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章 你真像我姐姐

"海倫....你看,我們是不是再商量一下."胖子動了動胳膊,碰碰海倫,這一動,正碰在一團高聳柔軟之上嗷要死了,胖子覺得自己腦子里暈暈乎乎,身體又酥又麻,說話的時候,嗓子里都透著冰火兩重天般地顫抖:"來了這里,就一直忙,咱們還沒有好好交流過呢"

"你想說什麼我就陪你說什麼?"海倫掛在胖子胳膊上,雙頰飛著一抹淡紅,淺笑著咬了咬嘴唇:"反正"

已經走出了這一步,海倫就如同離開了心靈的囚籠,整個人都變得神采飛揚起來,這些日子以來的猶豫徘徊,患得患失,統統丟了個一干二淨.

女人都是感性的,很少有男人明白,在每一個女人心里,都有一片純淨的天空.這片天空中,充滿了美麗的幻想,憧憬,和一切美好的事物,從來不曾被外界汙染.

無論生活多麼苦難,無論變得多麼蒼老,人們總能在她們捧起自己愛人送上的鮮花時,在面對自己孩子的擁抱和撒嬌時,在獲得一件自己向往了很久的漂亮衣服時,所流露出的那那一絲迷人的嬌羞美麗,看到她們心靈中的這個世界.

一旦這個世界被人所占領,女人,也就不再是她自己了.她屬于這個占領者,自己的愛人,孩子或情人,她們可以為之付出一切.

在這個亂世之中,生命的意義.只不過是活下去.誰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天,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

海倫不想後悔,她愛這個討厭的胖子,當這個胖子毫不遲疑地撲到她的身上,為她遮擋爆炸地時候,他已經走進了她心靈里的那一塊和這個亂世完全不同的領地,在那片溫暖而甯靜的世界里,他就是一切.

他讓她著迷,讓她牽掛.讓她心亂如麻.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都在海倫的眼里無限放大.

當海倫看見胖子哭泣的背影心疼的時候,當她為那個叫美朵的護士感到心里發酸地時候,她就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再等下去了.她不能離他越來越遠,不想在未來的日子里,依靠孤獨的回憶生活.

傳統,規則,法律這一切人類自己給自己制定的束縛,在生命和愛情面前,變得無足輕重.

海倫摟著胖子地胳膊.一顆心.如同小鹿一般蹦跳著.她覺得羞澀.呼吸急促.有些窒息又有些甜蜜原來.即便是這殘酷地亂世.也能有這種戀愛地感覺.什麼戰爭.什麼顛沛流離.什麼死亡一切都不重要了.

海倫地表白.讓胖子地腦子里一片空白.他不是什麼道貌岸然地聖人.對于這位男人只要看一眼就心髒狂跳.腦子里浮現無數幻想地勒雷第一美女.他沒辦法不動心.可是.他還是覺得自己很失敗.祖師爺田伯光采遍百花.瀟灑來去.片葉不沾身地風采.令人何等向往.自己竟然唉.炒房炒成房東.炒股炒成股東.泡妞泡成老公.人世間最窩囊地事.莫過于此說出去都丟人!

感受著海倫堅挺地酥胸在胳膊上地摩擦.胖子臉上地表情只能用魂飛魄散道貌岸然來形容.

剛才服務地船員.又走了過來.這位臉上地表情.似乎很驚異.

胖子很委屈.我是被揩油地那一個好不好.你仔細看我冰清玉潔地胳膊!

海倫顯然也看見了船員驚詫曖昧地目光.不過.她並沒有松開胖子.只將一張紅得透了地臉埋在胖子臂彎.手上.卻摟得更緊了些.

一路火辣辣煎熬.

胖子還在微微扭動著胳膊,神游天外,心里反複掙紮,思考著從還是不從這個頗具哲理性的問題的時候,飛船已經到了一號基地.

眼看胖子絲毫沒有下船的意思,海倫翻了個嫵媚地白眼,在他作怪的胳膊上拍了一記,低聲道:"到基地了."這麼快?"胖子驚異而失望.

"色狼"海倫咬著嘴唇,看了看座艙通道口等候地匪軍戰士,使勁在胖子胳膊上拉了一下,低聲羞道:"起來啦."

"等等"胖子雙掌下壓,卷曲著身子,深呼吸道:"我平靜一下."

平靜?海倫地目光狐疑地往下滑

要死了

十分鍾後,胖子走出了機艙大門.

