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十二章 去告我吧

再長的路,也有走到盡頭的時候.

何況是從泊位到平台這短短的幾百米距離.

無論薩蒙有多麼不願意,他也只能站直了身子,在數萬雙如刀的目光中,看著張鵬程一步步向自己走來.

"那家伙就是跑了的斐揚艦隊指揮官?"胖子走在張鵬程身旁,低聲地問道.

"就是他!"張鵬程咬緊了牙關.

"揍麼?"胖子眨巴眨巴眼睛.

張鵬程的腳步微微一頓:"你不怕?"

胖子的表情非常的驚奇:"我怕什麼?"

"站在他旁邊的,可是你的頂頭上司."張鵬程瞟了一眼微笑著的卡羅萊娜.

"看不起我?"胖子乜著眼睛:"揍個人渣關她什麼事兒.老子高興就行了.你揍不揍?"

"在這里?"張鵬程深吸了一口氣.

"在這里,現在........"胖子冷冷地道:"我們倆!"

"***."張鵬程惡狠狠地道:"說到我心里去了!"

兩人不約而同地加快了腳步.

平台上,查克納衛兵方陣,已經閃出了一條通道.見張鵬程和胖子快速走來,原本將斐揚軍官隊列隔開的衛兵,也緩緩退到兩邊.

胖子和張鵬程大步流星.查克納警衛營營長,在兩人從面前經過的時候,深吸一口氣,大聲道:"全體都有,向........勒雷........田行健少將.敬禮!"

在警衛營長,那一字一頓悠揚嘹亮的聲音中,數萬名查克納士兵.同時舉手敬禮.

平台上.泊位邊上,甲板上.艦橋走道上,一排排,一列列,一群群黑色制服組成的人潮,盡皆並腿挺胸.那整齊劃一的立正敬禮動作,極富視覺沖擊力.

卡羅萊娜地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勒雷人和查克納人混到一起,是她絕對不想看見的,她做夢也想不到,這些查克納人,為什麼忽然以這樣的方式向一個無權無勢地勒雷少將致敬.看那警衛營營長地表情和查克納士兵們的動作,顯然,這是早就預備好地.

一直默不作聲的程志軒,臉色也變得很難看.在他旁邊,瑪格麗特卻驚奇地睜大了眼睛.

她是第一次看見這個近乎傳奇的勒雷少將.和資料上一摸一樣,有些憨厚的面容.有些臃腫的體型.白白胖胖,和善可親........沒想到.他地出現,竟然是這種戲劇效果.查克納人,在用一種極端的方式,向他致敬.

他做了什麼?值得查克納十二集團艦隊如此大張旗鼓!

心念電轉中,瑪格麗特看見,查克納上將張鵬程和那個胖子,已經快步穿過衛兵陣列,走到了卡羅萊娜地面前.她甚至能聽見這兩個人的談笑風生........

"你搞出來的?"胖子在問.

"不是我.這是查克納軍人,也是十二集團艦隊的傳統!"張鵬程道:"你應得的."

卡羅萊娜微笑著向張鵬程伸出了手:"恭喜您,張鵬程上將閣下........這是一場偉大的.........."

她的聲音,嘎然而止.

一老一少兩個男人沒有理會她.他們大步經過她的身邊.張鵬程一記耳光甩在了薩蒙的臉上,緊接著,胖子飛起一腳,踢在薩蒙小腹,將毫無思想准備的薩蒙踢飛了出去.

卡羅萊娜僵在原地.

眾目睽睽之下,張鵬程和胖子沒有絲毫停手地意思,兩人一左一右追上去,對著蜷縮在地上地薩蒙拳打腳踢.飛揚的塵土中,那拳腳發出地沉悶打擊聲,攝人心魄.

距離打斗團最近的程志軒條件反射地退後了一步,瑪格麗特捂住了自己的嘴,一百多名斐揚軍官盡皆臉色大變,而遠近數萬名查克納官兵,則攥緊了拳頭,牙關緊咬目光炯炯.整個十五號空港,除了拳腳相加的聲音和急促的呼吸聲外,一片寂然.

所有的人,都眼睜睜地看著,看著兩個身穿著將軍制服的行凶者,暴打薩蒙.

一個上將一個少將,如同街頭流氓一般掄拳頭打人,這樣的場面,在人類軍事史上,恐怕都是前所未有的.

"你們干什麼?"

薩蒙只叫了一聲,就躺著地上翻滾著再也說不出話來.張鵬程和胖子的拳腳,如同雨點一般落在他的身上.每一拳每一腳,都極其凶狠.毆打的,都是讓人最痛苦的部位.

薩蒙慘叫著,喉嚨里不住發出嘶嘶的吸氣聲,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他畢竟只是一名軍校畢業的軍官,軍校里學的那一點近身格斗的技能,早就被忘了個一干二淨.怎麼可能是特種兵出身的胖子和身材魁梧的張鵬程的對手?!

塵土飛揚中,張鵬程一把抓住薩蒙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提起來,狠狠一記勾拳,揮在他的面頰上.薩蒙的頭猛地一仰,兩顆牙齒混著血沫飛了出來.

"1201艦隊三十六艘驅逐艦,十一艘巡洋艦,九艘戰列艦!三萬四千孤魂!都是你的傑作!"

