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章 各就各位

靜謐星空,橫跨主航道第三航段兩個星域近三十光年的"煙湖"星云,就像一個不規則的淡水湖,在遠方無數清冷恒星的光芒中,靜靜地彌散.濃淡不

多少年來,身如輕紗的她,一直靜靜存在于主航道上.航行于這條主航道上的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艦艇上的人們,在艦艇躍出1871星系或1841星系跳躍點之後,只要一抬頭,就能看見這亙古不變橫于天際的曼妙身姿.

從查克納往薩勒加方向前行,在進入AR-1871星系時,人們能看到的,還只是這片星云遙遠而不完全的半側身軀.而經過跳躍點,抵達AR-1861星系的時候,就已經觸碰到了她的邊緣.其中,航道需要穿越的,長達八十萬公里的障礙區,就是這個如煙仙子衣角如同線頭那麼微小的一部分.

穿過1861星系障礙區,東南主航道會偏離星云,終于越來越遠,最終在AR-1831星系,與煙湖星云告別.

如果有興致的話,在經過1861星系時轉向,花上幾個小時的時間,經過十多個障礙區,就能在一顆黑褐色行星不遠處,找到進入AR-1862星系的跳躍點.

躍進1862星系,已經是星云之中了.

近處,星云不同氣體塵埃,反射變幻出的不同顏色,如夢如幻.遠處,六顆恒星組成的星團,如同這這一片濃霧繚繞的湖面上.裹著的一團漁火,似透非透,分外迷人.

和平年代,這里,曾經是許多攝影愛好者地勝地.他們不辭辛苦地穿越危險重重地障礙區,進入死胡同一般的1862星系,所為的,就是這星云內的瑰麗美景.很少有人知道,在1862星系里,其實.還有一個通往瑪爾斯自由航道的小型跳躍點.

聖劍號戰列艦通訊會議室里,電子燈的燈光,將四周照得透亮.

胖子在房間里來回踱著步.在他面前的X型會議桌前,方香,卡爾和馬克維奇.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四周三百六十度通訊屏幕上,指揮聖光號戰列艦的契科夫和其他戰艦的艦長,目光也隨著胖子的走動而來回移動.

這是匪軍艦隊地戰前預備會.在實地查看了環境之後,在伏擊地點的選擇上,大家的分歧比較大.

畢竟.八十萬公里地障礙區,有太多選擇.

有些地方隱蔽.有些地方有天然的屏障,還有些地方恰好形成一個漏斗形地空間,能將第一波攻擊的活力,發揮到極致.每一種選擇,都有自己的優勢.現在,就等胖子做最後的決定了.

在房間里轉了半圈,胖子停了下來,搖頭道:"我們不能埋伏在障礙區里!"

"為什麼?"一位薩勒加籍中校艦長幾乎是下意識地問道.

其他的艦長,也有些錯愣.跑了這麼遠地路,到這里來.不就是想利用障礙區的特殊環境進行伏擊麼.怎麼剛到這里.胖子就改主意了?!

眾所周知,太空襲擊戰.尤其是以寡敵眾地作戰模式,不在障礙區里埋伏的,幾乎就沒有!利用躍遷通道忽然出現的襲擊方式,必須是在敵人已經被圍困,兵力也占據一定優勢的情況下使用.

況且,太空中,也只有趁敵人艦隊經過障礙區時的緩慢航速,才能進行襲擊,否則,在躍遷通道里,敵人艦艇躍遷時每秒數千公里乃至數萬公里的躍遷速度,別說攻擊,就連鎖定和偵測都不可能實現!再先進的戰艦也不行!

胖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在場的人,都不明白.只有一路上都被胖子抓著進行模擬推演對抗的方香,心里咯噔一下,隱約有些揣測.

果然,就見胖子看著自己,唉聲歎氣道:"地方都不錯.....就是不好跑路啊!"

這個........貪生怕死卑鄙狡猾的死胖子!

