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九章 要幫忙找我

"錯了?!"卡羅萊娜氣急反笑.

這胖子當這里是什麼地方,幼兒園麼,欺負了小朋友,只要低著頭說上一句我錯了就完事大吉?

卡羅萊娜見過朋友的親戚的許多小孩子,認錯的時候,就是眼前胖子的這幅德行!

只要你一回頭,他就能立馬把他犯的錯再犯上一次!當你再抓住他的時候,他會再一次很干脆地低下頭,回答你一聲我錯了!轉過身,他又來了.再抓住,還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一句錯了!一天折騰你幾十次都算少的!

頑皮也好,不記事也好,那是懵懂的孩子.這胖子一臉無辜,也在自己面前肆無忌憚臭不要臉地扮孩子?

他怎麼就能這麼無恥!

卡羅萊娜就算再蠢,也能看明白胖子臉上那副看似沉痛深刻,實則帶著兩分嘲諷和八分調戲的表情.這表情配合那句輕描淡寫張口就來,跟吃蠶豆一般嘎嘣干脆地"錯了!"遠比他當著面沖薩蒙吐口水,暴擊傑森襠部,更讓人憤怒.

他根本就沒把斐揚軍和自己看在眼里!

卡羅萊娜一時間只覺得胸口如同被堵了個大石頭一般,連呼吸的聲音都變了調,腦子里一片空白,手腳冰冷.

胖子是少將.和她平級的勒雷少將.

縱然她是瑪爾斯方面軍的總指揮,可是,她和胖子的關系,只能定位于盟軍中的搭檔.根本算不上什麼上下級.除了在工作或者作戰指揮方面,她的權限更大一些,對胖子的第一軍有指導權以外,在行政上,胖子只歸聯軍指揮部任免.

以前在加查林.就連費斯切拉.也拿這胖子沒有辦法.自己現在.更沒有控制他地手段.

瑪爾斯星球落到誰地手里.他根本就不在乎.匪軍.早就被他拉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在這里.他就是一個光杆司令.既不要臉.又不要命.再加上他和查克納張鵬程上將地交情.竟然就生生成了一顆賴在湯里地老鼠屎!

還有什麼人.比這樣一個混蛋更讓人憋屈憤怒?

一種強烈地無力感襲擊了卡羅萊娜.一時間.無數種處理胖子地辦法從腦海里劃過.竟然沒有一種能夠真正地施行.

不過.卡羅萊娜.終究已經不是剛走出軍校地青澀小軍官.

在軍隊這個說單純也單純.說複雜也複雜地環境中.就算只耳濡目染.也足夠她養成相當地城府.如果不是這胖子實在太氣人.卡羅萊娜.根本不會變一點臉色.

既然沒有權利處理胖子,她只能當著所有斐揚官兵的面,將所有地憤怒和抓狂,都憋在心底.當下面無表情地順著胖子的話道:"既然你承認錯了,那好,這件事情,我將如實上報給聯軍指揮部.從現在起,暫時停止你的一

卡羅萊娜不想跟胖子糾纏.

蘇斯針對瑪爾斯自由航道的軍事行動即將展開,想將蘇斯人阻擋在瑪爾斯航道之外.需要做的准備工作還很多.瑪爾斯星球的控制,也到了關鍵時刻.雖然有程志軒統籌謀劃,可是,那數以千計的大小流派和勢力,想要整合起來,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卡羅萊娜不指望這些瑪爾斯人能幫上什麼忙,新招募的軍隊,用處也不過著眼在星球地治安維護上.她只希望,在自己的身後.能夠保持安定就行了.不然,內憂外患,斐揚要在這片星域立足,那真是太難了.

卡羅萊娜甚至有些後悔.她覺得,如果不是費斯切拉在自己來之前先就插手的話,自己也不會聽程志軒地主意,造成現在的對立局面.

這種心態,是B15艦隊這次失敗的行動之後產生的.

雖然,以她一貫的強勢思維來看.並不認為靠以查克納艦隊當炮灰來保留B15艦隊有什麼錯.不過,對于查克納人和斐揚軍現在緊張而不信任的關系.她依然感到有些沮喪.她最害怕的是,有B15的先例,查克納或者胖子的匪軍,難保會干出什麼事情來.

除了斐揚自己地軍隊以外,卡羅萊娜不敢信任一個國家的所謂盟軍!

現在,她沒時間再多跟這胖子糾纏,把這胖子放在旁邊,只要他不礙事,等斐揚贏得了自由航道保衛戰,徹底掌握了這個星球,有的是時間跟他算賬!

可惜,卡羅萊娜近乎忍氣吞聲的話,也被胖子冷冷的聲音打斷了.這時候的胖子臉上,已經看不見那招牌一般的憨厚和無辜了.而是,一種說不出來的譏諷:"卡羅萊娜少將,我說一句我錯了,只是開個玩笑,你不會當真了吧?"

