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九章 你真狠

綠洲空域.遠遠的,煙湖星云裹著無數的小行星,環繞著這片空寂的空間.

星云折射的光芒中,蘇斯A艦隊揚科維奇上將級太空母艦黎明戰役號龐大的艦身上,六十個巨大的轉向推進器,將噴射口緩緩轉動向前,隨著一道道藍光噴吐,母艦在兩艘台風級戰列艦的護衛下,退到了主陣陣型的後方.

兩翼數十艘戰列艦和巡洋艦,如同風起云湧般,從母艦身旁越過,向前滑去.無數的能量炮光團和此起彼伏的爆炸閃光,就在距離母艦不到三百公里的主陣前端縱橫閃耀.

"A2艦隊,動作實在太慢了."

身穿一身鐵灰色制服的蘇斯中將布倫里奇,靜靜地站在舷窗邊,看著窗外一架架皇權之劍太空戰機,帶著滿身的疲憊和傷痕,從光芒四射的戰場中心飛回來,盤旋飛舞著,等待母艦的接納.

在他身旁,艦隊的副司令前田陽太少將,在憤憤地嘟囔著.顯得越來越焦躁.

布倫里奇淡淡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這位搭檔,沒有說話.這位前田少將,剛剛到A1艦隊就任不久,是蘇斯年青一代將領中的佼佼者.能力不錯,就是太過年輕氣盛,性子,也有些急躁.看著原本被動挨打的查克納艦隊,已經漸漸占據了上風,他顯然有些著急了.

布倫里奇點燃了手上地黑玉煙斗.任憑嫋嫋青煙將自己的面孔遮擋.這樣的局面,他其實,早有著思想准備.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和查克納人交手了.在雷斯克,A1艦隊,就曾經數次與查克納艦隊在太空中狹路相逢.

四勝兩負.這樣的戰績.看起來似乎占了絕對的上風,可是布倫里奇知道,那是在查克納主動後撤地情況下取得地.四場勝利,並不能讓他感到喜悅,而那兩次失利.卻能讓他一次次地回味苦澀.

打不垮的查克納人!這句話,在人類社會廣為流傳.這句話,也壓了蘇斯整整三千年!

在這個航道為王的宇宙中,查克納,占據著人類星際平面版圖東方,東南方和中央星域之間最關鍵的星際要道.得天獨厚!眼看著他們左右逢源呼風喚雨,蘇斯,卻被牢牢地壓制在東部星域,動彈不得!這種憋屈感,埋植于一代又一代蘇斯人心頭,不斷地生根發芽.

到了今天,沖破囚籠,以徹底擊敗身旁的這個鄰國作為崛起地基石,已經是所有蘇斯人共同的.唯一的願望!這個願望是那麼的強烈,那麼的不可阻擋.為了實現這個願望,無論是蘇斯軍人還是蘇斯皇室和平民,都不惜付出一切代價!

可是.......只有和查克納真正交過手的人,才能知道,打不垮地查克納人這句話的真正意義!

不提那兩次失利,單說今天這支查克納艦隊在經受了毫無防備的重大打擊之後,還能迅速反應過來,亡命般地發動進攻,將A1艦隊打得如此狼狽.就足以讓人體會到查克納人在絕境中.所能爆發的那種恐怖的力量.

幸虧,他們也只是能在絕境中爆發!

布倫里奇淡淡地想.對付這個國家,能夠采取的最好方式,就是溫水煮青蛙.有弱點,他們就不是不可戰勝的.

"怎麼還不來?!"身材健挺,長相英俊,完全是偶像級明星的前田陽太,似乎已經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在他眼前,蘇斯艦隊,剛剛又損失了一艘驅逐艦.

很顯然,這位新就任地副司令,有些擔憂.在蘇斯艦隊,有這樣一個傳統.一位新就職的軍官,在經曆了部隊的第一次作戰之後,往往會被部下,將戰斗的勝負和其幸運度聯系起來.贏了,他將得到尊重和服從,輸了,恐怕往後在這支部隊里的日子,都不會怎麼好過.雖然很唯心,甚至有些荒謬,可這,畢竟是蘇斯軍人根深蒂固的傳統!

布倫里奇淡淡地一笑.自己當年,何嘗不是這樣?!

"放心吧,前田少將."布倫里奇滅掉手中的煙斗,在一位參謀遞上來的實時作戰計劃上簽了字,把文件夾遞還給參謀,拍著前田陽太的肩膀道:"這支查克納艦隊,已經是甕中之鱉,翻不起什麼風浪的!按照這樣地打法,我們能堅持至少四個小時.A2艦隊應該早就已經進入躍遷通道了吧,難道,四個小時,還不夠他們完成躍遷嗎?"

"是,中將閣下."前田陽太深呼吸了一下,肅然道:"是我太浮躁了!"