看著軍官們發怔地目光,方香咬著嘴唇,氣不打一處來!

在場地其他人是不會明白這句話對自己的刺激地!從基地到這里,數十場推演對抗,這死胖子就變著花樣逃跑!無論系統給的什麼局,這胖子為了鍛煉他保存實力的戰術,總是想盡一切辦法避免正面交鋒決戰.有危險要跑,沒危險創造危險也要跑!

跟他打仗,感覺就像自己對面是一條掉進了油缸里的泥鰍!奇滑無比!

至少有十場模擬戰局,因為沒有可以遏制他行動的重點戰略目標,而被他活活給磨死.

最可惡的是,有時候,明明他已經占據了絕對優勢,勝利已經是唾手可得,可是,為了保存他的推演兵力,為了少損失那麼一兩個百分點,這家伙總是不依不饒,得了便宜又賣乖,光棍打九九還打加一.若是見勢不妙,拔腿又跑.

這世界上,沒有哪個精神正常的指揮官,是這樣打仗的!

如果不是想著以前導師的推演理論,如果不是想著匪軍和薩勒加,方香恨不得一巴掌把這條肥泥鰍給捏巴死!這哪里是打仗,這簡直就是調戲!

方香咬牙切齒地瞪了胖子一眼,聽這個白癡擺出一副運籌帷幄的造型繼續道:

"我們的作戰方式,和傳統艦隊的作戰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在障礙區里,雖然能夠對敵人順利實施第一波打擊,可是,我們的速度優勢和我們的撞角優勢,在滿是小行星的地帶不容易得到發揮.如果遇見突發情況,對我們的撤退也不利."

"未慮勝,先慮敗!"胖子豎起食指,一張胖臉.嚴肅得像個包子:"安全第一.無論打什麼仗,我們都要做好隨時跑路的准備.時機不對,趕緊撤退,這八個字,是匪軍今後作戰的第一指導原則.***大家要明白,做人,要心懷敬畏.怕死,其實是一種很高尚地情操!,"

"呸!......"方香忍不住偷偷啐了一口.能把怕死說得如此理直氣壯的,這恬不知恥的死胖子,是第一個.

"不在障礙區里埋伏.並不等于不利用障礙區!"

胖子悠悠地道:"大家別忘了,你們現在駕駛的,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隱形戰艦.只要我們需要.攻擊先手,永遠都是我們的!我們可以在我們需要的任何一個地方設伏!綜合逃跑和攻擊因素.我認為,這一次,我們選擇的伏擊地點,應該是......"

胖子的食指,摁在了星際圖障礙區之外的一個點上:"...這里!""格爾什科夫上將閣下.查克納艦隊出現了!"

揚科維奇上將號航母艦橋指揮室地中控台前,一名參謀猛然間站了起來.興奮地大聲道.

正俯身于推演平台前的格爾什科夫剛抬起頭來,參謀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偵查艦發來報告,已經發現那支查克納艦隊地行蹤.將軍,一點也沒有出乎您的預計,這支艦隊,果然就呆在第三航段,現在,他們在AR-1861星系.發現坐標是....."

"AR-1861星系?"格爾什科夫飛快地轉頭對推演台旁邊地另一名參謀道:"把這個星系的地圖調出來.標注出所有的障礙區!"

"是,將軍!"參謀飛快地操作著.很快,推演台上.就出現了AR-1861星系的星際圖.

格爾什科夫抓過報告情報的參謀手中地文件夾.隨手一翻,嘴里喃喃念著查克納艦隊出現的空間坐標.轉過頭.一邊在地圖上確定坐標地位置,一邊問負責推演的參謀道:"我第一集團艦隊A1艦隊,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哪里?"

"這里,將軍!"參謀看了看推演屏幕上的天網坐標,用電子推杆帶有黑色長條感應器的一頭,將推演圖上的A1艦隊標識推到了准確的位置.

