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五章 提議

賽格會展中心主館,已經快被歡呼的聲浪給掀翻了.

有穿著一身上將制服的張鵬程不顧身份的領頭鬧騰,有一幫大出惡氣,舒坦得尾椎骨都在發麻的查克納軍官蹦著腳推波助瀾,整個看台上,八十萬滿滿當當的觀眾,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

舉目望去,一片片都是鼓掌跺腳的人群.口哨聲,歡呼聲,甚至還有女人的尖叫聲,響徹云霄.所有人都如同過狂歡節一般,瘋魔癲狂.

而這,只是一個縮影!如果,上帝在這一個時刻,將賽格會展中心的主館時間,按下一個暫停的話,那麼,所有人都將聽到,一股更大的喧囂----整個瑪爾斯星球,都已經炸鍋了!廣場上,住宅區,酒吧,餐廳,公共飛行車,公司辦公室,乃至一切有電視的地方,都陷入了瘋狂和混亂.人們完全不敢相信發生在電視畫面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哈里曼死了,約瑟夫死了,中川大輝死了.............基爾伯恩,也死了!

死了,死了,真的死了!就在那個勒雷胖子舉著手,四次倒計時之間,這四個人,竟然被一一格殺!

就連上帝,也應該在這一刻被送進精神病院!

這些人是誰,這些人是這個世界的標志.\\*\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是這個世界的明星.戰神的稱號,代表著成就地頂峰.代表著赫赫威名.代表著權力金錢,代表著一切!他們在公眾場合地每一次出現,都必然是目光和閃光燈的焦點.

他們高高在上,高不可攀.他們,是瑪爾斯每一個青年的夢想!對于這些人物,多少年來,普通的瑪爾斯民眾,除了仰望,還是只有仰望.瑪爾斯地流派統治格局延續了上千年,在瑪爾斯人心目中的神殿里,他們.就是被頂禮膜拜的神.

可是現在................神,被擊殺了!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包括雄踞瑪爾斯機士排行榜第一位十余年的一級戰神基爾伯恩在內的三位戰神和一名一級機甲統領,竟然.................被匪軍的幾個年輕人活活打死!

巴茲,步兵,龍泰,科茲莫,這四個人,人們並不算陌生.可是,他們出名,也不過是在年輕機士之中.別說戰神,就算是機甲統領.排在他們之前的.還有成百上千.

他們原本應該一步步的在流派中修習,一年接一年.用苦練和天賦,努力爭取早日成為一名機甲統領.從三級到二級.再到一級,機甲統領地晉升之路,就夠他們走上二十年!如果運氣好,天賦出眾,能在四十歲之前,成為一名機甲戰神,那就已經是無上的榮譽了!

可現在,這四個年輕得不像話地機士,乾淨利落地擊殺了高高在上的戰神,將瑪爾斯的神話,一把扯下了神壇,踏在了腳下!

這是一場顛覆整個瑪爾斯世界的地震.\*\\瑪爾斯人用一生壘砌起來的認知,在這一刻,被完全推翻.

看著畫面上,那個四次倒計時的胖子,看著格斗場里,倒下的四輛機甲,看著看台上,歡呼雀躍的人群,看著特寫鏡頭中,一臉鐵青的斐揚軍官,看著胖子身後,幾位從容淡定的戰神..........所有人都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地震驚了.

奇跡般地擊敗了北盟,卻在斐揚人的排擠下,消失了好長一段時間地匪軍,用更強硬的方式,宣告了他們地回歸.

他們,創造了一個神跡!在這個戰亂的時代,一座銘刻著匪軍名字的神殿,拔地而起.這驚天動地的一戰,就是這座神殿自云端浮現時,嘹亮的聖歌.

歡呼聲最響亮的,自然是普羅鎮.

這個已經恢複了昔日的平靜,人口近四百萬的小城,在提心吊膽地看著科茲莫,在完全被動挨打的局面下,驚天大逆轉,一舉擊殺基爾伯恩的時候,完全瘋狂了.\/*/\

這是他們的子弟,這是他們的匪軍!

斐揚人和他們這些心懷惡意的打手,最終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田行健將軍,以這種方式,宣告了匪軍的存在.

這一刻,四百萬普羅鎮居民,無比驕傲.

賽格會展中心,被高高的建築群簇擁著的巨型白色場館里,"匪軍......匪軍........"的呼喊聲,一聲接著一聲,節奏,越來越整齊,越來越明快.

瑪格麗特靜靜地看著胖子,對這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充耳不聞.在她的心頭,只剩下了一個聲音............

"老子說過,你們是陪襯!"

這句話,如同一把重錘,一下又一下地敲打在她的心頭.短短九個字,字字如鐵,擲地有聲.冰冷,霸道,囂張!

話的主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還是那個白白胖胖的模樣,可是,在看台山呼海嘯的背景下,這個身影,竟讓人感覺到了一種雄壯巍峨.

巍峨如山!

