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三章 SM01314

"采花門?!"

所有的人至覺得頭頂天雷劈過,個個表情扭曲.

"聲若夏花燦爛!"巴茲至今記得,當初胖子一錘定音,定下了這個讓人發瘋的名字之後,那抒情的樣子,那心滿意足的表情.據可靠的內幕消息稱,胖子在回到他自己的房間後,狂笑了整整半個小時,然後,焚香禱告,口中喃喃曰:"一代祖師田伯光在上.........."

田伯光是誰?

一代機甲宗師嗎,沒聽說過啊.

"誠實可愛小郎君?!"

看著死胖子那副忸怩羞澀的表情,瑪格麗特只覺得自己如同被九九八十一記天雷劈過.真是不要活了...........

就眼前這胖子,哪里有***什麼誠實可愛........還"小郎君"的模樣?!

"........想吃老娘豆腐是不是?"瑪格麗特笑吟吟地,雙頰飛起一抹暈紅,眉眼含春.水靈靈的清純混雜著言語間的風塵妖冶,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砰然心動."老爺我是昨天注冊的ID......."胖子不像其他人一樣對媚態畢露的瑪格麗特或色授魂與地盯著不放,或移開視線故作君子,而是一臉喜氣洋洋地沖瑪格麗特大拋媚眼:"你是不是知道了我的名字,今天故意........."

"死胖子,把門打開."

"干什麼?"

"我要看你地ID注冊時間!"

瑪格麗特咬著嘴唇哼了一聲道:"哼.如果你敢調戲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怎麼收拾我都行."胖子一臉地春心蕩漾.喜滋滋地開門去了.

兩個人都是玲瓏剔透地心思.逢場作戲地高手.幾句話下來.竟然頓時就變成了多年相交地知心好友一般.言談無忌.普通人之間地距離隔閡.仿佛在他們之間.根本就不存在.不過.表面地親近無間之下.唇槍舌劍明爭暗斗.卻一刻也沒停止過.

當瑪格麗特登陸游戲.看見胖子地游戲ID和注冊時間之後.徹底無語了.如果不是這胖子早知道自己地ID.那麼.就只能說.這世界.實在有太多地巧合了.

"娘子......."胖子小心翼翼地叫著.

"郎君......."瑪格麗特嫵媚地瞟了胖子一眼.

"娘子......."一臉魂飛魄散的胖子,聲音都在顫抖.

"死胖子,你再叫得依依呀呀這麼惡心,老娘捏死你!"瑪格麗特變臉了.

從在十五號空港看見這胖子開始.瑪格麗特就沒有過跟胖子玩這種曖昧游戲的念頭.要玩這死胖子,最好從別的方面來.在這方面,別說自己,就算是張口閉口敢把生殖器掛在嘴邊上開玩笑地瑟亞族婦女,也不是他的對手.

他才不是那種動不動就會臉紅的小正太.這家伙的無恥.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跟他玩這個,只有被他調戲的份!如果迫不得已玩曖昧.除了在他心旌搖蕩的時候給他一盆冷水,瑪格麗特想不出別的辦法克制這胖子.

不過,這死胖子又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色授魂與,這家伙,水深得很!

"哦.不叫了不叫了"胖子賠笑點頭:"小娘子."

咬了咬牙,瑪格麗特覺得自己地修為還是淺了一點,不理會身旁一臉諂媚笑容地胖子.她一邊搓著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一邊翻閱著胖子的戰斗記錄.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胖子.你白癡啊,低級戰斗你打這麼多場干什麼?很過癮麼?"

"很多嗎?"胖子摸了摸腦袋.兩眼迷糊"兩三分鍾一場的低級的班級指揮戰斗,勝十場就能晉升排長,你個白癡一天贏了兩百多場,還在這里轉悠個屁."瑪格麗特白了胖子一眼.

"不是我軍不努力,實在是敵軍太狡猾."胖子沮喪地道:"每次戰斗都要死人,太打擊自信了."

對于決勝千里地設置,瑪格麗特再清楚不過了,當即哭笑不得地道:"你贏了就行了啊,這游戲里,還沒有不死..............."

瑪格麗特的話沒有再說下去,她被屏幕上出現地"誠實可愛小郎君"的戰斗數據驚呆了.

