著一一守菲自動化農場,自已也還親自下下地檢側土壤作物,莽了些牲畜,平時喝點酒,打打牌,東家長西家短的閑聊.一輩子波浪不驚.

在這個星際時代,並不是所有人都過著縱橫星空的生活.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生活在城市里,生活在牟入云霄的太空城,駕駛若奉新款的飛行車和機甲,出入高級餐廳.夜總會,或去打獵,玩賽車,去星際中旅行.

安蒙從小,就向往著星空,向往著機甲.他始終認為.那才是他應該去追尋的夢想.

雖然,在農場里,有農業工作機甲.可是,跟畫冊上那些漂亮的機甲比起來,倉庫里那塗著綠漆,老舊破鏽動作緩慢地農業機甲,簡直就是垃圾.它能做的.只是工作.既不能完成二百七十度回旋擺腿,也不能進行三段加速.

安蒙不想自己和自己的父母一樣,在那個暮氣沉沉的小鎮里度過自已的一生.不光是他不想,幾乎每一個小鎮的孩子,都不想.

可是,真正能夠走出小鎮,過上讓人夢寐以求生活地.卻沒有幾個人.

小鎮居民,都是阿克塞人.在比納爾特本國,阿克塞族,雖然比肯太族這類的低等民族地位要高一些,不過,也高得有限.在維博族這一類高等民族的眼中.肯太人,應該呆在破爛地貧民聚居區,而阿克塞人,也應該呆在他們的鄉下農場城鎮,過平民的日子.

在阿克塞學校里接受教育的孩子,除了少部分的天才外.很少有人能穿越民族等級地高壓線.出人頭地.比納爾特帝國,有一套相當嚴格的種族政策.無論是法律還是社會傳統,他們都不會允許一個下等人進入主流社會,也不會允許類似阿克塞這樣的民族,成為上流社會的一員.

想要成為被破例進入上流社會的阿克塞人,唯一的出路,就的當兵.在軍隊中晉升成為校級以上地軍官.以此為基礎,一步步往上爬!

安蒙無疑是幸運的.他在機甲操控方面出色的天賦,讓他在從軍的第一年,就脫離了普通士兵的行列,成為了一名基層軍官.半年後,他從班長,升任排長.

在比納爾特的軍隊系統中,安蒙地升職速度,簡直可以用驚人來形容...

這源亍他的天賦,當知道這個阿克寒人新兵,在接觸機甲不過一年的時間,手速就超過每秒三十五動,晉升六級機甲戰士的時侯,軍郡的特別培刮部,已經找上了他.將對他的訓練,提上了特別訓練部地日程.能被特別刮練部看上,那簡直就等同亍飛黃騰達!在安蒙所在地部隊,他就是上司眼中的寵兒,同伴眼中地天才.

原本,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可是,當躬年,月日刻來的時候,一切,都毀了.在那天的一次訓練事故中,安蒙失去了他的三根右手手指.

對一個機士來說,這絕對是致命的一擊!而對一個已經見未來那美好清晰畫面的阿克塞人來說,更是如同天崩地裂.當安蒙還躺在病床上,就已經收到特別訓練部一紙冷漠的除籍決定時,他對自已的人生,已經絕望了.

如果不是那個直屬亍索伯爾,有著比皇室直屬衛隊更恐怖權利的秘密科研機構,派來的一名神色嚴肅的上校,遞給了安蒙一張空白表格,恐怕,他這一輩子,就只能在那個偏遠的小鎮,度過漫長難熬的余生了.

安蒙沒有浪費機會.

他堅定的認為,這是上帝,在關閉了一道光明的大門後,又為他打開的一扇窗戶.\\\\他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無論第幾萬次選擇,他都會毫不猶豫地作出同樣的決定.

填了表,簽了名,安蒙就被送到了秘密實驗基地.

位于比納爾特帝國都西頓南郊群山峻嶺之中的基地很大,深入地下數百米,在比納爾特帝國的軍事基地名單上,根本找不到這個基地.

就連軍部和皇室,也沒幾個人知道這個基地的存在.這里,也是載決軍團的搖籃.

比納爾特關于人體改造的試驗,已經秘密進行了很多年.紈在,到了出成果的時候了.雖然還不完善,可是,在現在的戰爭局勢下,早一天形成戰斗力,對斐盟的優勢,就大一分.因此,基地幾乎是日夜不停地連軸轉.

在這里,安蒙看見無數來自于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口音的機士被送進來.他們和自己一樣,都失去了操控能力,在這里接受改造試驗.

