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七章 發泄之旅

方香的艦隊,開始變陣.

虛擬星空中的艦群,如同狂風中的云朵,在翻卷變幻.

幾秒鍾後,戰列艦的錐形攻擊集群,就已經壓縮回收成了如同雞蛋一般的橢圓形防禦陣型.兩翼巡洋艦和驅逐艦,也偏移了突擊線路,一艘艘首尾相接,一邊以側舷火炮壓住陣腳,一邊在星空中劃過左右兩道二百七十度弧形回旋,向前移的艦隊主陣靠攏.

當主陣聚合完成的時候,毫無預兆的,艦群猛然間集體加速,如同深海中覓食的魚群,同時擺尾,偏轉六十度,向系統分配給胖子的目標空港疾撲而去.

方香的這一手,頓時弄得胖子手忙腳亂.

"不用這麼拼命吧?"胖子回過頭來大叫道:"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那你讓我贏好了."方香抿著嘴挑了挑眉毛,看也不看他一眼.

"想甩開我....."胖子指揮著艦隊圍追堵截,試圖將方香的艦隊死死纏住.嘴里哼哼兩聲,正准備大誇海口時,聲音卻嘎然而止.

目瞪口呆中,只見虛擬屏幕上,四艘航母,從方香高速轉彎的艦隊中,被甩了出來.

在脫離艦隊的一瞬間,四艘航母,就如同四個炸了窩的蜂巢,無數太空戰機從不同角度的彈射跑道飛躍而出,機尾離子推進器,在空中劃過無數道或大或小的回旋流光,掉轉機頭,齊刷刷地向紅色堵截艦隊筆直電射.

圍堵的紅軍艦隊,不可避免的和戰機群發生了碰撞.

密密麻麻地能量炮光中.藍軍的一架架戰機,化作火球.四艘航母地艦體上,能量護罩拼命閃爍,爆炸的光芒此起彼伏.十幾艘紅軍高速驅逐艦.也在藍軍戰機群不要命的攻擊下,爆炸解體.

而方香地艦隊集群.已經趁機脫離纏斗!

身後的參謀們一片嘩然.為了拿下胖子地目標空港,方香,竟然犧牲了艦隊中最昂貴也是最重要的戰斗力!

全部的四艘航母,在這一刻,變成了一道不要命的阻擊陣地!它們的任務.就是在被擊毀之前,將紅軍艦隊.死死擋住!

如果在現實中,這代表著四支A級艦隊地核心靈魂,數千億斐元和近十萬士兵的灰飛湮滅!

"你瘋了?!"胖子呆若木雞地看著方香.

"想要阻止你取得勝利,這是唯一地方式."方香扭開了臉.胖子震驚的眼神,像極了她當初看向托爾斯泰時的眼神.當初托爾斯泰給自己上這堂課時,自己也是同樣的震驚和迷惘.

"可是......"胖子完全不能接受:"失去這四艘航母,你的艦隊,也會在我的攻擊下覆滅!系統給出的戰略目標的價值,根本不值得你這樣做!"

"這是戰爭!我現在扮演的,是你的敵人!"方香死死咬著嘴唇:"在現實中,我不會這樣做.不代表其他人會不這樣做!戰爭.不是理智地利益衡量.在這個世界上,瘋子.遠比你想象地更多!如果是在現實戰場上,我們的戰略目標,很可能是一個雖然渺小,但卻關系到整個戰局地關鍵地點!別說犧牲一支艦隊,就算是犧牲十支艦隊,只要能夠拖延你一秒鍾,都會有人毫不猶豫地去做!"

"如果我的艦隊占領了空港,在你消滅我的艦隊之前,你的陸軍,就是一支孤軍.前面有系統軍隊,後面有我的軍隊.輸了,你就得放棄支持卡爾的作戰計劃.如果想要贏,你就必須付出同樣的犧牲."方香轉過頭,靜靜地看著胖子:"你會怎麼選擇?"

推演室里,一片寂靜.方香的話,就如同一記記猛錘,敲在胖子心頭.

