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六章 報仇(下)

"好快!"

對戰大廳里,只聽得嗡地一炸響,滿場驚呼.

戰火式新手機甲這快逾閃電地一腳飛踢,直接將所有玩家對木老解說的懷疑,踢到了九霄云外.霎時間,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異常急促!心跳,也仿佛隨著這一腳踢出而猛然加速!這夢幻般的一記凌空飛踢,快到了極致.就憑這一腳,誰還敢說這挑戰者是個新人白癡?

轉眼間,新手機甲就已經到魔獸面前,繃得直直的機械腳尖,直奔魔獸面門.

戰火來得快,魔獸退得快.只見魔獸腳下急退,機身,在後退中一點點地後仰,最終,在倒向地面的同時,雙手一彈,兩腳如同旋風般連環上踢,絞向戰火的腹部.

魔獸超快的反應刁鑽的連環腿,讓觀戰大廳中,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所有人,都在為英勇抵抗**的胖爺擔心.不過,擔心很快消失了........

石火電光間,戰火在空中一個飛花般的轉身,機身急速滾動中,兩支機械臂一彈一按,已經借魔獸的踢腿,一個空翻,騰身而退.

而魔獸反方向彈開,也雙手撐地,雙腿連環向後一絞,風車旋轉後,腰一挺,翻身站了起來.

兩輛機甲一高一低各自空翻落地,沒待站穩,就聽同時響起的兩聲巨響.大地的顫抖中,兩輛機甲如同出膛地炮彈般.向對方迎面射去.

所有人只看得目眩神迷,緊張得連氣都喘不勻淨,口中的好字,哪里還叫得出來.

就這一回合交鋒,恍若白駒過隙又仿佛過了萬年之久,大伙兒心頭,只覺得以往接觸的什麼機甲技法,統統都是狗屁,以往看到的高手對決,都他媽是小孩子打架!

"當當當當當"

如同爆竹般密集地金鐵交鳴不絕于耳.魔獸和戰火.在一瞬間.已經各自攻出了十拳六

以快打快.雙方竟是各不退讓.勢均力敵!

"砰"地一聲巨響.完全擬真地對戰地圖中.塵土飛揚.魔獸地一記邊腿.剛剛被戰火抬臂擋下.緊接著就借力一個風車大輪迴.反身一腳掃向戰火地頭部.而戰火.則不退反進.一肩膀扛住了魔獸地腿將其凌空撞開.合身撲上.掄圓了就是一拳頭.

這流星般地一拳.被魔獸反掌擋住.兩輛機甲在一進一退中.拳腳相交.激起飛沙走石.

"胖子.你吃**了?"小屁孩嚎叫著.

"老子憋好久了,今天要射!"打發了性子地胖子,臉上的肉直抖,手速提升到了每秒六十五動,跳指,煙指,云指.滾指.彈指,複指........機甲戰士基礎訓練的各種指法.如同暴雨般在虛擬鍵盤上灑下.

對戰室對戰地圖上,魔獸在急退中左彈右射.身形飄忽不定,而戰火,則一直如影隨形,狂攻不休.

"正反跳躍穿行!"

玩家們的喧囂聲,尖叫聲,響作一團.

這太刺激了,他們從來沒見到過這麼快,這麼漂亮地無規則彈射變向.要知道,跳躍穿行這個定式,需要動用的,是至少三十動的手速.一般的五級六級機甲戰士,能做出來都很困難,更別提這麼快,這麼舉重若輕,這麼詭異飄忽了.更讓人發瘋的是,這兩個家伙,還在不斷的拳腳相加.這中間的難度,何止增加十倍!

魔獸是倒退著的彈射變向,難度極高,而戰火雖然是正面,可是,它卻是隨著魔獸的動作而動,能在跟隨狀態下如此如影隨形,其中地難度,比之魔獸,不差一點!

"這才是**01314真正的實力."木老的解說,總是能准確的擊中觀眾們的心坎.這位解說了一輩子,看了最頂尖的比賽,也見了最殘酷對決地老解說員,聲音里,竟然是抑制不住地顫抖:"記住這一刻吧,記住我的話,我們見證的,是一場偉大的對決!相比于勝負,我更想知道的,是這兩位機甲宗師的真正身份."

