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二章 報名

下午五點,陽光還沒有一點收斂的跡象.瑪爾斯中心城的街道,被兩側高高矮矮的樓房投下的影子,切割成了明暗不一的小塊.

人行道上,行人們或順著人潮埋頭疾走,或三五成群地站在路邊高談闊論,或在街口看著鍾樓上的原子鍾焦急等待,或游逛在商店櫥窗前無所事事地四處張望.

貨車專用道上,一輛輛滿載物資的重型卡車緩緩駛過,發出巨大的聲響.更靠中央的飛行道上,一輛輛飛行車,飛快而無聲地穿梭.車頂的高度燈和尾的刹車燈不時閃亮著,組成正反兩道滾滾車流.

整個城市,都被不絕于耳的轟隆聲所籠罩.那是機甲和運渣車,在清理戰爭中遺留的廢墟的聲音,也是工程機甲和巨型吊塔,在已經清理乾淨的土地上建造新的大樓或新的太空城的聲音.這聲音雖然刺耳,嘈雜,卻讓這個世界,顯得生機勃勃.

中心城的中央商業區,是整個瑪爾斯最先恢複繁華的地方.

這個百廢待興的星球,有太多的錢可以賺.成群結隊湧入瑪爾斯的飛船,帶來的物資,信息,資金和人力,都在這里彙集流動.數不清的大小企業和商團,數以百萬的各行各業的從業人員,聚集在這里,爭取著一切賺錢的機會.

商業區南區,靠近內河和賽格會展中心,是由一個開合式弧形穹頂的白色巨型展館式的主樓和周圍包括賓館,辦公大樓,商場等裙樓組成的大型樓群.會展中心的主樓高兩百六十米,長和寬都是一千八百米,足足是六艘猛犸級巨型運輸艦的體積.

這個白色的龐然大物,就如同一只北極熊,盤踞在這片商業區中,分外顯眼.

而此刻,賽格會展中心最顯眼的.卻是中心正門前,一條流派機甲擂台賽的橫幅和設立在大廳門外的報名處.

原本,這樣地賽事報名,應該是在涼爽的室內.可是,為了吸引眼球,也為了展示瑪爾斯方面軍對這個星球的控制力.程志軒,特地將報名處設置在了大廳門外.

這一招的效果很明顯.從公告報名開始,整個賽格會展廣場的停車場里,就停滿了來自各大流派的飛行車.能夠成立流派地,哪怕只是一個小流派,在瑪爾斯,都有著很高的地位.麾下的企業商團及各種組織,為他們帶來了豐厚的收入.因此,他們的飛行車.一輛比一輛豪華.

這些飛行車往這里一停.本身就是一種吸引力.當人們看見那巨大地橫幅.滿街張懸地公告廣告.再看見那些著名地機士.乃至流派宗主.都在蜿蜒曲折地等候區里列隊等候時.他們地興趣.簡直被提升到了頂點.

隨著報名地流派越來越多.隨著各種傳言消息滿天飛.隨著機甲擂台賽開賽日期地臨近和觀戰票地一票難求.流派機甲擂台賽.已經成了瑪爾斯人口中最熱門地話題.整個星球.都被這一場牽扯著無數利益糾葛地比賽.給點燃了.

泰流地中川大輝.絕殺流地基爾伯恩.都是成名已久地戰神級人物.而報名地其他流派.也是精銳盡出.機甲騎士.超過了九百名.機甲統領.也超過了一百名.小流派地弟子出眾地不多.許多宗主.干脆就親自上陣.

還有許多流派實力比較強地弟子.也從雇傭軍或海盜團紛紛回歸.就是為了有資格參與這次比賽.

要知道.斐盟開地條件.實在太優厚了.

能不能參與執政聯盟機士們管不著.那是宗主們地事情.他們只知道.在比賽中.一旦取得了好一點地成績.不但能獲得豐厚地獎金.還有可能直接成為斐揚共和國公民.跳過軍事選拔和軍功積累.直接成為一名斐盟軍官.

若是往常,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別說這樣的待遇這些機士不怎麼在乎,就算他們願意,在機甲戰斗進入近身格斗時代以前,他們也不是斐揚願意招攬的對象.而現在,機甲的近身格斗,在逐漸顯現威力.流派對機士地控制,也在逐步減弱.機士們經曆了流派戰爭之後,更是渴望找到一條在這個亂世中飛黃騰達的道路.雙方一拍即合.

不過,對瑪爾斯的民眾來說,他們在將注意力集中在已經出現的這些報名的流派和機士身上的同時,也在猜測著另一個問題.

流派互助同盟,普羅鎮匪軍,到底會不會參加!

明眼人都知道,斐揚人是來摘桃子的.不過,勒雷的那個胖子更干脆一點,直接把人員和物資都運走了,讓斐揚人,只能望桃興歎!

瑪爾斯自由港,是落在了斐揚人的手里,一份公告,收羅天下英雄.懾于瑪爾斯方面軍地壓力,普通地流派,想要生存下去,想要繼續開館授徒,想要經營他們的產業維持他們地團體,就必須按照斐揚人的指令去做.