這不是一個游戲!

看著虛擬屏幕上的推演程序,胖子忽然覺得,那些沒有發出的指令,是那麼沉重.回想四年前自己踏上戰場以來所經曆的一次次戰役,心底湧出的,是一絲極度地恐懼.^.

以前的自己,不過是沖鋒陷陣的小卒子.在加里略,在米洛克,在加查林,掌控著命運的,都不是自己.是貝爾納多特,是拉塞爾,是米哈伊洛維奇,是費斯切拉!是這些人在指點江山揮斥方遒,是這些人在戰爭棋盤上從容落子談笑用兵.

想起當初米洛克戰役時,拉塞爾布下的皮爾斯信號.想起在加查林時,費斯切拉以整個莫茲奇陸軍為誘餌,胖子就覺得不寒而栗.

什麼時候,自己,也站到了這個位置上?!

過去,好像在這一瞬間就過去了......一個人掙紮求生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複返了.現在,自己手里握著的,是十萬匪軍的命,是兩大基地三十萬後勤人員,科研人員和普通民眾的未來!再往以後,這個擔子,還會更重!

名將排行榜上那一張張面孔,又出現在胖子面前.

誰也不知道,在這些人中間,有多少個瘋子.誰也不知道,他們會用他們手里的軍隊,去干些什麼.

想要阻止這些人,就必須擊敗他們!

可是,如果他們和這個時候的方香一樣,自己又用什麼去擊敗他們,用什麼來捍衛自己想要捍衛的一切?用部下的犧牲麼?

那自己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

慈不掌兵......這四個字流傳了數千年,此刻回蕩在胖子耳邊,依然那麼刺耳.

"你沒多余的時間考慮了."方香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酷:"我的艦隊,馬上就要進攻空港了.你不想阻止我麼?"

媽勒個批!誰說老子不想,老子想得要命!

胖子重新在推演電腦前坐正了身子,就不信.這仗,會只有一種打法!

虛擬鍵盤上.胖子運指如

方香幾乎是立刻就感受到了壓力.胖子終究還是沒有選擇犧牲一部分艦隊.他的艦隊,在躲閃游走中,抓住並創造著一切機會.瘋狂撕咬著四艘航母組成地防線.基地的防禦系統,也被調動了起來.拼命地抵擋著方香艦隊地攻擊.

方香看到了胖子的選擇.

她不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到底是失望還是為薩勒加長弓艦隊跟著他而感到幸喜.

沒有殺伐果斷不能勇于棄子地統帥,在這場戰爭中,能走多遠?

兩分鍾後,一艘航母被摧毀了.緊接著,又是另外一艘.紅軍艦隊在拼命進攻.

五分鍾後.藍軍艦隊,終于突破了空港防線,投送了陸軍.方香看到,胖子鐵青的臉.

八分鍾後,當藍軍登陸地面時,方香赫然發現,紅軍陸軍和系統配置于地面城市地守軍之間的激戰,已經進入了尾聲.

他怎麼這麼快?

震驚中,方香沒有絲毫猶豫,立即發動了對紅軍的攻擊.

十五分鍾後.藍軍太空艦隊.已經被紅軍艦隊殲滅了,空港再度落入紅軍手中.

二十分鍾後.紅軍一支裝甲團,占領了目標區域.推演對抗結束時,紅軍和藍軍在城市中的爭奪,正處于白熱化狀態,藍軍不要命的攻擊,紅軍,則用盡一切辦法拖延戰斗保存實力........

推演程序在虛擬屏幕地一條白光閃耀之後,嘎然而止.緊接著浮現在屏幕上的,是雙方地數據.

推演室里,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在發呆.

塞西莉亞拼命地揉著眼睛,參謀們面面相覷眼睛發直,誰也沒想到,推演等級高達七星的方香,會敗得這麼徹底.

"藍軍殘余兵力,百分之十五.紅軍殘余兵力,百分之七十三.紅軍目標達成.紅方勝."

這個簡潔的結果,在虛擬屏幕上不停地閃爍著.在結果的下方,是密密麻麻的數據.

