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五章 戰前推

艙室里的燈光,調的很暗.

海倫靜靜地坐在床邊,看著熟睡中的胖子.

線條簡潔的合金床架,被固定在艙室牆壁上.寬大柔軟的床墊上,鋪著米黃色的床單.胖子正躺在大床中間,四仰八叉地呼呼大睡.

他睡的很沉.

海倫皙長地手指,輕輕撫過胖子的臉龐.

這是一張胖乎乎的臉.鼻子很挺,眼睛其實也不小,一雙耳朵,有點小招風.如果瘦上兩圈的話,他應該是一個雖然談不上英俊,可也能招許多女孩子喜歡的男人.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海倫並不希望這個家伙瘦下去.現在的他,憨憨的,那是一種胖子特有的兒童似的憨厚.這種感覺,讓海倫有一種特別的親近感和擁有感.她會感覺到,無論他在外面是一個什麼樣的英雄,什麼樣的戰士,在自己面前,也只是一個憨憨的,有色心,卻沒色膽的死胖子.

指尖的觸摸很輕.海倫小心翼翼地近距離接觸著這個已經占據了她整個心靈的男人.這一刻,這個家伙,是完全屬于自己的.

熟睡中的胖子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臉.海倫嚇了一哆嗦,飛快地縮回了手.

胖子撓臉撓得很用力,胖乎乎的臉頰,被手指弄變了形.嘴里還嘮嘮叨叨地發出一連串無意義的音節,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他太累了.海倫有些心疼.

漢密爾頓的死,給胖子身上的重擔,又加上了重重的一層.

海倫側著身體,小心翼翼地依偎在胖子身旁,把自己,蜷縮在胖子張開的胳膊下.金色的卷曲長發,如同陽光下的海浪一般.纖細的腰肢,修長地美腿.蜷曲著貼在一起,如同一個聖潔無暇的嬰兒.

在胖子的胳膊下,海倫感覺到安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房間里,靜悄悄的.

胖子在半夢半醒之間,感覺到了一團緊緊貼近自己身體的柔軟.

咦,什麼東西.又圓又滑又香又軟還有些彈性.........海豹玩皮球----先頂頂看.

賤人挺了挺腰......

忽然的一聲輕哼,讓胖子睜開了眼睛.出現在自己眼前地.是一張緋紅嬌豔的臉龐.一雙水汪汪地大眼睛,正帶著一絲羞澀和一絲嬌嗔.看著自己.

這是誰,媚眼如絲,簡直就是個狐狸精.迷迷糊糊中,一股心火,猛然升騰.胖子一口含住了海倫柔軟香甜的嘴唇.

"唔......"

海倫閉上了眼睛.身體,就如同一條香蛇.軟軟地纏在胖子身上.

胖子地手,緊緊抓著海倫挺翹滑膩的美臀,另一只手,穿過衣服下擺,伸進了衣服.只輕輕一撫,海倫粉紅色的蕾絲文胸,就被解開了.

壓抑纏綿的低吟聲中,胖子的手,撫上了海倫堅挺地酥胸.那是一對挺翹的,如同蜜桃般地柔滑**.隨著手指的動作.在顫顫巍巍地抖動著.頂端蓓蕾,越來越硬.

兩個人.在熱吻中糾纏著,呼吸聲,變得粗重而急促.身體在互相摩擦,探尋和撫摸中,越來越燙.激烈的愛撫中,海倫的上衣,被推到了肩頭,褲子,也褪到了大腿上.露出來的胴體,白生生的耀眼.

海倫眼神迷離,下巴,高高地仰起,雙手十指,插在胖子的頭發中,**聲帶著一絲絲顫抖.修長的雙腿,想要閉合,想要彎曲,卻又繃得筆直.一層粉紅的微粒,爬滿了她被胖子撫摸親吻的每一寸肌膚.

她覺得,自己身上地胖子,就像是一團火,熱烈而溫暖.

他游走于她全身地唇和手,仿佛有一種魔力,無論碰到她身體的哪一個部位,都讓她如同觸電一般酥麻.

從來沒有這方面經驗地海倫,幾乎在一瞬間,就被征服了,在胖子的魔掌中,她掙紮沉溺,低吟高叫,完全身不由己.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朵花,在蜜蜂的觸摸中,一點點地被剝開,露出顫抖的花蕊.這種美妙感覺,讓她戰栗.

胖子盡情地享受著懷中的軟玉溫香,這種感覺,已經離開他太長時間了.這個時候的他,沒有任何意識,所有的一切,都是男人的本能.

無限旖旎,眼看就要.......胖子停了下來.在海倫一聲悠長的歎息聲中,延遲反應的大腦,忽然間變清醒了.

胖子怔怔地看著海倫,甩了甩頭,閉上眼睛,又睜開.