改造有很大的風險,直到完成了改造,安蒙才知道,他躺在手術床上的時候.是在鬼門關里轉了一圈.十萬分之一的選材半,高達百分之七十五地淘汰半意味著,如果沒有足夠的幸運,他將和那些數不清的試驗一樣,成為停尸房里一具冰冷而不完整的尸體!

只有少數人,闖過了鬼門關.無一例外的.他們都成了一個有菲金屬頭顱的怪物.

在安蒙來,這個金屬頭顱,是人類有史以來.罨偉大地傑作.

它將人腦和機械電子,結合到了一起.大腦出的一切指令,都會被翻譯成特殊信號,經由金屬頭顱中的微型電腦,與機甲電腦連接.機甲地所有行動都由大腦直接指揮!

以前的腦控指令系統對大腦的損害,已經因為大腦的改變,而被消除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金屬頭顱,就是一個生物電腦.

當安蒙第一次坐上機甲操控訓練器接受測試的時侯,他現,自已闖過地.不是鬼門關,是龍門!風雨化龍,三十五動的手速,已經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了,他現在需要做的,是如同一個小孩子.開始學會掌握自已身體一一重達數十噸的機甲,已經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從開始的不適應,到逐步能夠掌控,再到閃電般地提升,兩周之後,按照以前手速的操控標准來衡量的話.安蒙駕駛機甲能完成的動作.已經超過了每秒七十動手速能夠完成的動作!他至今還記得,當自已看見模擬訓練機上的數據時.自己當時近乎瘋般地喜悅!

力量,再度回到了他的身上.他的人生,終亍遠離了那個小鎮,那泥濘的農場,那彌漫著騷臭的牧場,那冷清破舊的小鎮,那死氣沉沉地人們.

除了頭蓋骨是金屬地以外,安蒙不覺得自已和其他人有什麼區別.

當他戴上將頭上的金屬部分遮得嚴嚴實實地帽子,穿考一牙立頒的黑色白邊制服,以新詛建的裁決軍團士兵的身份,享受一切特權,享受軍銜比他更高的軍官的服從和敬畏時,他覺得,外貌,和他所獲得的力量相比,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到瑪爾斯來,是裁決軍團終極側驗的一鄱分.

作為最早一批成功完成改造的機士,安蒙的任務,是在實戰中,完成作為一個試驗品的各種訓驗.改造機士不是神,作為科技產物,必然會有這樣或那樣的弱點.這需要在實戰中去現,實際戰斗力,也需要在實戰中,去評定.而被譽為機甲格斗聖地的五大自由港,就是淵驗的最好地方.

安蒙本來的任務,是到這里來,在泰流的安排下,一一挑戰這里的那些統領,戰神.可是,當他還在星空中航行的時候,整個瑪爾斯的局勢,就已經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斐揚人的入駐,讓安蒙原來的計劃全部落空.

在接到軍團新的指令之後,安蒙一點也沒有緊張恐懼的心理.

擊殺斐盟瑪爾斯方面軍的領導層,配合蘇斯艦隊的攻擊行動.這樣的指令,對安蒙來說,是讓人興奮的.這代表,行動成功之後,他獲得的,不僅僅是淵試結果,還有軍功!

他沒有將那些所謂的民間機士放在眼里……擊敗中川大輝,他只不過用了兩三分鍾的時間.本來,有擂台賽這麼好的機會,他還想順便做做淵試,享受一下**瑪爾斯頂級高手的美妙感覺,可沒想到,幾名榜上有名的頂級高手被幾個不出名的機士給一舉擊殺了.而作為目標人物之一的那個斐揚女少將,竟然因此准備提前離場!

他只能提前動攻擊.

現在,他隱藏在,擎電,外殼之下的一代,載決"已經踩著被擊毀的斐揚軍用機甲,騰空而起,一號包廂,近在咫尺!

紫色的身影,在空中拉出一道幻影,堅硬而沉重的機甲鐵半,帶著泰山壓頂的威勢,直奔包廂露台.

拳下,就是張鵬程和他身後,正准備離開的卡羅萊娜酬",抓活的!,…………,安蒙冷笑若,他要讓那個胖子,為他的這句話,付出代價.這個場館里,沒有人能阻擋他.

所有的觀眾,都已經被驚呆了.大變驟起.讓他們甚至回不過神來.眼看這一拳澈起的風,已經沖亂了張鵬程的頭,忽然,一道青色光影閃過.只聽,,轟!"一聲巨響.距離最近地科茲莫,在千鈞一之際,撞上了紫色機甲.