"是因為首戰傳統嗎?"布倫里奇笑道:"雖然艦隊受到了不小地損失,可是,就這件事情而言,我可以提前恭喜你."

被說中了心思,前田陽太有些不好意思,辯解道:"我是覺得,我軍已經達成了戰術要求,將查克納艦隊牢牢地吸引住.這個時候,A2艦隊只要一出現,就是大局篤定.我方艦艇的損失,也會小地多.都是蘇皇陛下的精銳,因為這樣的原因,平白斷送在這里,實在是很可恥.況且,我艦隊長時間保持這樣的姿態,難免會引起敵人的警覺,夜長夢多............"

"要不被看穿,倒是有些難度."布倫里奇道:"從情報和作戰風格來看,對方的指揮官,應該是張鵬程上將.我盡力在和他展開正面交鋒,局部攻守,也往來頻繁.雖然能夠掩蓋一時,可是,這樣的打法,畢竟是占據數量優勢的我們吃虧.時間長了,以張鵬程上將地眼力.他不會看不出來.不過........."

布倫里奇輕輕挑了挑眉毛:"如果你是張鵬程,就算看出來了,你能有什麼辦法?"

這個問題,前田陽太其實早就反複想過,這時候布倫里奇問起.又思忖片刻.終于搖了搖頭道:"已經是膠著戰局,雙方絞殺在一起,轉身撤退無異于送死,這是一個死局.將軍可謂算無遺策."

"不是我!"布倫里奇擺手道:"作戰方案,是格爾什科夫上將.早在運輸艦隊動身前,就已經擬定的.AR-1861星系伏擊戰,只是其中一個.在我看來,其他幾個星系的作戰計劃,更嚴密更厲害.我不過是一個忠實的執行者罷了."

"那麼,在將軍您看來.這個計劃,還有漏洞麼?"見布倫里奇舉步想中央指揮台走去,前田陽太趕緊跟上.

布倫里奇沉默地走上指揮台,手扶著半圓形的欄杆,往著台下指揮室大廳正面,巨大地天網中控台主屏幕,悠悠道:"任何一個作戰計劃,都不可能是無敵地.不過,兩軍交戰.不需要無敵,只需要我比你更高明就可以了."

他轉頭看著前田陽太,臉上,是自信的微笑:"在我看來,查克納艦隊,在劫難逃!"

前田陽太翻腕看了看時間,和布倫里奇,相視一笑.

最多再等一二十分鍾,A2艦隊,就該到了.

"左舵一千二百刻.目標尾翼鎖定!"

"鎖定完成!"

"主炮充能完成!"

"開炮!"

隨著聖劍號戰列艦主炮的一道白光閃現.如同天降神罰一般,白光准確地擊中了蘇斯運輸艦隊台風級戰列艦的尾翼.

正在和聖光號纏斗的蘇斯戰列艦地能量護罩.早已是紅光頻閃.被這一記主炮命中,頓時崩潰,只閃了兩閃,就徹底消失了.戰艦尾翼,被穿透能量護罩的光團擊中,化作紛飛四射的大小殘片.推進器更是千瘡百孔,噴射的離子流光,只喘息掙紮兩下,就再也沒了動靜.

匪軍對蘇斯運輸艦隊的襲擊戰已經進入最後階段.

除了兩艘敵艦還在試圖逃竄外.剩下的,不是被摧毀,就是失去了動力,漂浮在宇宙中.匪軍配置地仗劍太空版機甲小隊,現在,正如同蜜蜂般,密密麻麻爬在這些失去抵抗能力的敵艦上.

清閑下來的方香,輕輕籲了口氣.整個人,如同一座棱角分明的冰山,在陽光下融化,疲憊的樣子,像極了一位辦公室里剛加完班的白領麗人.

"怎麼了?"轉頭看見身旁對著電腦發愣的胖子,方香奇怪地湊過頭去:"這是什麼?"

"這里........應該是另一支蘇斯艦隊的躍遷坐標......."胖子歎了口氣,指著星際圖道:"前後夾擊,如果是你指揮查克納艦隊,你會怎麼做?!"

"強行撤退的話......損失會超過九成!"方香已經看明白了戰局地問題所在,神色凝重地道:"如果是我指揮的話,我會選擇打下去!"

"如果按照這個作戰策略,我來推演,你來指揮......."胖子調出了一份作戰方案和推演,問道:"能保留多少戰艦?"

方香一看方案,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絲微笑.這種無賴打法,她已經在個人推演對抗上,領教過很多次了.如果有胖子在旁邊坐推演和方案制定,自己來指揮銜接,恐怕,蘇斯艦隊的指揮官,有得頭疼了.

"百分之三十!"方香給出了答案.

"如果......."胖子變戲法一般,又拿出一份輔助方案來:"我們這樣.........能保存多少?"

方香仔細地看了看計劃,回頭凝視著胖子.

"你真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