不是做夢,海倫,還蜷縮在他的懷里,緊緊地貼著他,微微地顫抖著.她的腿,就勾在他的腰上,微微用力收夾,又猶猶豫豫地放開,仿佛一朵膽怯小花,在風中,猶豫著,欲放還羞.

"海倫......."胖子的情欲,已經完全被唏哩嘩啦的感動所沖淡.

這是勒雷第一美女,是無數勒雷男人的夢中情人.和平年代,她的粉絲團,遍布整個勒雷.可現在,她就蜷縮在自己的懷里,衣裳凌亂.....她在擔心自己,在任自己予取予求.

胖子揮手在海倫豐腴的屁股上拍了一記,在海倫的嬌呼聲中,將她擁入懷中.殘酷的戰爭世界,總有一些領地,是溫暖的.

海倫,安蕾,邦妮,米蘭........這些女孩子,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成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在這個戰火紛飛的時代,愛情,總是以各種各樣超乎想象的方式萌發.能夠依偎在一起,彼此相濡以沫,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其他的.....誰他媽在乎!

"你的臉色不好......"海倫如水般的眼睛,在胖子的一巴掌中,風情蕩漾.她紅著臉道:"我有些擔心,所以進來看看......."

"擔心什麼?"胖子親了親海倫的額頭:"想看,你也別挑逗我啊,幸虧我意志堅定懸崖勒馬.......要不.我們這一身清白,可就全毀了."

賤人嘴里說著,似乎渾然沒有發現自己的手,還覆蓋在那顫巍巍地乳峰上,還在輕攏慢撚抹複挑......

這叫清白?海倫羞紅了臉,拍開胖子的魔手,用手臂環遮著潔白的酥胸.啐了一口.

"可惜沒時間了.....我得去找蘇斯運輸艦隊的麻煩了."胖子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鍾.幫海倫整理好衣服,得意地道:"想毀我清白..........你不把我折騰上幾個小時.讓我死去活來,我是不會屈服投降的."

"滾....."海倫一個枕頭.砸在正往門外躥的胖子背上,媚眼咬唇:"死胖子,你給我小心一點."

"怎麼樣?"胖子一出門,就看見等待在門口地馬克維奇:"作戰計劃出來了麼?"

"出來了!"馬克維奇遞上手中的計劃:"不過,作戰部對這計劃還有些爭論."

"爭論?"胖子有些發愣.在這個時代.因為軍事理論和科技地高度發達,制定一份作戰計劃的速度很快..針對某個戰役地計劃.通常要制定數百份,然後,經過反複推演計算,選擇其中最適合的.

而早在兩天前,作戰部就在針對目前出現在主航道的蘇斯後勤艦隊進行作戰推演.而這種推演,每隔兩個小時,就會重新制定一份.各種條件的掌握,已經到了極端熟悉的地步,拿出作戰計劃並達成統一意見,應該是很容易地事情.

誰知道.這時候.竟然會出現爭論.

胖子打開了文件夾.只看了一眼,他就知道.為什麼會出現爭論了.

除了之前匪軍偵查艦追蹤的六支蘇斯運輸艦隊之外,在這份作戰計劃中,還出現了另一支蘇斯後勤艦隊.

這是一支,擁有六艘大型運輸艦和十六艘中型運輸艦組成地後勤艦隊.與其他艦隊不一樣的是,這支運輸艦隊,是由一艘台風級戰列艦和六艘咆哮級巡洋艦和十二艘銳芒級驅逐艦組成的D級戰斗艦隊護航的.

而在胖子手中的這份作戰計劃中,襲擊這支艦隊的計劃,被排到了第一位.這也就意味著,作戰部,傾向于將這個計劃,作為主行動計劃.

"現在,卡爾少校和方香少將,對主計劃的選擇,有很大的分歧."馬克維奇道:"卡爾少校認為,這支重兵護航的後勤艦隊,是我們對蘇斯後勤線發動襲擊的最好目標.通過種種跡象來看,有理由相信,這支艦隊運送地物資或某種東西,對于蘇斯駐藍石星基地,非常重要.而方將軍,則反對冒險,她認為,應該選擇一個更容易得手是目標."

"要不....."胖子看了看時間,又回頭看了看自己地房間門,想著床上風情萬種的海倫,心猿意馬,試探著問道:"...我再回去睡一覺?"

一陣沉默....

"算了....."胖子敵不過馬克維奇冰山一般地表情,憤憤道:"去看看,去看看."

氣急敗壞地一走進基地作戰部推演室,胖子就被作戰室里的氣氛,給嚇了一跳.環繞橢圓形的推演室一周的推演電腦屏幕上,密密麻麻都是各個星域,星系,空域的立體圖和數據標識.數不清的推演方案,正在自動程序上運行.代表雙方兵力的參數,飛快地隨著推演程序的進行變幻著.不時在清零之後,又變成另一段推演程序.

