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二章 驚天對決(上)

倒計時的電子音,在急促地響著,紅色的警示燈,也在隨著電子音的節奏閃爍.這種手段,很容易就營造出了一種極其緊張的氣氛.

主館里的觀眾們,個個凝神屏息,生怕喘上一口大氣,就錯過了一個精彩的鏡頭.

從匪軍在普羅鎮奇跡般的崛起,到各大流派紛紛放棄自己的割據區,前往投奔,再到那最後一場大戰,這個里外上下都透著彪悍匪勁的團體,一路走來,給了人們太多的驚訝.這一次流派擂台賽,如果沒有匪軍那些聲名赫赫的流派的參與,實在是索然無味.

最終,他們還是來了.帶著神秘和疑問站到了這個擂台上.

沒有想象中的戰神,甚至沒派出一個統領,只有四名年輕機士,以采花門這個讓人哭笑不得的名字,參與這次角逐.斐揚人之前想把流派互助同盟拆散的打算,看來是徹底泡了湯.宗主們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手下幾個最有出息的後起之秀,都以采花門的名號出現,足夠證明他們跟著匪軍一條道走到黑的決

數十個流派以一個流派的名義出戰,手下的核心弟子打的不是自己的旗號,這在民間機甲格斗界千年曆史以來,就沒聽說過!

他們舍得自己的弟子沖鋒陷陣,舍得將祖宗傳下來的名號放到一旁,不知道那勒雷胖子,給了他們多大的好處,對他們有多大的威脅,抑或二者兼而有之!都是瑪爾斯金字塔頂端的人物.不是胖子能威脅到他們地發展或能讓他們一飛沖天,他們會舍得下這麼大的本錢?

況且.幾個年輕機士不說,那些個成名已久地戰神,臉上那若無其事笑眯眯的樣子,也看不出對采花門這個爛到了極點的名字有什麼抵觸.宗主的決定是一個方面,他們自己的決定,更顯得重要.匪軍和北盟的一戰,是這些人在胖子的帶領下打出來的,再沒有比這更牢固地情誼.都被收了心,斐揚再強勢,又怎麼搶得過來?!

前面的幾場對決,匪軍機士都輕松的拿下了各自的對手.^^^^順利進入十六強.雖然對手的等級和他們只是相差仿佛,可是,巴茲對陣帕金森的那一戰.以及其余三人在面對同等級對手時,表現出來地輕松,都足以說明,這些年輕機士.不是來做陪襯的.

不做陪襯,難道這些年輕機士,已經具備了戰勝基爾伯恩中川大輝等人,問鼎冠軍的實力?!

這個想法,實在太瘋狂了.大家盡管在內心深處都有這樣的猜測,可誰也不敢宣諸于口.邏輯上地矛盾,讓他們想不明白.匪軍派出這些年輕機士來的真正目的.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當普通觀眾,還在驚歎于巴茲擊殺帕金森一戰的峰回路轉.還在討論帕金森那一跤是偶然還是巴茲的陷阱時,看台上包廂里的各大流派.已經是一片騷動.

以往多年的擂台賽,這些年輕機士,也會參加.四個人地實力,技法特點,乃至他們地性格和操控風格,各大流派可以說了若指掌.

可是,這一切的熟悉到了今天,竟然完全變成了陌生!

拋開龍泰,步兵和巴茲不說,單看幻影流少宗主科茲莫,就足夠說明問題.

上一輪,科茲莫對陣地是一個二級機甲流派的一級機甲騎士,比賽開始不到三分鍾,那名機士,就因為跟不上節奏,被科茲莫抓住破綻,一個簡單地上步沖拳,擊毀了機甲腹部的傳動系統中樞,無奈告負.

比賽結束後,許多流派機士,都湧到選手區里打探消息,據這位機士自己說,他並不覺得科茲莫的技法,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只不過快了一點,動作,也精確了一點,可是,他無論怎麼傾盡全力,就是擋不住!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有一種魔力!"這名機士最後這樣說道.

