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七章 機甲擂台賽

贏了!

而且,是以這樣一種方式!

千萬玩家,都覺得乾坤顛倒,天旋地轉.

戰火最後接連三十多招,陰險淫蕩到了骨子里的組合拳,仿佛長江大河般奔騰洶湧,一氣呵成.

上帝作證,這淫蕩組合拳,原本是S*M01314的招牌動作!可是,這幾招兔起鶻落,S*M01314卻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下意識的,只是慌亂抵擋.從第一招開始,直到最終塵埃落定,戰火的攻擊,就像是一場毀天滅地地台風,在一路肆虐中,越來越強,越來越不可阻擋.

三十多招淫蕩組合拳打到最後,S*M01314已經完全跟不上戰火的節奏了.末尾的十招結結實實地打在魔獸的身上,整輛魔獸,就是一個任憑拳打腳踢的沙包!

玩家們想破了腦袋,做了無數的美夢噩夢白日夢,也沒有想到,S*M01314的倒下,是以這樣的一種戲劇性的方式.

這算不算淫有淫報蕩有蕩報,一浪更比一浪騷?

胖爺,偶像啊!

對戰室里,S*M01314,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

"我S*M01314,縱橫漫天戰火數載,未嘗一敗.沒想到今天竟然輸給了你!"

寂靜中,玩家們凝神屏息,聽S*M01314那滄桑雄渾的聲音繼續道:"機甲格斗,我以為,我已經站在了超越這個時代的頂峰,卻沒想到,原來,我也不過是井底之蛙!閣下的功力之深厚.讓我不得不說上一句口服,心服!"

1314,認輸了!對戰大廳.一片***.

"世間高人何其之多"胖子負手而立,淡淡地道:"原本,我是不想出手的.可是最近,你鬧得實在太不像話了.竟然欺負了我的朋友瑪格麗特.欺負她,你算是找錯人了.記住一句話.虐人者,人恒虐之."

胖子一邊說著,一邊偷眼瞟了模擬艙外的瑪格麗特一眼.卻見瑪格麗特一愣之後,嘴角彎起一絲好看地弧線.大仇得報,女孩的小虛榮,一點都不掩飾,似笑非笑中,是洋洋的小得意.

"不過"胖子得意地繼續裝逼:"這一局,你打得不錯.這一千多招,並不完全是因為我讓你.也不僅僅是因為我想看看你地實力到底有多強,事實上,就算我用盡全力,要贏你的話,也在五百招之後.人生寂寞,能遇見你,也是我的榮幸."

"呸!"小屁孩被惡心得狠狠吐了口機油,這胖子死不要臉,如果不是系統對機甲性能有限制的話.用九代或十代機甲對決,自己真要揍死他,用不了一百招!不過,最後自己一時失誤,讓這胖子以一套淫蕩組合拳贏了.倒是真的.

他媽地.窩囊.屁屁一邊沮喪,一邊又覺的得意.能夠失誤.是不是代表,老子現在很人性化?

"你的技術.可稱獨步天下."對戰大廳回蕩的,盡是S*M01314的幽幽歎息:"盡管在訓練中,我也能做出小盤回旋,但是,在戰斗中如此舉重若輕,是絕對做不到的.那時候我就知道,這一戰,我恐怕要輸.不過"

1314的聲音,變得高亢而堅定:"即便輸了,對我來說,能夠遇見您這樣的對手,也是我的榮幸.我希望,能夠有機會,再和您較量切磋."

"隨時候教!"

兩個白癡假模三道地互相拱手,大有英雄惜英雄的架勢,雙雙下線.世外高人神龍見首不見尾,仙蹤飄渺,才是風范.大小混蛋,自然要學個十足.

龍爭虎斗,巔峰對決!

當橫空出世地胖爺和叱咤風云的S*M01314同時化為虛影,消失在對戰大廳的時候,對戰大廳,如同炸了鍋一般鬧騰起來.

玩家們互相看著,都是做夢神游般的神情,一個個,只覺得心潮起伏,難以抑制.

1314,終于被擊倒了.無數怨念,已作煙消云散.曾經被欺負的玩家們,心里之痛快,無以言表.而作為機甲愛好者,能夠親眼目睹這夢幻般的對決,絕對是比報仇雪恨更幸福的事.誰都知道,這一戰,必將名留青史,而自己,竟然就是這一偉大時刻的見證者!

