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五章 先手沖四

"我真喜歡看香姐現在的樣子......."塞西莉亞一只手緩緩轉動著控制雷達屏幕大小的旋鈕,另一只手則飛快地在電腦虛擬鍵盤上敲打著.不時偷偷瞟一眼靜靜站在指揮台上的方香.青澀小姑娘的眼睛里,滿是崇拜和羨慕.

卡爾看了塞西莉亞一眼,又回頭看了看方香,輕輕地歎了口氣.

盡管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對塞西莉亞有著異樣好感的卡爾那無比庸俗的眼光看來,塞西莉亞已經發育得很飽滿了,可是和此刻的方香比起來,似乎的確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如果說平時的方香是一個淡雅的白領麗人,是一汪清泉.那麼此刻,站在指揮台上的她,就是是一團妖豔的火,一個散發著致命誘惑的絕代妖嬈.雖然于平時截然不同,卻沒有人感覺到突兀.這種帶有侵略性的性感,正和她犀利的指揮風格,相得益彰.

卡爾贊歎著,水也好,火也罷,驚才絕豔的天才,總是與眾不同的,總是能在不經意之中,就讓人心動神搖.

目光從方香身上回轉,掃過了她身旁的胖子...........

好吧,卡爾無可奈何的想,這個胖子例外!

衣冠不整,頭發被搓得凌亂不堪的胖子,正半張著嘴,一臉傻愣地在戰術電腦上飛快地敲打著.兩只死死盯著屏幕的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光芒.和身旁指揮若定的方香比起來,就像是一只受了驚嚇的肥土雞,蹲在一只鳳凰的身邊.

那反差強烈的畫面,讓人不忍猝賭!

不過,在場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這只肥雞,這場戰役,絕對不會打到現在這種程度.無論是豐姿綽約的方香,還是不堪猝睹的胖子.指揮台上地這兩個人,都讓所有的匪軍官兵為之自豪!

正是這兩個人聯手合作,在短短十一分鍾內,就已經打了蘇斯艦隊一個十六比零!並且,將一個圈套的繩索,系在了蘇斯艦隊的脖子上.

"胖子.你說..他們會上當麼?"方香輕笑著看著胖子.

"撤走了戰機......他們就已經上當一半了."胖子完成了手中地同步推演.看著電腦上地態勢圖.面露喜色.頭也不回地問道:"玩過五子棋麼?"

方香眼波流轉:"當然.......玩過."

胖子聽見她與平常不同地性感嬌媚地聲音.回過頭來.卻見方香抿著嘴.嬌笑道:"不過.我玩得不怎麼好.有空.你教教我..........."

要命了.早已經被激烈地戰斗弄得腎上腺素急劇分泌地胖子.只覺得此刻地方香簡直就是一只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能讓人欲火焚身地狐狸精.犀利地戰斗風格.讓她地整個人.也變得極富攻擊性.

你教教我.....這軟綿綿地聲音.分明就是**裸地調戲!

"好啊....."胖子低眉順眼地回答著,上瞟的眼睛在觸碰方香的目光時,身體輕輕地打了個哆嗦,頃刻之間,已經是一臉忸怩:"不過他們都說........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剛剛走上指揮台地卡爾,聽到兩人的對話.看著方香有些失神的表情,差點一口咬斷舌根噴出血來.

調戲這胖子.........姐姐,你可真是找對人了!

"五子棋,和現在的戰局有關系麼?"方香風情萬種地一笑,不置可否地岔開了話題.

"五子棋中,有一個術語,叫風車輪.指在一定區域內來回地繞著連續進攻的戰術或技巧,就像一個風車輪一直在轉著似的,這樣的取勝方法也稱之為風車勝."胖子趕緊解答道:"現在.他們的戰機撤退,我們已經占了先手,先手沖四,只要我們不犯錯誤,他們就只能一步步跟著我們走!"

看了看時間,胖子接著道:"現在,我們的偵查艦還沒有探測到躍遷通道地能量波動,也就是說,他們的艦隊抵達這里.至少還需要五分鍾.時間.足夠了!"

方香回想著胖子的整個作戰計劃,正如同胖子所說.在這個計劃當中,蘇斯艦隊的戰斗機集群,在因為查克納戰機集群的偷襲而放棄了對戰列艦的牽制之後,整個計劃,已經進入了自己的節奏.

蘇斯艦隊,想不上當都不行了.每一步,都如同五子棋中的沖四,除非他們能一子定勝負,否則,不應子就是輸!三個實時作戰計劃,四個連環套.......方香有些慶幸,這個頭發亂糟糟的胖子,不是自己地敵人!