而在數千平方米的推演室大廳中央,數十名新成立的作戰部參謀,已經分作了兩派,正圍繞在中央推演台前,你來我往各執一詞,爭得面紅耳赤.

"卡爾少校."說話的,是一位圓臉的薩勒加女參謀.胖子認識這個叫塞西莉亞的女孩,她是方香的副手.和方香幾乎形影不離.只見她用手指輕巧地點了一下虛擬光幕中的目標空域,將一個隕石群放大,氣勢洶洶地沖卡爾問道:"請你告訴我,敵人地艦隊會在什麼時間抵達這個障礙區?"

"十六個小時之後."大頭卡爾用手在虛擬屏幕上的一個船型標志和目標空域之間,拉了一條線.隨著手指的移動,一連串的數據在線條上飛快地變幻著.

當卡爾的手指停下的時候,時間.距離,速度.艦艇數量和船只類型已經完全顯示了出來.

"那我們的埋伏地點呢?"塞西莉亞追問道.

"這是我們埋伏地位置."卡爾在虛擬光幕上點出了幾個標記,眼睛卻總是不看塞西莉亞.大腦袋晃來晃去,塞西莉亞說什麼,他就回答什麼,態度倒是端正的很.

胖子冷笑,這蘿蔔頭.心里有鬼!

"這里是主航道地第三航段的U2跳躍點.距離我們地路程,至少需要十個小時."塞西莉亞撇嘴到:"如果再加上敵人前出探路的警戒偵查艦壓縮的時間.我是不是應該認為,我們只有兩個小時的空擋,在這塊危險的障礙區里設伏?你不覺得,這太冒險了麼?"

"是有點冒險...."卡爾點了點頭,隨即又急道:"可是,這支艦隊地價值,遠遠超過我們跟蹤的其他運輸艦隊.況且,以我們艦隊戰艦地速度,完全可以提前兩到三個小時抵達伏擊點,完成伏擊隱蔽."

胖子看見.卡爾晃著他的大腦袋.滿眼都是血絲,為了這些作戰計劃.他已經好長時間沒有睡覺了.

從在第六研究室共事起,胖子就知道,卡爾的人生理想,是成為名將排行榜上的一代名將.

為此,這個看起來吊兒郎當的蘿蔔頭,實際上,在軍事理論和戰例分析研究上,付出了相當的努力.再加上他本身的天賦,早在還是一名見習參謀的時候,他就已經展現出了他的才華,並形成了他個人的戰術思想和風格.

這是一個喜歡走鋼絲地天才.

這個評價,是胖子無數次和卡爾進行推演對抗後,得出地結論.

那時候,胖子在軍事指揮方面,還是一個完全的菜鳥,如果不是憑著一手速度極快地怪異推演術支撐,早就被卡爾虐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卡爾的戰術總是喜歡冒險.不過,他的天才在于,他選擇的戰術,常常能出人意料.有極強的欺騙性.有好幾次,胖子即便反複推演,也沒能看出卡爾布局的殺招.幾次投入的反制,都被卡爾輕易化解.直到戰後研究,胖子才發現,卡爾其實也不好受.有些地方,只不過是一紙之隔.只要自己稍微用點蠻力,說不定就捅過去了.

不過,在進行對抗的當時,胖子卻是分明覺得,自己選錯了方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向那個方向繼續投入兵力了.

知道了卡爾的特點以後,胖子在對抗中,就開始耍無賴了.例如,明明推演分析,卡爾對側翼的保護很嚴實,胖子偏偏投入兵力猛攻.明明卡爾的戰略部署嚴防偷襲,胖子偏偏要在打得最激烈的時候,進行偷襲.

這種無理取鬧,完全沒有數據支持和根據的打法,讓卡爾一度異常恐懼.他不明白,胖子是怎麼看穿自己的戰術的.問胖子,這賤人又淡淡地一笑,故作高深死不開口.

到最後,卡爾實在沒有辦法了,一橫心,丟掉了他自覺卓爾不群,原本甯死不改的冒險戰術,反過來虛虛實實,又讓胖子吃了不少虧.直到胖子離開參謀部.

從履曆上看,卡爾好像沒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戰績.可以胖子對他的了解,他絕對是一個難得的詭異戰術天才,一個喜歡劍走偏鋒,並懂得虛實交替的戰術策劃者.而且,戰爭,已經讓他越來越成熟!這一次,組建匪軍作戰部的時候,他直接任命了卡爾作為作戰部的參謀長.

胖子相信自己的眼光,可在其他人的眼里,卻不是一回事兒了.

