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七章 歡呼中的複盤

"這個時候,我想,這位蘇斯艦隊的指揮官會很郁悶吧?"

馬歇爾少將看著主屏幕上,已經明顯陷入了混亂的蘇斯A1艦隊,感慨地道.

指揮台下的控制室大廳里,已經是鴉雀無聲.所有的參謀們都已經起立,凝神屏息地注視著大屏幕遠視儀畫面.

"如果是你你會不會郁悶?"神情輕松的張鵬程接過勤務兵從他的房間里拿來的一瓶珍藏版紅酒,倒了一杯,遞給馬歇爾.一邊偏著頭倒另一杯,一邊笑道:"如果是我被玩弄成這樣,估計連死的心都有了!"

"是啊!"馬歇爾晃著手里的紅酒,歎息道:"誰會想到,這位勒雷少將,從一開始就是為了布置這個陸澤成長陣!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從容布置陸澤成長陣攻擊自己的友軍,已經不僅僅是勝負的問題了.說出去,這位蘇斯艦隊指揮官,恐怕能讓口水給淹死."

"來了來了!"人頭攢動的指揮大廳里,忽然間喧鬧起來.

張鵬程和馬歇爾走到指揮台弧形欄杆前,向巨大的中控台主屏幕望去.只見虛空中,一陣光線波動.幾艘蘇斯戰艦的艦首,同時自虛空中探了出來.隨即,在一秒鍾之內,一支龐大的艦隊,如同魔術師手中的雞蛋,驟然現身.

就在這支艦隊出現的同時,早已經准備好了的查克納戰艦集群,猛然間噴射出一排排,一道道刺目的白光.

兩翼戰列艦集群的集群攻擊,是聚合到一起的.就如同兩把白色的光矛,自蘇斯A2艦隊的前陣兩個對角刺了進去,在陣群中央交叉而過之後,穿透了陣群的尾翼.兩個穿透狀的大洞中,一艘艘沒有開啟能量防護罩地蘇斯戰艦.在斷裂,爆炸.

而位于S19空域的巡洋艦和驅逐艦組成的混合集群,則是點名式的攻擊.兩輛戰艦一組,一排排能量炮地光芒.就像是這弧形戰陣揮出的彎刀寒光.五個驅,巡混編集群的第一輪打擊之後,A2艦隊的三角形攻擊陣型前列,就已經灰飛煙滅,另外五個混編集群的第二輪攻擊,更是直接砍進了蘇斯艦陣中央.

指揮室里,所有的查克納官兵們,都鴉雀無聲地看著.一些人緊緊地捏著拳頭,咬著牙關.另一些人目光閃動,一臉通紅,更有一些人,已經激動得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寒毛根根倒豎.通泰得,就想要喊出聲來.

以牙還牙!一個多小時前1201艦隊地遭遇.此刻.都被加倍地奉還給了蘇斯人!

再沒有什麼.比這一刻更大快人心.更讓人心神激蕩地了!

整艘浩渺號太空航母.※※都在一片死寂當中.數千名官兵.聚集在機庫.彈射通道預備區.導航控制室.走道上.維修機庫里沒有人是坐著地.所有人都死死地盯著眼前地屏幕.呼吸急促.每一個人.都有一種感覺.仿佛此刻站在身邊地.不僅僅是熟悉地同伴.還有一個小時之前.葬身于躍遷結束區地數萬袍澤地在天之靈!

他們地靈魂.就在這星空中.看著他們地同伴.為他們複仇!

炮光.在持續不停地閃現著.

毫無防禦地A2艦隊.如同冰雪一般.在猛烈地白光中融化.

而S21空域的A1艦隊,根本沒有辦法阻擋1201艦隊這種屠殺式地攻擊.他們的戰列艦.還被查克納戰機集群糾纏著.他們的巡洋艦和驅逐艦艦首的朝向和此刻的位置,根本無法威脅查克納三大攻擊集群的任何一個.

張鵬程和馬歇爾舉起了酒杯.碰了一下,一飲而盡.然後,同時狠狠地揮舞了一下拳頭!

虛擬屏幕上,A2艦隊的航母,在瘋狂的炮火中戰栗著,千瘡百孔.