"轟!"一聲巨響,飛退中的魔獸抓住戰火地一個破綻,忽然矮身前躥,如同移形換影般,閃身到了戰火身後,反身就是一腳直奔戰火背心.而戰火,竟然在千鈞一發之際,回身過來,一拳擂在魔獸地腳心上.

不得不說,漫天戰火的模擬,已經到了極其真實地地步.這一次天雷動地火般的對撞,瞬間激起磅礴地沖擊波,四周的光線,在擴散激射的塵埃中扭曲,狂風大作.

魔獸詭異的反擊,戰火迅捷無匹的抵擋,讓在場的所有玩家,凝神屏息目眩神迷.

這是什麼樣的手速,這是什麼樣的技巧?!

砰地一聲,瑪格麗特一腳踢開了模擬艙,沖到了胖子的模擬艙前.

她的眼睛在閃著不可置信的光芒,她的嘴唇,咬得死死的.她的胸脯,都在劇烈地起伏著.她已經完全懵了.她懷疑過胖子吹牛,她知道**01314極其強悍,她想過這可能是一場一邊倒的對決,她也無法控制地期盼過胖子能奇跡般地將**01314擊倒.

可是,她沒想到,出現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場如此夢幻般的龍爭虎斗!

**01314真正展現的實力,讓她感到震驚,胖子展現的一切,更讓她無法置信.

什麼是機甲格斗,這才是機甲格斗.什麼是機甲高手,這才是機甲高手!自己以前見過的,以前聽說地.自己學習的,完全跟眼前發生的不在一個檔次上!

就如同,在一座布滿了登山者的山上,攀登著.每次仰望,看見更高處的攀登者,總是心懷敬畏,心懷豔羨.忽然有一天,籠罩著山的云霧,無聲無息地閃開,才發現.在遠處,有一座更高,更雄偉的山脈.山頂上,靜靜地站著兩個人.

和他們比起來.自己,還有自己身邊的登山者,乃至自己所在的山峰,都是那麼的渺小!

這個發現,讓對機甲癡迷到了骨子里地瑪格麗特,怎麼還坐得住.

尤其是一想到,在上千萬玩家的驚呼中對決的兩個人中的一個,就在同一個房間,就在自己身旁地游戲艙中.她簡直快要窒息了.

原來這個叫田行健的勒雷少將,機甲技術,已經高到了這種程度!

瑪格麗特屏住呼吸,靜靜地站在擴展式模擬艙外.

模擬艙內,胖子在旋轉著顛簸著,他的手.在虛擬鍵盤上,就如同一道幻影.虛擬屏幕上,魔獸的攻擊,快得讓人眼花繚亂.

小屁孩和胖子,都已經打發了性子.完全忘記了假打的事情.

如果小屁孩要在游戲中贏胖子,那是很簡單的事情.作為人工智能,對程序天生的控制力.能夠讓他在游戲中作出任何匪夷所思的動作.不過.屁屁是不屑于使用程序或靠手速來取得勝利的,他要以技巧陪胖子瘋一把.

他要看看.胖子地機甲操控水准,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

游戲中.魔獸騰身而起,雙腳如同毒蛇出洞般,點向戰火的頭部.而戰火,也不甘示弱.只見它單腿支地,整個身體,盤旋向下,另一條腿,就如同一條反方向甩出的長鞭,自下往上,猛地拉出一條弧線,迎向魔獸的機械腿.

一聲刺耳的巨響之後,兩輛機甲,就如同兩只章魚般纏到了一起,一個在空中,一個在地上,各自扭身,雙拳齊出,乒乒乓乓的擊打聲連綿不絕.橫拳豎掌,削砍肘擊,擒拿擊打.......方寸之間,四條機械臂靈動無匹,每一招每一式,盡都是讓人汗如雨下地險惡殺招.

前後不過一兩秒鍾,等魔獸騰身空翻,遠遠投開時,玩家們,已經不知道這兩輛機甲,互相攻出了多少拳,多少掌.

許多玩家,都已經喘不過氣來.連背心,都已經濕透了.

魔獸和戰火那暴雨一般的攻勢,那層出不窮的絕妙技法,讓他們感覺自己如同一條被丟上河岸的魚,張著嘴,裂著腮,急促的呼吸,卻越來越虛弱.