匪軍這一戰,已經封神.從此之後,在瑪爾斯,再沒有誰,能蓋過他們.\\*\他們,已經成了這個放逐之地,這個時代的傳說!

瑪格麗特,緩緩走到胖子身旁.

高跟鞋清脆的聲響,搖曳著曼妙的身姿.

她站在露台上,手扶著欄杆.白色襯衣,最上面的兩顆紐扣沒有系上,露出她精致的鎖骨和光滑優美地脖子.脖子上,一條細細地鉑金項鏈.系著她的身份銘牌.襯衣下.高聳挺翹的蜜桃型酥胸,將襯衣,頂出一道讓人血脈賁漲的妖惑曲線.

因為長年練芭蕾,瑪格麗特地臀部收得很翹.再加上一對筆直修長的雙腿,站在那里,自然有一種優美的,亭亭玉立的味道.

"我知道,他們的等級,都是機甲騎士."瑪格麗特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地笑意:"本來,他們絕無可能擊敗這幾名戰神.可是.........他們做到了."

胖子看也不看瑪格麗特一眼,閉著眼睛.享受著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心里得意的很.

既然已經撕破了臉,就沒什麼好顧忌地了.斐揚人做得出初一,老子就干得出十五!無論斐揚人想做什麼,匪軍,都絕不會退讓!別人怕這個國家,老子不怕,再怎麼說............咱們也是盟軍!

"我真不敢想象,如果是這幾位戰神出手,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場景.\\/*\"瑪格麗特地目光.從哈格羅夫等幾位戰神的身上滑過.接著道:"不過,你在漫天戰火里的那一仗.已經給了我足夠的想象空間.現在,我明白你是怎麼拿下瑪爾斯的了.........這四位機甲騎士.能夠提升到這種程度,匪軍的其他機士,提升的幅度,恐怕也不會差多少,不是麼?"

胖子撇過頭,用後腦勺對准瑪格麗特,一雙眼睛,轉個不停.

這小娘們又在打什麼主意?!

"斐揚國籍,上將軍銜,億萬財富.........."瑪格麗特用手,輕輕地拂了拂發梢,眼睛中,是越來越堅定的光芒.她的語氣很輕很柔很淡,可是,在胖子和身旁的衛見山等人聽來,卻如同一記驚雷.只聽她緩緩道:".......我嫁給你!"

胖子猛地回過了頭,看見這個美得讓人失魂落魄,妖嬈得禍國殃民地女人,沖自己羞澀地道:"這是我最大地誠意.你將成為黑斯廷斯元帥的孫女婿.有這樣地身份,你想要的一切,都能得到!"

胖子死死地看著瑪格麗特,良久,忽然又驚又喜笑逐顏開,顫聲道:"聽起來像是不錯,不過,不知道我需要付出些什麼?!"

"匪軍!"

瑪格麗特輕笑著,挽住了胖子地胳膊:"瑪爾斯,我們可以不要,以後戰爭勝利了,對勒雷的補償,也在你的控制之下.只要不過分,你想怎麼做都行!匪軍,我們將作為特級部隊,只歸屬軍部直接指揮.不到迫不得已,他們根本不需要上戰場,只要在斐揚軍隊中,做格斗指導就行了........"

胖子看著瑪格麗特.

眼前的女孩很年輕,比二十六歲的自己,看起來還小上那麼一點.

可是,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孩,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厲害..........

很難去形容這樣一個女人,天生麗質的她,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身世.有極高智商和軍事天賦,風姿綽約,一顰一笑,也能迷人心智.不拘泥世俗,不按規矩出牌,放在哪里,都是目光的焦點.

現在,她展現了她的另一個優點........那就是,異乎尋常的果決!

胖子從來都有自知之明.他從不認為自己是騎著白馬的王子.....那對公主倒沒什麼打擊,對馬來說,未免太殘忍了一點.因此,他曆來就不相信一見鍾情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學心理學,學騙子技巧的時候,他刻苦攻關的,都是這一類哄女人的技巧.

如何在女人面前顯得偉岸,如何花言巧語,如何趁虛而入,如何讓她們有安全感......效果雖然不錯,可是,胖子還沒有自信到去相信短短兩天時間,就能讓瑪格麗特愛上自己的地步.

那麼,她不惜用她的一生作為代價,將自己捆綁在斐揚這艘船上的目的,自然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她明白,一萬多名匪軍機士,還有這些格斗技法,訓練技巧,對斐揚的裝甲部隊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這麼狗血的提議,出自這樣一個女孩的口中,胖子不禁有些失神.

斐揚人,真的,都是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麼?!

為了那個國家,她們能干出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

胖子的目光,看向了一號包廂.

已經在歡呼聲中,一臉鐵青的卡羅萊娜,正准備起身離開.剩下的比賽,她是不會再看了.對于她來說,那不過是徒增羞辱.

怎麼利用手里的籌碼,忽悠一下這些斐揚女人,胖子有些傷腦筋,正轉著眼珠,忽然間,他的眼神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