在兩百多場班級戰斗的末尾,赫然排列著三十場全勝記錄.在沒有一個士兵傷亡的情況下,胖子,連贏了系統三十場!

這怎麼可能?

瑪格麗特有些發懵.她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以沒有傷亡的成績,通過過與游戲程序的班級實時戰斗指揮對局!

就連她的外公,被譽為軍神地黑斯廷斯,也沒有過!

要知道,在低級班級戰斗中,雖然只指揮十個士兵進行局部戰斗,可是,這十個人,是被放置在一場大地戰役中的.

戰役是隨機地.可能是艦隊戰斗之中,三架戰機組成的編隊和敵人戰機進行地絞殺,也可能是一個試圖突破堅固防線的裝甲師中,頂在最前面發動沖鋒的一個機甲班.還可能是一個步兵師里的步兵班,在敵我錯雜的包圍與反包圍中進行的追逐戰或陣地戰,甚至還有特種部隊在敵後進行的穿插作業.

這些戰斗,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那就是激烈.很短的時間,很具體的戰斗,不可預知的東西太多,你很難站在指揮的角度,去掌控所有地戰斗.

因此,班級戰斗中.出現傷亡,是很正常的事情.指揮官需要做的,是指導士兵如何作戰,大部分低級對局,只要不犯錯誤就能贏得戰斗.可是,那並不代表一個傷亡也沒有!

無法做到零傷亡戰勝電腦,已經成為了所有進入這個游戲的玩家們的共識.

早在幾十年前,就曾經有人做過實驗.在明白了利用條件的程度越高電腦越厲害之後,再沒有人對零傷亡進行過挑戰.

一來,是因為這對一個高級指揮官來說,沒什麼意義,二來,是因為用跟電腦下棋這樣簡單的例子來看,人們明白,戰勝電腦或許沒什麼問題.可是,要一個棋子也不丟的完勝電腦,實在太困難了.

剩下地話,已經說不出口.從十二歲開始在《決勝千里》里征戰,一路升至中將.經曆了數以萬計的對局,瑪格麗特一直把不能零傷亡戰勝電腦.作為這個游戲中的一個基本常識.這個常識,甚至得到過黑斯廷斯的驗證,因為,黑斯廷斯年輕時候在這個游戲里的戰績,最好的成績是一死一傷........

可現在,常識,被打破了!

這胖子.是怎麼做到的?!瑪格麗特迅速忘記了心頭牽掛的《漫天戰火》.點開一場零傷亡戰斗記錄看了起來.

一場戰斗結束後,她又點開了第二場.接著.是第三場....第四場......

"這後面三十場零傷亡對局,是你打出來地?!"看了七八場對局.瑪格麗特抬起頭看著胖子,不可置信地問道.

"不是我還是誰?"胖子看著瑪格麗特驚訝的目光,頓時虛榮心膨脹,得意地道.

"你再打一局我看看."瑪格麗特道.

"我的給你看了......你也要給我看哦."胖子沖瑪格麗特挑了挑半邊眉毛,換來一個白眼,這才心滿意足地點開對局程序,任憑系統隨機選擇了一個班級對局.

這一局,戰場是一個巨型城市的東郊.

胖子指揮的一個步兵班,負責配合系統地守軍部隊,守衛一段由一棟已經被炸垮的廠房和幾條壕溝構成地陣地.陣地所在的防線,總共駐紮了守軍的一個步兵團.其中,包括有一個直屬裝甲連,三個步兵營和一個炮兵營.而系統指揮的進攻方則是兩個全機械化步兵團.雙方在各方面的數據,按照進攻和防禦設定等級的公式進行換算之後,大致相同.

戰局自動生成,胖子的任務,就是完成這個班應該完成地份額.阻擋住敵人地進攻.在擊斃對手數量或者拖延的時間等勝利條件中地一個達成之後,系統會自動進行判定.

戰斗一開始就很激烈.硝煙四起,槍炮如雷.

作為背景和相關聯作戰條件的系統攻守兩方部隊,打了個熱火朝天.天空中地戰機,系統頻道里的指令聲,求援聲,和真實的戰場上,沒什麼兩樣.

胖子負責的陣地,自然理所當然地受到了敵人的攻擊.

