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六章 你們也配?

北盟戰士們從來沒有想象過兩輛全金屬構造,重達數十噸的機甲,以每小時五百公里的速度撞在一起時,會是多麼慘烈的景象.

而現在,他們看見了.

在他們的視野中,如同十顆從天而降的隕石般的青色機甲,和周圍完全猝不及防的獸型機甲.共同完成了這個讓他們終身難忘地恐怖場景----就在一眨眼的功夫,以每分鍾數百公里的速度,激射而下的青色胖子機甲,凶猛地撞上各自選定的斯芬克斯.

"當!".......同時發生的撞擊,彙合成一記席卷天地的巨響.

那狂暴的聲浪,讓在場所有的北盟士兵,只覺得耳朵嗡地一聲,身體,在這驚天動地的撞擊聲中,無法抑制地顫抖著.一個個雙目圓睜,頭皮發麻!

世界,仿佛已經完全停止了時間的流動.在所有人的感知中,那是絕對靜止的一刻.唯一在他們視線中流動的,是那十輛在青色機甲的撞擊下,如同被石子濺起的水花一般,拋飛出去的斯芬克斯.

如同一朵綻放的鮮花,向圓形包圍圈不同方向飛跌的斯芬克斯,那獅子般的身體,在空中變幻出不一樣的形態,或蜷縮,或扭曲,或翻滾,或橫飛.它們身體被殘缺不堪,破爛的零件,被撞斷的肢體,先于身體,向四周彈射.

"轟!轟......."被撞飛的斯芬克斯,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終于落在了地上,或砸在周圍同伴的身上........一時間,整個近衛裝甲連,人仰馬翻.

許多北盟士兵都閉上了眼睛,他們知道,這十輛斯芬克斯,在被撞擊的那一瞬間,已經完了.在那如同攻城錘一般的青色機甲的撞擊下.這些斯芬克斯.就像是破碎的門板.\

雖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不過,近衛裝甲連還是很快就表現出了他們作為北盟最精銳機甲戰士的素質.面對撲入群中的青色機甲,一輛輛斯芬克斯迅速擴散游走,陣型變幻間,已經將青色機甲團團圍住.潮水般的攻擊隨即展開.

"咦?"胖子飛快地閃過一輛猛撲向自己地斯芬克斯,反手回撈,卻撈了個空.那輛斯芬克斯撲空後,一個擺尾,轉眼就脫離了胖子地攻擊范圍,混進了游走的獅型機甲群中.

不等胖子驚異的聲音結束,又是兩輛斯芬克斯撲了上來.一輛騰空,直撲游俠的右側身體,另一輛,則貼著地面急速奔跑之後.一個三爪著地的短距離滑行,塵土飛揚中,左前爪急伸,抓向胖子右側大

兩輛機甲,配合得天衣無縫!在這兩輛機甲身後,另外兩輛斯芬克斯.也已經作勢欲撲.

"你大爺的!"胖子手速提升到五十五動,游俠橫身而起起,一腳踩在左側地面機甲地肩頭,一記旋風踢,將凌空撲來的那輛斯芬克斯掃得直摜出去,接連撞翻了兩輛北盟機甲,才停下來.

可是.沒等胖子落地,另外兩輛斯芬克斯,已經一左一右地撲到了他的跟前.

沒想到這些機甲戰士竟然有遠超血影機甲團的機甲格斗水准,胖子大意之下,一時間手忙腳亂,左閃右避連打帶撞,才化解了對手連珠炮般的進攻.

"黑龍道的急行探爪?"間不容發地再次閃過一輛斯芬克斯的突進爪擊,胖子詫異地認出了這輛機甲使用的招式.那是黑龍道的招牌動作之一.以短距離極其迅速地啟動和令人防不勝防的側身隱蔽出拳著名.

"很驚訝麼?"翻身落入游走地機甲群中.這名曾經在黑龍道修習多年的北盟機甲戰士冷哼一聲:"等死吧!"

胖子很郁悶,這世道.斷章取義的人怎麼那麼多,誰說老子很驚訝了,老子最多是有點驚訝.

"小乖乖,這些東西是誰教你的?"

胖子一邊在眾多斯芬克斯潮水般的攻擊中左閃右避,一邊擺出藹可親地嘴臉跟人家拉家常,好奇得不得了:"說了給你糖吃!"

顯然沒人搭理他.周圍的斯芬克斯,攻勢愈發凌厲起來.各個流派地技巧,也越來越多.短短幾分鍾,胖子就認出了不下十個門派的招牌技巧.

"投降吧!"

眼見十輛青色機甲已經陷入了己方的重重包圍之中,北盟近衛裝甲連連長,有北盟第一高手之稱的內厄姆.蘭普金冷冷的聲音,回蕩在戰斗場地的上空,濃濃的傑彭克里斯弗蘭星腔調,蓋住了激烈地機甲格斗聲.

雖然在戰斗開始之初,這位第一高手,被匪軍的突然襲擊造成的損失,弄得有些緊張.可是,隨著戰斗的持續,他的信心,變得越來越足.

在蘭普金看來,那些青色機甲,在一輛接一輛斯芬克斯的攻擊下,雖然還能左支右絀地支撐,甚至偶爾還能做出一些反擊,可他已經可以確信,自己的勝利,只是遲早的問題.

