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十章 十六強

帕金森已經成了一灘肉泥,揀都揀不起來.

這位咄咄逼人的二級機甲統領,在一瞬間就被對手翻盤擊殺.

他是怎麼輸的,那個比他低了整整三級的二級機甲騎士,又是怎麼贏的?滿場鴉雀無聲,人人的腦子里,都是一陣暈眩.

幾十秒鍾的慘烈格殺和長達幾分鍾的肆虐畫面,就如同電影一般在他們的眼前掠過.那輛金色機甲莫名其妙的一摔,那狠狠踢碎座艙的一腳,那如同破布娃娃般在空中拋飛的機甲.一幅接著一幅,都在腦海里轉個不休.

許多觀眾,還在那血腥的畫面中失神.一些知曉內情的人,已經悄悄揮了一下攥緊的拳頭----巴茲大仇得報,對不可一世的斐揚人來說,這是狠狠抽在他們臉上的一記響亮耳光!

一次刻意安排的對決,變成了對手肆虐示威的舞台,二級機甲統領,被二級機甲戰士活活打死!還有什麼面子,比這,丟得更乾淨?!

"好!"死寂中,一聲響亮的叫好聲,從一號包廂響起.

張鵬程意氣風發地站在圓弧形看台上,鼓掌叫好.隨即,查克納軍官們也是掌聲雷動,口哨四起.在他們的帶動下,一時間,震天價的叫好聲和掌聲,席卷了整個場館.數十萬的觀眾,濟濟一堂,喝彩聲山呼海嘯.

叫好聲中,卡羅萊娜銀牙緊咬,一干斐揚軍官,也個個面色鐵青.坐在二號包廂里的程志軒,以及坐在十五號包廂里的絕殺流宗主基爾伯恩等人,更是兩眼都快要噴出火來.每個人的臉,都漲得通紅,火燒火燎地難受.

"還愣著干什麼?!"程志軒咬牙切齒地抓著通訊器:"繼續!"

說完,程志軒根本不敢面對隔壁包廂卡羅萊娜投過來的目光.轉身出了包廂,直奔控制室.

為了讓匪軍載跟斗.他和庫伯,基爾伯恩兩人.精心排定了這個對陣名單.可誰知道.身為二級機甲統領地帕金森.竟然在面對二級機甲戰士地時候.送了命.看來.後面地名單.也必須做修改了.既然那胖子要硬碰硬.那麼.就讓他碰個夠!

機甲統領不行.在這里.還有戰神!游戲地規則.還掌握在自己地手中!

漆黑地宇宙.一艘查克納偵查艦.在虛空中靜靜地漂浮著.如同一只深海中地馬加魚.四周微弱地星光.映照在偵查艦地身上.為這艘小型飛船.塗抹上一層黯淡地光芒.從遠處看去.它和它身旁翻滾地太空岩石.沒有什麼區別.

艦艇狹小地控制室里.沉悶而壓抑.儀器指示燈地光.在一下一下地閃爍著.控制台前.兩名下士捧著咖啡.靜靜地盯著太空雷達地顯示器.不時互相交談幾句.

艦長哈洛低頭走進了控制室低矮地艙門.抓著頭頂地扶手問道:"有情況麼?"

一名身材高大地下士轉過頭來:"沒有.長官.要喝咖啡嗎?"

哈洛少校嘟囔兩聲,擠過最後幾排座位,走到控制台前:"給我一杯吧,該死.喝了咖啡.估計更睡不著了."

另一位黃頭發,臉上有些雀斑的下士將一個金屬杯子遞給哈洛.拿起咖啡壺,一邊給他倒咖啡.一邊問道:"長官,還是睡不著?"

"是啊!"哈洛喝了口咖啡,在兩人身後的椅子上坐下來,捏著眉心道:"最近總是心神不甯,一躺在休息艙里,就心慌意亂."

"蘇斯人會來麼?"大個子下士問道.

"誰知道?!"哈洛一口將咖啡喝完,伸出杯子,示意雀斑下士再給自己來上一杯,口中抱怨道:"我們在這里呆了三天了.那幫蘇斯人還沒有動靜.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有什麼古怪.按理說,他們早就完成集結了,這時候,也應該來了!"

"通往瑪爾斯的A級航道,反正就只有兩條."大個子下士聳了聳肩膀,笑道:"長官,咱們的艦隊就守在跳躍點,他們總不能從我們眼皮子底下溜進去吧?!"

哈洛自嘲地一笑,喝著咖啡,沒有說話.控制室里,一時寂靜了下來.

這艘名為夜貓號的偵查艦,此刻位于距離瑪爾斯自由港五個跳躍點的AU1771星系.再往前經過四個星系跳躍點,就是東南主航道第三航段了.這是主航道通往瑪爾斯星球地A級航道中的一條,被瑪爾斯人,稱為凱旋走廊.

凱旋走廊這個名字的誕生,得追溯到瑪爾斯還是人類主流社會一員的時代,那是一場地球聯邦解體後地移民星球之間的種族戰爭,瑪爾斯星所在的國家,最終獲得了勝利.這條通道,也就是當時最後一戰時,瑪爾斯作為前進基地,投入反攻的通道.