如果說結果,只是讓人發呆的話,那麼,這些數據,就足以讓人發瘋.

首先是這場模擬推演對抗的用時,從開始到結束,共計四十五分鍾.這個時間,竟然比系統設定的最低時間,還提前了五分鍾.

如果有人還不明白這個時間說明了什麼問題,那麼,只要看雙方的戰斗力對比,就連白癡也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系統顯示的紅軍戰斗力為770,藍軍戰斗力320.

這個數據地意思很簡單.這意味著,能同時掌控六十九個作戰條件地方香,從兵力配置,作戰指揮,戰術運用等多方面集成的戰斗力,只不過是胖子地一半!

那胖子的推演等級,是幾星?

沒有人再認為胖子那些古怪的符號只是神棍畫符小鬼塗鴉了.

推演電腦上顯示的數據,和這些數據背後的含義,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震驚得頭皮發麻.

若是直接把結果給其他不知情的人看,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個菜鳥和一個高手之間的對抗結果.

數據是騙不了人的,可是,七星推演都是菜鳥,那在場的這些三星四星的參謀們,又算是什麼?

"這胖子,到底是不是人?"塞西莉亞眼睛都揉紅了,也沒把屏幕上的數據給揉變.心直口快的她,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可是,當大家把驚訝而敬畏的目光投向胖子的時候,卻發現,贏得了對抗勝利的胖子,靜靜地坐在電腦面前,對著虛擬屏幕發呆.仿佛這場對抗的勝利,完全跟他無關.

"我相信你的推演審核結果."方香輕輕一推桌面,滑動椅子,站起來,走到胖子身旁.窈窕的身軀,輕輕靠在胖子的椅背上:"這是我第一次,輸得這麼心服口服."

胖子怔怔地看著她,雙目無神.

"我不得不承認,我做夢也沒想到.你能夠用百分之二十三的兵力,化解我同歸于盡的進攻."方香拂了拂發梢.凝視著胖子地眼睛:"你是怎麼做到的?"

"有意義麼?"胖子地眼睛依舊無神,喃喃道:"這不過是個人的模擬對抗,你一個人.就能讓我損失百分之二十七的兵力.如果是在現實中,遭遇擁有完整參謀體系地敵人.我會損失多少?"

"你想得太多了."方香把手放在胖子的肩膀上,柔聲道:"這是戰爭,不是麼?戰爭,總會有犧牲地.戰爭的手段,就是殺戮.如果有人想要和你拼命.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擊敗他.損失總是會有的.只要能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就是勝利.世界上,沒有不死人地戰爭."

"一場戰斗我丟掉百分之二十七!"胖子心疼得臉上的肉直哆嗦:"第二場戰斗,我就只能以四分之三地兵力作戰,損失將會高達百分之五十.第三場戰斗,我就會全軍覆沒!"

"雖然有很多瘋子."方香道:"可是,不一定你都碰得上啊.如果是在現實中,我根本不可能這樣跟你打.在發現無法擊潰你的艦隊之後,我就撤退了."

"萬一就讓我碰上了呢?"胖子拼命地鑽牛角尖.

方香笑了笑道:"你可以跑啊."

"萬一跑不掉呢,或者必須要打呢?"胖子的不厭其煩地鑽牛角尖.

"好吧...."方香被胖子問得頭大.伸出兩根手指:"第一.你要足夠強大.這一次是一比一的戰斗,你可以把它變成二比一,三比一甚至十比一!第二........."

"第二是什麼?"胖子急切地問道.

"你需要具備高超的指揮藝術.凌駕于所有對手之上.用戰術和計謀,彌補實力的不足."方香道:"這並非不可能,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至少,從你的推演能力上來看,你已經具備了成為一個偉大的軍事家的基礎.我相信,就個人地推演能力來說,就算索伯爾和黑斯廷斯,也不見得比你更強.雖然在現實戰爭中,推演只是軍事決策地一部分,通常都由參謀部集體完成,可是,擁有超強的推演能力,也意味著更准確地判斷和更全面的指揮."

