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二章 暗示

"嗶!"通訊頻道一聲提示,中斷的通訊屏幕再次亮了起來.

這次出現在屏幕上的,是一個胖子.

"田行健少將......"張鵬程注視著屏幕,四方臉在屏幕的閃光中忽明忽暗:"很高興見到你!我是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司令張鵬程."

"鬼才高興見到你!壞老子好事.攪屎棍!"胖子在心里腹誹,臉上卻洋溢這十足的熱情,舉手敬禮道:"張鵬程上將,您好!"

"剛剛收到了匪軍偵查艦發來的消息."張鵬程還禮後,單刀直入地問道:"有一支蘇斯A級艦隊,正在向煙湖障礙區逼近.情況屬實麼?"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開玩笑?"胖子憨厚地一笑,伸手在控制台鍵盤上敲了兩下:"這是匪軍另一艘偵查艦監控到的蘇斯艦隊記錄,我發過來,長官你可以自己親自看看."

打開胖子發過來的情報記錄,看著偵查艦拍攝的蘇斯艦隊行進的畫面和出現的坐標,艦艇數量,種類等情報數據,張鵬程眉頭緊鎖,抬頭問道:"田少將有什麼意見?"

"盡快撤離."屏幕上的胖子身軀筆直,嚴肅的表情,沉穩的神態,無一不彰顯一位勒雷少將的成熟風范:"很顯然,這是蘇斯帝國針對我們的一個圈套!"

"可是,他們只有一支艦隊......"張鵬程看著胖子堅毅的眼睛:"這個圈套,會不會太小了一點?況且,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動向,有了充足的准備,反過來看,這似乎算是我們的一個機會!"

"上將閣下,我認為有必要提醒您......."胖子微微抬了抬下巴,目光銳利,聲音低沉:"這不是遭遇戰,如果敵人的目標是1201艦隊.那麼,在星系之外........要知道,這里,可是第三航段!"

"星系之外,第三航段!"張鵬程陷入了沉默之中.他背著手,來回踱了幾步,眉頭越皺越緊.

"況且......."胖子淡淡地道:"將軍領導的1201艦隊.當然沒有什麼危險,不過,若是蘇斯艦隊拼了命纏住斐揚艦隊,不知道將軍.是准備見死不救呢,還是准備同歸于盡?"

胖子的話.頓時讓張鵬程身旁的軍官們喧鬧起來,有性急的,就准備呵斥了.

張鵬程擺了擺手,制止了部下地喧囂,他冷冷地看著胖子.忽然一笑.

這位勒雷田少將說得對!

1201艦隊不怕蘇斯艦隊,不等于斐揚B15艦隊不怕.若是蘇斯將攻擊力全部集中在B15艦隊身上.就是一個絞殺纏斗的局面,B15艦隊受到致命打擊,固然會影響斐揚和查克納之間的合作,若是時間拖得久了,敵人真要是在這緊鄰自由航道的第三航段屯駐有重兵,四下合圍,搞不好1201艦隊也得陷進去!

胖子的話雖然有些刻薄,可是,卻是一針見血.這才是軍人的風范,沒那麼多花花腸子!這家伙除了胖了點.其他無論是氣質素養.都很對自己的胃

不知道,這樣一個頗有些儒雅氣質地軍人.怎麼會被傳得那麼荒唐.

"謝謝!"張鵬程的語氣很誠摯.

"不客氣!"胖子微微一笑,云淡風輕.在他身旁,通訊屏幕鏡頭外的方香已經是兩眼發直,目瞪口呆----這才是胖子的真面目?

一個,儒雅嚴謹,氣質出眾地青年少將?!

"放棄原定計劃."張鵬程下定了決心:"立刻和斐揚艦隊聯絡,讓他們撤退!"

"是!"一旁的參謀大聲領命.

查克納1201艦隊連綿上百公里地龐大艦群,開始緩緩轉向.

十分鍾後.

"將軍!"負責和斐揚艦隊聯絡的參謀猛然抬起頭來:"拜倫.薩蒙少將回訊稱,B15艦隊已經有一半的艦艇進入K84-AIF7201躍遷通道,沒辦法停下來.半個小時之後,他們將抵達煙湖障礙區!"

