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九章 沖突

瑪爾斯的戰爭,似乎在****之間,就已經結束了.

上午的陽光,溫暖地沐浴著普羅鎮.

硝煙還沒有散盡,震耳欲聾的炮聲似乎也還回蕩在耳邊,走出防空洞和避難所的普羅鎮居民們,看著一隊隊滿身泥土和傷痕,臉上寫滿了疲倦的匪軍士兵,看著那高照的豔陽,聽著那靜謐中的風聲,靜立于街頭,如在夢中.良久,終于喜極而泣.

"好孩子!"一位老人站在路邊,沖絡繹而過的匪軍士兵們,顫顫巍巍地舉起大拇指:"都是咱瑪爾斯的男人!"

老人身旁,一個年輕的母親抱著自己三歲的孩子,不住地抹著眼淚.

"匪軍萬歲."她的聲音很輕,很溫柔,甚至還有些發顫.可是,她的眼神,是那麼地喜悅.

士兵們絡繹走過,路邊的人群,越來越多.所有從防空洞和避難所湧出來的人們,都站在了馬路旁.

"贏了,咱們真的贏了?"人們互相追問著.

"贏了!"先知道消息的人們雙眼發光,注視著一隊隊身穿藍色制服的匪軍士兵,頭也不回地回答著,斬釘截鐵:"咱們把北盟,給滅了!現在,外面排著隊向咱們投降的,數都數不清!"

"還把北盟給滅了?"

這個消息,震得所有人目瞪口呆.隨即.就是一陣響徹云霄地歡呼聲.鼓掌聲和口哨聲.

一團團地人群,此起彼伏的歡呼.不住地吸引更多地人.如同一滴水倒進了沸騰的油鍋,這個消息傳到哪里.哪里就是歡聲雷動.

"上帝,不可思議!"

"他們竟然把北盟打敗了.打敗了!"

"匪軍萬歲!"

"好小伙子們,你們都是好樣兒地!"

"謝謝你們.我的孩子."

"這是個奇跡!"

"布萊恩!"一個充滿了無限驚喜,卻帶著委屈地哭腔地聲音響起,一個身材苗條的女孩提著裙子沖出人群,穿入行進地匪軍隊列中,猛地撲進一名渾身泥濘,肩頭還紮著繃帶的匪軍戰士的懷里,嚎啕大哭.

戰士手足無措地站在街道中間,輕聲哄著女孩,一臉尷尬.

他的連長從他身旁經過.輕輕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下.髒兮兮的隊伍.自然地從他兩側分開.滾滾而過.

人潮的歡呼聲,隊伍行徑時的腳步聲.機甲的轟鳴聲,此刻,仿佛都被這兩個相擁而泣地戀人身旁地空氣所隔絕.

幾個女孩子看著隊列中的這一幕,早已經紅了眼睛,眼淚啪嗒啪嗒地落下來,泣不成聲.一個又一個匪軍戰士,被路邊焦急期盼地親人認了出來,一個又一個女人,孩子,穿過隊列,投入男人的懷抱.

"匪軍萬歲!"這如同驚雷般滾滾的聲音,是民眾發自內心的歡呼.

這是屬于普羅鎮,屬于他們的隊伍,是這支隊伍,在所有人都幾近絕望的情況下,堅持著抵抗.是他們,贏得了這奇跡般的勝利.感激,驕傲,自豪,種種情緒擁堵在胸口,不用這嘶吼聲發泄出來,都快要爆炸了.

人潮,在彙集.一個個,一群群,普羅鎮第一大道上,擠滿了絡繹而來的民眾.

聽著這如雷的歡呼聲,看著周圍一張張含著淚水的激動臉龐,感受著街道邊,一個個和自己父親一樣年齡的男人們重重拍在自己肩頭的手掌和一根根翹得老高的大拇指,感受著和自己女兒一樣大的孩子,吻在自己臉上那柔嫩的小嘴唇,一種莫名的情緒,在匪軍戰士們的心口流淌,一股電流,瞬間席卷了全身.\\那是一種,他們有生以來,從未體驗過的驕傲!

他們戰斗過了,拼了命的戰斗,不是為了燒殺搶掠,而是為了眼前的這些人.

"匪軍萬歲!"

能聽到這四個字,即刻就死去,也值得了!

訓練時,胖子長官的話,再度回響在腦海里."為什麼戰斗,這個命題,有很多答案.理想,仇恨,自由,名利,正義和民主......你們中間的許多人,都是為了錢戰斗的雇傭軍,還有許多人,都是各大武裝組織的成員.或許,你們想象不到有這麼一天,你們需要為自己的生命,為自己家人的生命而戰斗.當有一天,被你們所保護的人們,將掌聲和歡呼聲獻給你們的時候,當有一天,你走在凱旋的道路上的時候,你們,會明白這一切的.那一刻,是一個軍人,存在並戰斗的最好理由."

匪軍萬歲的歡呼聲山呼海嘯,隊伍滾滾向前,許多戰士,已經淚流滿面.

戰爭的血與火,強硬和喧囂,就為了獻給這甯靜和祥和,獻給這內心深處的一份柔軟.