他們都出現了,可是,他們畢竟只是諸如泰流和絕殺流這樣在流派戰爭中被打殘了的流派和一些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小流派!

真正的頂尖流派,百分之九十五,都在流派互助同盟,都在匪軍!

排名位居前十的破山流,明心流,黑龍道,暴雨道,花形門,千軍道,殺甲門.........這些,都曾經是瑪爾斯赫赫有名的流派,樹大根深技法高絕,高手不計其數,實力深不可測.

在以前,這些流派隨便一個核心弟子,走出去都是一號人物.普通人除了仰視,還是仰視.瑪爾斯自由世界的小孩子,從小苦練,就是為了有一天能成為這些名門中的一員.若是能被看中,成為核心弟子,那簡直是祖上積德,光耀門楣的大喜事!

可是,這些流派,連帶大部分的一流流派以及許多諸如幻影流這類的二流流派,都被那勒雷胖子一網子給撈走了.就連泰流.不是也以他們的三長老四長老以及戰神衛見山為首,分裂了老大一部分出去,跟胖子走了麼?

剩在瑪爾斯的,不是當初和匪軍敵對的,就是想投奔,還沒來得及或者沒找著機會的.

這些流派中.雖然也有不少高手,可是,算機甲統領以上機士地總數的話,他們加起來,也只有流派互助同盟的三分之一!少了流派互助同盟中那些大名鼎鼎的流派,那些盛名如雷貫耳的機士,這次機甲擂台賽,怎麼看,也顯得有些中氣不足.

報名處的辦公桌後.負責登記地書記員奧德爾,抬腕看了看時間,又轉頭看了看身邊的兩位同伴.

兩位同伴.在這里頂著日頭曬了幾個小時,已經是眼耷嘴歪,昏昏欲睡.手表上的時間,也已經過了下午五點半.會展中心大廳外的人並不少,可是,排隊等候報名的,已經一個都沒有了.這已經是報名的最後一天,再過半個小時報名就截止了.

不過,遠處那些家伙.倒還精神,正紮著堆聊天,不時沖這里看上一眼.

奧德爾是地地道道的瑪爾斯人,剛剛加入瑪爾斯方面軍新成立的裝甲師.他很清楚,那些圍觀的人群中,有看熱鬧地普通民眾,也有各大流派派來的人.他們站在那里,就是想看看,流派互助同盟.到底會不會來報名.

奧德爾喝了口水,將桌子上附帶的移動式冷氣,對准自己.

對于那位叫程志軒地查克納上校,他是挺看不順眼的.具體那家伙有什麼讓人討厭的地方,他也說不上來,反正,他就是覺得那程志軒,不像個直爽的人,整天陰沉沉的.拿著雞毛當令箭.讓人反感.

他狠狠地吐掉口中的茶葉末,想象著這一口唾沫是吐在了那個叫程志軒的查克納人的臉上.心里頓時覺得舒服多了.

被程志軒命令呆在室外接受報名,太陽下曬了整整七天,他早就滿腹憤懣.如果不是害怕被送上軍事法庭,他也想像那個勒雷胖子一樣,把程志軒摁在地上痛揍一頓.

冷氣口,發出嗚嗚的風聲.吐口茶葉末,讓奧德爾不禁想起了那個已經被同伴們談論了無數遍地胖子.

聽說,今天中午,在布朗街的交易所里,斐揚士兵,直接闖進去抓了一個叫克勞斯的交易員,還強行關閉了交易市場.

這事情,已經在瑪爾斯傳得沸沸揚揚了.

事情不發生,倒沒什麼,一發生,鋪天蓋地的小道消息內幕消息,就流傳了出來.

據說,那個叫克勞斯的老頭,居然是匪軍的代理人!他被抓了,交易市場被關閉了,明擺著,這是斐揚人想對匪軍下手了.他們來摘桃子,自然是選大個的摘.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任匪軍脫離他們的控制范圍.勒雷胖子既然否認匪軍是他的,那麼,他們正好理直氣壯地下手!

不過,這終究是掩耳盜鈴.

人家勒雷人,好不容易積攢下這支部隊,打下這片天地,不想讓你斐揚占便宜,還情有可原.你斐揚一來就拿了瑪爾斯的主導權,還不放過人家手頭的這點兵力,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不過,這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斐揚的強勢和手段.不然,怎麼可能在這麼快的時間里,讓這些老奸巨猾的流派,一個個趕來報名參賽.

不知道,一回瑪爾斯就揍了薩蒙,還在基地里將十一名特種兵打得進了醫院的勒雷胖子,會怎麼處理這個事情.按匪軍慣常的作風來看,不報複回來,那是不可能的!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奧德爾剛准備拿起水杯,去續點水,忽然發現,遠處大街上,一陣騷動.會展中心大門外地人群,如同波浪般向兩邊分開,中心里面的人群,也一下子湧向了大廳前地空地兩邊,踮腳翹首,望門口看.

片刻之後,一行十輛一摸一樣的黑色雷丁頓豪華飛行車,緩緩駛入了會展中心.