"什麼?"張鵬程只覺得腦袋一下子就大了,參謀說的那條躍遷通道,是斐揚B15艦隊那條路線通往煙湖障礙區的最後一條躍遷通道.這個時候,斐揚艦隊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出現在那里地!當下急道:"他們怎麼那麼快?!我不是已經叫他們降低速度了麼?!"

"薩蒙少將沒有做解釋,他說,希望我們能夠執行原定計劃!"參謀急促地道.

"執行原定計劃?"張鵬程異常震怒:"立刻把通訊接通到指揮台!讓他自己來跟我說!"

早在和卡羅萊娜討論這次行動的時候,張鵬程為了避免指令不一,就特意向卡羅萊娜要了斐揚艦隊地指揮權.

而此前的戰前協調碰頭會上,他在和B15艦隊指揮官薩蒙少將的通話時,還專門強調了兩支不同路線的艦隊,抵達襲擊地點的時間問題.這一路行來,1201艦隊也是幾次三番和斐揚艦隊在指揮協調系統上,核對行程時間,以避免戰術動作不同步.

前幾次核對,斐揚艦隊還保持著嚴格的控制速度.怎麼沒過多長時間,他們就已經進入通往煙湖障礙區的最後一條躍遷通道了?從行程圖上看,他們比1201艦隊,快了整整半個小時!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就證明,前幾次指揮協調時,他們在說謊!

很快,通訊屏幕上,出現了斐揚達拉培亞B15混合艦隊指揮官,斐揚星際海軍少將拜倫.薩蒙的影像.

這是一位青年軍官,細長眼睛,鼻梁很高,大鼻頭.鼻子下留著一撇小胡子.胡須經過精心修剪,恰到好處地轉移了人們的注意力,遮掩了他那又長又翹,顯得十分倔強地大下巴.

他穿著一身黑紅相間地斐揚太空海軍軍服,軍服嶄新筆挺.肩膀上繡著金線的少將肩章格外醒目.袖口翻邊上,還繡著他名字地縮寫.掛著斐揚雙頭獅鷲徽記的寬邊軍帽低低地壓到眉心,讓他的眼神看起來有一種鷹一般的凌厲.

"薩蒙少將!"張鵬程才不管這家伙穿得多漂亮,眼神多凌厲,通訊一接通,劈頭蓋臉地怒吼道:"你他媽地在搞什麼?為什麼你的艦隊會在這個時候進入躍遷通道?難道你那可憐的,如同黃豆一般大小的腦子.不明白什麼叫指揮協調麼?"

"張將軍."薩蒙似乎微微皺了皺眉頭:"恐怕是我們的艦隊天網系統,出了點問題......."

他淡淡地看了看時間,接著道:"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了.我不明白為什麼上將閣下會忽然改變作戰計劃,不過.我斐揚艦隊已經進入跳躍點的事實已經無法更改,我希望,上將閣下能夠繼續執行原定計劃."

"不明白?"張鵬程氣極反笑道:"你看不懂情報?!"

"是那什麼所謂地匪軍提供那一份麼?"薩蒙鎮定地看著張鵬程:"無論是我,還是卡羅萊娜少將,都不認為.這份所謂的情報,有指導我們撤退的資格.且不論情報的准確性.就算是真地,我們面臨的,也只是一支蘇斯A級艦隊而已.如果我們地動作夠快,我們完全能夠在襲擊了運輸艦隊後從容撤離,就算要打,我們也占據絕對的優勢.說實話,我甚至更傾向于趁機殲滅這支蘇斯艦隊!"

"卡羅萊娜?"張鵬程緩緩坐在了椅子上:"你已經和她聯系過了?"

"是的,上將閣下."薩蒙彬彬有禮地道:"在收到情報的第一時間.我就征詢了卡羅萊娜少將的意見,卡羅萊娜少將認為,這個時候更改作戰計劃.是草率而不明智地.那支被稱為匪軍的部隊.事實上,指是一支立場不明地瑪爾斯民間武裝力量.無論是軍事素質還是軍隊裝備成員,都非常差勁.他們的情報准確性,可想而知."

"那麼......"張鵬程靠在椅背上,淡淡地問道:"勒雷田少將的分析呢?"

"我不認為一個經常性違抗令的人,是一名合格的軍人!"薩蒙輕蔑地撇了撇嘴:"他的分析表面看起來有道理,不過,大部分都建立在推論的基礎上."