新公園2063年6月26日,斐揚共和國六支混合艦隊于卡爾斯頓星河東北戰區某星域遭遇比納爾特帝國十六支混編艦隊伏擊,斐揚共和國艦隊寡不敵眾,全軍覆沒.這是兩國開戰之後,一直被斐揚壓住的比納爾特帝國獲得的第一次大型戰役勝利.此役,無論全局部署誘導,伏兵設計乃至發動時機的掌握,直接負責作戰指揮的帝國大將索伯爾,顯示出極其高超迷人的指揮藝術,一時間,西約聲勢大振.

2063年6月27日,做足准備,已經完全控制勒雷中央星系的德西克,傑彭陸軍,空降勒雷首都星.布羅迪政權簽署條約.宣布勒雷加入西約.無條件開放勒雷通道.同日.勒雷亞特蘭蒂斯星域牛頓星系,加里略星系發布通告,憤怒譴責布羅迪賣國求榮.同時宣布.==不承認布羅迪偽政權簽署地任何文件,兩大星系各聯邦州.將抵抗到底.

2063年6月28日,查克納共和國與蘇斯帝國.持續對雷斯克星系戰場投入兵力,雙方戰局膠著.勢均力敵.這一天,三支查克納艦隊經由雷斯克跳躍點,進入東南主航道公共星系,尋找蘇斯艦隊.這是查克納戰爭爆發以來,第一次重回主航道,依托薩勒加藍石星為基地地蘇斯遠征艦隊高度緊張,主力從勒雷中央星域撤回,偵騎四處,雙方爭奪主航道的戰斗一觸即發.同日.西約東南聯合指揮部上將三上悠人.鑒于東南主航道戰略地位極其重要,調派傑彭三支混合艦隊.經由勒雷百慕大星系進入薩勒加共和國長弓星系,配合蘇斯帝國對主航道地控制.

戰爭,依然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各國都開足了馬力生產一切供應戰爭地物質.侵略與反侵略,進攻與防禦,勢如破竹或落荒而逃.一畝畝良田被踐踏.一座座城市,在鋪天蓋地的炮火中,在機甲地洪流中,在飛舞的戰機群中,化為灰燼.一個個星球,在戰火中變得滿目瘡痍.

戰爭惡魔被從籠子里放了出來,它揮舞著它地魔抓,盡情地破壞著一切.建築在它的面前倒塌,生命在它的面前凋謝,鮮血在它面前流淌,文明在它面前倒退......

人類社會星際版圖的每一寸土地,都在硝煙戰火中痛苦地呻吟.這場戰爭,卻似乎才剛剛開始.

勒雷局勢的持續惡化,讓許多首都星的勒雷人踏上了逃亡的旅程.他們選擇的目的地各不相同,目地,卻只有一個,那就是逃離中央星域,逃離已經被屈辱所占據地首都星.一艘艘各式各樣的艦艇,在茫茫太空中飄浮著.

這些前途茫茫地勒雷人,不知道,當勒雷被西約攻占首都的時候,遠在人類主流社會視線之外的一個黑色地帶,還有一些勒雷軍人,在戰斗.

新公元2063年六月27日.普羅鎮保衛戰勝利.在塞爾沃爾的命令下,北盟所有武裝部隊原地放下武器,向普羅鎮匪軍投降.

第一時間得到北盟投降消息後,匪軍迅速利用隆興會尚不知情的時間差,搶占中心城北部工業區.並派出大量車隊,奔赴北盟控制下的各大港口,搶運物質.

同日,隆興會大軍盡出,向各大港口城市進軍.

6月28日,隆興會和普羅鎮匪軍聯合通令全球,命令所有割據勢力即刻派員參與瑪爾斯自由政府組建,解除割據狀態,恢複社會秩序.

同日,瑪爾斯自由港第一批一百零五個割據勢力宣布服從通令.

6月29日,見隆興會與匪軍聯手控制瑪爾斯自由港的大勢已成,破山流殘部,在與普羅鎮匪軍磋商後,宣布加入普羅鎮流派互助同盟.而僅余一百多人的絕殺流殘部,以及實力保存了一小半的泰流,則在與隆興會接觸之後,宣布放下武器,接受隆興會的領導,參與自由世界政權組建.

6月30日,第二批兩百七十個割據勢力宣布服從通令.瑪爾斯基本恢複正常秩序.聯合自由政府組建工作隨即展開.

7月1日,匪軍第二艦隊四艘武裝商船,十六艘護衛艦,二十余艘運輸艦抵達瑪爾斯自由港.占據普羅鎮及中心城西區,北部工業區所屬十一個空港,接管北盟位于各航道的艦隊,各類型艦艇大小總計一千六百余艘,破山流艦隊各類艦艇一百余艘.匪軍開始秘密轉運人員物質.

7月2日,隆興會進攻里爾港,殲滅據港固守的蘇斯401裝甲團兩個營.團長查克及部分部隊,乘蘇斯停泊于里爾港所屬空港的運輸艦,離開瑪爾斯,不知所蹤.