沒有任何值得誇耀的戰績.甚至沒有任何一個成型的,單獨制定地作戰計劃被順利執行,這樣一個菜鳥成為作戰部的參謀長,這不是開玩笑麼.要知道,雖然作戰部的職位設置上,還有總參謀長,副總參謀長.還有其他部門小組的負責人,同級的參謀長.可是,現在的匪軍作戰部.只有一個小組,十二名參謀!卡爾,就是實際上的第一參謀.

這個等同于匪軍大腦地位置,放在卡爾的屁股底下,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讓人放心地.而這一次.是卡爾第一次履行參謀長的職責,獨挑重擔.也是他第一次制訂馬上就會得以實施地作戰計劃.

匪軍,沒有實力供卡爾交學費,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拼命.

這是他的第一仗,是他走上名將之路的第一次考試.他不想搞砸了.

胖子靜靜的看著和塞西莉亞爭辯地卡爾,原本,這個蘿蔔頭只需要選擇一個弱小的目標,就能穩健地交出答卷.可是,在看見這支新發現地後勤艦隊時.他還是選擇的他自己的戰術風格.

這個人.也是一個倔強的瘋子!

塞西莉亞對卡爾的解釋,並不滿意:"卡爾少校.提前兩三個小時,並不能完全保證我們抵達指定位置並成功進行隱蔽.況且,我們面對的,是實力並不弱于我們的蘇斯艦隊.以你四星的推演等級,你能保證你的推演完全沒有漏洞麼......"

卡爾低著頭,嘀咕道:"四星推演的評定,是很久以前地事情了."

塞西莉亞沒有聽到卡爾地嘟囔,繼續道:"況且,作戰計劃,都是建立在已知條件上的.如果條件發生變化,計劃就會面臨危險.留有地轉圜余地越小,危險就越大,尤其是以寡敵眾的情況下.....我們現在得到的所有已知條件中,有好幾條,都是你的推測吧?"

"我這樣推測是有依據的........."卡爾結結巴巴地試圖解釋.

胖子搖了搖頭.就憑卡爾這幅德行,他這份計劃,不管對錯,都說不清楚了.現在需要的,是把計劃用推演計算審核過.程序,才最有發言權.

不理會一群爭論中的參謀,胖子自顧自地走到靠牆的一台推演電腦前,將手中的作戰計劃文件夾塞進卡槽,調出程序,一邊根據計劃中的數據,在屏幕上畫著古推演術專用的符號,一邊星際圖上進行標注.

"作戰計劃,你怎麼看?"方香發現了胖子,嫋嫋婷婷地走到胖子身旁坐下.

"怎麼?"胖子手上操作不停,眼神,隱蔽地瞟了瞟方香筒裙下,交疊的美腿.

方香的腿修長筆直,腳踝骨骼小巧精致,看起來,十分誘人.胖子在心頭暗贊,這位便宜姐姐,實在是一個迷人尤物.被海倫給挑起來的心火,似乎又旺盛了許多.每次大戰臨近,他的腎上腺素分泌,總是特別的旺盛.

"你不覺得,這樣的計劃,太冒險了麼?"方香蛾眉微蹙:"對方的護航艦隊可是D級艦隊!"

"作戰計劃有什麼漏洞麼?"胖子繼續在虛擬屏幕上畫著符號."沒有."方香抿了抿嘴唇,凝神想了一會兒,終于搖了搖頭:"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選擇一個比較容易得手的目標."

"容易得手....."胖子大搖其頭:"也就意味著目標價值的降低.我知道你在為我們第一次襲擊有護航艦艇的正規蘇斯後勤艦隊擔心.可是,正因為我們是第一次偷襲,所以,才應該珍惜機會.否則,我們把第一次浪費在一個沒有價值的目標身上,除了打草驚蛇以外,我們什麼也得不到.在這一點上,我是比較贊同卡爾的意見的."

"可是......"方香看向胖子的眼神中,有些擔憂:"我總覺得,策劃這樣的襲擊,在我們現階段,本身就是一種因為憤怒而產生的一時沖動."

"就算是沖動好了."胖子的推演結束了,他怔怔地看著虛擬屏幕:"軍人,沒一點沖動,那還叫軍人麼?"

"這是戰爭!一名軍人的職責......."胖子回過身來,凝視著方香:"就是為了這個國家戰斗.消滅的敵人越多,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才越安全!所以.......我們需要一點適當的沖動!"

胖子說著,拍了怕方香的腿:"放心吧,我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為漢密爾頓,為這個國家失去的一切報複,有很多種方式.以命換命,是最蠢的一種.我才沒那麼傻呢!",

臉上露出一絲憨厚的笑容.貌似誠摯地背後,胖子心頭竊喜----姐姐的腿,真是又白又嫩又細又滑哦.快11點了才到家.真沒在外邊干壞事兒.之所以沒能更新,實在是因為日程安排太滿了,那哪叫玩兒啊,簡直是一路狂奔,不停地趕往下一個景點受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