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八十一章 金屬頭顱

在游戲里折騰了一夜,胖子終于達成了班級指揮戰斗沒有傷亡的目標.

不過,他同時也清晰地認識到了沒有系統地學習過軍事指揮的自己,在指揮方面的弱勢.有好幾次,都是因為指揮技巧的欠缺,導致最終的前功盡棄.

班級指揮,算是勉強做到了無傷亡.而排級指揮,卻是班級指揮難度的六倍.

胖子有些犯愁.自己是不是想辦法從軍事指揮學的基礎學起?

清晨時分,瑪爾斯中心城開始蘇醒.

淡淡的陽光,撒在九號樓東側的陽台上.空氣中,還彌漫著夜里一場小雨的潮濕,微涼的風,拂來一聲聲清脆的鳥叫聲.

這棟大樓上僅有的兩個人,同時出現在了陽台上.

"早上好,田將軍."瑪格麗特沖胖子輕輕點了點頭.這胖子每天早晨在陽台上扭屁股做操,她今天是故意出現在這里的.

"早上好,瑪格麗特少校."盡管早知道這位卡羅萊娜的副官昨天就住進了隔壁房間,胖子還是故作驚異地指了指旁邊的房間道:"怎麼,你也住這里?"

"是啊."

"死女人!跑來監視外加勾引老子."

"死胖子!老娘就不信制不住你!"

兩個人同時在心底罵一聲.表面上卻相視一笑.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胖子在做減肥體操.這種減肥體操.他已經堅持了好幾個月了.就在昨天.他驚喜地發現.自己地腰圍已經瘦了至少一毫米.這堅定了他把減肥體操做到底地決

隔壁陽台上.瑪格麗特身穿米黃色地緊身小背心.一條深藍色地超短褲.俯身趴在陽台欄杆上.手里捧著一杯清茶.修長筆直地**.光滑細膩.一雙粉紅色地拖鞋里.如同白玉般地腳趾上.塗著粉紅色地指甲油.纖巧精致得就像是藝術品.

看美女.先看手腳.無論長得多麼漂亮.若是一雙手一雙腳.粗糙變形.那臉蛋再漂亮.也不能稱之為美女.作為祖師爺田伯光地後世傳人.胖子顯然深諳其中三味.盡管心里隱隱對這個一見面.就笑眯眯地擺了自己一道地卡羅萊娜地副官.有些警惕和敵意.不過.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地手和腳.地確長得非常漂亮.

小時候.各種色*情雜志以及淫賊寶典地美女鑒定.胖子能從頭到尾一點不錯地背下來.脖子要修長優美.鎖骨要精巧.皮膚要白皙細嫩.胸要挺翹.腰肢要細而有力.臀部要渾圓豐腴.腿要筆直.手腳要精致.氣質要在優雅中帶著狂野.............

他媽地!胖子賭咒發誓,這小娘們一定是鐵了心勾引自己.故意長成這模樣的.

她簡直是所有色*情狂的最終終結者.

左彎彎腰,右彎彎腰,瑪格麗特背心領口白花花的乳溝,晃得胖子睜不開眼.隨著他的彎腰動作,那對漂亮的小白兔,似乎也在一顫一顫的.

胖子眼珠子都快掉進人家胸口了!

用余光瞟著胖子色迷迷的樣子,捧著一杯茶的瑪格麗特,云淡風輕.

換了其他地人或許不明白,可瑪格麗特幾乎不用思索.就知道這胖子成心惡心自己.

自己的身份,別說胖子,就算是方面軍高級軍官中,也很少有人知道.

在他的眼里,自己還是卡羅萊娜地副官.以這樣的身份,出現在他的身邊,這胖子自然是抱著天然的警惕和戒備.況且,上次在訓練場,自己還讓他吃了個暗虧.只不過.他的處理方式.和普通人都不大一樣罷了.

不過,想憑這一套讓姑奶奶離你遠點.未免太簡單了吧!

"田將軍......."

