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七章 指揮技巧

分毫不差,這意味著什麼?

胖子有些無法置信.在個人推演對抗中,被自己虐了好幾十回的方香,竟然能把作戰單位繁複而易變的戰術動作,操控得如此精確?!

戰艦,猛然間有一個停滯,急劇地顫抖中,高速沖鋒的聖劍號艦首撞角,就如同一把利斧,將一艘蘇斯驅逐艦攔腰截成了兩段.與此同時,聖劍號的旁姊妹艦聖光號,以及另外幾艘巡洋艦,也飛快地相繼撞上了各自選定的目標.

五艘被撞擊的蘇斯戰艦,就像是熱帶草原上,被群狼撲咬的羚羊般可憐無助.原本雄壯而堅固的艦身,在沁涼如水漆黑如墨的太空中無聲無息地扭曲,變形.堅硬的撞角下,破碎了外掛裝甲,破碎了艦艇外殼,破碎了舷窗內的燈光,也破碎了蘇斯艦隊的抵抗.

匪軍戰艦,成三路,撞進了蘇斯艦隊的主陣.隨著方香的指揮,戰艦高速穿插,迅速將蘇斯艦隊切割開來.

看著那一條條精確到極點切割線,胖子不得不沮喪地承認,之前的個人推演對抗,自己,是占了推演術的便宜.

方香畢竟是經受過多年嚴格軍事養成的天才級指揮官.在這種考驗指揮官指揮功力的實戰上,若是自己也只能擺弄六十九個已知情報條件,恐怕,方香光憑這一手戰術銜接,就能把這個又白又胖的憨胖子給活活玩死!

方香都這麼厲害,那麼.那些在傳說中幾近非人地名將,又已經厲害到了哪種程度?

在和這些瘋子交手的時候,自己有多少幾率不犯錯誤?自己還有多少領先于他們的科技,戰斗力可供依靠?

如果,敵人的戰艦更強大,如果,自己率領的匪軍,面對的是一代名將指揮的那種比納爾特12代機甲,自己,又有多少勝算?

胖子只覺得心慌氣短.渾身發癢,屁股上如同被蚊子叮了一般,怎麼也坐不住.

他想不明白.在這個波瀾壯闊的大時代,***天下英雄.何其之多!想要在戰爭中一一擊敗他們,談何容易!

數到用時方恨少,自己需要學的東西,好像一下子變得很多很多.

指揮台天網上,匪軍艦隊,已經變幻成了魚鱗狀地絞殺陣型.不同的空間高度上,匪軍戰艦.在來回穿插,分割.如同魚缸里,一群狂亂的食人魚.

"保護運輸艦!"博德在急促地下達著指令,臉上,已經全是淋漓地汗珠:"立刻向A1艦隊求援!快!"

通訊員死命敲打著鍵盤.一遍遍地向茫茫宇宙,發送著求救信號.

"這是哪里來的艦隊......"一名蘇斯參謀絕望地看著主屏幕地畫面發問.

沒有人回答他.這支仿佛從地獄里忽然躍至身旁的破爛艦隊,已經用他們的撞角,擊碎了每一個蘇斯人的神經.

這個世界上,太空艦艇作戰,還有開足了馬力,沖刺數百上千公里,用撞角來撞的?!

多麼滑稽的戰術,多麼殘酷的畫面!

"靠攏,靠攏!"博德地嗓音沙啞.語速極快.他抓住通訊器.死死盯著屏幕大叫著:"天王星號,向中心靠攏.尾陣收縮,攔住他們!"

作為一個合格的指揮官,博德並不缺少經驗和軍事修養.盡管遭受了匪夷所思的襲擊,他還是極力地保持著鎮靜,極力地在天網的各個系統上,尋找著對手的漏洞.

現在,他就看見了一個.

只要天王星號巡洋艦,能夠在自他目前地位置向中心橫切,就能擋住一直咬住中央大隊不放的敵艦主力.只需要一小會兒,中央的艦群,就能加速前沖,進行遠距離回轉,呈犄角之勢,為運輸艦隊做掩護!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天王星巡洋艦的身上.

看著天王星飛快地向指定位置滑去,一些做同步推演的作戰參謀,臉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絲喜色.有幾位參謀,甚至情不自禁就要叫出一聲好來!

可是,這叫好聲,被卡在了喉嚨里.