況且,這一場對決,帶給大家的,不僅僅是視覺上地享受,還有那遠遠超出了他們想象范圍的機甲格斗術!

誰也不知道,集合大家的智慧,能從這場戰斗的錄像中,破解推導多少操控技術,可是,所有人都堅信,只要有那麼百分之一能破解出來,就已經足以將機甲格斗術,整體向前推進一大步!除了學習這些招式以外,S*M01314和胖爺這場對決的戰斗理念,經驗,變招邏輯,節奏掌控,更是一筆寶貴地財富.

更更更更更重要地是----人類機甲操控史,已經被這兩人生生地翻開了新的一頁!他們,證明了小盤回旋地存在,也證明了更高機甲操控技術的存在.

其實,這就足夠了!

原本遺臭萬年地S*M01314,憑這一戰,似乎也不那麼可恨了.

人家的技術,原來已經到了這樣的水准.被這樣的人欺負一下,似乎,也不算太丟臉.

胖子下了線.模擬艙里,那響徹云霄的歡呼聲,嘎然而止.瑪格麗特呆呆地看著走出模擬艙的胖子,一時間竟然完全沒有了思維.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胖子裝高手入了戲,一時間拔不出來,帶著世外高人風情云淡的神情,淡淡地道:"克勞斯能不能平平安安的出來.就看你的了."

瑪格麗特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腦子里,依然有些混亂.

她是在沒辦法把那個吐了薩蒙一臉唾沫.沒臉沒皮地跟斐揚軍官一起回基地,又小孩子般跟士兵們較勁賭氣,在訓練場揍了十三名特種兵,還站在陽台上,色迷迷沖自己的領口里面瞄地胖子.和眼前這位高人聯系起來.

不過,不管對胖子的觀感怎麼樣,對機甲癡迷到了骨子里的瑪格麗特,還是被小小地征服了一下.

"田將軍"瑪格麗特眼珠一轉,看向胖子的眼神里,立刻帶上了無盡地崇拜,嬌媚得仿佛馬上就能滴出水來:"你答應過,要指導我機甲技巧的"

"教個屁!"胖子的高手風范頓時拋到了九霄云外,怒道:"少跟我拋媚眼,一碼歸一碼.先把克勞斯給我放出來,老子的錢,要是少了一分,老子就跟你們拼命!"

"死胖子!"瑪格麗特一叉腰:"老娘說了不放克勞斯麼?!你打贏了,我自然按約定辦.可我剛才教你那麼長時間地指揮技巧,這帳該怎麼算?!"

"哦."胖子想了想,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當即勃然大怒道:"叫什麼叫,有理就了不起啊.老子最不喜歡講理,你要學什麼?"

"胖子哥哥.你最拿手什麼,我就學什麼."瑪格麗特吐氣如蘭,笑臉盈盈:"干脆,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我最拿手什麼,她就學什麼?"胖子心下頗有些犯愁:"采花門三百六十招房中術.縱橫床第.堪稱絕學,向來傳男不傳女.要不要教她?!"

2063年8月25日,瑪爾斯延續數百年傳統的流派擂台賽.在因流派戰爭中斷之後,幾經周折,終于再度開賽.

這本就是瑪爾斯自由港的傳統盛事,經斐盟大力鼓動宣傳,又與利益掛鉤,在這百廢待興的時候,更讓人關注.無論是云集瑪爾斯的商團企業,還是混跡瑪爾斯航道的海盜雇傭軍,乃至各國軍事情報組織,都把目光,對准了這一場大賽.

瑪爾斯自由港的民眾,更是興奮不已.

流派戰爭過後,瑪爾斯雖然滿目瘡痍,可是,恢複力也極強.不過短短一個多月,就恢複了往常三四成的模樣.這時候斐盟組織舉行這場擂台賽,是為了給瑪爾斯自由港定下秩序格局,不管誰勝誰負,這亂糟糟的自由世界,總會被納入軌道.對于普通民眾來說,這就是一件好事!