仿佛根本就對胖子那毫無掩飾的目光沒有感覺,瑪格麗特笑眯眯倒了杯茶,隔著陽台遞過去:"這是我帶來的西湖龍井.正宗地球原產區的."

"哦,瑪格麗特上校,你真是太客氣了."胖子一邊一臉驚喜地接過杯子.一邊在心里暗自納罕.能在自己近乎透視的目光下,還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地保持這種從容鎮定,這女人,到底是胸大沒腦沒心沒肺不懂世事,還是已經到了八風不動地地步?!

胖子喝著茶,腦子里念頭還沒轉完,卻見面前的瑪格麗特自顧自地輕輕拂了拂淡金色的柔順長發,白皙纖細的手指,輕輕撚著背心,向下拉了拉本來就已經很暴露的領口.

"噗嗤......."胖子一口茶噴了出來,被嗆得連連咳嗽.

"怎麼?"瑪格麗特的嘴角淺淺的微笑,即便在明媚的陽光下,也猶如夜的妖冶.綿柔地聲音,風情萬種:"我的茶不好喝嗎........"

胖子憤怒地擦著身上的水漬.女人的領口,已經在接近底線的時候,回彈了上去.最可惡的是,里面竟然穿著和肌膚同色的抹胸.簡直是太欺負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將軍不喜歡茶的話,我去給你煮杯咖啡."

瑪格麗特的笑意,輕輕地從嘴角綻放開來.如同妖異地夜色被地平線浮現地陽光所驅散.清晨般清爽純淨的笑容中,帶著一絲羞澀.

她輕言細語,就如同一個溫婉地妻子在對丈夫說話一般.

胖子的臉上的肉直抽抽:"瑪格麗特上校的茶很不錯."

看著瑪格麗特臉上的羞澀表情........胖子明白,自己遇見的,是一只絕對很難纏的小妖精!

就是不知道,這小妖精,為什麼對自己這麼感興趣.

幾名軍官,從訓練場邊的通道走過.

抬起頭,斐揚士兵的夢中女神,正和那勒雷胖子有說有笑地聊著天.

"田將軍,在玩什麼游戲?"瑪格麗特看著樓下的軍官走過,話題.似乎是很隨意地一轉,不露絲毫痕跡:"我看見你帶了個游戲艙回來."

"決勝千里."胖子正好為昨天數百次和電腦較勁而郁悶,一聽瑪格麗特問起,頓時來了興趣:"瑪格麗特上校應該很熟悉吧?"

"當然."瑪格麗特微微一笑:"這畢竟是我們斐揚的游戲,又是軍事人員的必修課.不過,相較于這個.我倒是更喜歡貴國開發地《漫天戰火》."瑪格麗特一雙嫵媚的眼睛,輕輕地一轉,仿佛在目送秋波,又仿佛什麼也沒做:"聽說.........田將軍可是一位接連挑了九大流派的機甲高手.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讓將軍指導指導......."

"有有有......"胖子憨厚地笑著,頭點得飛快:"我也正想請瑪格麗特上校,指導一下決勝千里呢.我剛玩這個游戲,完全是個菜鳥!"

"哦?"瑪格麗特怔了怔.隨即反應過來,這胖子,是機修兵出身.沒玩過《決勝千里》並不奇怪.當即暗喜道:"那我們就說定了!我在《決勝千里》里面.可是中將哦.名字叫聰明伶俐小娘子.不知道田將軍....."

胖子五雷轟頂目瞪口呆,掙紮了半天:"先說明白,我真不是想占你便宜........."

薩勒加長弓星系,藍石星首府奧菲爾德市縱橫密布的街道,人潮車流往來如梭.

雖然是薩勒加聯邦的國土,不過,此刻街道上,已經有了濃濃的蘇斯味道.寫著蘇斯大字招牌地餐廳飯店,被嚴密保護的蘇斯聚居區.優先通行的蘇斯牌照的飛行車,掛著蘇斯標志的政府大樓,還有一隊隊趾高氣昂的蘇斯士兵,無一不在時刻提醒著這塊土地上的人們,這里,已經"租借"給了蘇斯帝國.