回頭看了看自己的指揮台,電腦上,查克納戰機群,已經進入S21空域了.

方香嘴角,露出一絲充滿信心的微笑.這麼多年來,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輕松,這麼淋漓盡致發揮自己的指揮技巧,這麼專注于指揮中的一次.同時,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毫無保留的相信一個人的推演和判斷,如此密切的和一個人進行這樣的合作.

她只需要指揮,其他地一切,都有胖子幫她完成........天衣無縫珠聯璧合!

感激地看了一眼已經回過頭繼續跟戰術電腦拼命地胖子,方香深深吸了口氣,伸出纖細的手指,點擊著屏幕,將一個個指令發送出去.

這個時候地她,仿佛又回到了薩勒加長弓星域,當時,指揮長弓艦隊抵抗蘇斯艦隊入侵時的一幕幕,仿佛又出現在眼前.

方香目光閃動,輕輕地自言自語道:"將軍,沒想到這麼快,我就為你複仇了!上帝保佑薩勒加!"

"長官........"一位上校參謀忽然間大聲地在通訊頻道里叫道:"查克納戰機群進入A20空域,正經過第三空間層的K19通道,向S21空域沖來!"

"什麼?!"前田陽太猛地站了起來,片刻失神後,回頭看著布倫里奇,震驚地道:"將軍.敵人的戰機集群真的來了!"

"戰列艦到達指定地點沒有?"布倫里奇神情嚴肅地沖前田陽太一擺手,在指揮頻道里詢問道:"給我敵人戰機集群抵達S21空域的准確時間.報告我艦隊戰機集群及驅,巡各分艦隊的位置,航向和速度.立刻!"

"第一巡洋艦分隊剩下的兩艘巡洋艦忠誠號和埃爾維主教號,在S18空域配合第三驅逐艦分隊阻擋敵人的進攻,坐標43332"第三巡洋艦分隊英克索爾號被擊傷,現在.正在伊斯丁號巡洋艦的掩護下,緩慢脫離戰場."

"查克納戰機群地航行數據計算完成,預計抵達S21空域時間為兩分四十秒."

"我戰列艦集群已經全部完成轉向,正全速穿越S20空域,航速十六級.預計抵達時間,一分五十六秒!"

"我第一,第四戰機大隊,已經進入D16通道,預計抵達S2星域時間為四分三十六秒!第二,第三戰機大隊進入A17空域,預計抵達時間五分鍾."

作戰參謀們的報告聲.此起彼伏.

"航母剩下的兩個大隊的太空戰機,釋放完畢了麼?"布倫里奇看了看時間.

"已經釋放完畢,正在做編隊護航."

"好!"布倫里奇下令道:"命令戰列艦集群.抵達S21空域之後,以母艦為中心,進行圓形布防.所有防空炮塔啟用,戰艦做十字環繞運動,配合留守戰機,把查克納戰機群,給我擋在圓形防禦陣之外,直到我們的戰機回來!同時.........."

說到這里,布倫里奇猶豫片刻.終于一咬牙,下令道:"命令第二,第三巡洋艦分隊和第一,第三驅逐艦分隊,死守S18空域,無論如何,也要將敵驅逐艦和巡洋艦群阻擋在S19空域以外.其他的所有分艦隊,立刻按照天網協調系統地指令,分兩翼,沿A區和D區,向S21空域靠攏!"

"是!"參謀的領命聲.有些顫抖.

前田陽太瞪大了眼睛,無法置信地看著布倫里奇.

他知道,現在的第二,第三巡洋艦分隊和第一,第三驅逐艦分隊,已經是A1艦隊分隊中,損失最為慘重的幾個分隊.在查克納巡洋艦和驅逐艦占盡優勢的情況下,抽調走其他分艦隊,用這些分艦隊來阻擋查克納艦隊的挺進,無異于命令這些艦隊自殺!

顯然,布倫里奇.這是要以犧牲.來換取時間!在這幾分鍾空擋里,他要通過戰列艦.留守戰機的配合,阻止查克納戰機集群對航母的毀滅性打擊,並纏住他們.然後,再用抽調出來的巡洋艦和驅逐艦,對查克納戰列艦集群形成主陣外隔阻.最終,等到四個大隊地皇權之劍太空戰機回航的時候,一口吃掉來襲的六個戰機大隊!

盡管驚駭,前田陽太還是保持著沉默.他不得不承認,這是目前最好地應對方式,布倫里奇,這位統領A1艦隊長達十年,在蘇斯星際海軍中並不算出眾的中將,遠比他想象中更果決,經驗更豐富.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絕非僥幸.

