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九章 戰爭迷霧

胖子做沉思狀.

渾不知自己春光大泄的方香保持著俯身的姿勢,期待地看著胖子.

艦隊開始加速,戰艦左舷窗外的一顆橘紅色的恒星,已經漸漸的被拋離,遠遠地變成了一個小紅點.在恒星背後更遠處,明暗斑駁的一條彌散狀亮星云,靜靜地懸浮于宇宙之中,

如同........一團戰爭的迷霧.

"蘇斯運輸艦隊......."卡羅萊娜放下手中的情報,抬頭看著通訊屏幕畫面中,一位頭發有些花白的中年男子,躊躇道:"張鵬程上將,對于指揮部的這份情報,您怎麼看?"

"我認為,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是蘇斯設下的陷阱."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司令,二級上將張鵬程一張棱角分明的四方臉繃得緊緊的,目光犀利:"根據情報,蘇斯薩勒加方面軍的兩個混編集團艦隊,總計有六個A級艦隊和兩支B級艦隊,實力是我們的兩倍,若說這麼重要的運輸任務沒有嚴密的保護,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見卡羅萊娜若有所思,張鵬程接著道:"......現在,從主航道通往瑪爾斯的幾條A級航道跳躍點,在我查克納1202和1203艦隊的掌控之下,蘇斯指揮官烏里揚諾夫和格爾什科夫,俱都成名已久,不可能不知道這些情報.之所以還隱忍不發,是因為我率領的1201艦隊和你麾下的斐揚達拉培亞B15艦隊,還游走于他們的視野之外.在他們沒有摸到我們行蹤之前,是不會貿然動手的.可是,他們又不想就這麼拖下去......."

"所以,這支運輸艦隊的出現,和我們得到的情報.來得太巧了...."卡羅萊娜正襟危坐,習慣性地微微抬起了下巴:"你認為,這是他們為1201艦隊設下地陷阱?"

"沒錯."張鵬程肯定地點了點頭.

"可是,據我所知,在主航道的第三航段,似乎沒有大規模的蘇斯艦隊出現."卡羅萊娜輕輕用手指敲打著桌面,凝眉道:"這支運輸艦,運送的是供蘇斯的薩勒加方面軍所有艦隊三個月消耗的物資和大量的武器裝備.顯然.他們是在為即將開始的航道爭奪戰做准備.如果我們放過這個機會,等他們做好充足准備,我們地處境.會更艱難.況且......."

卡羅萊娜頓了頓,臉上浮現一絲微笑:"將軍您的1201艦隊.可是查克納最精銳的艦隊之一,我實在想象不到,蘇斯人設計這個陷阱,需要多少戰艦,才能保證殲滅1201艦隊.從各方面地情報來看.第三航段附近,似乎沒有能對您造成威脅的力量."

張鵬程沉默著.他不得不承認.卡羅萊娜地觀察力很敏銳.事實上,在他感覺這是敵人的一個陷阱的同時,他也反複考慮著另外一種可能----如果,這支運輸艦隊的出現並不是什麼陷阱,就這麼白白放過,不但浪費了情報人員千辛萬苦出生入死才得到的情報,還會讓今後地戰局,更加被動.

要知道,現在的查克納,在竭盡全力和蘇斯帝國爭奪雷斯克星系.能調派到主航道地兵力.極其有限.自己率領的這三支艦隊,已經是最近一段時間查克納軍部最大的機動力量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可能有更多的艦隊進入主航道增援.

因此,對于處于劣勢的己方來說,時間,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威脅主航道,無論打不打,向北對雷斯克,向南對勒雷通道,都是一種牽制.這種牽制,時間越長越好!等到查克納第三次增兵計劃完成或者在雷斯克贏得一場大的戰役,那麼,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援軍進入主航道.到那時,查克納和費斯切拉領導的斐盟東南方面軍北南呼應,東南一隅,就能穩定下來!

而想要達成這一切,襲擊這支蘇斯運輸艦隊,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維持整個軍隊三個月地物資和大量亟待補充地武器裝備被摧毀,對備戰中的蘇斯薩勒加方面軍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地打擊.

卡羅萊娜不露聲色地看著這位沉思中的查克納上將,她知道,自己的分析,已經打動了他.