暴雨般的炮火向陣地砸下來,潮水般的敵人,向陣地湧過來.甚至,還有從旁邊被攻陷陣地迂回過來的敵人.

瑪格麗特看見,無論戰局多麼激烈,對局一開始,胖子的眼睛,就沒有離開過系統條件區.手下,一條條指令,在飛快地下達著.

在他如臂使指般的指揮下,十名士兵,占據著陣地,與電腦的攻擊士兵來回絞殺.他們每個人的位置,都在不斷地變動著,對攻擊敵人的打擊,也很精准.火力,往往能夠集中在敵人重點突擊的位置,炮火壓制,也呼叫得很精確,沒有一點浪費.

這是一場以秒來計算的戰斗!每一秒,戰斗隊伍都在胖子的指揮下變幻著.

瑪格麗特發現自己根本跟不上胖子的指揮節奏.她只能盯著戰局的一個方面,來證實自己的判斷.

"三,二,一!"瑪格麗特在心里計算著.

隨著她的倒數,一條全體進入坑洞躲避的指令,躍上了屏幕.

在指令被執行的下一秒,整個陣地,就被敵人的炮火,完全覆蓋了.狂暴地爆炸掀起無數泥土碎石,烈焰順著坑道翻滾著,席卷了一切.

瑪格麗特地心.在劇烈地跳動著.揣測敵人炮火覆蓋的時間,並不難.

別說有天網的信息指導,就算沒有,在這種低級戰斗中,只要注意敵人炮火的延伸轉移方式和間隔時間,注意敵人的步兵進攻時的動向,注意相鄰陣地友軍的戰斗態勢,注意己方火炮是否被壓制.是否在持續,就能知道敵人對這個陣地進行炮火覆蓋的時間!

可是,當一個班長,在戰斗中,不斷地指揮著士兵變幻位置,指揮著射擊和常規規避,指導著火力向敵人地密集區域進行集中打擊,控制著便攜式導彈和聚變手雷的使用時機.呼叫著空中支援,還為後方的炮營設定覆蓋坐標時,能夠如此精確地掌握躲避敵人炮火覆蓋的時間,甚至不浪費一分一秒,這簡直只能用可怕來形容!

最重要的是.這還是在胖子的指令銜接並不合理的情況下完成的!在具體地戰斗指揮上,有些指令的先後不分.重複沖突,簡直讓瑪格麗特想一把把這家伙從模擬艙里拉出來.

一分鍾後,更讓瑪格麗特震驚的情形出現了.

隨著敵人的進攻受挫,孤注一擲的敵人,發動了強行攻擊.在炮火地掩護下,六個士兵飛快地撲向了陣地,其中.一名攜帶便攜式導彈的敵軍士兵.隱藏在一輛被擊毀地機甲殘骸後面,對陣地的能量機槍架設點.發射了一枚導彈.

隨著一條指令在千鈞一發之際的出現,這枚導彈.竟然落空了.

負責機槍手和他身旁的副手,端著機槍在坑洞里拐了個彎,幾乎沒有停止過扣動扳機,就輕而易舉地依靠防彈牆,躲過了這近乎必殺的襲擊.而在此之前,他們的視線,都集中在另外一個方向,唯一能讓他們躲過襲擊的,只有胖子下達地那條指令!

瑪格麗特不知道胖子是怎麼在已經眼花繚亂地戰斗中發現敵人的這次攻擊地.她只知道,類似這樣的規避指令,充斥在胖子地整場指揮當中.

大多數的情況下,士兵們多次在指令下進行的規避,都顯得很多余.即便沒有規避,他們也沒有遇見什麼致命的打擊.不過,胖子卻在發現任何可能的危險時,不厭其煩地下達著這種近乎嗦和冗長的指令,最終,在這一次便攜式導彈來襲時,收到了奇效.

瑪格麗特沒有阻止胖子的這種非技術性動作,因為她發現,即便士兵們在不斷的跑動規避,可是,他們在陣地上的防禦強度,並沒有因此而降低.

兩個士兵死里逃生.敵人的攻擊也終于無法逆轉地衰弱下去.

隨著一聲清脆地電子音響起,胖子指揮的這個班,在沒有傷亡的情況下,獲得了系統判定的勝利!

瑪格麗特一遍又一遍地翻看著數據,回想著整個戰斗的經過.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自己的感受.