訓練場上,一片死寂,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清晰可聞.

你表錯情了.這就是胖子地意思!

卡羅萊娜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保持住自己的情緒.可是,一張血色上湧的臉,還是暴露了她已經出離的憤怒.

"我跟戰士們切磋一下......."胖子冷笑一聲,悠悠地道:"實戰較量,難免會受傷,這很正常啊.剛才這位中校也說過,你們斐揚士兵的格斗訓練,都是建立在實戰基礎上的.受傷,那簡直是家常便飯,隨便在醫療艙里躺上幾個星期就行了.我聽著,那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看著卡羅萊娜鐵青的臉,胖子一點停下的意思也沒有,臉上地譏諷,愈發地濃郁:"所以,我們就來了一場格斗切磋,雖然幾位戰士受了傷,可是,我還是見識到了斐揚戰士不怕死不怕痛地風格和高超的格斗技巧.他們都是士兵中地精英,是典型的軍人!況且,別說這是一場切磋,就算我們真的在打架.你准備怎麼跟聯軍指揮部彙報?"

胖子頓了頓.在一片鴉雀無聲中,他沖鐵青著臉的卡羅萊娜,挑釁般地挑了挑眉毛:"難道......你跟聯軍指揮部說,斐揚十二名精銳特種兵圍攻我一個人,被我反過來揍了.那多難堪,是不是?況且.聯軍指揮部也不會相信啊,你看我文質彬彬的,身體又瘦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

說著說著,胖子忽然厭惡地皺了皺眉頭,一臉的嚴肅,有些猶豫地用手指了指卡羅萊娜地眼睛,腦袋向後躲得遠遠地道:"少將,你這里..........有眼屎."

胖子的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訓練場.所有斐揚士兵,都在不知不覺之間,把目光投向了卡羅萊娜.卡羅萊娜終究是個女人.一聽胖子這話,頓時滿臉通紅,下意識地用無名指去摸眼角.可摸來摸去,什麼也沒有.......

"哦......"胖子笑眯眯地看著卡羅萊娜道:"我看錯了.........."

"夠了!"卡羅萊娜心底里所有的怒火,終于都爆發了出來.這胖子哪里是什麼看錯了,他就是故意的.他血口噴人指鹿為馬強詞奪理............他在肆無忌憚地調戲這訓練場上的所有斐揚人!

卡羅萊娜的厲聲大喝,讓在場地所有人,心頭都為之一凜.聽她一字一頓地咬牙道:"田行健少將,你將為你的行為.負一切責任!"

"好啊.對了,趕緊叫醫護兵吧,傑森中校,今後的性生活,恐怕不能自理了."胖子似乎壓根兒就沒把卡羅萊娜的話放在心上,漫不經心地走到傑森旁邊,沖他點了點頭道:"以後那方面,不行就別勉強了,夫人有什麼要幫忙的.找我就好了.我就當是救死扶傷了."

說完,眼看著剛剛醒過來的傑森,再度暈死,胖子穿上制服,擺擺手,就這麼揚長而去.

看著氣急敗壞的卡羅萊娜盯著胖子背影那憤恨的眼神.瑪格麗特不禁在心里歎了口氣.她知道,這一次,卡羅萊娜和那勒雷胖子的仇,是徹底地結下了.

在瑪格麗特看來.作為黑斯廷斯的學生之一.卡羅萊娜在後勤方面的才能,地確是出類拔萃.在作戰指揮和部隊整合方面.她的能力也相當強,可是,她的性格,卻注定了她不是一個合格的,能夠掌控一個戰區的領導者.

這些日子以來,瑪格麗特看得很清楚,卡羅萊娜,確實在全身心地維護著斐揚的利益.不過,這種維護,卻顯得很狹隘,很短視,有時候會起相反的效果.卡羅萊娜這種偏執的愛國主義以及她的偏見與傲慢,注定了她無法和盟軍真誠地合作.

她不知道,她地這種心態,早在十年前,就應該被丟棄了.

在普通人看來,斐揚還是一家獨大.可長期跟在黑斯廷斯身旁,了解更多內情的瑪格麗特卻知道,早在十年前,斐揚就已經無法壓制住比納爾特帝國了.

三十多年來,比納爾特帝國的經濟,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在飛速發展,可斐揚的經濟,卻每況愈下.尤其是最近十年,如果不是黑斯廷斯指揮著斐揚的艦隊縱橫宇宙,以另外的方式彌補經濟上的差距,斐揚早就把第一超級大國的地位,拱手讓給比納爾特帝國了!

現在,各國資源,已經枯竭到了警戒線.

這一仗,無論如何是要打地.

卡羅萊娜還不明白,只靠斐揚,贏不了這場戰爭.

即便斐揚有軍神黑斯廷斯,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