這種飛行車,雖然豪華,可在瑪爾斯並不稀奇.就算是十輛同時組成一個車隊.也不值得旁人大驚小怪.

奧德爾正在納悶,忽然,他看見了車上的標志.

標志上邊,是一支正面展翅俯沖的鷹,正中,是一個"匪"字和兩把交叉的彎刀.最下面,是一個骷髏頭.整個構圖上寬下窄,上圓下尖,如同一面古代的盾牌.

匪軍!

在驚訝的人群那抑制不住地喧囂聲中,車隊停下,最前面六輛飛行車的車門打開,六個年輕人神態輕松地走了出來.一看見這些人,整個人群,一下子被引爆了.

他們.不是戰神,不是流派互助同盟中那些流派的宗主.可是,他們卻是這個星球.所有年輕人的偶像.

泰流的韋瑟里爾和巴茲.

明心流的龍泰.

黑龍道地蒙巴頓和步兵

幻影流的科茲莫.

這里面,等級最高的是韋瑟里爾,三級機甲統領.當初在泰流普羅分館時,弟子中,他等級排行第三,位于門羅和年齡更大的中川結之後.實際的實力,卻強于中川結,只遜于門羅.

其次是科茲莫,這個幻影流的少宗主.是幻影流數十年一遇的天才.能夠在幻影流核心技法缺失的情況下,晉升一級機甲騎士,足以說明他的實力.

而巴茲,龍泰,步兵和蒙巴頓等四人,則都是二級機甲騎士.在這個星球上,機甲騎士很多,可是,能夠在十八歲之前,成為一名機甲騎士地,卻實在太少了.大部分資質出眾的機士晉升機甲騎士時.都超過二十三歲了.許多資質平常的機士,甚至已經四五十歲了.這就是差距.

這些人,是最有希望在四十歲之前,成為新一代戰神地後起之秀.因此,雖然他們的等級不算高,卻在瑪爾斯,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畢竟,他們等級不高,也只是和這些頂級流派中的機士相比.在普通人看來.成為一名機甲斗士.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更別提十八歲成為機甲騎士.還是二級.在這個星球的五億人口中,能成為機甲騎士的,就這麼兩千來個.

二十萬分之一,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

在韋瑟里爾等人下車之後,後面的四輛車上地人,也走出了車門.

這一次,全場鴉雀無聲.

新泰流二級戰神衛見山,明心流三級戰神哈格羅夫,千軍道的三級機甲戰神瓦格斯塔夫,破山流的二級機甲戰神蒙遜.

這四個人的出現,讓所有人都是一陣暈眩.

這些站在機士金字塔頂峰的人物,平常可是難求一面,此刻,盡然同時出現.

這也就是匪軍!加上明心流的宗主薩德,千軍道的宗主布里奇曼這兩個三級戰神,瑪爾斯自由港的十大機甲戰神,匪軍就占了六個!

這四位上場,恐怕,就沒別的流派什麼事了吧.除了老泰流地中川大輝和絕殺流的基爾伯恩以外,誰能戰勝他們?

人群,隨著韋瑟里爾和衛見山等人向報名處走去,開始騷動起來.

奧德爾舔了舔干涸的嘴唇,飛快地端起杯子想喝口水潤潤喉嚨,卻發現,自己的水杯,已經空了.他推了推身旁兩位發呆地同伴,結結巴巴地看著走到面前的衛見山道:"衛先生....您....您是想報名參加比賽嗎?"

"不,我們是陪他們來的."衛見山微笑著搖了搖頭,指著韋瑟里爾等人道.

"哦."奧德爾一邊手忙腳亂地在桌面的觸摸屏上的報名程序操作著,一邊問韋瑟里爾等人道:"那各位,請在這里確認一下身份流派.一個流派,允許四個人報名."

"哦?!"韋瑟里爾轉過頭,對科茲莫等人道:"真的是只准四個人報名,怎麼辦?"

奧德爾一怔,隨即問道:"你們還有很多人麼?"

"我們六個,好像多了兩個."站在奧德爾身前,正在看報名表地巴茲聳了聳肩膀.

"可是......"奧德爾道:"你們是不同流派啊!"

"誰說地?"巴茲白了奧德爾一眼,轉頭對其他幾個人道:"還是老規矩?"

眾人點頭.

"剪子.......石頭......布!"

"剪子........石頭.....布!"

"等等.......蒙巴頓,你耍賴!不算."

"好好,重來,剪子........."

幾個偶像派機士,當著所有人的面,竟然以猜拳地方式決定誰參加比賽.這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要知道,其他流派,為了爭奪參賽資格,已經打得頭破血流.他們,可都不是同一個流派啊,用得著這樣麼?就連韋瑟里爾這樣的冷面人,也猜的興高采烈?!

很快,就分出了輸贏.

六個人里,韋瑟里爾和蒙巴頓輸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們猜拳,輸家興高采烈,贏家面色如土.

看巴茲轉過頭來,奧德爾用詢問的眼光看了他一眼.

"新泰流?黑龍道?幻影流?"

巴茲狠狠地一咬牙:"采花門!"是不是先把月票給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