這樣的形容,竟然是用在已經淪落到三流流派的幻影流身上,所有的人,在那一瞬間,都有一種荒謬的感覺.^^^^

眾所周知,幻影流的所有技巧都已經被各大流派研究了個透徹,甚至公開在機甲操控規范中,數百年來,完全沒有核心技法傳承,更沒有技法進步,這樣一個流派,當初在各項比賽中,都是公認的魚腩,就連他們的天才機士科茲莫當初拿一級機甲騎士的資格,也是艱難萬分,怎麼到了現在,竟然...........每個動作如有魔力?!

主館里一片死寂.數十萬人聽著那一聲接一聲的倒計時,心跳加速.

斐揚人是徹底發怒了,他們放任匪軍四名機士進入十六強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付出代價.三個二級機甲騎士和一個一級機甲騎士,對陣一個幾近傳說的一級機甲戰神,兩個三級機甲戰神和一個一級統領.這樣肆無忌憚的對陣表,恐怕,也只有斐揚人做得出來!

主館中的格斗場,已經由十六個合並到了八個,觀眾們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一號,二號,三號和四號格斗場上.無論匪軍派這四名年輕機士出戰的目的是什麼,不管他們是否已經具備了挑戰戰神的實力,現在,都到了謎底揭曉的一刻.

"咚!"

紅燈亮起,比賽開始!

一號格斗場上,絕殺流三級機甲戰神哈里曼,率先發動了攻擊.

只見手臂上塗裝有兩只黑龍的金色輝煌,彎腰屈膝,整個身體,如同一把被拉到了極限的弓,隨著雙腿蹬地的"轟"地一聲巨響之後,機甲如同出膛的炮彈,向百米外地青色游俠激射而去.破空尖嘯聲中,抬腳就是一記高邊腿!

哈里曼和帕金森.是多年好友,而他此刻的對手,是巴茲!

這一記高邊腿,用最直觀地方式,展現了哈里曼三級戰神的強橫實力.

絕殺流在瑪爾斯排名第一,他在絕殺流排名第二!

身高七米的機甲,腿長就是三米八.\\*\\\整條機械腿被光滑優美的外殼包裹,只在關節引擎處.能驚鴻一瞥空隙中露出的粗壯堅固的金屬腿骨和急速伸縮的傳動杆.

此刻,機械腿在機甲高速突進中,如同一條猛然揮出的長鞭,小腿末尾,那由五塊底部帶防滑齒地實心金屬塊和連動杆組成的腳掌,就像是長鞭的鞭頭.空氣屏障,被這一腿,抽得猛然一爆.四周觀眾還沒聽到空爆聲及耳,高邊腿就到了游俠的頭部.

絕殺流的技法.向來以善于捕捉機會,一擊致命而著稱,出手一招,就擊殺對手的例子,並不罕見.哈里曼含恨出手,這一腿,實在已經到了三級戰神每秒六十動手速地頂峰.在旁人看來.快得已經只剩下了一條幻影.別說躲避,就算想看清楚都辦不到!

常人只看這是一記高邊腿.絕殺流的機士才明白,這一腿.本就是哈里曼的絕學----流星追.

這一招的要點,不在腿法上,而在機甲突進地速度身形,在那個追字!機甲前沖的慣性和本身引擎和機械動作產生的所有力量,都隨著這一腿集中到了腳尖,兩個五級操控定式和一個三級指法的融合,產生的,是在瞬間跨越空間時間的爆發力.

一腳定乾坤?!

九號包廂里,胖子和幾位匪軍戰神的臉上,露出輕蔑地微笑.

游俠仰頭,後彎腰,出腿!輝煌地邊腿,幾乎是貼著游俠的面目畫過,而彎腰後仰地游俠,兩條腿已經一前一後,如同毒蛇般驟然上揚.

一腳直奔金色機甲面門,而另一腳,則陰毒的點向了金色機甲地胯根.

"砰!"幾乎同時傳來的巨響聲中,另外三個場地中的機甲,也飛快地碰撞到了一起.