況且,縱使票價昂貴,可擂台賽畢竟會由電視台直播,能約上三五個朋友,一邊喝酒,一邊看這擂台賽,實在是每日辛苦奔波之後,最愜意地事情.對未來對生計的擔憂,在這一刻,是完全不用去想的.戰爭帶來的創痛,似乎也能拋得遠遠的.人生,終究有了一絲亮色.

擂台賽是下午三點開始,從上午九點起,中心城中央商業區,就被斐揚士兵戒嚴了.觀眾們只能把飛行車,停得遠遠的.徒步向賽格會展中心進發.

此刻,賽格會展中心的主館,已經是人滿為患.巨大的正方形場館,四周是設置了寬大的沙發式座椅地看台.看台分上下兩層,可以容納八十萬人同時觀看比賽.能夠在這里擁有一個位置的人,都是在整個瑪爾斯自由航道數億人口中,位于金字塔頂峰的人.不過,他們也只能在看台上找到自己的座位,格斗場旁,距離最近視線最好的一個個半圓形地獨立包廂,可就沒有他們地位置了.

當卡羅萊娜和張鵬程,走進一號包廂的時候,程志軒,作為比賽地組織者,就在二號包廂中.站在包廂半圓形的露台上,看著看台上那些平日里對常人牛氣哄哄盛氣凌人頤指氣使地人物,一個個規規矩矩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種權力感,油然而生.

瑪爾斯星球很大,瑪爾斯自由航道更大.在這里,有無數的組織,有數不清的人,也有數不清的財富可是,這一切,都只能服從統治者的指令,遵循統治者制定的規則.無論這些人在他們的企業里,在他們的世界,多麼強大,在統治者的面前,他們什麼都不是.讓他們坐在哪里,他們就得坐在哪里.對于自己,他們需要的,是仰視!

轉頭看去,卡羅萊娜和張鵬程,維持著表面上的客氣,可實際上雙方之間的隔閡冷漠,誰都看的出來.另外一邊,三號包廂里,蘇刻舟和隆興會的高層,坐在椅子上,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再遠處的其他包廂,則被斐揚和查克納的一些高級將領以及各流派的宗主們所占據.

程志軒把目光投向了九號和十號包廂那里,是分給那個勒雷胖子和流派互助同盟的包廂.眼看比賽就要開始了,流派互助同盟的人和胖子,卻都還沒有出現.包廂里靜悄悄的,在主館滿滿的人群映襯下,顯得格外打眼.

程志軒冷哼一聲.

那個胖子,已經把斐揚人,給得罪狠了.

聽說,在公然羞辱了薩蒙之後,他竟然又將十一名特種兵,送進了醫院.到現在,這些特種兵都還沒有出院.一個已經四分五裂國度里的少將,竟然肆意妄為到了這種地步,只能稱之為愚蠢!

那些流派互助同盟的白癡,不識抬舉,跟在這樣一個蠢貨的後面,總有一天,會付出代價!而且,這一天,為時不遠!

簡短的開幕式表演之後,是兩位男性主持人喋喋不休的時間.盡管都是些吹捧斐盟,介紹格斗賽曆史,規則和參賽流派的枯燥話題,不過,在這兩位曾經主持人的傾情投入下,氣氛,還是被調動的很熱烈.

就連程志軒自己,都有一種自己正在創造這個星球曆史的感覺.

這種感覺實在很好如果不是那個該死的勒雷胖子,在介紹流派互助同盟時引發的喧囂中,領著流派互助同盟的幾名戰神走進包廂,站在露台上跟四周觀眾揮手致意的話.

程志軒面色鐵青.

而站在胖子身旁的瑪格麗特,也有些傷神.

這胖子,實在太會搶鏡頭了.他那天生的強烈表演欲,讓人無比痛恨.

轉過頭,再看到張鵬程和查克納將領們一臉的笑意,以及卡羅萊娜和斐揚將領們那陰沉的臉,瑪格麗特更覺得自己跟死胖子站在一起,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瑪格麗特上校,竟然成了陪襯胖子這朵鮮花的綠葉.被斐揚***里的朋友或敵人看到,情何以堪.

有幾個死女人,早就想看自己的笑話了!山下山折騰一天,白天一個字都沒寫成.晚上用無上毅力碼出這一章來,先放出來,明天一定想辦法溜號,盡量多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