在今天之前,這些機甲動作,是他們連想都不敢去想的.

機甲不是人類,出拳踢腿,說有就有.那每一拳每一腿,需要的,都是操控!

是地,是操控.是靠人類地一雙手十根手指頭,加上電子頭盔和機甲電腦輔助,完成的操控.人只有十根手指頭,這原本是毋庸置疑地.可是,現在這個常識,讓人懷疑........看看這兩輛機甲的動作,你說他們有幾根手指頭?!

"操控為王."木老在感歎著:"現在地機甲,十代,十一代,或許,在某些國家,已經將技術儲備完成到了第十二代機甲.可是,誰能真正發揮出這些機甲的性能?!究竟是人的操控技術落後了,還是機甲落後了,這個命題,一直沒有答案,可是今天,在場有幸看見這一場對決的人,應該都明白答案,究竟是什麼了."

對戰室里,兩輛機甲,還在全力相斗,還在閃轉騰挪出手如電.而許多玩家,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木老所感歎的,正是他們內心,最震撼的.

尤其是那個叫"胖爺"的家伙,駕駛的,不過是系統發放的新手機甲.這種機甲的性能,在現實中,只相當于一些極普通的私人機甲,只不過是具備了很簡單的格斗能力而已.

沒有一個人能想到,在高手的手中,這種機甲,竟然是如此恐怖的戰斗機器!

所有對機甲的認識,刻苦修習奉為聖經地機甲操控規范.都在這兩輛機甲那夢幻般的決斗中破碎了.這些機甲動作,這些格斗技巧,前所未聞前所未見!

爆豆般的碰撞聲,一聲接一聲,密集得讓人心都快跳出了喉嚨.

場中的對決,越來越激烈.

只見魔獸並指為刀,刀光霍霍,閃電般劈向戰火胸口.這一掌,竟能讓人真正感覺到那指尖吞吐的寒芒.

凌厲!這個詞還沒有從玩家們的腦子里閃完,就見戰火不管不顧.猛地抬腳過頂,一腿力劈華山!

整個大廳里,鴉雀無聲........這一幕的視覺沖擊力,實在太強烈了.

如果說.魔獸的掌刀,是一把雪亮的彎刀,以快,以狠,攝人心魄的話.那麼,戰火地這一腳,就是一把狂烈的戰斧!以力,以勢,橫掃千軍!

恍惚中.玩家們只覺得眼前宛若萬馬奔騰,如同洪峰席卷,那不可阻擋的氣勢,撲面而來!

以力破巧,一往無前----你再凌厲,也得給老子收手!

魔獸收手轉身.腳下一個錯步,已經閃身到了戰火的側面,那支剛剛收回來地右臂,再次閃電般地探出,這一次,不是閃亮的刀,是一杆無聲無息的長槍.刁毒陰險!

戰火一腿下劈落空.順勢一轉,身子如同風車般轉了個圈.往後傾斜著,猛然一蹬腿.就想一顆被板到了極限的大樹,猛然回彈,彎曲的膝蓋,如同炮彈般向魔獸的刺來的右臂撞去!

再給老子收手!

魔獸再度收手,腳下又是一錯,鬼魅般向戰火的另一側閃去.右手,第三次探出,這一次,手若鷹爪,抓的是戰斧地腰肋.

玩家們,只看得目瞪口呆,這**01314,竟然將力量收放得如此自如!這可是全力運行的機械啊,不是人的**!兩次轉身,三次出手,他輕松得,就跟玩一樣!這家伙這時候顯現的實力,只說明了一個問題----此前的對決,他都是在玩!

還沒等玩家們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就看見戰火只晃了兩晃,忽然間就失去了蹤跡.

驚呼聲中,戰火再次閃現的時候,竟然是在魔獸身後,惡狠狠地就是一招雙峰貫耳!

"小盤回旋!"木老地聲音,適時出現.

四個字.這一句解說,只有四個字.可是,卻無異于在所有玩家的耳邊,響起了一道驚雷.

八級技巧小盤回旋,人類長期接觸到的機甲格斗規范中,只做描述不收錄,卻在所有機甲雜志,所有機甲教科書中,反複出現的超級操控技巧----這個技法的名字,本身就是一個傳說!

誰也不知道,這個技巧是誰發明的.