星空中,蘇斯艦隊,在布倫里奇的指揮下,飛快的變幻著.

"安德烈,干得漂亮!"

區域通訊頻道中,傳來了伊里亞特號巡洋艦艦長紹爾的贊歎聲.

剛剛配合戰列艦伊戈爾號,完成了對蘇斯主力戰列艦西索巴號襲擊的安德烈,已經興奮得難以自持.

加上他完成的這次攻擊,查克納艦隊已經在打了蘇斯艦隊一個十六比零的進攻**.這在1201艦隊的戰斗史上,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地.幸福來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仿佛是幸運女神,看見了查克納艦隊的困境,在這一刻.伸出了她的手.

指揮系統里,再次出現了一條線路圖,新地指令又來了.

"右舵2100刻,二號空間層,三十度仰角,進入E17通道.航速19級."這一次,盡管已經看見了雷達上,目標空域聚集的六艘蘇斯驅逐艦和兩艘巡洋艦,安德烈卻沒有絲毫猶豫,迅速依據指揮系統的要求,下達了指令.

幾乎就在布魯克斯號轉向進入E17通道的同時,原本被蘇斯艦隊阻隔在後面不見蹤影的巡洋艦飛翔者號和一直跟隨行動的兩艘驅逐艦,從另外兩個方向,同時彙集到了布魯克斯號地身邊.仿佛他們早已經准備好了似的.

看著舷窗外的飛翔者號.安德烈再也忍耐不住了.

"我說......."安德烈撓了撓頭皮:"有誰的指揮系統指令,是具體到航線和航速的?"

熱鬧的區域頻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我是!"飛翔者號的艦長雅科夫率先道.

"我也是......"伊里亞特號的艦長紹爾的聲音有些驚訝

"他媽地.我以為只有我是呢!"這是貝奧武甫號巡洋艦艦長貝克地聲音.

"我也是!難道你們都............"

"上帝."

一陣不可置信的***聲過後,整個指揮官協調區域頻道里,忽然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指揮官,都被眼前地事實驚呆了.

自己,並不是唯一的一個接受詳細指導的人.這種指導,無關于自己的能力和信任度,是普遍存在的!

他們在感覺輕松的同時,又為之驚駭----那個勒雷少將,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難怪.所有的戰艦都能在這複雜的戰局中,清晰地找到自己地位置,有條不紊地相互配合,及時出現在需要出現的地方!

最古老的孫子兵法,就指出了戰爭最根本的勝利條件----廟算多者勝!

這種算,是算計,也是計算.既有大戰略方面的,情報方面的,也有具體戰術指揮實施方面的.從局勢.後勤,時間,兵力投入到戰斗力衡量.....幾乎就沒有不需要計算的地方.

能成為一艦之長,通訊頻道里的每一個查克納軍官都是有著豐厚軍事理論基礎地高材生.關于推演計算方面的課程,早在幾年,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前,就已經被他們背的滾瓜爛熟.學習的這方面的戰例,也是數不勝數.

在這些戰例中,常常會有一方軍隊.在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優勢的情況下.因為在局部戰斗中,另一方不斷累積小的勝利.從而影響到大的戰局,而最終導致失敗的例子.這種戰例,在導師講解地時候,無可奈何地將其歸諸于戰爭的迷霧.

畢竟,誰也不知道哪一個士兵地子彈會擊中對方的指揮官,不知道哪一個陣地的失陷,會導致全局的崩潰.因此,如何控制細節,在指揮中,對遍及戰場的局部戰斗掌握到何種程度,就成了決定戰役勝負的一個不容忽視的關鍵.如果可以的話,任何一個指揮官都恨不得把指揮分解到每一個士兵的頭上.甚至將這些士兵的跑動方向,步伐速度和個人戰斗力,都統統納入計算控制之中!可是,這樣的想法,很顯然是一個永遠也無法實現的幻想.

以在場的艦長們都知道,一場在太空中的戰斗,是多麼的複雜.別的不說,光是太空中的可運動區域和各種各樣影響戰斗地自然環境,就比地面上的戰斗,要複雜上百倍!

尤其是在雙方艦隊的絞殺戰中.不斷變向回轉,進行纏斗的戰局,更是需要每一個艦長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

如果區域協調頻道暢通的話,艦長們通常會在頻道中大聲溝通,進行及時地協調.如果通訊被干擾壓制,那麼.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斷和互相之間的默契.

從來沒有指揮官,試圖去站在全局的高度上,去具體指揮這樣的一場戰役.事先設定路線,速度和配合戰術等,更是緣木求魚刻舟求劍.很可能在戰局一開始,就被身不由己的戰艦,將作戰計劃拋棄了.

