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三章 驚天對決(中)

此刻,其他四個格斗場上的戰斗,已經沒有人去關注了.大家只呆呆地看著四輛青色的匪軍機甲,在格斗場上縱躍騰挪,和實力等級遠遠高出自己的對手激斗不休.

科茲莫和巴茲,暫時落于下風.步兵以凶猛的組合攻擊,搶了先手,力壓中川大輝一頭.而龍泰,則和狂流宗主約瑟夫,打了個旗鼓相當.

這真的是四個年輕的機甲騎士,和成名已久的瑪爾斯超級機士之間的戰斗?!

四周的無影燈,將整個場館照得透亮,巨大的地台上,鋼鐵巨人在風馳電掣咆哮交鋒,四個青色的身影,在這片鋼鐵浪潮中,顯得那麼地紮眼,那麼地醒目!

氣氛,隨著戰斗的進行,越來越緊張,八十萬觀眾,沒有一個人還能神色自若地坐在椅子上.看台上,齊刷刷都是一片站立的身影,不時爆發出的歎息聲,驚呼聲,肆無忌憚地回響在巨大的白色主館內.

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站在了匪軍的一邊.........不管最終,這些人是不是還會對統治這個星球的斐揚人賠笑臉,是不是還會為了利益而勾心斗角,至少在這一刻,他們只是單純的觀眾.

這種傾向,只是人類的本能!

一方面,斐揚人近乎不要臉的蠻橫,讓所有的人,都感到厭惡.另一方面,不管這一仗,匪軍四名年輕機士到底是輸是贏,他們,都以他們的勇敢和實力,征服了所有人.

以前,他們只是所有瑪爾斯青年心目中的偶像,論實力.也只是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可是現在,他們竟然已經跟幾大戰神打個旗鼓相當!

卡羅萊娜靜靜地看著比賽.

手中的茶,已經涼了很久了.比茶更涼的,是她的泛白地手指.

看台上的每一聲歡呼,每一聲驚呼.每一聲歎息,都讓她又驚又怒.

她發現,自己終究還是小看了那個勒雷胖子.\*\\

他和他的匪軍.已經成了瑪爾斯自由世界新的標志.在這個星球上,無論是宇宙星海往來的商人,還是本地的居民,都是他們地崇拜者.那一個個自己不屑一顧的傳說,在這些愚民的心目中,就是熱血***地神話.

那個胖子,遠比自己更明白這個世界.民間機甲根植于自由世界的,同時也是這個世界的根基.兩者互為支撐密不可分.無論是經濟,是社會秩序.是傳統還是尊嚴,瑪爾斯自由世界,放在第一位的,永遠是他們獨立發展了數千年的私人機甲和機甲近身格斗!

看看看台上這些人癡迷的眼神,在這些被放逐者的心目中,有一個無名的宗教,有一個頂禮膜拜地圖騰.他們祈禱的對象不是上帝,是戰神!

如果這一仗匪軍贏了,神話,將成為神跡!

"能不能贏?!"卡羅萊娜將程志軒.招到了自己地面前.直截了當地問道.她沒有那種閑情雅致,去體驗過程.等待這場該死的擂台賽的最終結果.就像是一本厚厚的小說,她總是喜歡翻到最後一頁.去看看結局.

"能!"程志軒的聲音很輕,回答很簡單.

站在卡羅萊娜身旁,他努力控制著自己,不去看不遠處張鵬程那審視的目光.他是查克納軍部的人,雖然現在歸于斐盟瑪爾斯方面軍統屬,可歸根結底,他還是查克納人.........這個永遠板著一張臉的斐揚女人,在這個時候問出這種愚蠢的問題,簡直是將自己放在火爐上烤!場上的戰局,要不了多久就會結束,這麼一會兒,她都等不了麼?!

就算看對陣表,她也應該明白啊.三個戰神,一個一級統領,這已經是瑪爾斯最強大地戰斗力了.就算這一輪,匪軍有一個兩個僥幸過關,到了八強四強,他們還能過關?!