二號場地是龍泰和狂流的一級機甲統領約瑟夫,在一號格斗場的巴茲後仰飛踢的時候,龍泰駕駛的游俠,已經和約瑟夫駕駛的巨武士,打了個熱火朝天.^^^^

狂流是瑪爾斯的二流流派,以擅于攻擊著稱.尤其在戰斗之初,其狂潮般的攻勢,往往令許多機士措手不及.即便是對上絕殺流和破山流,也能分庭抗禮.

作為狂流的宗主,今年五十歲的約瑟夫,在技法上的浸淫已超過三十五年,無論是經驗還是技巧,乃至手速,正處于巔峰狀態.作為程志軒欽點的主力,約瑟夫明白,這一仗贏了,不管最終冠軍是誰,狂流,都將取代明心流,黑龍道等流派的位置,躋身瑪爾斯一流流派的行列之中.

只要斐盟在,流派互助同盟的那些流派,就只能眼睜睜看著狂流平步青云!

在旺盛的投靠報效之心的驅使下,他一出手就竭盡全力.

而龍泰,在匪軍當中,也以剛烈的風格著稱,即便是其明心流技法慎密綿長,空靈精巧,他的爆烈脾氣,也能打出火花來!明心流技法,到了他的手中風格陡變,凌厲異常,極富攻擊性.這也是他能在明心流中,被格外看重的原因之一.

兩人的啟動,只比哈里曼稍慢一線.不過,哈里曼是單邊急進,他們卻是猛烈對沖,論交手那一瞬間,他們的機甲碰撞,還在哈里曼和巴茲之前.

只見二號格斗場上,黑色的巨武士那高大卻不遲鈍的身影,拳腳生風,大開大合.每一招每一式,都將狂流的攻擊氣勢,發揮到了極致,整輛機甲帶著強烈的壓迫力,狂風般地席卷著龍泰駕駛的青色游俠.

而龍泰,也不甘示弱,巨武士是狂風沙暴,他駕駛的游俠就是飛沙走石.

只交手的一刹那,游俠就踢出了十八腳,擊出了二十三拳.那拳腳出擊的速度,竟讓人有看見一挺機關炮在猛烈開火般地錯覺.

看台上的觀眾.只能看見一道青色地光影,圍繞著黑色的風暴.或閃電般地來回亂竄,或凝滯于半空中形狀變幻.\\\\\\交互擊出的拳腳,根本看不著影子,只能聽見乒乒乓乓急促刺耳的金鐵交鳴聲.

一黑一青兩輛機甲,都是一出手就全力進攻,技法使用,更具觀賞性,機甲拳腳所向.都是攻其必救,打的都是要害位置,招招致命.十余招過後,就已經是越打越快,越來越凶險,雙方都有了騎虎難下的架勢.誰要有一點失誤,立刻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第三格斗場上,步兵和中川大輝,則是另外一種形勢.

中川大輝.是泰流的三級機甲戰神,也是庫伯地頭號打手.因為其侄子中川結被胖子在上任普羅鎮分館館長的第一天,就以重手法斷了脊椎直接擊斃,可以說,跟匪軍的仇,濃得放到海水里都化不開!親手報仇,就是中川大輝一直以來.最大的心願.

不過.流派戰爭的失利,讓他明白.想要在戰爭中俘虜胖子,將其抽筋剝皮.是不可能的.這對他地打擊非常大.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斐揚人的出現,讓泰流暫時喘了口氣,比納爾特帝國那個人的到來以及和蘇斯帝國的約定,更讓他再次看到了希望.

現在,那胖子就在九號包廂.中川大輝,已經控制不住地往那里看了好幾眼.這次機甲擂台賽,他早就憋足了一口氣,只要等到庫伯地計劃一施行,那胖子,就是甕中之鱉,而現在,是讓胖子手下這些機士,為他的行為,付點利息的時候了!

中川大輝一出手,就是殺招!

流派戰爭之後,費勁心力,以奧克奇公司制造的新一代天旗私人機甲改造的戰斗機甲,在一個四級定式的大錯步呈弧線突進之後,收于腰際的雙臂,在腳下猛地一甩步之後,探身埋頭,雙拳齊出,就是一記轟山炮.

