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十一章 第一方案

查克納1201艦隊的所有戰艦,都已經收到了張鵬程發來的指揮權和天網控制權轉移的信息.可是,沒有一個人敢相信.

艦長們不明白,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張鵬程上將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讓一個躲在不知道什麼地方的小小勒雷少將,來指揮查克納精銳的十二集團艦隊第一A級艦隊,這簡直就是個讓人發瘋的玩笑.那家伙,是陸

一時間,請求旗艦最高權限證實的消息,鋪天蓋地.互相之間的通訊中,也盡都是詢問和困惑.

可是,所有人能夠得到的,只有張鵬程親自回複的四個字.

"確認無誤!"

艦長們面前的指揮電腦上,連接旗艦的指揮系統,在接連彈出幾個高級權限轉移提示後,出現了新的最高權限代碼----

查克納巡洋艦布魯克斯號的指揮室里,上校艦長安德烈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自己的巡洋艦已經快要配合另外兩艘驅逐艦,突破蘇斯艦隊整體陣型位于C61空域的敵驅逐艦阻擊分隊的封鎖,為側翼突進的查克納驅逐艦大隊,打開通路的時候,那個**.Kin,下達的第一個指令,竟然是讓自己右轉220刻,彙合右翼的其他巡洋艦,向左翼靠攏."這是哪里來的白癡?!"安德烈簡直暴跳如雷:"就是那個勒雷胖子麼?他知不知道他在干什麼?!"

停下了攻擊動作的主炮,魚雷等各艙室的官兵和指揮室里的參謀們,也都是憤憤不平.一時間,戰艦里一片喧囂.

"操!這家伙在搞什麼?"

"他到底會不會打仗?"

"媽的,聽說這家伙是航空陸戰隊的機修兵出身,除了沾個航空以外,我敢打賭,他連戰艦怎麼開動都不知道!"

"好吧.老子死之前.也他媽算長一回見識!"

盡管憤怒.他們卻不得不服從命令.在布魯克斯號地左舷.另外一艘巡洋艦飛翔者號.已經開始執行命令轉向了.

這樣地情況.出現在1201艦隊地每一艘戰艦上.

抱怨聲中.更讓人惱怒地事情出現了.

轉向刻度.航速.時間控制.艦艇脫離戰斗地姿態.路線.和鄰艦之間地距離.主副定位.........這些消息.飛快地湧進了各艦地指揮電腦中.

"干嘛就盯著我們?怎麼開戰艦還需要這樣手把手地來教麼?"

許多艦長都在大發雷霆.打紅了眼的他們,原本就在氣頭上,看見這樣近乎于教幼兒園小孩般地作戰指令,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所有人都以為這樣的命令是單獨針對自己的.

在瞬息萬變的戰場,通常旗艦只會做大的戰術設定.具體的操控,都是由各艦按照戰術要求自行完成的.沒有哪位指揮官會針對每一艘戰艦下達這樣細致的指令.這樣的指令,通常都出現在某一艘不被信任或者出了問題地戰艦上.

艦長們執行了命令.並保持著沉默.在互相之間的協調系統上,沒有誰提出這個問題來.被人做這樣的詳細指導,並不是什麼光榮地事情.

可是,在他們的心頭,卻是一團怒火.如果不是出于對張鵬程的崇敬和信任,沒有人會執行這樣的指令.

查克納艦隊,在一種極其詭異沉悶的氛圍下,開始了戰陣變化.戰列艦主陣分成兩個集群,分別自左右.沿正反時針方向,做迂回運動.而一直處于絞殺狀態中的巡洋艦集群,驅逐艦集群和六個太空戰機大隊,則在與蘇斯艦隊的交火中,開始了更複雜,近乎讓人眼花繚亂的戰術調整.

這場殘酷的戰役,在這個時間段,忽然變得很有意思.

蘇斯人不知道查克納人想干什麼,查克納人自己也不知道!

"長官........"馬歇爾少將面紅耳赤地指著自己面前地指揮電腦:"你說.這算不算是一種羞辱?"

"唔........"呆呆地看著作戰方案的張鵬程,有些失神地抬起頭來:"怎麼了?"

"那家伙,竟然給我制定了一份路線圖和戰機作業表!"馬歇爾少將嚷道:"三十年期,我他媽就沒看過這樣的東西了.難道,他認為我不懂怎麼完成戰術任務麼?"