7月3日,大肆搜羅物質的匪軍與隆興會,爆發小規模沖突,雙方近百人參與斗毆,各有數十人受傷入院.

"他媽地.敢打我們地人."胖子一蹦三丈高:"兄弟們.抄家伙!"

寬敞的斯卡迪沃基地會議室里,一干宗主們笑臉盈盈地喝茶聊天.就沒幾個搭理這又蹦又跳地胖子的.

就連馬克維奇等幾個,也撇開了眼睛.相視苦笑.

自從抓獲塞爾沃爾以及整個北盟高層以來,胖子算是把油都榨干了.北盟自蘇斯帝國手上獲得地武器裝備和物質被全盤接受不說.匪軍還趁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差,趕在隆興會之前占據了整個瑪爾斯最核心地工業基地.中心城的北部工業區.

這還不說,隨即,普羅鎮能派出去地卡車和運輸機甲都派出去了,實在沒有車輛,就直接派人去.塞爾沃爾在胖子的逼迫下,命令所有北盟部隊向匪軍移交一切可以移交的東西.

聽說,等隆興會趕到的時候,他們的後勤官是含著一泡眼淚從倉庫里跑出來的.

物質,武器.機甲.還有太空艦隊,反正能撈的.匪軍統統沒有放過.到這時候,大伙兒才明白,這匪軍的匪字,實在形象貼切.

而這一次沖突,說起來,也是匪軍理虧.

當時,對里爾港蘇斯裝甲團的攻擊,是隆興會獨立完成地.那一仗,隆興會打得異常艱苦,在兵力占優地情況下,幾乎是以一比一的損失,啃下了這塊硬骨頭.可誰知道,匪軍不幫忙不說,看見里爾港被隆興會打下來了,早就等在旁邊地物質車隊一頭就鑽了進去,比兔子都快.匪軍士兵人手一個麻布口袋,連風都要撈一把.

這可把隆興會攻擊部隊的指揮官氣的眼斜鼻子歪.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這幫土匪,實在太無恥了.

眼看倉庫就要被匪軍給搬空了,氣得直跳的隆興會指揮官一激動,當即下令將車隊給扣下來!

雙方當即就起了沖突,領隊的是巴茲,這家伙原本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有韋瑟里爾在,還能震的住他,把他單獨放出去搶物質,簡直就是把黃鼠狼放進雞窩里.當時就打了起來.

說是雙方各有損傷,都有人進了醫院,可巴茲這邊都是淤青一類的輕傷,隆興會那邊,媽的,那傷的位置,都不好意思說.猴子偷桃這樣的招式,能傷到哪里?還有幾個更狠的,童子拜觀音,這些家伙手指往上戳.......反正**三團三營一連一排,算是出了名了.現在他們有個外號,叫暴菊小分隊.

匪軍是完全被這不著四六的胖子給打上印記了!回來一問,這些招式,都他媽胖子教的!

這樣的事情,誰都覺得臉紅,偏偏胖子蠻不講理,居然叫囂著要抄家伙........這什麼人吶!

看沒人響應,胖子義憤填膺的表情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不尷不尬地一臉嚴肅坐下來:"以理服人,算了,咱們還是擺點高姿態出來.不過,隆興會那邊的交涉,還是要秉承一個宗旨."說著說著,這家伙激動了,站起來一只腿踩在椅子上,口沫橫飛:"蘇刻舟答應了老子,這些東西咱們拿大頭,現在反悔算什麼事兒,不行的話,叫記者給這老家伙曝光!把他的丑事,都個兜出來!"

宗主們頭疼欲裂,死胖子實在不是個人.人家說你拿大頭,沒叫你全拿啊!這家伙的嘴臉,分明是我拿金山銀山,你拿針線布頭,反正是大頭小頭,有理走遍天下,渾不怕!

這賤人!什麼叫記者曝光,胖子那玩的是傳媒栽贓,血口噴人,這是他的拿手好戲.

本來,匪軍這一仗,著實打得漂亮.普羅鎮以劣勢兵力不但頂住了北盟的多路進攻,還總計殲滅了對手四千多輛機甲和近兩萬步兵.而以胖子為首的機甲小隊,更是將中心城鬧了個天翻地覆,硬生生以絕對的劣勢,從北盟手中偷走了勝利,一步接一步一環接一環,幾次突圍,殲滅第四裝甲營,炸毀內河大橋,殲滅第二裝甲營,最後游走不定沿途劫掠,南下第一航空港,一子定乾坤,種種種種,已經在自由世界傳得沸沸揚揚.這些段落是媒體總結出來的,寫的那叫一個跌宕起伏一波三折.

可以說,論起聲望,隆興會連匪軍的一根寒毛也比不上.要說這里面沒有這胖子口沫橫飛推波助瀾,誰信?

功勞既然都是匪軍的,那隆興會就只能扮演一個撿便宜的角色.

這已經讓隆興會憋屈的發瘋了,這胖子現在還要抖摟什麼蘇刻舟的"丑事".......這家伙實在有些過分.

一片死寂中,胖子左顧右盼,眨巴眨巴眼睛,一臉期待:"我的建議怎麼樣,不打回來,咱們來點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