在博德的吼聲中,他們眼看著天王星號巡洋艦轉向,又眼看著一艘早已經調整了航向的破爛巡洋艦,用更快的速度,將天王星號那如同漂亮的流線型尾翼連帶推進器,撞了個粉碎!緊接著,這艘破爛巡洋艦將天王星地殘骸推開,擠進了中路地縫隙,兩側能量炮,一路掃射.將剛剛還試圖靠攏聚集的兩艘驅逐艦,再次切割開來.

時間,路線,被這艘破爛巡洋艦,掌握得爐火純青!

博德地戰術意圖,和之前發布的所有戰術指令一樣,再次化為泡影,破滅了.

參謀們,深深地歎了口氣,從心底里,感到了絕望.對方指揮官,一點機會也沒有給博德.戰局,在這個人精確的控制下,繼續沿著他指定的軌道風馳電掣.

從敵人艦隊伏擊開始的第一次齊射,到艦隊全面突進撞進己方艦群,再到第二波伏擊發動時機的掌握.,再到後面絞殺中的走位,火力壓制方位,突進線路..........似乎每一艘戰艦的移動,射擊.都化作了一縷縷音律,緊緊附著在對方指揮官地指揮棒下.

無論己方艦隊的陣型和戰術怎麼變幻,這一縷魔音,始終緊緊纏繞在這片空曠的星域,天衣無縫地銜接著,行云流水般地律動著.

斐揚共和國.......查克納共和國.........在眼前的,到底是誰的艦隊?!他們的指揮官是誰?!

博德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這支艦隊,如同幽靈一般浮現,卻長著犀牛一般的撞角!他們的指揮官.指揮手法犀利老辣,自始自終,他們就牢牢地抓住突襲的先手優勢.壓著運輸艦隊打!

博德心急火燎地在指揮電腦上尋找著對手地破綻......沒有!對手,已經完全絞殺進了蘇斯艦隊之中.他們的位置.配合,已經將他們的火力優勢,發揮到了淋漓盡致.所有地蘇斯戰艦都在被動挨打!都在混亂中逃竄!

兩翼已經無法展開,在敵人艦隊的火力壓制下,羊角回轉,不過是一句空話.中央集群,也無法突破.正對面地敵方戰艦.一直死死地壓縮著運輸艦的運動范圍,將整個蘇斯艦隊,往中間擠壓!

忽然,一道白光,穿透戰艦控制室的數十個舷窗.將整個控制室照得雪白透亮.

博德情不自禁地用胳膊擋住臉,閉上了眼睛.眼前一團漆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眼膜上漂浮的,是一團紅綠色的光影.

那是天王星巡洋艦殘骸的殉爆!

博德癱倒在椅子上!

從一場值得慶賀地勝利,到一場將要結束人生的失敗,這其中的飛速轉換,讓他無法接受!對手指揮官的壓迫式打法,更讓他感到無力.

"跟A1艦隊聯系上了沒有?"

慌亂和喧鬧中,博德嘶聲問通訊員.盡管相距遙遠,盡管知道能夠等來救援的機會十分渺茫.可是.這已經是他能抓住地,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

"魔刀號.悍匪第二分隊,第三分隊,向坐標521022.43229.399432.5靠攏,引擎推進器全開,准備弧線長進,突進線路,我已經發給你們了,什麼都別管,一路向左右開火,盡量打他們的推進器!聖光號,向魔方號靠攏,壓住敵艦隊二號作戰空域的回轉敵艦,別讓他們散開!"

已經全身心沉浸在戰斗中的方香,一邊看著指揮台的天網信息,一邊飛快地操控著戰術電腦,一邊下達著一個個指令.

"魔法號,魔蠍號,迅速支援第一作戰區!盯住那艘台風級戰列艦,近身纏斗,阻止它提速!......"

"悍匪六號,九號,十號.自三號作戰空域邊緣,向S20方位斜插過去,用左舷火力,敲掉那兩艘驅逐艦的尾部推進器.魔術號,已經在前面為你們拉開角度了........"

方香的指令,清晰,明確.用詞樸實無華.就如同在廚房里指揮廚師做菜一般.

可就是這樣簡明的指令,揮灑出的,卻是星空中慘烈而華麗,攻防轉換速度極快地搏殺!在她清脆地聲音和妖嬈的微笑中,蘇斯運輸艦隊,已經被她壓得抬不起頭來!