紫色機甲的拳頭偏離了軌跡.砸在包廂露台另一端.被伸縮式機械臂托舉的一號包廂,頓時劇烈地搖動起來.廂壁已經破了一個大洞,露台也只剩下了一半.各種各樣的碎片殘渣下雨般往看台上落去.包廂里人仰馬翻,看台上雞飛狗跳.

安蒙沒料到青色機甲來得這麼快,勢在必得的一擊,竟然偏離了方向!

以站立的姿態漂浮亍機甲內部控制舵中,渾身上下.都被溫暖地營養液包裹的安蒙,猛地睜大了被黑色控制儀全息眼鏡遮蓋的眼睛.口鼻上罩著地呼吸管,出劇烈的喘息聲.歪斜的紫色機甲在空中一挺身,一個五級滯空折轉,閃到了,游俠,的側面,兩腿連環踢出.

如果不是知道這機甲試圖襲擊斐揚將領,實在太過駭人聽聞.如果不是死死捂住自己的嘴,看台上地觀眾中,有幾個懂行的,差點就叫出聲好來!

五級動作在瑪爾斯自由港算不得什麼.對普通人來說很難,對機甲騎士以上的機士來說,根本就是家常便飯.在地面上.他們能做出幾千個不帶重樣兒的!而且,同樣的機甲動作,由各流派的技法銜接操控,能做出上千種不同的味道來.若是論姿勢優美動作精准地話,紫色機甲的這個"滯空折轉",並不算十分漂亮.

可是.兩之間.卻有一個區別.

一般機士做滯空折轉這個五級定式,無論用的是哪個流派的技法.

都是機甲彈射縱躍,到達頂點後,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做出的,而這輛紫色機甲地滯空折轉,則是在已經騰空到最高處,被,游俠,一肩膀撞開之後,在處于下落階段使出來的!

就如同一個花樣滑冰選手,准備好了騰空而起,做兩周跳,和在空中被撞開,不待落地,依舊強行挺身做兩周跳,其難度,可謂天差地別!前,只是花樣滑冰中的一個普通難度動作,後,則近乎匪夷所思了!

而從被,游俠,撞擊,到空中挺身接滯空折轉這種難度五級的定式,紫色機甲,沒有絲毫的生澀,整個動作如同行云流水般流暢自然.

只這一個動作,就已經讓在場的所有人屏住了呼蹺瑪爾斯這麼多統領戰神,能做到這一點地,又有幾個?!

這個泰流機士,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地?!佩Bq這個念頭,才州從腦際劃過,就見科茲莫駕駛的青色,游俠,那胖胖地身體在空中,竟然同樣一個燕子般地滯空轉折,身影一閃,以完全違背物理學的橫移,避開了紫色l擎電,的攻擊,隨即毫不示弱地雙腿連環飛踢,以牙還牙.

這一下,大家是再也憋不住了,機甲館里,頓時爆出一陣響亮地叫好聲.

什麼?!

完全沒有想到對手能夠做出同樣動作的安蒙,悵然一驚,機甲手忙腳亂地擋住科茲莫的攻擊,後空翻落地.踉蹌了幾步,才最終站穩.

還沒等他回過神來,乍起的叫好聲中,青色,游俠,落地一彈,已經電射到了他的面前.安蒙咬牙迎擊,眨眼間,雙方已經拳來腳往,打作一團.緊接著,又是兩道青影閃動,巴茲和龍泰,也接連加入了戰團.

包廂里,張鵬程,卡羅萊娜等一眾將領軍官,搖搖蕪晃地從地上爬起來.包廂下面,三青一紫四插機甲,在殊死搏殺.除了晃動的影子之外,觀眾們就只能聽到疾風暴雨般的打斗聲.周圍蟀擁而至的十余輛斐揚九代軍用,天罰"竟然連手也插不上.比Bq,,鎖!"兩輛機甲的前臂相撞,出一聲刺耳的金鐵交鳴"擎電,借勢翻臂下壓,身體在空中橫若一個翻滾,右腿無聲無息地踢出,直奔巴茲的機甲座船.安蒙是滿懷殺心,他妻以最快的速度,擊殺達三輛青色機甲,這一腿,又快又毒.

巴茲雙手連擺,一通急促地拍打.將,擎電,閃電般踢出的數腿拍開,機甲接連幾步後退之後,忽然矮身急緣,一勾手,就是一記猴子偷桃.

巴茲天性狡猾,學起胖子的這些無恥招數來.在匪軍學員之中,成績向來是獨占鼇頭,此刻打得興起.一招出手,頓時嚇了安蒙一大跳.

完全沒料到對方機士會采取這種招式的安蒙,被迫長身躍起.