這一戰,沒什麼懸念.\*\/\基爾伯恩等人會贏,也必須贏!

程志軒耷拉著眼皮,靜靜地站在一邊,垂于兩側褲縫地拳頭,已經悄悄地捏緊了.

這些日子以來,招募士兵,招攬流派,策劃擂台賽.......起早貪黑熬盡心力,一切的辛苦,都為了報複當初那勒雷胖子地一頓羞辱!並且,他要踩在那個勒雷胖子身上,以馬爾斯方面軍的勝利和壯大,作為自己地晉升之路.

在其位謀其政,程志軒不認為自己有錯.

瑪爾斯的流派,機士,還有匪軍的這些機甲,都不應該是那個勒雷胖子的.他不過是一個已經四分五裂的小國的殘兵,他憑什麼擁有這些?這個世界,是以實力說話的,他真的以為他能靠集合一群烏合之眾,稱霸自由航道?!

他知不知道,他擋了許多人的路?!

"能贏就好."卡羅萊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沖程志軒點了點頭.後背,向椅背靠去的時候,余光掃過,看到的,是張鵬程和幾名查克納將領,那近乎輕蔑的目光.

輕蔑?!卡羅萊娜在心里冷笑,若是因為公平和正義,那大可不必.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強權和實力才是永恒的規則.拳頭大,說話才算數.斐揚縱橫人類星際版圖這麼多年,什麼時候,講過什麼道理,講過什麼公平了?!

什麼事都要講公平的話,這個世界,早就亂套了!

現在,匪軍必須輸!那些流派,還有看台上,代表著各個利益團體的人,都必須明白,在這里,到底是誰說了算!只有斐揚指定的人,才能走上冠軍獎台.無論是以前在人類社會的沖突地區,還是現在在瑪爾斯自由航道,斐揚人,永遠是主宰者.所有的規矩,都必須由斐揚人制定,所有的利益.\*\\都必須由斐揚來劃分!

迎著張鵬程冷漠的目光,卡羅萊娜還以從容自負的微笑.

在自己身後,是強大地斐揚共和國.是一切游戲規則的制定者,這個事實,誰也無法改變!

張鵬程再怎麼不滿,他也只能看著.畢竟.都是盟軍.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斐揚,查克納和勒雷.都不會撕破臉.三國政府和軍方,不會干預在瑪爾斯發生的一切.大家各憑本事,陰謀陽謀,誰占得了便宜誰占.輸了的,各自忍氣吞聲,憋著!

"***!"張鵬程實在不想面對那個愚蠢地斐揚女人,看她那副永遠帶著一絲莫名其妙驕傲的臉.他憤憤地轉過頭.身旁的十二集團艦隊總參謀部地一干軍官,個個沉默得如同一尊尊雕塑.嘴唇死死抿著,眼睛盯著格斗場.拳頭,也攥得緊緊的.

縱然是星際海軍,可在場的查克納軍官,對機甲,也不是一無所知.看對陣表,看此刻格斗場里科茲莫和巴茲的形勢,他們也能明白,匪軍的處境不妙.

那個勒雷胖子,難道就這麼認輸?

憂慮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投向了九號包廂.

"黑斯廷斯元帥.派卡羅萊娜來自由港.恐怕,也沒想過就這麼輕易的控制這片星域."胖子在跟瑪格麗特聊天:"我猜.他地目的,還是在于吸引西約地注意力.當蘇斯的主力.進攻瑪爾斯的時候,就是他向薩勒加星域,發動攻擊的時候."

"你是怎麼猜到的?!"瑪格麗特一雙妙目,凝視著胖子那張毫不出奇的臉.語氣中,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

要知道,在個星球上,除了她以外,就連卡羅萊娜也不知道整個作戰計劃.而眼前這個胖子不但知道,看他的樣子,這樣的猜測,恐怕早就成型了!