港口大廳,已經是人山人海.

身穿藍色制服的匪軍戰士們,身軀筆直地排成隊列,如同一株株挺拔的青松.

隊列前面,是先期抵達的各大流派宗主和科茲莫,韋瑟里爾等基層軍官.再靠前面,則是巴巴羅薩,契科夫,後勤部的奧黛麗,後勤研究部的貝爾奇,以及以方香為首的一眾薩勒加軍官.

當胖子走出機艙大門的時候,忽然之間,一陣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聲,如同火山一般爆發了----聲音地主人,是港口後面滿滿當當地勒雷民眾.

幾天之前,他們還在宇宙中漂泊,還在遭受蘇斯人和傑彭人的欺凌,可現在,他們卻有幸站在這里,看著屬于自己地地盤,屬于自己的軍隊而熱淚盈眶.

他們的心情早已經激蕩到無以複加.有一個名字,一直在他們的胸口憋著.

當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控制自己了.

叫出來,吼出來.一切的委屈,一切的痛苦,和一切地驕傲.

"田行健!田行健!"

這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瞬間就席卷了整個基地港口,狂烈,熾熱.

"勒雷萬歲!"

"匪軍萬歲!"

在這歡呼聲中,胖子的臉,猛然間變得通紅.抬眼看去,港口大廳陽台上.白裙飄飄,淚光盈盈,那如同一只小鹿般的女孩,正靜靜地看著自己.

"真高興能見到你.田將軍.我還以為,我們不會見面了呢."

離開了歡呼聲響徹云霄的港口,回到基地中央指揮室,方香和胖子握了握手.

這是她和胖子現實中的第一次見面,卻有一種多年的冤家對頭的感覺.

那一次討價還價,給方香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無論其他人怎麼贊美胖子.怎麼對他歡呼,方香都恨不得咬下這胖子地一塊肉來.她面無表情地扯了扯嘴角,算是給了個微笑.說出來的話,卻含著挑釁報複.

你不是說半年之後隨便我怎麼樣麼,一到時間我就走,看你怎麼辦!

女人天生就有權利小心眼!

"方將軍.,我一直想說"騙子握著方香的手,眼神有些發直:"你長的真像我地姐姐."

方香一愣,她沒想到胖子見到自己的第一句話.竟然會是這個.自己長得像他的姐姐,怎麼視頻通話那麼多次,沒聽他說過啊?

見胖子呆呆地握著自己的手不放,方香正准備抽手,卻忽然看見,胖子的眼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紅了.近在咫尺的距離,她能很清晰地看見那雙清澈眼睛里升騰的霧氣,還有那霧氣中,飽含地思念和痛苦

方香的心,猛然間一顫.

"姐姐"胖子有些失神地喃喃道.他那有些迷茫,有些掙紮,又有些委屈的目光,讓方香既不知所措.又不忍拒絕.片刻之後.胖子回過了神來,一臉歉意地放開方香的手:"對不起對不起我失態了.."

"沒關系"方香怔怔地收回了手.

"您和我的姐姐長得太像了"從來沒有什麼姐姐的騙子.早已經醞釀好了情緒,此刻揮灑自如,做深情回憶狀:"我小的時候,就是我姐姐的跟屁蟲,她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我們兩每天都吵架,爭東西,可是,誰也離不開誰.我以為,這一輩子,我們都會在一起,可是,這場該死的戰爭"

胖子痛苦地閉上了眼睛,緊緊咬著牙關,眼角,沁出一滴淚珠.

悲傷寂靜中,騙子一邊深呼吸,一邊仰起頭,飛快地眨著眼睛,仿佛想把已經抑制不住地淚水給收回去.

終于,在方香的眼眶惻然發紅的時候,胖子顫聲道:"方將軍,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姐姐,我們是一家人!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和你一起,回到薩勒加,奪回屬于你們的國土,驅逐侵略者,為托爾斯泰將軍報仇!"

方香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見面之前的一絲別扭,早已經被拋到了九霄云外.

論智商,方香可謂超人一等,論情商,她也不弱.可是,她面對地,卻是可以對著鏡子上萬次聯系情緒調動,又精通心理學的胖子.有心算無心,方香怎麼是對手.此刻,胖子真情流露.迎著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方香看到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依戀.好像,自己真的是他的姐姐.