當這艘母艦,在戰列艦的第二次齊射中,化為一團刺目地白光,橫著擴散開來掃過整個A2艦隊的時候.響徹云霄的歡呼聲,如同驚雷一般,在查克納戰艦的每一個角落炸響.

"贏了!"年輕的戰士們狂喜地跳了起來.

"贏了!我們贏了!"一位少校發瘋般地叫著.這樣的結果,是一個小時之前,他連想都不敢去想的.

"贏了?"一位在受損戰機腹部維修的機修兵鑽出來,呆呆地看著身旁如顛如狂,蹦得比袋鼠還高的同伴在擊掌相慶縱聲歡呼.

"贏了!"一位上士炮手揮舞著他粗壯的胳膊,給了這位錯過最精彩片段地同伴一個熊抱:"他們地母艦被我們干掉了!"

年輕的機修兵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臉地無法置信.

可是,一旁虛擬屏幕上,蘇斯航母持續的爆炸,橫沖直撞的碎片殘骸,證明了上士的話.

2艦隊此刻的損失,已經超過了百分之五十.在查克納艦隊持續不斷的攻擊下,混亂中的他們,毫無抵抗之力.※※而這艘占據了艦隊戰斗力百分之三十,搭載了艦隊指揮部,集成了整個信息電子作戰平台的蘇斯航母的覆滅,基本上就已經注定了他們覆滅的命運.

回過神來的機修兵,發出了一聲瘋狂地嗷叫,一蹦而起,加入了歡呼的人群.

在一片歡騰中,張鵬程拿起酒瓶往杯子里倒酒的手,在顫抖著.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什麼是最值得慶幸的,自然無過于死里逃生.如果說,有什麼比死里逃生更讓人喜悅得發瘋,那自然就是死里逃生後的反敗為勝!

"***!"馬歇爾少將接過張鵬程遞過來的酒杯,興奮得滿面通紅,忽然狠狠罵了一句,說道:"這一次,我這1201艦隊欠的人情,可真是欠大了!"

"奇跡!"張鵬程沖馬歇爾舉起酒杯,聲音里,透著掩飾不住的激動:"為了陸澤成長陣!"

"為了這五百年後.一位勒雷少將和一位薩勒加少將,以一支查克納艦隊,重新詮釋的陸澤成長陣!"馬歇爾舉起了酒杯.

猛地灌了一大口酒之後,兩人放聲大笑.

"田少將雖然是陸軍.在具體的作戰指揮上是個菜鳥,可是,在陣型運用上,他畢竟是拉塞爾的學生.況且,在他身邊,還有一位精通太空戰斗地薩勒加長弓艦隊總指揮."

張鵬程倒了酒,將酒瓶玻璃塞塞上,端起酒杯.微笑轉回到指揮席上坐下來,感慨道:"如果不是一開始,他們給我的作戰方案上,就標注了這個陣型的話,恐怕.我也會被他們前面的戰術弄得頭暈眼花!"

回顧戰局,對一名指揮官來說,就如同棋手複盤,既是積累經驗地重要手段,也是每一個指揮官樂此不疲的興趣.尤其是回顧一場勝利的戰局.更是每個指揮官戰斗之後必做的事情.

雖然現在戰局還沒有結束.可是,大局已定.張鵬程已經等不及要將這場勝利複盤了.

他打開指揮台電腦上的作戰計劃.指著胖子傳來的作戰方案,笑著對馬歇爾道:"一看著個方案,我就懷疑,這家伙是不是個騙子出身.想要在人家的眼皮子底下擺出這個陣型,沒點欺騙的功夫還真是不行"

笑眯眯地用食指在虛擬鍵盤上點了兩下,打開星際圖,張鵬程道:"你看這里正如同你先前所說,這個作戰計劃,完全是以最終形成陸澤成長陣位目標地.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這家伙將整個戰役,分成了四個不同的欺騙階段."

馬歇爾興奮地湊過頭去,一邊看著星際圖,一邊聽張鵬程分析道:"首先,田行健和方香少將將戰列艦集群分拆,分兩路,向蘇斯艦隊身後的S20星域迂回"

張鵬程的手指,從虛擬屏幕上的S17空域開始,沿著S18,S19,S20,S21空域拉了一條直線:"這樣,就給蘇斯人造成我們艦隊想要規避身後A艦隊夾擊地假象.迫使敵人.在中小型戰艦集群被絞殺牽制無法脫身的情況下.以航母為先導,沿著這條線向比S20更遠的S21空域移動.保持始終將我艦隊擋在身前的態勢."