雖然,在斐盟聯軍內部,這支查克納艦隊事實上並不受瑪爾斯方面軍的統屬,論軍銜,張鵬程也是上將,可是,畢竟現在的斐盟各國軍隊,已經組成了斐盟聯軍,歸屬于聯軍指揮部指揮.所以,心照不宣之外,也需要維持名義上的體制.

而作為聯軍指揮部直接指派的瑪爾斯方面軍總指揮,卡羅萊娜,不單只領導一個斐揚裝甲師和一支斐揚B級艦隊,還負責整個瑪爾斯戰區的指揮.名義上對張鵬程領導的查克納第十二集團艦隊,是有指導權的.

在看到指揮部發來的關于這支蘇斯運輸艦隊的情報第一眼,她就做了情報綜合.

機會,總是稍縱即逝,她不想放掉任何一個機會,尤其是這個機會來自于指揮部,來自于斐揚情報系統得到的情報----對于以斐揚共和國軍人為主的聯軍指揮部,她有著天然的信任.

情報綜合的結果,顯示了襲擊計劃的可操作性.

在第三航段,根本就沒有可以對查克納1201艦隊造成威脅的力量.如果白白放過這個機會,卡羅萊娜幾乎可以想見聯軍指揮部對自己的評價!

"優柔寡斷!"

這樣的評語,是剛剛獨當一面的她,所無法忍受的.尤其是在這種有把握取得勝利的情況下.

所以,不能讓張鵬程,再猶豫下去了.

"張將軍,我知道你比較擔憂我們情報的不確定性."卡羅萊娜笑道:"如果我們的偵查艦,沒能發現敵人的埋伏,而您地艦隊又出現在那里........這顯然是一場災難.不過.機會稍縱即逝,我會以指揮部的名義下達命令,承擔責任.而您,可以加派偵查艦,在確定沒有危險的情況之後再動手.另外,我會命令B15艦隊直接前往目標區域,協同保護."

"好吧!"張鵬程點了點頭.在理性的分析下,直覺.並不足以影響一個指揮官的決策.

而且,作為一個傳統的軍人,對于這位斐揚女少將的果斷和勇于承擔責任.他也是從心里感到欽佩.當下道:"我會謹慎前往目標區域.不過,我希望B15艦隊指揮官.能夠聽從我的指揮.這種事情,不能有絲毫馬虎."位于東南主航道第三航段地AR--1871公共星系,是一個由兩顆恒星組成的雙星系.

在伴生雙星耀眼的光芒中,六艘外表粗陋地鐵灰色大型運輸艦和一艘巨型運輸艦,在三十艘同樣是鐵灰色的蘇斯戰艦護衛下.正緩緩穿越圍繞這兩顆伴侶恒星地一圈由小行星帶和濃密氣體塵埃組成的障礙區.

蘇斯人在外表美觀方面,實在是很吝嗇.

旗艦維多利亞號戰列艦的艦橋控制室里.瓦萊里安.博德正緊緊地盯著中央控制台上的雷達探測表和光學遠望畫面,並不時查看著由突前開路的電子偵查艦傳送回來地數據和報告.瘦長的臉上,如同籠罩著一層寒霜,嘴唇緊緊地抿著,濃眉下的一雙細長眼睛炯炯有神.

靜靜地站在控制台前,看了足足半個小時,博德用手指捏了捏眉心,伸手在一名參謀面前的虛擬鍵盤上敲了兩下.很快,屏幕上,出現了艦隊天網的監控畫面.畫面通過分布于各艘戰艦上的光學鏡頭.從不同角度.拍攝著行進中的艦隊.

一艘台風級戰列艦,六艘咆哮級巡洋艦.十二艘銳芒級驅逐艦組成一個圓形防禦陣型,將龐大笨拙的七艘運輸艦,緊緊圍住.

此刻,艦隊正在前方一左一右兩艘電子偵察艦和四艘護衛艦的引領下,陸續穿過十幾顆直徑在幾百米到一千米左右的小行星之間的空隙.不時有細小地碎石,翻滾著,碰撞在艦艇外掛裝甲上,被無聲無息地彈開.

博德地目光,落在了那艘比六艘大型運輸艦加起來都還大的橄欖球形巨型運輸艦地身上.這艘冰原之熊,就是他此次護航任務需要保護的重中之重.

"偵查艦到哪里了?"博德向身旁的情報聯絡官問道.

"最前面的蜜蜂號已經進入躍遷通道了,預計在一小時之後,抵達下一個障礙區.第二梯隊的偵查艦,也已經通過了現在的障礙區,正在擴大監控范圍."埋首于電腦畫面的情報官抬頭道.