數千年過去,人類的版圖,早已經變得面目全非,瑪爾斯,也淪落為放逐之地.只有這條通道,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名字.

這里,也就是斐盟聯軍,抵禦蘇斯進攻的最前線.

如果蘇斯艦隊,想要大舉進攻瑪爾斯的話,對他們的航母來說,凱旋通道和另一條通往主航道第四航段名為路易回廊地通道,是他們最好地選擇.兩條通道如同一個Y字型,由主航道不同的星系躍入,最終在距離瑪爾斯星球兩個跳躍點地恩斯特星系彙集.

而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和斐揚B15艦隊布置的防線,就位于恩斯特星系.

防線是早就布置好地,艦隊等待蘇斯人的到來,也等了很長時間.一次次的揣測著蘇斯人的進攻時間,卻一次次地落空,這讓整支艦隊,都顯得有些浮躁.再加上和斐揚艦隊的不合.呆在太空中,煎熬等待,日子實在很難過.

攤上這麼一支不可信任的盟軍艦隊,呆在這個該死的星域,簡直就是一場噩夢.大家只盼著.蘇斯人能早點到來,大家狠狠地干上一場!

到時候,倒要看看,那幫斐揚孫子,能干點什麼出來!

喝了咖啡,精神處于亢奮狀態.身體,卻疲憊的要命.哈洛歪在柔軟寬大地航空座椅上,閉著眼睛養神.耳邊,維生系統和環境平衡裝置細微地哧哧聲中,雷達的電子音,每隔幾秒鍾,便發出嗶地一聲清脆的鳴響.

控制室的空氣中,充滿了咖啡的香味.

"嗶嗶!"接連兩聲電子音.讓哈洛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長官!"雀斑下士飛快地敲打著鍵盤,抽調雷達掃描數據,而大個子下士,則手忙腳亂地試圖鎖定異常信號源.並設定定向雷達掃描區.

哈洛來不及繞路,一翻身,從椅子後背翻到了前排,猛地按動了集合鍵,並打開了主引擎的啟動裝置.

就在控制室外地走道上響起匆忙的腳步聲的同時.雷達上,一片密密麻麻的光點,如同平靜的湖面,迎來了暴雨的第一批雨點,驟然乍現.

驅逐艦兩艘.巡洋艦一艘.驅逐艦一艘,戰列艦兩艘.戰列艦一艘..............長方形控制室的八排座椅上,已經坐滿了從休息艙趕來的船員.報告聲,儀器鳴響聲,此起彼伏.

當最終地雷達掃描數據統計完成的時候,哈洛和所有的部下,都目瞪口呆.四支A級艦隊,兩支B級艦隊!蘇斯人,傾巢而出!

看著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光點,哈洛忽然一個激靈,蘇斯艦群,已經出現在了面前,那麼,他們地前軍............

"推進器全開,右轉2600刻,全速!"

在哈洛的大吼聲中,遠視屏幕上,兩架蘇斯皇權之劍太空戰機,已經如同幽靈般,于一萬五千公里外,現出了身形.

比賽,在一種沉悶而異樣的氣氛中繼續進行.

巴茲一戰之後,所有人的興趣,都沒有再放在其他流派機士的身上.現在,斐揚人和匪軍之間的暗流洶湧,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擂台賽本身.

斐揚人手下的高級機士並不少.別的不說,單絕殺流,就有三級機甲戰神哈里曼和一級機甲戰神基爾伯恩.泰流,還有三級機甲戰神中川大輝.

而匪軍,則只派出了四名機甲騎士.等級最高的,也不過是原幻影流地少宗主,一級機甲騎士科茲莫.

擂台賽打到最後,會是個什麼結局,人們迫切地想知道.

他們絲毫也不懷疑,斐揚人在後面的對決中,使用更蠻橫手法地決心.不過,越是這樣,他們越想看個明白,匪軍,究竟會怎麼做.

匪軍,已經給了斐揚人第一記耳光.接下來,那個滿臉貼著紙條的胖子,又會干什麼?!

是見好就收,不讓幾名年輕地機甲騎士去和機甲戰神對決,還是會用更強硬的方式,對斐揚人的囂張,做出回擊?!

比賽在繼續,波瀾不驚.

龍泰,步兵和科茲莫,依次出場,分別擊敗了各自的對手.和巴茲不一樣,他們的對手,並不是機甲統領,而是等級和他們差不多的機甲騎士.

斐揚人,似乎已經沒有了為難他們的意思.到後來,人們甚至覺得,一開始巴茲和帕金森的對決,只不過是一個巧合而已.

這種感覺,一直到下午四點,十六強的誕生.

十六強對陣表.

巴茲,對絕殺流三級戰神哈里曼.

科茲莫,對絕殺流一級機甲戰神基爾伯恩.

步兵,對泰流三級機甲戰神中川大輝.

龍泰,對狂流一級機甲統領約瑟夫.

看台上,一片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