"上將閣下!"薩蒙顯然不願意多說胖子,轉開話題,凝視著張鵬程道:"現在的局勢,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蘇斯運輸戰艦,已經在我們眼前了.打掉這支艦隊,我們就能為航道戰役,爭取更多的准備時間,就能對東南星域和主航道,保持威脅!況且,來的只是一支蘇斯A級艦隊,如果情報屬實地話,這反而是我們地機會,我們可以出其不意,將其一舉殲滅."

見張鵬程咬著牙關不說話,薩蒙懇切地道:"因為系統故障,沒有和1201艦隊保持戰術同步的責任,我會承擔.這一仗打完了之後,我會想將軍您做出解釋,可是現在,我艦隊已經進入了躍遷狀態,如果將軍這個時候改變計劃地話,那麼,等于將我們送到蘇斯人的面前......."

薩蒙閉上了嘴,沒有再說下去.

事實上也不需要再多說什麼了.利益,道理,懇切,威脅.......只要張鵬程不是瘋子,不想被斐盟聯軍指揮部送上軍事法庭,他就沒有見死不救的道理!

他是這場戰役的指揮官,不管怎麼樣,他都必須承擔指揮官的責任!況且,斐揚艦隊,並非自作主張,一切都是"協調系統故障!"

"好吧!"張鵬程挑了挑眉毛,拿起電子筆,在指揮電腦屏幕上調出一份作戰計劃,並在結尾處簽了字,發送給執行作戰部的參謀.淡淡地道:"既然盟軍已經犯下了錯誤,那麼,我們也會全力救援.不過,救不救得了,我也不敢肯定.還希望薩蒙少將,發揮斐揚軍人勇猛頑強的精神.我們.會在四十分鍾後抵達312774.17203.185998.2空域."

通訊切斷了.

張鵬程手上一使勁,將電子筆狠狠掰成兩段!

而在斐揚B15艦隊旗艦----一艘名為黑郁金香號的獨角獸級戰列艦指揮室的總指揮官辦公室里,薩蒙抹了抹額頭的冷汗,猛地操起身邊的一個杯子砸在地上.

"這個老狐狸!"薩蒙的胸口在急劇起伏著.

張鵬程雖然最後還是答應了執行原計劃,可是,在剛剛的通訊中,他的話.已經表明,查克納艦隊只不過是處于盟軍情意才盡力援救地,如果局勢不對,他們絕對不會把他們自己至于險境.而是會選擇撤退.責任,也會被推個干乾淨淨.

我們已經救了.是你們犯了錯,實在救不了而已.要知道,這些通訊,都是有記錄的!只要鎖定碼是原來的,那麼.拿到軍事法庭,都能作為證據!

薩蒙咬著牙.在電腦上切換通訊畫面.

"怎麼樣?"卡羅萊娜出現在畫面中,雙眉緊鎖.

"他們答應繼續按原定計劃執行,不過......"薩蒙將和張鵬程的對話重複了一次.

卡羅萊娜明顯松了口氣,道:"但願情況不是匪軍所說的那樣,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結束躍遷之後,你立刻向查克納艦隊靠近,想辦法和蘇斯艦隊脫離接觸.瑪爾斯方面軍,需要一支完整的斐揚艦隊!"

說最後一句話地時候,卡羅萊娜的表情.顯得有些怪異.

結束了通信.薩蒙在椅子上緩緩坐下來,沉默著.

B15艦隊沒有和1201艦隊戰術同步.自然不是因為什麼系統故障.而是他下令加速前進的結果!

今年三十八歲的薩蒙,大學畢業後加入斐盟海軍,二十六歲,因為各方面表現突出,被送至斐揚遠征海軍學院學習,畢業後,被選派到斐盟駐西北空域某小國軍事基地地一艘驅逐艦上,任中尉航行官,一步步升遷,在戰爭爆發之前,他是達拉培亞第五地方艦隊的戰斗部主任.

這一次,由于和卡羅萊娜曾經共事過,彼此之間比較熟悉,他被軍部指派,率領這支自第五地方艦隊抽調地B級艦來瑪爾斯,構建瑪爾斯方面軍的太空力量,協助卡羅萊娜.

