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三章 綠洲陷阱

"淡定,要淡定......"

知道了斐揚艦隊進入躍遷通道,導致查克納艦隊也無法撤退後,胖子只覺得七竅冒煙.那斐揚艦隊的薩蒙少將,簡直就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傻!傻得一眼都望不到邊!

"您准備怎麼做?"胖子心里破口大罵臉上一片真誠:"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麼?"

現在的匪軍,缺的正是發展的時間和空間.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瑪爾斯方面軍這塊漂亮而免費的盾牌碎掉.唇亡齒寒這種文縐縐的高深道理,胖子向來是不懂的.可他比誰都明白,要想躲在旁邊打太平拳下黑手站得遠遠兒的吐口水,就得有個體格好的頂在前面.

對現在的匪軍來說,還有誰比彪呼呼的斐盟聯軍,更像傻大個兒?

看著胖子誠懇真摯的目光,張鵬程苦笑一聲,心里歎息,領導斐揚艦隊的怎麼不是眼前這位沉穩,堅定,正直的田少將.

雖然沒有挑明,可自己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不明白斐揚艦隊的薩蒙少將那點拿不出手的小心思?!無非就是想趁機撈點功勞罷了!現在世界各國的軍隊,又有幾個是純粹的軍人?撈錢撈權的心思,一個比一個重.反而是以前瞧不起的勒雷,幾年衛國戰爭,捶打出了一批腰板筆直的漢子!從來以能打仗,會打仗.敢打仗而自詡的查克納人,最敬重地,就是血與火中真刀真槍拼殺出來的英雄!在勒雷流亡總統弗拉維奧祭奠漢密爾頓的公開演講之後.這些日子,每天都有無數查克納人到勒雷駐查克納首都地使館,去表達敬意和問候,為漢密爾頓獻上一束鮮花.

三千萬死戰不屈的勒雷人,足以讓查克納人肅然起敬.對查克納在戰爭之初的算盤.民間也有反思和微詞.

現在,不說這位勒雷田少將提前預警.避免了1201艦隊一頭撞上蘇斯人的陷阱,單憑人家在知道斐揚艦隊的魯莽行徑可能會造成地嚴重後果後,依舊保持著的這份淡定從容,就讓人欽佩.

"我知道,匪軍一直是在田將軍地領導下......."眼看胖子要解釋.張鵬程擺了擺手道:"我知道田將軍的難處,有些話.心照不宣就好了.這一次,事情已經這樣了,我不能見死不救.查克納終歸是斐盟這條船上的人,若是因此和斐揚鬧出隔閡來,對時局不利."

看胖子一臉不置可否,張鵬程上將苦笑道:"勒雷已經為這場戰爭付出了足夠的代價,自漢密爾頓總統祭奠大會之後,你們做什麼,斐盟都不會深究.這時候要袖手旁觀,誰也不能指責你們.況且.匪軍在名義上.並不是勒雷的軍隊.可我們查克納不能這樣,現在.斐盟各國地眼睛,都盯在我們身上."

一陣沉默.

"就這樣吧!"張鵬程挺直了腰板:"這是A級艦隊之間的戰斗,你們盡快想辦法離開.如果我能活著回瑪爾斯,我會狠狠把薩蒙揍一頓,然後請你喝酒!"

他立正敬禮:"謝謝!"

通訊被切斷了.張鵬程那張嚴肅而爽直地四方臉,似乎還殘留在視網膜中.

胖子咧了咧嘴,想說什麼,終究只看著屏幕發呆.

"二十秒後,躍遷結束."

戰列艦黑郁金香號上,單調而機械的中央電腦的電子音,回蕩在戰艦的每一個角落.

"十五秒後,躍遷結束."

盡管戰艦的反作用力系統已經啟動,奔忙來去的船員們還是站了下來,就近找遍布艦艇各處的安全位坐下來,牢牢抓住扶手,有些,還系上了安全帶.

"十,九,八四,三,

電子音一刻不停地倒數著,控制室里,船員們紛紛抬起頭,緊張地看著中控台的主屏幕.

"一躍遷結束."

隨著電子音的提示,一團漆黑的主屏幕上,廣闊地星空,撲面而來.

猛烈減速地戰艦艦體,發出各種各樣奇怪的聲音,鑲嵌于透光金屬牆後地電子燈,忽明忽暗.反作用力裝置尖銳地嘶吼著,拼命抵消著飛船減速時的慣性,即便如此,艦艇上的所有人,也都能感覺到自己身體如同遭受了無形的擠壓推扯,抓住扶手的手臂,已經是青筋畢露.

"茲......."反作用力裝置的嘶吼,開始變得低沉,漸漸弱了下去.

無形的壓力緩緩消失.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結束躍遷狀態的船員們飛快地離開安全位,寂靜的戰艦,又恢複了喧囂和忙碌.

"薩蒙將軍!"

中央控制室里,中央電腦前的一位參謀大聲報告著:"發現蘇斯運輸艦隊,雷達已鎖定."

"將軍,目標坐標為45732.4312.95947.6.位于煙湖障礙區第一段,距離兩萬八千公里."雷達員的報告聲緊接其後.