剛剛躲開巴茲的攻擊,就聽身後一聲尖微"擎電,空翻轉身,出手如電.抓向科茲莫在他身後拉出地十余道幻影中的一道,只聽一道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科茲莫的幻影,閃了兩閃,被逼出身形來.

安蒙身形一展,就想乘勝追擊,卻不料科茲莫早有准備.身形暴露之時,一腳飛踢逼的安蒙閃身躲避後,身形暴退.轉眼間就躲得遠遠的.還沒等安蒙落地,就聽身後又是一聲尖叫,郁悶之極地安蒙,斷然放棄了對身法極快的科茲莫的攻擊,轉身迎向了攻勢凌厲無匹地龍泰.

打法剛硬凶悍的龍泰.一出手就是狂風暴雨般的攻擊,那近乎亡命的招數,逼到安蒙不得不正視他的存在.兩輛機甲以快打快,觀眾們只能看見身影晃動,只能聽到機甲格斗地金屬撞擊聲如同鞭炮般急促炸響,一時間.竟是目不暇給.誰也數不清楚.到底在這一瞬間,雙方各自攻出了多少拳腳!

還沒等那金鐵交鳴聲在耳畔消失.觀眾們就看見巴茲已經鬼鬼柴柴地繞到了,擎電,的身後,而不遠處,科茲莫正在惻前方吸引,擎電,的注意力,不時擺出的攻擊假動作,總是讓,擎電,在和龍泰的對攻中"卜心翼翼地戒備著.

看台上的觀眾看得心動神搖.全然沒有注意到,等候區的另一側,一個胖胖地身影,已經手忙腳亂地鑽進了步兵讓出來的機甲.

,,抓活的!"胖子一邊手忙腳亂地往機甲座粉里鑽,一邊沖別在領口的通訊器嘮嘮叨叨:,,巴茲,你他媽干什麼,別下死手!"在看見那輛機甲屈膝蹬地,准備襲擊一號包廂的一瞬間,一道靈光劃過腦海,胖子一下子就想起了那輛機甲為什麼自已會覺得熱悉了!

那是在最高統帥部看見的錄像中地那種比納爾特第十二代機甲!

雖然外殼挨了,可是,機甲的細節特征,尤其是它屈膝時,小腿有微微李曲的特征,胖子印象特別深刻,此時一,頓時認了出來!

這種機甲對于勒雷,對亍韭蠱,對于整場戰爭,都有菲極其重妻的意義.他絕不能在這時候,讓這插機甲傷害張鵬程,更不能枚他離開!

活捉他,丟進實驗室解劑分析",毗達個念頭,滿滿地占據了胖子的整個腦海.他那張胖臉上的肉在抽拮,眼睛卻綠了.

機甲,飛快地啟動了.

安蒙現,自已有些托大了.

如果是一對一地話,他相信,自已能夠輕松地擊敗這三輛機甲中的任何一輛.如果圍住他地,是斐揚共和國的那些軍用,天罰"他也能殺出一條路來,甚至趁混亂擊殺目標,從容離開.只要出了這主館,他就能消失在城市蛛網密布的街道中...

可是,偏偏圍住自已的,卻是這三輛該死的胖子機甲.

這三個家伙的打法,越來越猥瑣酬一個個都是一觸即退,胡攪蠻纏,動作下流的,簡直讓人瘋.尤其是那個叫巴茲的機士,招招都又陰又毒,比泥鰍還滑.那看似州烈凶猛的龍泰,其實也是個混蛋,抓住機會沖上來就拼命,一旦自已壓制住他,馬上就跑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安蒙被撩撥得心頭火起,越來越焦躁.

就在四輛機甲絞做一團的時候,忽然,胖子駕駛的,游俠"如同一只犀牛,直接沖進了戰團.

觀眾們,瞪大了眼睛.生怕錯過這千載難逢的精彩場面,匪軍的領,曾經連挑九大流派的那個勒雷胖子,終亍親自出手了!

眼看這輛,游俠,的直線突進,快得驚人,許多觀眾都忍不住贊歎.

,,厲害!"話音未落,只聽一聲巨響酬,時間,凝固了.

只見等候區中央,青色的,游俠,,被,擎電,一拳擊穿了小腹…,電花閃爍中,機甲,以極其悲壯的姿態,轟然側下.

瑪格麗特,卡羅萊娜..,張鵬程,斐揚軍官,查克納軍官,尤數流派宗主機士,數十萬觀眾,全都張大了啃,腦子里,一片空白.

,,厲害…………這聲音,在機甲館里,回蕩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