"真的?"張鵬程眨巴眨巴眼睛.

"他......."馬歇爾已經蹦出喉嚨的話,被一位參謀的聲音打斷了.

"馬歇爾少將!"指揮台下的天網控制台前,這位參謀回過頭,用手扶著耳機上的通訊器,在艦長頻道中報告道:"一號實時作戰方案已經傳遞過來了.**.Kin要求我們.立刻出動兩個太空戰機大隊.前往S21空域協同作戰."

"作戰方案?"馬歇爾飛快地看向自己的指揮電腦,片刻之後.他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轉頭對張鵬程道:"上帝,他讓我們攻擊蘇斯母艦?!"

或許是受到了馬歇爾地影響,一時間,指揮頻道請求通訊的聲音,此起彼伏.1201艦隊的每一個艦長都在為這個瘋狂而莫名其妙的指令發狂.

當張鵬程一摁開指揮頻道的通訊鍵,各種各樣的聲音,如同潮水一般的湧了出來.

"都他媽給老子閉嘴!"張鵬程不顧通訊屏幕上艦長們或盛怒,或鐵青的臉色,猛地一拍桌子:"作戰計劃在老子手里,我知道他想干什麼.你們有什麼話,打完了再來跟我說!到時候,你們不說都不行,老子讓你們罵個痛快.現在,不想把命丟在這里的,都執行命令!"

在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張鵬程就是主宰.他地品性人格值得信賴.軍事才華出眾.更重要地是,幾乎這支艦隊的每一個軍官,都是他親手提拔地!而這其中,絕對沒有趨炎附勢的人.

這就足夠了.

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

空寂的宇宙中,一艘艘戰艦.開始轉向,開始聚集.

"真地發現了麼?"前田陽太的話,讓布倫里奇皺緊了眉頭,喃喃自語.

"一定是這樣的."前田陽太自信地道:"布倫里奇中將閣下,你看這里......"

他用電子光筆穿過虛擬光幕,在立體星際圖中的一個編號為S18的正方體空域中點了一下:"這是我們的主陣所在地區域....."緊接著,電子光比的光標,落在了S18空域後方的兩個空域,前田陽太接著道:"這是S19和S20空域........"

光子閉的運動軌跡忽然自目前查克納戰列艦主陣所在的位置.向S20空域畫了一左一右兩個半圓後,前田陽太激動地道:"內圈巡洋艦集群離開左翼繞向右翼,外圈戰列艦分成兩部分.成正反時針方向圍繞我們旋轉,這是典型的多層擋拆迂回!"

"他們試圖利用內圈的巡洋艦和驅逐艦,為他們的戰列艦運動做擋拆,等到戰列艦運動到目標位置之後,我方艦隊如果在他們的巡洋艦和驅逐艦地絞殺下,不能向S20空域以後更遠的位置機動,那麼,為了保持主炮的角度,我們必須向S20空域轉向!這樣一來.敵人地巡洋艦和驅逐艦,就會在戰列艦齊射火力的掩護下,跟隨我們向後旋轉,這樣一來,A2艦隊的躍遷結束空域,就變到了我們的後方.........."

"對!"

"是啊!"

圍在身旁的幾個作戰參謀,個個恍然大悟,紛紛點頭道:"一定是這樣的."

"狡猾的查克納人!"

"不對........."布倫里奇來回踱步,沉思著:"他們一定還有什麼目的.這樣的運動.雖然能避免被前後夾擊,可是,對于他們覆滅地命運來說,並沒有多大的用處.不過是延緩一點時間罷了."

"將軍,我第一驅逐艦分隊被阻擋住,無法進行長線突進作戰.敵人的巡洋艦集群在做堡壘式阻擊."

"將軍!查克納兩支戰斗機大隊出動,目標不明."

"報告,戰列艦射擊角度偏移,敵人的戰列艦集群.快要出射擊區域了.主陣請求指示."

"布倫里奇中將閣下..........."前田陽太在參謀們此起彼伏的報告聲中.焦急地看著布倫里奇.戰局正烈,沒有時間再猶豫了.

"主陣後移.兩翼回旋,一定不能讓查克納艦隊做擋拆."布倫里奇一時想不出結果,終于還是接受了前田陽太的分析,一咬牙下令道:"母艦撤至S21空域,戰機完全釋放,拖住查克納戰列艦集群的運動速度,為前隊爭取後撤時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