"黑斯廷斯......索伯爾....."胖子輕輕的念叨著這兩個名字.

戰爭遠未結束,誰也不知道,重振勒雷的道路上,自己會遇見什麼樣的敵人.

方香說的對,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提升匪軍的實力和自己的能力!否則,在強大的西約和那些瘋子名將的面前,匪軍,會很容易就被碾得粉碎.

"怎麼樣?"方香看了看時間:"執行計劃麼?"

胖子回過神來,看著方香,認真地道:"雖然你同意了作戰計劃....不過,我還是明白了你的良苦用心.我知道,你是在提醒我,匪軍經受不起任何損失.萬一那支護航艦隊的指揮官是個瘋子,我們會吃虧.所以,我決定........"

方香欣慰地看著胖子.胖子的話,讓她感覺,這一次對抗,雖然自己輸了,可是,自己的收獲,卻遠比贏了對抗更豐厚.

".....還是去打打看吧."前言後語邏輯混亂的胖子眨巴著眼睛.似乎很驚奇于方香咬牙切齒的表情.

"襲擊地點距離瑪爾斯自由航道很近,打不過,我們可以跑啊!匪軍,需要壯大嘛."胖子下了最後的結論.然後,一頭霧水地看著方香氣沖沖地離開推演室,咂了咂嘴巴.

嘖嘖,這姐姐穿高跟鞋走路的樣子,十分搖曳哦.

十分鍾後,當胖子穿過港口大廳長長的金屬甬道,出現在碼頭上的時候,方香,卡爾和馬克維奇等人,已經等候在了戰列艦聖劍號的入口踏板處.

胖子仰起頭,港口透明的開合式穹頂舷窗外,另一艘黑色的雄壯戰列艦聖光號,巡洋艦魔方,魔法,魔蠍,魔王,魔術,魔刀號,以及二十二艘悍匪級武裝商船和四艘電子艦在內的匪軍艦隊,已經高高地懸浮在了港口外空.

基地所在的衛星所環繞的土黃色行星,遮蔽了大部分的天空.恒星的光芒,讓這顆行星如同一個斑駁明暗的玉盤,再加上一條白茫茫霧蒙蒙地隕石帶,更是如夢如幻.二十九艘戰艦,就在這土黃色的光球之中,靜靜地等待著,艦體轉向推進器噴射出淡淡的藍色流光,如同聚集的無數藍色浮游蝌蚪.

胖子走進了戰列艦.厚重的艙門,緩緩閉合.破爛的外掛裝甲,通過遍布戰列艦外殼的軌道,擴展開來,將整艘戰列艦,都包裹了起來.

隨著戰列艦緩緩飄上太空,胖子的聲音,在所有戰艦的廣播中響起.

"我來告訴大家,我們准備去干什麼."胖子悠閑的翹著二郎腿,拿著一個蘋果一邊啃一邊發表戰前動員:"這一次,我們的任務,是找到蘇斯艦隊.跟上去,揍他們,搶了東西就跑.怎麼讓他們郁悶,咱們怎麼干.是時候,讓這些雜種付出代價了."

胖子的話,引來了一陣笑聲.尤其是一干海盜和雇傭軍出身的船員,更是激動不已.這位甯死不吃虧拼命占便宜胖子長官的話,真是深得人心.

"我不喜歡把我們的行為,歸類于報複."胖子道:"報複,總是被動的.我們應該擺正心態,用我們能夠想象的最惡毒的方式,主動的去欺負我們的敵人.一次又一次,翻來覆去不厭其煩,一直到他們死去活來精神崩潰."

"我特別允許你們釋放出你們心靈深處的每一分陰暗惡毒.你們可以在你們的敵人臉上吐唾沫,揩鼻涕......沒什麼好顧忌的,這本來就是不死不休的戰爭.我也不是什麼道德標兵."胖子撮嘴吹了個口哨:"跟上我,這是一次發泄之旅."

在匪軍戰士們的歡呼聲和怪叫聲中,艦隊,開始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