"蘇斯運輸艦隊,已經完蛋了!"胖子把目光,從方香地身上移開.

蘇斯艦隊的六艘運輸艦,早已經在武裝商船的包圍下,擠作一團.

五艘蘇斯巡洋艦和十二艘驅逐艦中,被擊毀了六艘,剩下的十一艘戰艦中,兩艘巡洋艦和兩艘驅逐艦失去了尾部推進器,只能在星空中緩慢游移,另外七艘,雖然還在負隅頑抗,不過,也已經被切割開了,被擊毀或者俘獲,只是遲早的事情.

而那艘台風級戰列艦,顯然被方香給看上了.現在,她的所有戰術,都是圍繞著怎麼打掉戰列艦推進系統展開地.

至于匪軍的損失,除了五艘武裝商船和一艘巡洋艦帶了點輕傷外,根本就沒有任何損失.

僅僅十幾分鍾的戰斗,胖子就在方香的身上學到了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一個軍校畢業的指揮官最基本的技能.可是胖子,偏偏沒有系統地學習過.

作為一名指揮官,任何一個決策,都必須建立在相應的情報處理和局勢判斷上!

大型戰役.有數以百計的參謀做輔助,有各級指揮官進行分級指揮,最高指揮官反而比較輕松.真正難的.就是這種硬碰硬的小規模戰斗!爭分奪秒地快速攻防之間,參謀可以提供的.只有情報.一切判斷和決策,都是指揮官的大腦,于瞬間做出地!

在掌握的情報和推演運算條件不比對手占優,甚至更少地情況下,如何做出判斷,如何調配兵力,如何進行戰術動作的銜接.............這些.都是指揮學通過千錘百煉的指揮技巧解決的,也是一般指揮官需要在軍校里多年學習養成的東西.

當這些東西,由方香這樣天才級的學院高材生,融合她自己的理解經驗和多年形成地特有風格,在胖子面前一一展現的時候.對胖子的觸動有多大,可想而知.

可以說,這一戰,就像是一個警鍾,提醒著胖子.又像是一把鑰匙,打開了他腦海里的一道大門.拉塞爾灌輸在他腦子里的上千戰例,大大小小或正或奇地戰術,如同被一個什麼東西撥動了一下,開始翻滾凝聚.

胖子的目光離開方香,落在了隱身于綠洲空域的偵查艦發回來的實時戰報上.

指揮台的虛擬屏幕上.戰報中的影像資料的畫面.是遠比聖劍中央控制台的主屏幕,更慘烈的景象.

充斥畫面中每一寸宇宙空間的.是數不清地大小殘骸.大地殘骸,還在泄露的氧氣中燃燒著,那些密密麻麻地小殘骸,則靜靜地漂浮在宇宙中.如同有人在湖畔水面上,撒滿了各種各樣的垃圾.

遠處,兩支艦隊,在互相絞殺.

完全正統的戰艦作戰模式---戰列艦齊射火力作為主要攻擊手段,高速驅逐艦和太空戰機沖擊敵方艦隊主陣,近距離格斗.而巡洋艦,則進行大范圍迂回或穿透式集群突擊.

雙方指揮官的指揮功力,也在這種正統對決中,發揮得淋漓盡致.拉塞爾曾經說過,越是這種正兵對決,對指揮官的指揮技巧考驗就越大.都是熟透了的路子,怎麼掌握時機,怎麼投入兵力,幾乎已經到了閉著眼睛都能指揮的地步.己方是這樣,對方當然也是這樣.想要取勝,除了運氣,戰斗力,士氣等因素以外,對指揮官來說,最麻煩的,就是制造並識別這種正面對決中的陷阱!

越是大開大合光明磊落,就越有玄機.

只看了幾分鍾,胖子就已經看到了張鵬程和對方指揮官,在局部的幾次極其精妙的攻守轉換.雙方的動作,都很隱蔽,速度也是極快.瞞天過海,聲東擊西,調虎離山,關門捉賊........就像兩個武功高手過招一般,各種各樣的招式層出不窮無休無止.

胖子如饑似渴地看著,領悟著,理解著.不時在戰術電腦上做快速地同步推演.

看著看著,胖子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就得到了這麼多朋友的鼎力支持,實在感激涕零.我人笨,書寫的不好,數量又少.不是大家的抬愛,萬萬不可能掙紮到現在的.無論最後第幾名,我已經很快樂了.其實,我就是一攪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