她能夠看出來,在最基本的指揮技巧方面,這胖子,是一個絕對的菜鳥.戰斗中的戰斗力配置和使用,戰術的銜接,乃至指令下達的措辭和順序,都一塌糊塗.可是,他偏偏就完勝了電腦.這其中,除了他天馬行空般的戰術想象力以外,最重要的,就是他同時利用條件的能力!一旦他接受了專業的訓練,展現出的滴水不漏的控制力和讓人望塵莫及的預見力,足以讓他成為一代名將.

難怪,外公會讓自己關注這個人.他果然有過人之處.如果需要.............那麼,這個人,還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人選.

自己,是不是應該好好教他一些東西?

胖子一臉期待地看著瑪格麗特,等了半天,也沒看見這皺著眉頭的漂亮女人給點贊美和驚歎.正准備甩個不高興的臉色給瑪格麗特看,卻見她沖自己嫣然一笑.

"胖子,你打打排級的對局,我在旁邊跟你說戰術技巧."瑪格麗特的笑容很甜,說的話,也正是胖子想要的.可不知怎麼的,一看見瑪格麗特的笑臉.胖子就覺得自己地心尖子都在哆嗦.

這小狐狸精,又在算計自己什麼?!

一個有心學,一個有心教.兩人之間,就這麼無中生有地生發出一種默契來.在房間里呆到下午.排級對局,打了一場又一場.

"指令發布,應該簡明扼要,像這樣的情形,你應該這麼說.........."

"在命令這幾個戰士轉移陣地.阻止敵人迂回的時候,你必須先做出陣地調整指令出來,否者,沒有人員填補,會導致陣地火力強度降低.尤其是在敵人的正面沖鋒的時候,火力壓力減輕,即便他們的迂回不成功,也同樣產生了效果......."

"戰機作戰.基本的戰術術語有兩百條,最常用的,有三十條.........."

"錯了........你不應該直接投入預備兵力,你地裝甲部隊還能堅持一會兒,這個時候投入預備兵力.不符合作戰利益的最大化."

瑪格麗特的聲音,每每在關鍵的時候浮現在耳邊.

胖子毫不猶豫地接受著這些信息.努力地去理解轉化,並立即使用在對局當中.他發現,這些從人類戰爭中千錘百煉而來的指令,經過無數次論證的技巧,戰術銜接方式,作戰方案執行控制的要點,對指揮官的指揮效率.是成倍地提高.

看著胖子如同海綿一般.在飛快地吸收著自己講解的技巧,瑪格麗特的內心.是極度的震撼.

這個胖子,是她見過的.最好地學生.

沒有哪一句話,需要重複第二遍.只要說過的問題,這胖子,就絕對不會再犯同樣地錯誤.無論是步兵還是機甲,乃至太空戰斗,類似的問題,他都能舉一反三地用教給他的技巧去處理.

瑪格麗特,甚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胖子的指揮,在成熟!

是的,那是一種聚沙成塔,最終魔幻般凝結成一棟青石鋼梁構築的城堡地感覺.這些指揮技巧,就是他地催化劑.

瑪格麗特不知道這個胖子在戰爭中經曆過什麼,也不知道這個拉塞爾的學生,接受過拉塞爾什麼樣地指導,她只知道,自己,有幸看見一個未來名將的誕生.

是自己,親手完成了其中地一道工序.

在這個房間,在這陽光明媚的一天.魔幻堡壘,在一點點的成型.

"嗶嗶!"

胖子的通訊器忽然響起.

"奧黛麗,什麼事兒........"胖子百忙之中,打開通訊器.只聽了兩句,手里的動作就停了下來.

"怎麼了?"看胖子停下了對局,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瑪格麗特困惑地問道.

老克勞斯,那可是匪軍的財神爺啊!

狼心狗肺的胖子那張臉屬簾子的,說放下就放下:"瑪格麗特上校,貴軍抓了我勒雷聯邦的一名公民,巧合的是,這位,是我勒雷聯邦財政部的官員.我不講道理,趕緊給老子放回來!"

房間里一片死寂,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過了好一會兒,瑪格麗特用手拂了拂耳邊的長發,嫣然一笑道."放你媽的屁,你的人被抓了關老娘什麼事兒,老娘一整天都和你呆在一起.傻胖子,你腦子被驢給踢過是吧?"