張鵬程與馬歇爾討論這場戰役前後戰術的話題,吸引了指揮台上其他的幾位高級參謀.不知不覺中,周圍已經圍了許多人.

只聽張鵬程繼續道:"這第一步有個關鍵地地方.那就是,我巡洋艦和驅逐艦集群,必須要死死的牽制住敵人的驅,巡集群,迫使他們不能整體後退.否則,我們動,敵人艦隊也整體移動,我們始終無法將戰列艦的艦首回轉過來,後面的招就使不出來了."

周圍的參謀們都紛紛點頭.這一點,是他們最驚歎于那位的地方.在他或她的指揮下,敵人的驅,巡艦隊,不但沒辦法脫離,甚至還被打了個十六比零!很顯然,這一點,做到了.

張鵬程接著道:"然後,就是第二步,我們地六個戰機大隊"

他的手指,在虛擬地圖上畫了一根曲折的突進線路:"蘇斯人發現我們的戰機大隊的時候,為了保證航母占據的有利地形,為了保證航母的安全,他們只能加速回撤戰列艦,並且,把他們的戰機也全都撤回來.我想,這個時候,蘇斯指揮官一定以為我們是想執行斬首戰術!可惜,他不明白,這不過是為了擺脫他們的糾纏,從容布置陸澤成長陣的其中一個環節而已."

一位參謀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當初看見一號實時作戰計劃地時候,他也是這樣以為的.

"等到敵人地戰列艦和戰機集群都開始回撤以後,我們在巡洋艦和驅逐艦之間的戰斗中,更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張鵬程歎了口氣:"如果我是蘇斯指揮官的話,眼看巡洋艦和驅逐艦集群損失慘重,又和主陣脫節.再看看時間,自己的友軍快到了,我也會想辦法盡量保存艦艇.這個時候撤回巡洋艦和驅逐艦集群,不但能在手中掌握一股機動力量,還能保存兵力.嘿嘿."

張鵬程的一聲冷笑,讓參謀們有些不寒而栗,一次戰列艦的迂回,將敵人拉開後,竟然會有這樣深刻的變化,算計到這樣的地步,也算是到了極限了.

大家沉默著,聽張鵬程繼續他的複盤敘述:"而這個時候,二號作戰計劃執行的條件已經成熟了.一個求救信號,就足以讓A1艦隊涼了心.他們當然不會繼續順著S21,S22,S23這樣的道路無限向我們所謂的援軍艦隊靠攏.他們只能在S22和S21空域之間反複!而這里,正是方香少將在指揮中,為他們制定的停留區域!"

"只有在這個區域,他們才距離我們的兩翼戰列艦集群和位于前面巡洋艦和驅逐艦集群,有足夠的距離.這個距離,就是這場戰役最後的關鍵.當他們的戰機回撤,戰列艦形成圓形防禦陣,巡洋艦和驅逐艦也向S21空域回撤的時候,他們的失敗,就已經被注定了.這個時候,他們的目光,還停留在他們自己的身上,卻不知道,我們已經有了足夠的空間和時間,完成我們的陸澤成長陣!"

"看"張鵬程端起了指揮台上的酒杯,悠然地看著主屏幕上混亂中的蘇斯艦隊道:"從這個結局入手,我們是如此清晰地明白這個陷阱從布置到完成的整個過程.這樣的算計,用來做教科書的戰例已經是綽綽有余了.所有的分析,都是馬後炮"

喝了一口酒,張鵬程苦笑著道:"能將在敵人眼皮子底下布置陸澤成長陣的步驟,詮釋成這樣的人,一定是一個騙子.他的每一步,都在給對手犯錯誤的依據和理由!看似撲朔迷離,實則一刀致命.這樣的戰術鋪墊,我們也算是行家了,可是,能夠繞這麼多個彎子,還能讓敵人一步步跟著走,並且得到精確的執行,實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現在"張鵬程將酒杯里的酒一口干掉:"我很懷疑,A1艦隊還有沒有勇氣繼續打下去.要知道,在他們的身後,還有我們的一支A級別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