所以,很顯然,各艦指揮系統上傳來的那個署名**.King的一道道指令,不會是事先計劃好的.那只能是依據實時推演.取得地指導方案!

可是,想要將這麼多戰艦光是看,都足以讓人眼花繚亂的戰斗.航跡,位置都納入到作戰控制當中,又談何容易.況且,還在變化中產生新的作戰構想並制定具體地局部戰術,那需要的推演能力,簡直讓人無法想象!

"嗶"的一聲電子提示音,同時驚醒了驚駭中的艦長們.

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點開了指揮電腦上,那閃爍的二號實時作戰方案.

看完方案,安德烈深呼吸了一下.摁下通話鍵:"哥幾個,我忽然間有一種預感,咱們這一次,說不定還能活著回去."

星空中,兩支艦隊一百多艘戰艦,在直徑一萬公里的空域里,風馳電掣,捉對厮殺.

沒有親眼目睹的人,很難想像這慘烈的場景.標准成員配備一千六人的戰列艦.一千人地巡洋艦和六百人的驅逐艦,不時在能量炮光網中爆炸斷裂.少數人,還能搭乘救生艙彈射進太空中,其他的大部分人,都只能和戰艦的殘骸一起,漫無目標的翻滾進無邊無際的宇宙.

或許,他們會如同一艘幽靈船般,在宇宙中穿行,或許.會被某個行星或者恒星捕獲.成為一個和其他同類截然不同的小行星.更大的可能,是在一次碰撞中.徹底消失.

在布倫里奇的指揮下,由八艘巡洋艦組成地兩個巡洋艦分隊和二十艘驅逐艦組成的兩個驅逐艦分隊,在其他蘇斯戰艦的掩護下,向S21空域的主陣靠攏.

他們的離開,讓原本就難以支撐的蘇斯巡洋艦和驅逐艦集群,更是雪上加霜.在查克納戰艦的群起攻擊下,剩下的六七艘戰艦,只支撐了不到三分鍾,就已經喪失殆盡.不過,這三分鍾,已經足以讓撤退的蘇斯戰艦,脫離查克納艦群地絞殺.

而蘇斯戰列艦集群,已經全速進入了S21星域.在距離航母還有五百公里地時候,他們的陣型分成兩個部分,如同一橫一豎兩根鐵鏈,圍繞著母艦做繞行運動.所有地旋轉炮塔,防空導彈已經全部開啟人員上崗.母艦僅有的兩個大隊的戰斗機,也全部釋放了出來.面對敵人六個大隊的戰機集群,沒有人敢掉以輕心.

"敵人戰機群進入S21空域!"

"速度21級,三叉戟編隊.預計40秒後接火."

"敵戰列艦集群加速,已進入A20和D20空域,正在向S22空域運動."

"敵巡洋艦和驅逐艦集群突破S19空域,正向S21空域正面突擊."

如同暴風雨前的平靜,氣氛,緊張而壓抑.

A1艦隊的每一個人都明白,戰局,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現在的A1艦隊,已經完成了對對方戰列艦集群的繞行壓制,只要再拖住查克納艦隊幾分鍾,A2艦隊,就能完成躍遷!別看現在查克納人打得熱鬧,到那個時候,無論是正面的查克納驅逐艦和巡洋艦集群,還是企圖向更遠的S22空域繞行的查克納戰列艦集群,都只是覆滅的下場!

"保持和敵戰列艦集群的平行角度."眼見自己艦隊的巡洋艦和驅逐艦,已經脫離查克納艦隊的絞殺,布倫里奇冷笑一聲,下令道:"主陣後移.拖延時間!"

"是!"

一旁的參謀話音剛落,中控台大屏幕上,一架查克納戰機,向迎敵的蘇斯戰機開火了.

隨著這道能量炮光,在漆黑的夜空中閃現,所有的查克納戰機翻飛著沖向了戰列艦組成的防禦圈,蘇斯戰機分散開,迎了上去,而戰列艦的旋轉炮塔,更是在一瞬間拉出無數條火力線.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個參謀的報告聲在布倫里奇的耳邊響起.

"將軍....運....運輸艦隊發來求救信號!"站在指揮台下,手扶著耳機話筒,一臉驚恐地仰望著指揮台的這位參謀,聲音在發顫:"他們受到查克納艦隊的襲擊!信號出現坐標

什麼?!布倫里奇臉色大變地看向星際圖.

參謀所說的坐標,就在S30空域後面的煙湖障礙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