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五章 一個打一群(上)

沒有想象中的訓斥和沖突.

胖子在報到之後,就被卡羅萊娜一句"等候命令"輕描淡寫地打發到了給他配的宿舍.眼看卡羅萊娜辦公室里的一幫斐揚人個個面目不善,胖子很知趣地夾著尾巴賠笑告辭.

他心里明白,自己在瑪爾斯方面軍里,不過是一個光杆司令.擁有一支B級艦隊和兩個級裝甲師的斐揚人,的確沒必要跟自己多嗦.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匪軍是自己的隊伍,可是,他們顯然對這股渺小,且不聽指揮的勢力,根本就不怎麼上心.對斐揚人來說,缺了匪軍,這個星球照樣轉動.他們遲早要接管這片星域.

接管工作,已經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在程志軒的操作下,一場即將開始的,和執政同盟名單以及流派合法性掛上鉤的機甲擂台賽,已經足以吸引瑪爾斯的大部分勢力了.

遍布瑪爾斯自由港的流派,有數百個.在匪軍拉走了黑龍道,明心流等頂尖流派之後,對于在流派戰爭中遭受重創的泰流和絕殺流,以及那些被一流流派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二,三流流派來說,斐揚人搞的這套,未嘗不是個翻身的機會.

有這些流派以及旗下所屬勢力的參與,卡羅萊娜完全能夠在瑪爾斯重新打造一個受她控制的自由港統治體系.而這些流派,也可以藉此走上前台.成為瑪爾斯的主流.

再過上一段時間,等到擂台賽塵埃落定,流派合法性審批工作結束,執政體系建立起來並且開始運作.流派互助同盟,將完全被邊緣化.再等到打垮了蘇斯人,徹底掌控了瑪爾斯之後,卡羅萊娜,說不定就敢將匪軍和破碎幽靈艦隊放進清剿名單.到那時候,不管匪軍事實上是誰的部隊.都將徹底退出瑪爾斯的舞台.

胖子不得不承認,斐揚人玩這一套,的確很有天賦.他們以他們的強大和他們的強盜邏輯,數十年來,插手人類星際版圖的每一個角落,無往不利.

房間是1308號.以前是第一空港的酒店.現在被重新裝修布置成了軍官宿舍.

不過.改動地只是大堂門廳和外面地標志.內部.還是賓館格局.厚厚地地毯.漂亮地牆紙.柔軟地床.真皮沙發.華麗地家具和酒店集中型地自動服務系統.

作為名義上僅次于卡羅萊娜地二號長官.胖子地待遇自然很高.分配地九號樓.有專門地衛兵.樓里十幾個房間.基本就只有他一個人.房間是豪華套房.無論是裝修還是家具擺設.乃至自動服務系統地型號.都是最好地.在這一點上.斐揚人似乎沒有刁難地意思.面子上地工作做地很漂亮.不過.只要站上陽台.就能知道斐揚人那傲慢而狹隘地心思----在房間陽台下面.巨大地花園連帶停車場.已經被改造成了訓練場.

胖子是在半夜.被緊急集合地聲音吵醒地.

他穿著褲衩.走上了陽台.

樓下地訓練場里.***通明.斐揚士兵們凌亂地腳步聲,口號聲,報數聲.軍官地喝斥聲.機甲地轟鳴聲震耳欲聾.機甲地射燈.在四處亂晃著.將他所在地小樓.照得透亮.

胖子挑了挑眉毛.這幫斐揚人.故意地!

胖子死死地盯著樓下不時往上面看一眼的斐揚軍官們,沉默著,一言不發.終于,以一種忍無可忍地姿態,將門猛地一摔,回了房間.

將房間燈光的自動控制系統,設定了十幾次間隔時間不同的開啟關閉程序,胖子帶上不透光的眼罩,在耳朵里塞上設置了完全過濾程序的偵聽器.繼續呼呼大睡.

這一夜.斐揚人,緊急集合了幾十次.幾乎鬧到天亮.一個連鬧完了,又換一個連來.反正不歇氣地制造著噪音.

這倒不是誰故意下的命令,只不過,駐紮在基地的兩個斐揚裝甲師,早就知道了前一天在十五號空港發生的一切.基層軍官們心有不忿,在知道這位勒雷少將被安排在九號樓之後,大伙兒就心照不宣地開始了惡心這個敢和斐揚作對的光杆司令地行動.

看著樓上房間不時亮起的燈,所有斐揚基層軍官,都是一陣快意.

什麼瑪爾斯方面軍第一軍的軍長,這勒雷胖子,就是一個逃到自由世界的喪家之犬,一個和斐揚共和國作對的蠢貨!他怎麼就不明白,斐揚共和國,才是斐盟的主心骨!查克納和斐揚的矛盾,哪里輪到他來出頭?

吃飽了撐的!

傲慢,憤怒和屈辱,總是會讓人失去判斷力.雖然,大多數的斐揚官兵,也隱約對薩蒙感到鄙夷,對三萬多查克納將士地無辜犧牲感到不安,可是,這並不影響他們對這個勒雷胖子地惱怒.