"其他艦隊呢?"格爾什科夫問道.

"A2艦隊在這里.A3在這里......"參謀手中的電子推杆,移向了更遠的地方.

"狡猾的查克納人......"格爾什科夫確定了查克納艦隊出現地坐標後,不禁歎了口氣.憑借多年地經驗積累和手中的情報,他地目光,掃過1861星系數十個的障礙區,落在了最中心的煙湖障礙區上.

查克納艦隊將會出現在這里,他們,也只會出現在這里!

很顯然,查克納艦隊指揮官,不是一個蠢貨,也沒有因為頭腦發熱而貿然出擊.他們一定是以運輸艦隊為中心,反複偵查之後,才確定了這個襲擊地點的.換其他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能像這里一樣進退自如!

從地圖上看,煙湖障礙區,是整個1861星系的中心,周圍的其他障礙區和躍遷通道,是一個天然的屏障.只要監控住了躍遷通道,查克納艦隊就能夠保證至少在五個小時以內,周圍不會出現蘇斯艦隊的援軍.無論是襲擊還是撤退,五個小時,已經足夠了!

格爾什科夫有些惋惜,他歎氣,是因為,沒有辦法全殲這支查克納艦隊支如同肉中之刺般的查克納艦隊,薩勒加方面軍幾乎是全軍出動.可主航道廣闊漫長,光是維持這條補給線,就占用了蘇斯薩勒加方面軍兩個A級艦隊.想在茫茫太空中,尋找一支沒有確切目的,沒有行進方向.近乎于捉迷藏般的艦隊,實在太渺茫了.

因此,格爾什科夫借著藍石星基地進行補給的機會,策劃了這次行動.表面上看,運輸艦隊周圍,只有一些無法對一支查克納A級艦隊造成威脅地小型巡守艦隊,實際上,在運輸艦隊行進的這一路上,經過的每一個星系,都有一支A級蘇斯艦隊!

蘇斯薩勒加方面軍第一集團艦隊的A1,A2,A3以及第二集團艦隊的A5艦隊.就如同自行車滾動的鏈條,輪流埋伏于運輸艦隊行進的道路上.

為了不打草驚蛇,格爾什科夫沒有選擇傳統的跟蹤方式.

這種守株待兔的戰術.雖然笨了點,可是.對于達成將查克納艦隊趕進瑪爾斯自由航道的戰略目標來說,已經足夠了.當查克納艦隊發現一支A級蘇斯艦隊出現在他們面前地時候,無論他們一開始想干什麼,唯一的選擇,都是立刻逃離.

雖然同是A級艦隊.可是,查克納人會明白.這里,不是他們的戰場.

而在他們逃離地時候,星系外圍,其他蘇斯艦隊,就會形成一個圍追堵截的大網.這個網,雖然不一定能夠將查克納艦隊網住,可是,趕他們離開主航道,是綽綽有余了!如果查克納艦隊地指揮官腦子稍微有一點發熱的話,等待他們的.就不僅僅是被驅趕.而是全軍覆沒的下場.

現在,輪到在1861星系埋伏的艦隊.是A1艦隊.而A2艦隊,則在1871星系,A3艦隊,已經隱蔽在1851星系了.A5艦隊,則在1841星系等候.

如果查克納艦隊來晚一點,如果剛好是A2艦隊繞過速度特別放慢地運輸艦隊的時候,那麼,全殲查克納艦隊,也不是什麼不可能地事情.

沖推演台前已經停下了推演,肅立待命的參謀們一擺手,格爾什科夫道:"執行計劃吧!命令第一集團艦隊A1艦隊,立刻趕赴煙湖障礙區,執行驅趕計劃.命令A2,立刻向A1艦隊靠攏,A3和A5混合艦隊,迅速封鎖跳躍點."

"是!"參謀們轟然答應,敬禮之後,轉身各自忙碌起來.整個艦橋指揮室里,頓時亂做一團.呼叫聲,腳步聲,各種各樣的聲音此起彼伏.