咦?胖子瞪著瑪格麗特.這娘們,夠潑辣的.

他不知道瑪格麗特是黑斯廷斯的外孫女,更不知道,這小魔女的潑辣無忌,變臉速度之快,早在斐揚的高官富豪子弟***中,就是出了名的!

當初,那個試圖給她下迷藥的倒黴蛋,在被廢掉命根子的前一秒,還在所有人羨慕嫉妒的眼神中,和臉蛋紅紅一臉嬌羞的瑪格麗特有說有笑.旁邊圍著的十幾個人,都沒有看出一派優雅淑女風范的瑪格麗特,有任何發飆的跡象.

那一腳,是在突然間完成地.瑪格麗特笑吟吟地聽那倒黴蛋說著話.忽然就是一腳.高跟鞋直接蹬在了那家伙的命根上.

接下來,當著所有衣冠楚楚彬彬有禮的聚會賓客的面,這個身穿晚禮服,如同公主般的美女,就變成了街頭流氓的大姐頭.高貴優雅的氣質配著口中的粗話和那份妖冶地風塵韻味,讓人目瞪口呆而又目眩神迷.

所有人都知道,這小魔女,從來不按規矩出牌.也從來不受什麼教養利益束縛,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切的贊譽或辱罵,詆毀或吹捧,對她來說,都是浮云.當著數以百計的上流社會成員的面,忽然翻臉,自稱老娘姑奶奶.罵人王八蛋傻逼,對人家的命根子痛下殺手,不過是她種種肆意行徑中的一種而已.

不管面對的是高官富豪還是自家叔伯,只要惹怒了她,她的臉.前一秒鍾還是風和日麗,後一秒就可能是電閃雷鳴.說變就變.一點面子也不給.

這跟以翻臉速度快,手段雷霆萬鈞地黑斯廷斯,倒是一脈相承.爺孫倆,簡直就是一個德行.

胖子有些發愣.瑪格麗特同樣也沒想到,這死胖子的變臉速度,竟然比自己還快.就在幾十秒之前,自己還費心盡力地指導他.結果.接到個消息這家伙就翻臉了.不講情面,過河拆橋.翻臉不認人,簡直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

自己總還常常有點過渡.這家伙一點過渡都沒有.

"喲呵!"胖子挽起了袖子:"跟老子叫板是不是?"

"想打我?打啊,你打啊."瑪格麗特挺起了胸膛,媚眼如絲,口中說著話,腳下閃電般就是一腳.

"哇,你踢我小弟弟?"胖子簡直驚出了一身冷汗.

"死胖子,算你躲得快.放開我的腳."臭女人,今天你別想跑,老子拿你交換去!"

"救命啊,救命啊!嗚.........."

"臭婆娘,老子今天要好好收拾你,居然敢用這招........"

"胖子哥哥,不許打屁股,人又不是我抓的,找時間我叫他們放了不就行了.這局你還打不打?"

"打啊.......對了,接下來該怎麼下指令?"

"胖子,我腳都被你抓青了,你要賠我."

"滾蛋,少跟我放電.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

"好,死胖子,你等著."

"隨便你,瘋女人."

"混蛋.這局打完,該你教我機甲格斗了.對了,你在漫天戰火里面叫什麼?"

"我叫s......"話到嘴邊,胖子猛然醒覺過來,自己地ID,在漫天戰火里,那是過街的老鼠,被這女人散布出去,那還得了,當即改口道:"問那麼多干什麼,反正到時候是你打,又不是我打!"

"聽說你挑了這里九個機甲館,要是你能幫我報仇,我........."

"千萬別以身相許,你要是實在饑渴,我最多幫你摸摸,權當是救死扶傷."

"可是,我喜歡綁住你...用皮鞭和蠟油.....胖子哥哥."

"滾蛋!"

"好了好了,該換游戲了.幫我報仇!"

"誰招惹你了,看你咬牙切齒地樣子."

"還能有誰......**01314那個挨千刀的混蛋!"

"誰?"胖子嚇得一哆嗦.

"你不知道麼,那家伙,又回來了!現在漫天戰火里面,血流成河!"沒寫完,早晨一早爬起來寫的.大家別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