在進入主航道之後沒多久,他就收到卡羅萊娜的命令,要求他與查克納1201艦隊協同作戰,襲擊一支蘇斯運輸艦隊!

在得知了這支運輸艦隊的情況後,薩蒙腦子里產生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戰績!

這支運輸艦隊,簡直是送上門來地功勳!

以他的軍事素質,當然會考慮其中地埋伏,可是,有了查克納艦隊做依仗之後,這種考慮,已經不是主要的了.重要的,是怎麼把這份功勳,劃到自己頭上!

正是基于這種思想,薩蒙才犯下了這個錯誤.

一路順利的假象,讓他擅自決定加快了艦隊前進的速度.他想趕在查克納人之前發動對蘇斯運輸艦隊的襲擊.他在乎的是,戰報上會怎麼寫.到底是B15在1201的配合下,還是1201在B15的配合下,這措辭的不同,對于他地前途,卻有著很大地區別.

有個成語叫先入為主,而在這種戰斗中,應該改成先到為主!

這種小聰明,許多人都會玩.而且,沒什麼風險.

可是,他做夢也沒想到,就在自己的艦隊進入躍遷狀態地時候,因為那個該死的匪軍的該死的情報,張鵬程,竟然臨時決定放棄作戰計劃,下令撤退.

薩蒙當時完全懵了.他無法想象當自己的艦隊單獨面對蘇斯A級艦隊,會發生什麼.更無法想象艦隊在自己手里遭受慘重損失的話,自己的未來,會是多麼的慘淡.

他只知道,絕對不能讓查克納人離開!這個計劃,必須要堅定的執行下去.那不過是一支蘇斯艦隊,自己還有獲勝的機會!

薩蒙松了松自己的制服領口.這個巨大的失誤,已經讓他喘不過氣來.更讓他喘不過氣來的,還有心頭一個根本不能說出來的念頭!

這個念頭,不光自己有,卡羅萊娜也有!

"立刻向查克納艦隊靠攏........想辦法脫離基礎........需要一支完整的斐揚艦隊."

卡羅萊娜的聲音,又浮現在耳邊.

薩蒙苦笑一聲,這位昔日的同僚,似乎永遠都不會把話說明.她的暗示,也永遠是那麼隱晦.

在卡羅萊娜的眼里,斐揚的利益,永遠高于一切.

無論是道義,正義,規則......在戰爭中,她只把自己當成一個純粹的斐揚軍人,一切以斐揚的利益為中心.她就像是一個瘋子,不擇手段,拼命的捍衛著斐揚的一切.誰也說不清楚,她這種病態,是可悲還是可敬.

這樣的民族或國家主義者,總是和自己這樣的自私者是不同的!

薩蒙覺得有些荒謬.一個愛國而無私,一個自私自利,可是,想到的手段,卻是同樣的.不同的,竟然是卡羅萊娜覺得天經地義,絲毫沒有心理負擔.而自己這樣的人,卻為此慚愧而驚惶.

蘇斯的圈套或許不是真的.

可是,如果是真的,在關鍵時刻,除了出賣.........還有其他辦法麼?

,萬分感謝大家的支持.順利爆了JJ的PP,我很爽,估計你們也很爽,各自在電腦面前淫笑.月底了,有月票的兄弟,再點一點.前面那只肥鵝扭著它雪白的屁屁滿世界招搖,我差它六百多步,真想沖上去爆掉它.

另外,關于超級電腦的作者瘋狂冰咆哮所謂的八卦爆料,我只能沉痛地表示,那絕對是謠言.流言止于智者.你們不會真的相信吧?

他血口噴人,我也就不再保持沉默了,堅決爆料!

我這是有照片為證的.

大家看起點攀爬瀑布的那幾張照片里,有一張,一個穿紅衣服的胖子垂頭喪氣的反向而行順流而下,那就是肥冰.他剛從瀑布上摔了下來.

那天,他沖在第一個.本來攀爬瀑布是很安全的.有鐵鏈可以拉著.可是,這胖子一看見石頭上有洞,頓時就激動了!

其時風起云湧,水汽襲人.

肥冰在水霧中,看著他後面的MM呵呵地笑啊笑.

"大家看,我不用手也行!"

結果........他坐在水潭旁邊的一塊石頭上,捂著襠,很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