站在空蕩蕩的推演台前,格爾什科夫凝視著星際地圖,緩緩拿起一根電子推杆,用帶有黑色長條感應器的一頭,將屏幕上的一個艦隊標識,緩緩推到1681星系的煙湖障礙區.

龐大的航道星際圖,閃過一道波浪般的藍光.推演程序,隨著這支艦隊的移動,在飛快地運算著.

當電子推杆將艦隊停留在煙湖障礙區地時候,整個地圖也隨之變成了以這支艦隊為中心地多層地圖.外圍第一層的AR-1861星系里,一個紅色地肩頭,指向中心.而在第二層,兩個箭頭,正向著1861星系跳躍點移動.更外層,三道箭頭,分別封鎖了第三航段的其他幾個關聯星系.

"真是可惜."格爾什科夫搖了搖頭.無論怎麼看,其他艦隊所在的位置,都不是一個能把查克納艦隊完全留下來的好位置.查克納人要跑的話,總是能跑掉.最多,能夠在這一路驅趕中,輪流咬上一口.

"將軍,這是A2艦隊剛剛發來的報告!"

一名參謀的叫聲,打斷了格爾什科夫的思考.

他抬起頭,結果參謀手中的文件.

"斐揚艦隊?"格爾什科夫雙目瞳孔猛然收縮.片刻之後,他緊鎖的眉頭,松開了,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上帝,在關上一扇門的時候,總會打開一扇窗."

他合上文件夾,凝視這推演台中央那代表查克納艦隊的電子標識,微笑道:"命令A2艦隊,不要暴露行蹤,放他們進來."

一看見胖子手指的地方,幾乎是在一瞬間,方香就明白了.

那是蘇斯運輸艦隊在經過障礙區之後,進入躍遷通道的地方!

在那里,他們將會把引擎功率提升到躍遷標准,設定自動導航系統並整理隊形,依次進入躍遷通道,所以,這是近五分鍾的停留.五分鍾,雖然短暫,對于匪軍艦隊來說,也足夠完成第一波攻擊了!而且,以匪軍的撞擊戰術來說,這個地方,無疑是非常適合的.

"剛剛經過障礙區,任何人,都會在心理上,產生不可控制的放松."胖子笑得很憨厚:"尤其是在這片無遮無攔,干乾淨淨的空域里.想想看,當我們從虛空中浮現,並撞進他們陣型的時候...."

"我贊同."方香毫不遲疑地道.

"我也贊成!"契科夫點頭道.

"贊成!"

會議室里,一片贊同聲.卡爾更是已經飛快地在作戰計劃上標注埋伏地點了.

"具體的埋伏陣型,以漏斗型倒打為主!"作為這次戰斗現場指揮的方香,接過了胖子的話.在臨陣指揮方面,她的經驗,顯然要豐富得多.

她手指著地圖上的幾個空間坐標道:"兩艘戰列艦,分左右與敵艦呈同一方向埋伏于障礙區出口上方.巡洋艦,埋伏于側翼.同時攻擊敵人的護航艦隊.剩下的武裝商船,就布置在正前方,任務是阻擋敵人運輸艦的躍遷......"

"如果沒有其他問題......."交代完作戰部署,方香環顧四周:"大家趕緊准備."

十幾分鍾後,艦隊已經各就各位,戰艦舷窗,能量護罩和推進器完全關閉,一艘接一艘的戰艦啟動光學偏導儀,沒入虛空之中.

"你怎麼想到在障礙區外面來打的?"方香小聲問胖子道.

"作為一個浪漫主義濕人....."胖子眼神迷離:"我不願意,這美麗的星云,被戰艦的殘骸所褻瀆."

"呸!"

方香憤憤地轉過頭,就見塞西莉亞神色嚴肅地跑了過來.

"將軍........偵查艦,發現蘇斯A級艦隊動向!現在,正向我們高速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