"艦隊所有艦艇已經順利結束躍遷,陣型調整完畢,沒有掉隊艦艇."

"主動力艙重新啟動,五分鍾准備倒計時."

"一號推進器啟動.二號推進器准備"

"四號魚雷艙發生故障警報,後勤維修部立刻前往排查......"

參謀們的報告和指令聲,在指揮室里此起彼伏.

看著指揮台上.那不出所料出現在雷達中地蘇斯運輸艦隊,薩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在等待著.

"上帝蘇斯艦隊!"雷達員驚恐的聲音幾乎和控制台雷達屏幕上那密密麻麻地光點同時閃現:"A級艦隊,左舷,距離我們六萬公里!

薩蒙看向中控台主屏幕.六萬公里外,數不清的蘇斯戰艦.結束了躍遷,從虛空中浮現.那猙獰的艦首.正筆直地指向B15艦隊.他的心,沉到了谷底.匪軍的情報是真地.這果然是個陷阱.

"全體加速!"薩蒙死死抓住指揮席扶手,猛地站起身來.下令道:"右舵700刻,引擎全開."

蘇斯艦隊的忽然出現,讓不知就里.還沉浸在發現蘇斯運輸艦隊地興奮中的B15艦隊上下官兵,一團慌亂.

隨著薩蒙的一聲令下.整支艦隊,如同炸了窩一般.呈紡錘形的艦群陣型亂糟糟的一個擺尾,戰艦尾部推進器噴射地流光,在一瞬間變得耀眼奪目.紡錘陣型,如同一團揉在一起拋落地面的輕紗,在空中舒展開來,戰艦之間猛然間拉開了距離,陸續啟動中,各自向右前方飛躥.

"蘇斯艦隊在追擊我們."雷達員這一句幾乎可以稱為廢話地話,讓戰艦上的每一個人心頭都是一片冰涼.除了薩蒙以外.沒有幾個人知道在躍遷結束之後會發生什麼.蘇斯艦隊的出現.對他們來說,實在太突然了.

而隨著B15艦隊的高速啟動.剛剛結束躍遷的蘇斯艦隊竟然也迅速追了上來,這本身就說明了一個事實----這支蘇斯艦隊的出現,不是偶然.他們在發現斐揚艦隊的時候,甚至沒有半點遲疑!他們早有准備!這是一個陷阱!

"蘇斯運輸艦隊的護航艦,在向我們靠攏!"雷達員的那張總是蹦出壞消息的嘴,讓所有人都恨不得把它給縫上!

"他們在向我們開火!"這一次,是觀察員.

數十道白色光團和數百道細小地紅色光團,在艦隊左舷驟然閃現,高速突進中地艦隊,頓時如同從屋簷下躥進了雨幕之中.

位于艦隊左翼的幾艘驅逐艦和巡洋艦地能量護罩,在白色能量光團的撞擊下,變幻著顏色.炫麗而恐怖.能量爆炸產生的狂暴沖擊波,掀得戰艦左搖右擺.艦隊左翼,頓時亂做一團.

"左舷炮塔流動火力壓制,別停下,加速脫離!"

薩蒙恨得牙齒發癢,卻又無可奈何.原本是獵物的蘇斯運輸艦隊,竟然搖身一變成了獵人身旁的獵犬,試圖用它的攻擊,延緩B15艦隊的航速.偏偏這個時候,自己又沒有辦法停下來干掉他們.這種憋屈感,讓他眼睛發紅.

斐揚B15艦隊,畢竟列裝的都是斐揚主力戰艦.

五艘獨角獸級戰列艦突前,幾乎可以無視蘇斯運輸艦隊的攔截火力.而位于陣型左翼的八艘狂鯊級重型巡洋艦,和二十艘幼獅級驅逐艦,左舷旋轉炮塔火力全開之後,也足以讓蘇斯運輸艦隊退避三舍.

星空中,兩支艦隊相隔一萬多公里,擦肩而過.無數縱橫如網的艦載能量炮光團,如同流星般,在艦隊之間的虛空中交織.此起彼伏的爆炸和戰艦能量護罩顫抖變幻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宇宙,遠方的恒星,也在這七彩的死亡之光中,黯然失色.

在付出一艘幼獅級驅逐艦為代價之後,斐揚B15艦隊,終于沖過了蘇斯運輸艦隊的火力攔截,橫切過虛空,在距離蘇斯運輸艦隊一萬兩千公里的地方,鑽進了煙湖障礙區.而蘇斯運輸艦隊延緩的這幾分鍾,已經讓側翼蘇斯A級艦隊和他們之間的距離,拉近到了三萬公里.

在古代冷兵器戰爭中,有一條經驗.被稱為逢林莫入.在這個時代的星際戰爭中,這條經驗,被移植到了太空追擊戰中.

只不過.這里地樹林,指的是環境險惡的障礙區和星云.

在沒有小行星和視線遮蔽地虛空中作戰與障礙區和星云之中的作戰,是完全不同的.