"好了!"契科夫抹著其實是笑出來的眼淚,哽咽道:"不提這些傷感的了.我相信,只要齊心協力,我們就一定能戰勝所有地敵人!"

契科夫拍著胖子地肩膀,捏了捏,好演技.胖子抹著堅強的淚水,在身後比了個大拇指,他媽地,老小子不錯.

站在旁邊看了個清清楚楚的巴巴羅薩,臉上直抽抽.這幫勒雷人,個個都不是什麼好鳥,尤其是被胖子帶過的,簡直是一幫極品混蛋!看.眼睛紅紅的勒雷少將,是多麼感動啊.看向胖子的眼神,也滿是關愛.

這姐姐,估計已經被胖子帶入戲了.

"胖子,這是我們目前掌握地空間站以及設置天網偵測器的星系分布圖."契科夫將一分電子文件夾遞給胖子,指著文件夾上星際平面圖道:"後勤研究部設計的微型探測器性能很不錯,探測范圍大,干擾力度強,還帶有通訊轉接功能.最重要的是制造方便.這些星系.我們撒了接近一百萬個微型偵測器,組合的感應面,包括了所有的躍遷通道.現在,制造部正在加班趕制.再過一段時間,我們就能把瑪爾斯航道最主要部分的星系,都撒上我們的微型感應偵測器."

說著,契科夫拿出另外一份文件道:"通訊方面,雖然目前還會受到西約的干擾和追蹤,不過,有微型偵測器地幾何轉接.他們不可能鎖定我們的方位.就是通訊的質量受到些影響,有時候會因為某個微型偵測器出故障而斷掉."將文件夾遞給胖子,契科夫接著道:"這是貝爾納多特將軍發來的情報,目前,查克納地兩支混合艦隊,已經進入了主航道,估計他們會首先到達瑪爾斯.瑪爾斯方面軍的總指揮卡羅萊娜少將,就在這支艦隊里.他們將和已經通過了雷斯克星系的一個斐揚B級混合艦隊,組成對主航道西約艦隊作戰的主力.而在瑪爾斯星球.卡羅萊娜將領導和斐揚B級艦隊一同抵達的一個斐揚裝甲師,與隆興會合作,以瑪爾斯星球為核心基地,開辟東南星域的第二戰場.向南,可以牽制西約對費斯切拉的進攻,向北.可以呼應查克納對雷斯克星系發動地反攻."

"以瑪爾斯星球做核心基地?"胖子仿佛沒什麼主意一般,距離和方香靠得很近:"香姐,你怎麼看?"

在這精通性理學和騙子技巧的賤人刻意營造的和睦氛圍和自然語氣中,方香對那一聲香姐,沒有絲毫的抵觸,反而因為胖子這位勒雷英雄弟弟表現出的順從和尊重,感到一絲喜悅.況且,事實上,她也早已經融入了匪軍這個團體.當下沉吟道:"我們的實力還很弱.受不得損失,有斐盟和查克納在瑪爾斯星球吸引西約的注意力.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好事.不過,終究是盟軍,唇亡齒寒,我們要想獲得發展壯大的空間和時間,就必須幫助卡羅萊娜,死死的頂住西約."

"我同意香姐地意見!"胖子深諳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的真理,大聲贊道:"香姐不愧是一名優秀的指揮官,一語中的.說句臉紅的話,香姐和我,是英雄所見略同!"

說著,這不知羞恥的賤人和方香相視一笑.大有英雄惜英雄,姐弟情深地感覺.

"可是"契科夫和胖子在一起呆的久了,早把捧哏的活兒干得嫻熟無比,皺眉道:"瑪爾斯自由港是整個自由航道的物資集散地.根據統計,流派戰爭結束之後,來往的商船流量和物資吞吐量,在短短一周時間里,就恢複了四層.現在還在不斷攀高.雖然我們在前期獲取了部分物質,可是,不把瑪爾斯抓在手里,對我們未來的發展,會有很大的影響.如果東南聯軍指揮部,非要認定這個組織為非法,恐怕"

"契科夫上校,論戰略層次的審視,你可比香姐要差多了."胖子憨厚地笑著,飛天馬屁拍的不著痕跡:"匪軍地發展,絕對不能捆在瑪爾斯自由港地身上.瑪爾斯自由港,和瑪爾斯自由航道,可是兩回事.只要擁有航道,我們的觸角,完全可以伸到更遠地地方."