這一招,可稱得上疾若流星,看台上地觀眾,只能看到天旗紅色地光影一閃,下一秒,就已經到了青色機甲的身前,弓步急沖,探身出拳地姿勢,仿佛一開始,就擺在哪里.

這一拳,讓所有關注三號格斗場的觀眾,都發出了一聲抑制不住地驚呼.只不過,這一聲驚呼,不是給中川大輝的...........

就在中川大輝急進出拳的同時,步兵駕駛的青色游俠,那胖胖的身影,如同一根虛不受力的飛絮,隨著天旗迅猛的拳風,在距離拳頭僅僅二十公分的距離,向後飄去.一進一退,當天旗的這一拳,已經遞到了極限的時候,一直飄蕩在拳頭之前的青色身影,只一閃,就已經出現在了天旗的側面.驚呼聲中,游俠一掌劈下!

步兵..........黑龍道二級機士?!

如果他真的只是二級機士的話,那麼,這一飄一閃,至少需要每秒六十動的手速,須臾間完成三個四級指法定式的兩個連接式變向動作,怎麼可能做的出來?!

黑龍道技法中,有很多精妙絕學,可是,誰也沒見過這樣的步法!許多機士,當時就用手在膝蓋上模擬步兵的動作,可是,無論怎麼操控,無論把自己的手速設想成每秒多少動,他們也推導不出,步兵這個動作的操控技巧.

那道青色的身影,不是機甲,是一只幽靈!

完全沒有想到一個二級機士,竟然能夠躲開自己的攻擊,還能發動更凌厲反攻的中川大輝,一時間只驚得滿頭冷汗.

天旗狼狽不堪地反身格擋,腳下一個踉蹌,機甲躲避步兵那霹靂般一掌的姿勢,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即便是這樣,天旗的右肩,也還是被青色機甲的指尖掃過.只聽一聲刺耳的金屬劃割聲,天旗手臂上的外殼,從肩膀一直到手肘,被割出一道月牙型的大口子!

沒等接連退了近五十米的天旗站穩,游俠已經不聲不響地貼著地面電射而至,雙手連環劃動,如同一個揮舞的電鋸般,切向天旗的腰部.

轉動的雙掌,是一個橢圓形的光影,光影角度忽正忽斜,形狀忽圓忽扁,機械手臂傳動杆急速運動的聲音和機甲引擎的轟鳴身中,觀眾們分明能看見,手掌軌跡,留給視網膜的殘影,是一條咆哮的光龍龍頭!

黑龍道四十年未現人間的戰神級技法----龍嘯!

一號到三號格斗場里的戰斗,已經讓觀眾們目不暇給,而最受人關注的,卻是四號格斗場里,幻影流天才機士科茲莫和瑪爾斯一級機甲戰神基爾伯恩之間的戰斗.

在今天之前,將這兩個人放在一個格斗場里對決,對瑪爾斯每一個居民來說,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如果還有人試圖用這場對決來坐莊聚賭的話,那麼,再多的家產,也會輸的一干二淨!比賽的結果,是根本不需要預測的.就連智商在50以下的弱智,都知道把錢壓在誰的身上!

事實上,戰局在一開始,也是按照觀眾們的預測軌跡行進的.

金色外殼,雙臂金色龍塗裝的輝煌,招式並不華麗,也不凌厲,可是,就是這樣,已經將科茲莫駕駛的游俠,打得沒有還手之力.

輝煌的駕駛者,是基爾伯恩,在瑪爾斯星球,排名第一的一級戰神!

曾經有無數人,和他交過手.

所有人共同的感覺,只有一個----基爾伯恩,是一座山!

一座沉重,無法背負,高絕,無法逾越的山!

他的一招一式,都絕不犯錯誤,都如同教科書般的精准!不會過快,也不會慢.不會太冒險,也不會太保守.

當一個技法都已經成為了公眾技法的流派機士,面對這樣一個人的時候,會有什麼感覺?!

科茲莫,在苦苦支撐!對我來說,是一個極其冒險的嘗試,我只是想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