情緒,總是會從憤怒和反抗,變成無奈和屈服.日子,也總是會以一種無聲無息的方式.從不適應變成習慣.

不過,當薩勒加人,已經習慣了蘇斯人的無所不在,已經習慣了自己在自己地土地上作為二等公民的事實時,他們,忽然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隨著傑彭艦隊地到來,無數的傑彭人,仿佛在一夜之間,湧入了這個星球.城市里.開始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傑彭人的餐廳.商店和傑彭人的聚居區.

而蘇斯人和傑彭人之間,似乎並不像他們的盟約條款上表述的那麼友好.雙方.甚至有一種劍拔弩張的情緒.

帶著憤怒和屈辱,薩勒加人冷眼旁觀著.

雖然,他們的地位,還是同樣地低下,可是,如果能夠看到這些以征服者面目出現的人,狗咬狗一嘴毛,他們總會在痛苦中,感到痛快.他們恨不得這些人,互相拼光了才好.

西約東南聯軍駐薩勒加指揮部的會議室厚重的褐色金屬鑲邊木門,微掩著.光線昏暗的樓道上,每隔十米,就有兩個身穿暗綠色制服的傑彭衛兵,筆挺地佇立著.這些剃著極短的頭發,面無表情,眼神銳利,從頭到尾都給人一種寒意的士兵,如同雕塑一般,沒有聲音,紋絲不動,和喧囂的會議室里地傑彭軍官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當時,蘇斯A1艦隊是怎麼想的?"一位傑彭上校歪靠在椅子上:"竟然被一支已經打殘的查克納艦隊在戰斗中布置出了陸澤成長陣........他們難道是嫌自己的友軍太礙事了麼?"

"宇宙各國,都已經傳遍了.向來自詡善于創造奇跡的蘇斯人.這倒真是創造了一個奇跡."會議室里煙霧嫋繞,橢圓形會議桌靠窗口的一個少將,嘴里叼著的香煙,不屑地道:"陸澤成長陣........他們怎麼就丟得起這樣的人?!"

"蘇斯人,就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一位容色陰沉地上校冷冷一笑:"這幫野蠻人,總想著從東部星域擠出來.這一次,拿下了雷斯克,占領了主航道又進駐薩勒加,眼見美夢成真.就得意忘形了.可惜,他們忘了,這上千年來,他們始終繞不過地,是我們傑彭!無論他們蹦得再高,東南星域的霸主.也還是傑彭帝國."

"三上元帥,根本就沒想過蘇斯人能在這里站住腳."歪靠在椅子上地傑彭上校笑道:"這一次,蘇斯丟了人,我們艦隊呆在這里地理由,就更充足了.這可不是我們不走,實在是因為我們的這些盟軍,太不爭氣!"

幾位高級軍官,在會議室里七嘴八舌議論紛紛,話語間.盡是對蘇斯的冷嘲熱諷.

"將軍........你......."忽然間,走道上,傳來了衛兵的聲音.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會議室大門,被猛地推開了.

傑彭軍官們,一個個如同安了彈簧般跳起來,驚訝地看向門

一臉鐵青的蘇斯上將烏里揚諾夫,直直地闖了進來.這些傑彭軍官肆無忌憚地高談闊論,讓在隔壁等候傑彭艦隊指揮官布拉姆.曼德斯的烏里揚諾夫,氣得七竅生煙.

那莫名其妙輸掉的一仗,已經讓他受夠了.不但軍部大加申斥.就連蘇皇,也下詔叱責.他和他的方面軍,已經成了整個人類世界的笑柄.

若是別的國家嘲笑也還罷了.偏偏不斷鑽進他耳朵里的冷嘲熱諷,來自于這些不請自來,不要臉該死的傑彭人!

"烏里揚諾夫將軍!"會議室里,軍銜最高的一位年近五十地中將上前一步,面色不善:"你有什麼事情麼?"