從它誕生的那一天起,就被看為人類操控地極限.

技巧是公開地,從引擎功率,關節驅動的配合,身體慣性到步伐地步驟,詳盡明了.操控的技巧指法,更是被無數人反複研究,如果彙總起來,會是一本皇皇巨著!

盡管所有人都相信,這個技巧,是在人類操控能力地極限以內,盡管科學家們,以科學的手段反複證明這個技巧的可操控性.可是,這麼多年來,這個技巧,就如同機甲世界皇冠上的鑽石.誰,也沒有親自觸碰過!

而現在,木老的口中,吐出了這四個字!

如果和以往一樣,只是這個技法的名稱,也就罷了.偏偏這四個字出現的時候,正是戰火忽然回轉到魔獸背後的時候,也正是所有人腦子里,一道閃電劃過的時候!

仿佛是為了配合木老的解說.

對戰大廳的大屏幕上,瞬間就出現了戰火這個動作的慢鏡頭回放.

木老拿著一支電子筆,一邊定格著一張張畫面,一邊在畫面上勾勒著.

他的手,在顫抖,畫出來的線條,就連小學生也不如.可是,沒有人責怪他.所有人都只是呆呆地,傻傻地,癡癡地,等待著他在畫面上,完成他勾勒的線條.

對戰大廳里鴉雀無聲.

胖子和小屁孩,卻越打越瘋.

這一記雙峰貫耳,自然不可能奈何小屁孩.魔獸一個急速突進,就已經擺脫了戰火的攻擊.雙方不約而同地同時突進,再度絞殺在一起.

胖子在喘著氣.極限運行的手速,已經讓他的手指,開始感覺到疼痛.

他知道,盡管從場面上看,還勢均力敵,可實際上,他已經漸漸落于下風.小屁孩終究是人工智能,在這網絡上,它就像是無所不能的天神,任何凡人,都只能臣服于它的腳下.

屁屁毫無破綻的技巧,如同一座大山般,擋在他的面前.無論他的手速提高到什麼程度,無論他對機甲武學的理解有多麼深刻,都無法突破這個屏障.此刻的他,就像是被五指山壓住的猴子!

可是這一次,胖子就是不信這個邪!那怕是輸了,他也要打個痛快!

這口氣,憋得太久了!

誰都能欺負老子,就連屁屁你個小混蛋,***也敢欺負老子!

在魔獸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戰火在凌厲地反擊.兩輛機甲,已經快得看不清樣子,只看見一黑一銀兩道光影,在盤旋飛舞.

魔獸一拳擂在戰火的背上,戰火反身一腿,踢在魔獸的腿上.雙方各自一個踉蹌,一挺身,又迎面突進,碰撞在一起.

一分鍾過去了,兩分鍾過去了.........

木老的圖,已經畫完了.重新連續播放的畫面,在所有玩家的眼中,比任何古董珍寶,更珍貴.

他們虔誠地看著.畫面上,隨著戰火的動作勾勒出的步伐身形線條,就像是一部教科書----機甲王國皇冠上的珍珠,終于,被人類,觸摸到了!

此刻,用任何語言來表述心情,都顯得那麼的空洞.

一個叫國民預備役戰士的高級戰士,失魂落魄地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三生有幸!"

這句話,在所有人的耳邊,一遍遍地回蕩著.

一百招,兩百招,三百招.........

誰也不知道,**01314和胖爺,已經較量了多少招.

***!被他挺過去了,還超了這麼多.小屁孩沮喪地看著已經超過一千的統計數據,一個急停變向,反身就是一記撩陰腿.最後給他來一下狠的!

跟老子玩這個?

受刺激的胖子直接爆了.手速,在這一刻已經不知道快到多少.

所有人都只看見,那輛已經漸漸處于下風,還死戰不退的戰火,忽然間就發狂了.他快若閃電地閃過魔獸的攻擊,近身貼了上去,接下來,就是一套不堪入目的組合拳.........

雙龍探珠如風雷驚現,海底撈月如閃電破空,猴子偷桃如流星趕月,童子拜觀音如長虹貫日,老漢推車如........

"轟!"

一聲巨響,沙塵四起.

時間,完全凝滯了.這宛若期盼了上百年的一聲巨響,回蕩在所有人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