博德點了點頭,躊躇一下,吩咐道:"讓偵查艦都打起精神來,所有經過的地方,都必須要仔細搜索,務必保證艦隊的安全."

"是,將軍閣下."中小情報官毫不遲疑地回答道.回過頭拿起通訊器時,臉上,卻不禁露出一絲苦笑.這已經是他第十二次聽到同樣的話,執行同樣的命令了.

情報聯絡官的表情變化雖然細微,卻沒能逃過博德的眼睛.他沒有說話,只面無表情地轉身,向自己的指揮席走去.作為蘇斯薩勒加方面軍第二集團軍A2混合艦隊D1分艦隊少將指揮官,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執行運輸艦的護航任務了.只不過,這一次對他來說,尤其不同而已.

蘇斯和查克納在雷斯克星系的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迄今為止,蘇斯帝國已經在雷斯克損失了超過十六支A級混合艦隊,查克納共和國的損失也大體相當.現在的雷斯克通往主航道的跳躍點,已經成了一個在雙方之間滾來滾去的皮球!今天還在蘇斯手中,到明天,通過這個跳躍點的很可能就是查克納的艦隊.

所以,現在的主航道,已經不是幾個月前蘇斯艦隊的天下了.

在這條維系蘇斯到薩勒加長弓星系的後勤補給線上,除了蘇斯的艦隊以外,還多了三支查克納艦隊和一支斐揚共和國的B級艦隊.這些湧入主航道的敵方艦隊,就是蘇斯後勤通道上的定時炸彈,人們只能聽見滴答聲,卻不知道它何時會爆炸.

坐在指揮席上,揉了揉一直跳動不停的太陽穴,博德感到一陣疲憊.

自己的神經,繃得實在太緊了!

根據情報顯示,查克納的三支艦隊已經分開.其中兩支,抵達了瑪爾斯自由港.封鎖了自由港通往主航道的一段A級航道,擺出堅守的架勢.而另外的一支艦隊,則一直游走在主航道,到現在,也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

而靠近瑪爾斯通道的主航道第三航段,無疑,是最危險的地方.

這樣的局勢下,在這樣的地方,自己護航的這支運輸艦隊運送的,卻是整個蘇斯薩勒加方面軍第一集團軍和第二集團軍的軍火補給!

除了普通的武器配件以外,在那艘巨型運輸艦上,還有可供一個裝甲師武裝的帝國10代極光人型單兵機甲,有改良的台風級戰列艦3200毫米主炮,2200毫米副炮和1100毫米旋轉跑,有機密等級極高的遠距離陣列雷達系統,有多級電子干擾系統,還有新開發的集成主動索敵裝置的火控系統!

這些東西,都成套成套地躺在運輸艦貨艙里,總計價值近兩百億斐元,幾乎相當于一支B級艦隊的造價!

環顧四周,控制室中央推演台前,有五名參謀正在討論著什麼.在他們旁邊,豎立的透明平面顯示器上,是藍線紅標的星際平面圖,另有兩名參謀和兩個導航員,正在這些落地玻璃般的星際圖前,標注或者記錄著什麼.間或還互相低聲說上幾句.

中央控制台前,雷達,通訊和掃描系統發出得各種電子聲,操控人員的鍵盤敲打聲,導航員和首席航行員之間的低語聲,參謀們的討論聲,混雜在一起,緊張有序.

一切,都看起來和一次平常的護航任務沒什麼兩樣.

博德輕輕歎了口氣,若是這些部下們,知道這一次護航任務,事實上帶有充當誘餌誘敵的性質的話,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保持現在這種平常狀態.

兩百億斐元的香甜誘餌,格爾什科夫上將,算是下了血本了!

"不求殲滅敵人!"

有些禿頂的格爾什科夫矮小的身影,仿佛又出現在博德眼前.

"我們需要的,不過,是一個找到敵人,把他們逼入瑪爾斯周邊航道的機會而已."要反複考慮描寫視角,一時出不來.所以,把修改過後的這一段先發出來.六千多字,壓縮到四千字.沒辦法以胖子的視角寫出來,實在是能力問題,不是態度問題.對于這一類的情節,大家如果有什麼更好的處理方式,不妨發帖子告訴我.現在對這一類情節,我自己似乎有些困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