"對!"方香贊許地看了胖子一眼,笑道:"其實,當初阻擊蘇斯艦隊之前,托爾斯泰將軍,就為長弓艦隊留下了後路.要不,我們也不會到瑪爾斯自由航道來."說著,她取下手上的一枚戒指,輕輕一推,彈出一根電子文檔針形接口,插入了胖子手中的電子文檔:"今天我也給大家交個底這是托爾斯泰將軍為薩勒加艦隊設計的物資采購通路,上面的名單,是曾經在薩勒加受過他的恩惠地走私者和商團商人.他們有兩個共同點,一是神通廣大.二是,他們都不屬于斐盟和西約兩大陣營."

"十六億斐元!"胖子的眼睛,掠過名單,一下子看到了另一個數據上:"好多錢!嫁妝?私房錢?"

"軍費!"方香白了胖子一眼,收起了戒指.

"對了"胖子想起了自己的家當.這段時間全做的是無本生意,資金一點沒動,瑪爾斯打下來,現在是收獲成果的時候了!當即問契科夫道:"我們現在有多少錢?"

"呵呵"契科夫搓著手,一陣憨笑.

"說.多少!"胖子心急如焚地一把抓起契科夫的衣領:"快說!"

"我也不知道."契科夫一臉傻笑道:"這段日子,我光顧著搶了.到底有多少,得問奧黛麗."

"奧黛麗?!"胖子有些心虛.從走出運輸艦開始,他就發現這姑娘臉色不對.

聽說.美朵到了基地之後,奧黛麗天天都和美朵在一起.

這就要命了.奧黛麗的便宜,胖子沒少占,她有什麼心思,胖子也明白,本來就頭疼,再想想她還認識米蘭.現在還掌握著自己的錢包,胖子就覺得背心寒毛倒豎,恨不得自己給自己兩巴掌.

這就是嘴賤手賤眼睛吃豆腐的下場.

胖子轉過頭,正看見奧黛麗把臉扭到別處,似乎完全沒聽到自己和契科夫地****.

有心想不問吧,又心癢難耐.胖子抓耳撓腮半天,終于忍不住,一臉諂媚地湊到奧黛麗面前:"奧黛麗咱們的錢,有多少了?"

"不知道!"奧黛麗有心想板著臉.終究見不得胖子一臉媚態,抿著的唇線一陣波動,臉上已經是忍俊不禁.

"我的錢"胖子曖昧地擠了擠奧黛麗,低眉搭眼地道:"那不就是你地錢麼,我就想知道個數字."

"呸"奧黛麗噗哧一聲笑出聲來,啐了一口道:"誰要你的錢九十二億斐元!"

"多少?"胖子瞪大了眼睛:"九....九"

"九十二億!"奧黛麗怒道:"怎麼.嫌我處理你們那些贓物處理的慢啊?!你換個人來啊!"

"不不....我不是....那意思."胖子結結巴巴,使勁吞了好幾口唾沫:"我是說我們還有多少可以賣錢的東西?"

"用不上的百貨,奢侈品,藥物和可供專賣的艦艇,礦石所有亂七八糟的東西加起來,還剩下百分之七十!"奧黛麗沒好氣地道:"這可不是我處理得慢,誰讓你們如狼似虎地搶那麼多回來!"

"賣了百分之三十,就賣了九十二億"胖子咧著嘴,表情僵硬.

雖然他知道.專做貿易和走私生意的瑪爾斯.往來進出的物資數量非常龐大,可是.在聽到九十二億這個數字的時候,他還是很沒有出息的懵了.

九十二億除以零點三,那就是三百零六億!再加上後面持續運抵的物資,這是多大一筆財富!

不光是胖子,就連契科夫,巴巴羅薩和方香等人,也有些發懵.

大家面面相覷,互相之間的眼神中,都是無限的驚喜!

一艘驅逐艦,大致造價為九千萬斐元.一艘目前頂級的斐揚狂鯊重型驅逐艦,造價為四億斐元,而一艘最貴地斐揚獨角獸級戰列艦,造價是十二億斐元.就算建造一艘一艘諸神級航母,加上戰機配備,也不過八十億斐元!

這意味著什麼?所有人都有些算不過來了!

胖子板著指頭算了半天,終于抬起頭來,一臉茫然:"一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元一個的春之堂極品冰膚童音仿真充氣娃娃,那得買多少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