甚至可以說,這種惱怒,根本就是因為自覺理虧而又飛揚跋扈慣了的惱羞成怒.

不過,無論這些斐揚官兵們懷著什麼樣地心思,他們都顯然忘記了胖子的身份,也低估了胖子的無恥.

第二天一早,向來不肯吃虧,胡作非為的胖子精神奕奕地起了床.

吃完早餐,在陽台上做完了減肥體操,這位瑪爾斯方面軍第一軍軍長大人,擺出長官架勢,在一片刀子般的眼神中,施施然走進了訓練場,將負責訓練的軍官們召集起來............

"你們就這麼點訓練強度?"胖子指著面前的一位少校口沫橫飛:"你看看你手下的這些兵,這也叫兵?呸,連豬都不如........."

"長官!"少校身旁的一名上尉,頓時就火了,當即打斷胖子的話,怒道:"你這是對我們斐揚戰士的侮辱,請你道歉!"

"道歉?"胖子不要臉地指著肩膀上的肩章:"我是少將,你是上尉,我是長官,你是下屬.我給你們訓話.你不好好聽著,要我給你道歉?"

所有人都懵了.這輩子,他們還第一次見到這麼沒素質,這麼不要臉的少將.

一時無言以對,聽這胖子繼續沖那可憐的上尉發飆:"什麼叫你們斐揚戰士?就憑你這句話,我就可以判你個挑撥盟軍關系的罪名!現在.斐盟各國都歸屬聯軍指揮部領導,誰在分國家?我領導你們,你們的費斯切拉將軍,不也在領導勒雷軍隊麼?大家齊心協力浴血戰斗,你倒在這里挑撥離間!現在,聽我口令,向後轉........."

上尉有些發愣,站在原地沒有動.

胖子冷冷地斜睨著他:"怎麼,想再加上一條違抗軍令地罪名?"

少校趕緊捅了上尉一下.胖子可惡就可惡在他句句都抓在理上.自從聯軍指揮部成立以來.接連頒布的聯軍條例,就已經將各國的指揮權集中了起來.這原本是斐揚共和國用于統合戰局,控制盟國部隊的手段.也是對抗已經緊密結為一體的西約的需要.只不過,這些條例還遠遠沒有達到完全執行地地步而已.

可是,真要是辯論起來,上尉卻是理虧,畢竟,這些條例已經形成了文件下達了,胖子現在指責斐揚士兵的訓練強度,是站在聯軍指揮官訓話的角度上的.他除了是第一方面軍的軍長以外,還是瑪爾斯方面軍的副總指揮.作戰部副總參謀長!

憑他的這些身份,對斐揚官兵訓話,大家還真的只能老老實實的聽著.像上尉這樣在他訓話時打斷他地話,還要求他道歉,從理論上來說,就和上尉直接斥責一位斐揚少將一樣.無論在哪一個國家,這都是不可思議的.

被少校一捅,上尉也明白了過來.盡管一張臉漲的發紫,卻只能聽胖子地命令立正轉身.

"圍繞訓練場.給我跑一百圈!"胖子一擺手:"好好反省一下!"

上尉無可奈何地跑步去了.

"什麼素質!"胖子烏鴉笑豬黑,自己倒是不覺得.

正當許多斐揚基層軍官,都在慶幸自己沒和那位上尉一樣沖動的時候,卻見胖子回過頭來,又是一臉沒完沒了地憤怒:"我繼續說.........你們這是在給我們斐盟聯軍丟臉!就這樣訓練強度,能練出什麼兵來?"

所有的斐揚軍官,都預感不妙.

果然,聽這胖子下令道:"現在,所有士兵都給我繞訓練場跑一百圈!你們也去!"

第一場交鋒.直到卡羅萊娜聞訊趕來才結束.她到的時候.圍繞著兩公里長的訓練場繞圈跑步的一個裝甲營官兵,已經跑得歪七倒八.即便是卡羅萊娜.也不可能直接撤銷胖子的命令,她只能用執行其他任務,來結束這場鬧劇.

這一切,被剛剛搬進胖子隔壁房間的瑪格麗特,看了個清清楚楚.她知道,現在的斐揚官兵地情緒有些不對頭,不過,這並不是她要考慮的.她只是想看看,這胖子到底還會干出些什麼來.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換個姿勢,再來一次."

第二天,瑪格麗特被胖子的聲音吵醒了.輕輕掀開窗簾一角,她發現,隔壁陽台上,胖子正自己喊著節奏,甩胳膊蹬腿,腮幫子抖得跟乳波屁浪似地.

做完操,這胖子又下樓了.這一次,訓練場上正在進行的,是格斗訓練.

這一次,胖子沒有再動用他的權威.他只是指著一名中校的鼻子不知道說了什麼,鐵青著臉的中校,就從早已經按捺不住的士兵群中,選出了幾名士兵.

晨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房間里,瑪格麗特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放上一把椅子,優雅地翹著二郎腿.

她倒真想看看,這位看起來身材笨拙地勒雷少將,面對斐揚裝甲師特種部隊的格斗精英,是不是和他毆打薩蒙時一樣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