一望無垠的虛空中,雙方艦隊比的是艦艇強弱,戰術地變幻.艦艇之間的配合協調,還有電子攻擊壓制干擾和火力地密集准確.而在障礙區和星云之中.這一切因素的效力,統統銳減百分之八十!在障礙區作戰,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地理位置!

在無數的小行星,碎石.氣體塵埃之中,如果被對手搶先占據了有利的地形.那幾乎就意味著一場慘敗.

這里是雷達地禁區,是伏擊偷襲的聖地.

無論是光反射,超聲波,粒子感應雷達,還是物質掃描器等,統統受制于障礙區里複雜而惡劣地地理環境,遠距離的光譜分析和光學望遠鏡也統統用不上.而障礙區里經常會出現的粒子風暴,電磁紊亂和引力暗礁,更是戰艦所有電子系統的噩夢.

包括電子攻擊系統,艦艇控制系統,協調系統.通訊系統.指揮系統.......電子化程度越高,受到的打擊就越嚴重.在這里.最可靠最安全的,是最簡單最原始的機械.

可以想象,當一支艦隊深入四周都是小行星和各種惡劣環境的障礙區,被一支占領了有利地形的敵方艦隊伏擊時,會是多麼悲慘的一件事情.

可是,眼見斐揚B級艦隊投入了煙湖障礙區,蘇斯薩勒加方面軍第一集團艦隊A1艦隊地指揮官亞曆山大.布倫里奇,卻只在嘴角露出了一絲輕蔑地微笑.他所指揮的艦隊,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就緊跟在斐揚艦隊地身後,一頭紮進了障礙區中.

這支斐揚B級艦隊的指揮官選對了策略,卻沒有選對方向.

煙湖障礙區,有八十萬公里方圓,疏密不一.除了各種惡劣的環境以外,其中,還有一個連接躍遷通道的無障礙空間,這種空間,被往來的人類,稱為太空綠洲.航行于障礙區中的艦艇,到了這個太空綠洲,就如同從驚濤駭浪之中,抵達了一個平靜的港灣.

如果把整個煙湖障礙區比喻成一個不規則的面團的話,那麼,這個太空綠洲和它們所連接的躍遷通道,就如同三根火柴棍倒插在面團中.太空綠洲就是三根火柴並在一起的火柴頭.通過綠洲,艦艇可以選擇進入任何一個躍遷通道,離開煙湖障礙區,或者相反,從其他地方躍遷進煙湖障礙區,變向進入通往1851或1871星系的主航道煙湖障礙區路段.

對斐揚B15艦隊來說,擺脫蘇斯艦隊追擊的最好辦法,就是抵達這個太空綠洲,再經由三條躍遷通道中的一條離開.只要躍出了蘇斯艦隊的追擊范圍,光是在1861星系,就有的是空間讓艦隊回旋.

不過可惜.......布倫里奇手里把玩著一根通體漆黑如墨的黑玉煙斗,凝視這星際圖上,那一個小小的綠洲.這支斐揚B級艦隊不會知道,橫在他們前進方向的那個太空綠洲,並不是他們逃生的大門.相反,他們已經按照格爾什科夫上將的計劃,自動跳進一個更深的陷阱.

A1艦隊,將一直驅趕著這支斐揚的B級艦隊抵達綠洲.不出所料的話,那支查克納艦隊,將會于二十分鍾後,出現在那里.

接下來,就是一場纏斗!一直等到蘇斯A2艦隊,經過躍遷通道,在那里驟然浮現.

到時候,斐盟人臉上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斐揚艦隊已經進入煙湖障礙區,正向綠洲方向奔逃.蘇斯艦隊距離他們,只有一萬兩千公里了!"

"查克納共和國艦隊已經轉向駛出障礙區,進入躍遷通道."

"斐揚艦隊尾陣受到蘇斯艦隊的攻擊."

"偵查艦跟不上了,已經失去斐揚艦隊和蘇斯艦隊的蹤跡."

"蘇斯運輸艦隊已經偏轉航線,經過了障礙區第一航段,正進入第二航段."

聖劍號戰列艦上,胖子靜靜地坐在椅子上,任憑耳邊一聲接一聲的報告聲此起彼伏.

A級艦隊之間的戰斗,絕對是現在的匪軍艦隊所無法直接參與的.

就像是一只跌跌撞撞的幼獅,試圖介入幾支成年雄獅之間的戰斗.......唯一的下場,不過是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命令03號偵查艦前往綠洲空域."胖子的耳邊傳來了方香的聲音:"02號偵查艦,繼續密切監視蘇斯運輸艦的動向.01和04號偵查艦,撤回煙湖障礙區邊緣."

"第二航段"胖子坐直了身體,不管斐盟和蘇斯艦隊戰局如何,至少,自己又有了沖那支正向著煙湖障礙區出口駛來的蘇斯運輸艦隊下手的機會!

萬斐元的物質,一艘完全可用于航母改造的巨型運輸艦,實在是大補!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

胖子一抹嘴巴.

先吃了這支運輸艦隊再說!後面凡人也開始發力了.說實話,被人說後勁不足還是有些悲憤.特此申請月票支援,看看冒牌爆一回,能站到什麼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