在報出這一組數據的時候,一臉猙獰的張鵬程,赤紅的眼眶中,隱約有淚光閃動.說話時的嘴唇,在不住地顫抖著.他的聲音,遠遠地傳開,在港口里回蕩.

"不是老子想打你..........."胖子抓住薩蒙,反手就是一記耳光.這一耳光,是如此響亮.薩蒙原本就已經青腫的臉,頓時又多了一個巴掌印.胖子一腳蹬在薩蒙的肚子上:"死了的三萬四千人冤魂不散,老子現在被靈魂附體.身不由己!"

胖子話音剛落,張鵬程也不甘落後,直愣愣地沖上來.一曲膝.頂上了薩蒙的下陰.

慘叫聲中,薩蒙整個人如同蝦子一般蜷了下去.

整個港口.鴉雀無聲.包括查克納官兵在內地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誰也沒想到,已經五十多歲,位居查克納上將,沉穩淡定的張鵬程.竟然會使出這樣的招式.........這簡直,讓人無法相信.

胖子看著在地上翻滾哀號地薩蒙.又轉過頭愕然地看著張鵬程:"老家伙,你這也太狠了吧?"

張鵬程訕訕地搓了搓手,似乎對自己那一膝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可是,這表情浮現還不到兩秒鍾,他就發現薩蒙似乎緩過氣來,趕緊又沖上去補了一腳.

兩個人談笑風生,當眾行凶,正折騰薩蒙折騰得興高采烈,忽然聽到一聲尖利地叫聲."住手!"

回過神來的卡羅萊娜.已經是滿臉鐵青.她做夢也沒想到.剛剛一見面,張鵬程就會和胖子一起.不顧身份體面,親自動手毆打薩蒙.薩蒙挨打,不僅僅掉地是斐揚的面子,還證明了一件讓卡羅萊娜頭疼萬分的事情,那就是,勒雷這個胖子和查克納人的交情,顯然已經不能用一般來形容了.

聽到卡羅萊娜厲聲制止,她身旁的一百多名斐揚軍官,也如夢方醒一般,紛紛出聲呵斥.盡管每一個人都知道薩蒙為什麼會挨打,可是,那胖子和張鵬程地手段,實在是毒辣了一點.

四周的查克納衛兵,同時上前一步,對斐揚軍官們虎視眈眈.

一時間,雙方頓時劍拔弩張.

"你們沒有權利打他.............."卡羅萊娜大步上前,義正辭嚴:"那只是一個意外!薩蒙少將,絕對沒有故意迫害查克納盟友地想法!即便他有什麼做錯的地方,也有聯軍指揮部,有軍事法庭.你們怎麼能這樣隨意毆打我斐揚將領?"

說話間,卡羅萊娜已經走到了胖子面前:"田行健少將,我以馬爾斯方面軍總指揮的身份,命令你立刻住手!"

"是!......."胖子毫不遲疑地敬禮立正.猛然一跺的腳下,傳來了薩蒙的嚎叫聲.

"你!"卡羅萊娜氣的眼前直冒金星,她早知道這胖子是個刺頭,沒想到,這一次見面,自己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被他以這樣的方式執行.

眼見胖子停了手,已經打夠了的張鵬程,冷冷地拍了拍手,也停了下來.

"意外........這個理由倒很輕巧,"張鵬程冷冷地乜視著卡羅萊娜道:"卡羅萊娜少將,是不是意外,我們大家都很清楚.反正,我們有戰場影像和雷達記錄.大不了,我們就把這些東西公開,讓斐盟各國,都來評評理!看看有誰相信這是一個意外!"

卡羅萊娜皺起了眉頭,一時語塞.她知道,這個戰場記錄,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拿來公開的.

場地里,一時沉默.

瑪格麗特地眼光頗有興致地落在了胖子地身上.對于薩蒙挨打,她並不感到奇怪,也不因為這個人是斐揚共和國的一員,而感到憤怒.從小接受黑斯廷斯熏陶地她,比誰都明白,薩蒙這樣的人,在戰爭中,對自己人的危害,遠比正面的敵人更大.

她只是對這個又白又胖的胖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瑪爾斯一戰,已經被外公手下的聯軍指揮部參謀們,奉為奇跡.而現在,這胖子和查克納人的1201艦隊一起回到瑪爾斯,下艦之後,又被查克納人集體致敬.........瑪格麗特很難相信,查克納人死里逃生反敗為勝的這場戰役,會和這個胖子沒一點關系.

他究竟,在其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我要向聯軍指揮部控告你們..........."沉默中,薩蒙從地上爬了起來.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抑制自己的羞怒.斐揚的高級將領,竟然被查克納和勒雷人當眾毆打.這是前所未有的恥辱.向來一帆風順的他根本無法接受.看向張鵬程和胖子的眼睛里,充滿了怨毒.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薩蒙.就連一些斐揚軍官,也不禁皺起了眉頭.鼻青臉腫的薩蒙,顯然已經被仇恨沖昏頭腦了,這個時候說什麼控告,有什麼用?!

寂靜中,卡羅萊娜橫了薩蒙一眼,正要說話,卻見那勒雷胖子,轉過頭,咳嗽了一下,呸地一聲,一口又疾又勁地唾沫,狠狠地吐到了薩蒙的臉上.

"本來不想這麼過分的."胖子抹了抹嘴巴:"雜種,去告我吧."弟們發動一次月票小高潮吧.把他丟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