"還用猜麼?"胖子冷笑一聲:"一支B級艦隊,就捆綁住查克納三支A級艦隊,算計盟國,本來就是你們斐揚的慣用手法.\*\/\有這樣地實力,不在主航道上牽制敵人,跑來瑪爾斯,難道還真是看上這個地方了?!就算要把這里劃歸到斐揚地勢力范圍之內,輻射東南星域,現在就在西約的眼皮子底下動手,未免也太早了一點.

況且,你們那位卡羅萊娜少將,本來就不是帶兵打仗地人選,派這麼一個極端愛國主義者來這里,足以說明你們根本沒指望她能擊敗西約.除了吸引西約主力,順便用她的那些招數控制住這個區域,作為你們地附加收獲之外,我想不出,還有別的什麼意圖.

這支B級艦隊是誘餌,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也是誘餌,恐怕,老子的匪軍,還是誘餌.我們在這里內訌也好,跟西約拼命也罷,想來,都不入黑斯廷斯元帥的法眼.等我們鬧夠了,跟西約拼個兩敗俱傷,薩勒加長弓星域,連帶整個東南主航道,也已經落進你們的腰包了!"

胖子喝了口茶,狠狠地吐掉嘴里的茶葉末:"***,你們也不想想,在加查林,老子就吃了一次虧,還會睜著眼睛上這第二次當?!"

"那你們准備怎麼做?"瑪格麗特淡淡地道:"就這麼看著?!"

"你猜呢?!"

胖子的目光,投向了一號包廂,那里,有張鵬程和幾名查克納軍官關切的目光,也有卡羅萊娜和程志軒,譏諷冷漠的目光.

格斗場上,輝煌在飛快的移動著,游走于游俠身前十米的位置.

金色機甲雙腿交互變幻時,拉出的殘影,就仿佛心電圖的波紋,峰巒起伏,不時的前進後退,不時聳肩抬腿的假動作,給人帶來一種風雨欲來烏云密布的強烈壓迫感.

進可攻,退可守,每一分每一秒,輝煌都精准地保持著十米的間隔,絲毫不差.\\*\\這個距離,將基爾伯恩的手速和技法優勢,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這就是一級戰神無所不在,強悍到讓人無法擺脫的控制力.

一步,兩步,輝煌的機械腿,在一次小步後退之後,忽然閃電般的突進.眨眼間.就已經到了游俠面前,雙拳一前一後,如同夜空中接踵而至的流星,直奔游俠胸口.

觀眾們不禁屏住了呼吸.這是絕殺流最古老的突襲技法,連環追,比之哈里曼的流星追.更快,更難抵擋.在這個古老地流派中,許多格斗技法.都是連環追的變種.操控指法,有上百種,可是,最正宗的,卻只有基爾伯恩一個人知道!

現在,這一招,就像一團絢爛的煙花,在所有觀眾的面前驟然綻放!

金色機甲雙拳連環.一前一後,機甲的機械.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脫離了它們本身地運動限制,巨大的機身,被激射而去的雙拳牽引著,輕靈飄忽得,像一張身不由己地紙片.而那傳動杆飛速伸縮的手臂,帶起的尖銳破空聲,越來越響.氣流懸附包裹著的雙臂外殼上的金龍塗裝,隨著在空中一寸寸的摩擦,猛然間.變得熾熱火紅.

這一招.雖然看似輝煌剛剛發動,事實上.卻是一連串對撞中的一個部分.在之前的戰斗中,科茲莫已經被他這忽進忽退地攻擊.完全壓制住了,此刻,青色游俠才剛剛逼退了金色輝煌的上一次進攻,調整好身形,卻不料,基爾伯恩竟然能在這麼快地時間里,再度出手.

千鈞一發之際,青色機甲蹬腿後躍,身體連晃,使出了倒退縱躍穿行,意圖急速擺脫輝煌的攻擊.