烏里揚諾夫冷笑一聲:"請轉告曼德斯上將和三上悠人元帥,這一戰,我蘇斯.必定拿下瑪爾斯,控制主航道........雷斯克局勢緊迫,若是通道打開,還請傑彭友軍,加速北上!你們呆在這里吹牛打屁,起不了任何作用."

說完,烏里揚諾夫將一份作戰計劃備案和協調計劃文件,丟在辦公桌上,冷冷地掃視一眼眾人.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傑彭軍官們怔怔地面面相覷,良久.一位傑彭中校撇嘴道:"蘇斯人.......又開始吹牛了!"

"這一次,他們似乎很有把握."坐在圓形會議桌弧頂的中將,拿起了烏里揚諾夫的文件.文件是加了密地,除了三上悠人以外,其他的人都看不到.他把電子文件夾,在手里掂了掂:"格爾什科夫,從來不打無准備的仗,太空戰斗的指揮技巧,已近出神入化.烏里揚諾夫,更是排行榜上的名將.善用奇謀.看來,他們敢誇下海口,顯然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准備."

"聽說.......這其中,還有比納爾特帝國."

房間昏暗的燈光下,老式的宮廷家具,華麗,厚重而沉默.

窗簾被拉上,只露出一絲縫隙.陽光透過縫隙穿進房間,那一縷陽光中,是萬千漂浮的微塵.

靠在牆角地立櫃穿衣鏡,映著長方形的房間遠遠的另一頭.鏡子里,庫伯翹著二郎腿,坐在柔軟而寬大的藍底白花沙發上.手指中的雪茄,在靜靜地燃燒著.火紅的煙頭,飄起一縷縷青煙.

烏特雷德.安蒙,輕輕地扳動櫃門,將鏡子,一點點地移向自己.

一張扭曲的臉,出現在了鏡子里.

安蒙專注地看著鏡子中的自己.良久,他抬起手來,癡迷地撫摸著自己的額頭.

那是一個向前凸出地橢圓形金屬.金屬向後腦延伸,組成了整個腦勺,再向下,包裹住耳朵,一直延伸到後頸.在燈光下,反射著銀白色的光芒.

鏡子里,庫伯無法忍受地別過了頭.

安蒙笑了起來.無聲地大笑.

在凡人看來,一個被裝上這金屬頭骨的人,幾乎就是怪物的代名詞.

可是.........他的手指,順著額頭向後,指尖流淌的那冰涼的金屬感,讓他感覺到的,卻是力量!

神一般,掌控一切的力量!

"比賽明天開始."庫伯地聲音,回蕩在空蕩地房間里,有些干澀,有些局促:"安蒙少尉,機甲外殼,已經改裝好了.您將作為泰流的種子選手,直接在後天,進入十六強.到決賽地時候,不但卡羅萊娜和斐盟瑪爾斯方面軍的高層會來,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的總司令張鵬程,和三大艦隊的指揮官,也會出現......."

"這我不想聽."安蒙癡癡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打斷了庫伯的話:"我的任務,我很清楚.只要決賽的時候,他們出現在那里,就會統統被我送進地獄.我需要知道的,是蘇斯那些白癡,是不是已經做好准備了."

"是的."庫伯低著頭,看著腳下的地板道:"我們已經和格爾什科夫上將聯絡好了.我們這里一得手,他們就會趁勢進攻.相信,領導層全軍覆沒的斐盟聯軍,絕對沒有抵抗的能力.我們,將一舉掃清整個瑪爾斯和主航道........."

舔了舔感和的嘴唇,庫伯抬起頭來,奉承道:"當然,最主要的功勞,是您的."

"嘿嘿嘿嘿......."安蒙的笑聲,如同夜梟般滲人,很快,變成了瘋狂的大笑.

"聽說瑪爾斯的機甲近身格斗,冠絕天下.這一次........"安蒙狂笑著轉過他的金屬頭顱,扭曲的臉上,只有嘴巴大張著,沒有一絲笑的表情.如同死魚般凸出的眼珠,毫無生氣地盯著庫伯:".....我這個比納爾特帝國的小小少尉,要認認真真的見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