"強弩之末!"看台上的民間機士,不約而同地在心里,發出了相同的感歎.

在大家看來,游俠根本不該采取這樣的後退閃避,在一級戰神的面前,對手速要求極高的縱躍穿行,即便用于正面突進,都討不到好,更別提是在這盡失先手的後退中了.這無疑是將自己完全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地步.若是以攻代守,雖然勉強一點,可是,面對一直比較謹慎的基爾伯恩,說不定還能有喘息地機會.

而現在...............

只聽一聲引擎地尖嘯,格斗場上,一道金光激射.輝煌毫不遲疑,急進追殺.

兩輛機甲一進一退,迅若飛矢.

"我猜不出來!"瑪格麗特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地微笑:"我知道的一個事實是,你們地力量,還是太弱小了,不足以對戰局產生影響........雖然,對你下一步的動作,我很好奇,不過,也僅僅是好奇而已."

包廂里,一陣死寂.

衛見山等人,都怔怔地看著瑪格麗特.這個臉上帶著淡淡笑容的女人,高傲而自負.這一刻,她和一號包廂里的那個女人,表情如出一轍.

斐揚人,骨子里都他媽是這樣?!

胖子笑了,臉上的笑容,變得說不出來的譏諷.

"黑斯廷斯,不是上帝."胖子站起身來,走到了包廂的看台欄杆弧頂,對瑪格麗特悠悠道:".......你也不是."

"實力分很多種,你們掌握的,我沒有,可我掌握的,你們同樣沒有."他轉過頭,不再看瑪格麗特一眼:"這就足夠了,在這個場館里,你們再強大,只不過是陪襯!"

他要干什麼?!

瑪格麗特呆呆地看著胖子,在包廂露台上,沖著人山人海的看台,舉起了手,伸直三根手指,

幾乎在同一時刻,所有的人,都已經注意到了胖子奇怪的舉動.

看台上騷動起來,觀眾們對著九號包廂指指點點,而包廂里,那些流派的宗主,斐揚軍官,也都站了起來,探頭看向九號包廂.卡羅萊娜和程志軒,面沉如水,心頭,是一種不祥的預感,同在一個包廂的張鵬程和幾位查克納軍官,則霍然起立.

胖子的手,彎下了無名指..........

他在倒計時!

現在,他高舉的手,剩下了食指和中指.

一號場地上,巴茲閃過哈里曼的攻擊,一側身,拉開了距離.哈里曼急速變向,緊追不舍.

胖子的食指,彎了下去,被拇指按住,一根中指,高高的指向天際.而他的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一臉鐵青的卡羅萊娜和她身邊的程志軒.

觀眾們,看著胖子的中指,又順著他的目光,看看卡羅萊娜,一片嘩然.

一些斐揚軍官和絕殺流,狂流,泰流的機士,已經紛紛喝罵起來.

忽然,胖子的中指,彎了下去.

倒計時結束.

"轟!"地一聲巨響,自一號格斗場驟然響起.

場地中,巴茲駕駛的青色游俠,忽然在急退中,以一個爆炸式的單腿蹬地,急速變向,直接躥到了哈里曼駕駛的輝煌腋下.

所有人都分明看到,這一刻,正處于急速變向閃避中的金色輝煌,原本靈敏的動作,忽然變得遲鈍起來,就仿佛一只在天空中飛舞的飛蟲,撞上了無形的蜘蛛網........金色機甲的閃避,變成了一個踉蹌,青色機甲一記勢大力沉的重拳,直接轟進座艙.

座艙里,是一團血泥.........三級機甲戰神哈里曼,被當場格殺!

"上帝!"一位女性觀眾,發出了一聲驚叫,隨即就猛地捂住了嘴.驚叫聲,讓所有觀眾,都只覺得腦袋里嗡的一聲,如同一個炸彈爆炸.每一個人,都被眼前忽然發生的一幕,震懵了.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已經霍然發現,九號包廂的看台上,胖子又豎起了三根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