這是北盟最精銳地裝甲部隊,機甲操控和近身格斗技巧上,都有著多年地功力.平均手速高達四十三動!這在其他國家的軍隊,幾乎是不可想像地.而且,對流派技法和戰場搏殺的結合,讓這個連,成為了整個北盟最耀眼的明星.他們中間,有許多人甚至曾經是各大流派的核心弟子.在機甲等級考核中,大部分也擁有了機甲騎士的稱號.

"投降的話,你們會得到相應的優待."蘭普金的聲音,透過機甲擴音器,傳得很遠.濃濃的克里斯弗蘭腔調里,透著從容和自信:"否則,你們將連同你們的機甲一起,被徹底摧毀!"

蘭普金的話,引發了周圍北盟步兵的狂熱歡呼.

在他們看來,蘭普金既然這麼說,那一定是勝利在握.事實上.在他們看來.也是如此,那些青色胖子機甲,只能在包圍群中疲于招架,根本就沒有還手的余地.

他們有的大叫著:"趕快投降!"

有地叫囂著:"干掉他們!"

一個個聲音彙集起來,如同海潮一般,越湧越高.

不過.蘭普金也好,其他地機甲戰士和周圍的步兵也罷,他們都沒有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在匪軍看似艱苦的抵抗和游走閃避中,整個戰場,距離步兵們的左翼防線,越來越近.

"雖然你們的技法很厲害......"胖子叫囂著:"可是,你們是嚇不倒英勇的匪軍地!我們的精神,不可征服!英勇不屈.就是形容我們的!"

"那你們就等著變成肉泥吧!"蘭普金覺得這家伙簡直是個腦殘,冷哼一聲道:"機會,是你們自己丟掉的!"

"你想干什麼?"胖子的聲音里,透著驚惶,恐懼和色厲內荏,如同一個被挾持到高粱地里的農婦:"你們想干什麼?!"

"加強........."蘭普金厲聲道.可是,他的話被胖子打斷了.

"喂,那誰,你還沒回答我呢,誰教你的黑龍道技法?"胖子如同一個沒心沒肺的好奇寶寶.

蘭普金一句話被堵回了一大半,差點憋出血來.

"關你屁事!"那位機士眼見勝券在握,獰聲道.同時.機甲凌空飛撲.在空中的一個扭身踢腿接爪擊,又是一個黑龍道典型地技巧----獅鷲下擊.

"不關我的屁事......."胖子出拳如電,接連將撲擊上來的幾輛斯芬克斯轟飛,憨笑一聲,腳下一個錯步,機甲在間不容發之際,已按照小屁孩設計的"凌波微步",精確地走出一道詭異的線路.避開那輛斯芬克斯的下擊.一把將它地兩條後腿給抓在手中,倒提了起來.淡淡地道:"不說算了."

話音未落,雙臂一振,抬腳下劈.

只聽一聲巨響,手中的機甲,竟然被他連撕帶劈的給分成了兩半.

這一下,風云突變.

周圍越叫越起勁的北盟士兵,如同被掐住了脖子,叫聲嘎然而止.

胖子將手中沉重的機甲殘骸舞了個虎虎生風,向著身旁的斯芬克斯,劈頭蓋臉地砸了過去.只聽接連幾聲巨響,剛剛還在胖子身旁上串下跳,屢屢造成威脅的幾輛斯芬克斯,頓時被砸了個粉碎.

胖子地忽然發動,如同吹響了進攻的號角.

一時間,北盟士兵們,只看見剛剛還只能招架的十輛青色機甲,如同換了人一般.卷入近衛連機甲群中,拳打腳踢,所向披靡.一輛接一輛的斯芬克斯被擊殺,碎裂,或化成一團團火球,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

"就憑你們,也配叫我們投降?"

胖子的聲音,遠比那位被他砸成肉醬的機士,更猙獰:"告訴他們,你們的名字.*"

青色游俠,如同驚雷閃電,在機甲群中縱橫肆虐.

一個接一個地聲音響起.

"匪軍尖刀連戰士,黑龍道一級機甲統領,亞力克.科爾威爾!"

"匪軍士兵,泰流三級機甲統領,伊戈爾.賈弗利!"

"匪軍戰士,暴雨道一級機甲統領,克里斯帕斯.瓦登!"

如雷貫耳地名字,震驚了所有北盟士兵.

"匪軍戰士,明心流,二級統領..........."伴隨著冰冷報名聲的,是青色機甲絲毫不停地凌厲攻擊,是一片片攪動翻騰的腥風血雨.

一個個名字回蕩在基地上空,一輛輛斯芬克斯,成為了這些名字主人手中的亡魂.

"匪軍戰士,千軍道三級戰神,伊索達爾.瓦格斯塔夫!"

當最後一個名字響起的時候,所有的北盟士兵,已經完全懵了.

八十,七十,六十.......機甲群中的青色機甲,就如同十個心有靈犀的死神.他們的鐮刀每一次揮動,都會整齊地收割掉十輛斯芬克斯的靈魂.

雖然早知道普羅鎮的流派互助同盟,彙集了不少流派.可是.任誰也沒有去想過.這把中心城攪得天翻地覆的飛機機甲小隊里,有些什麼人.

當那一個個在自由世界如雷貫耳般地名字接連響起地時候,北盟士兵們,看著橫七豎八倒下的斯芬克斯,看著那機甲群中碎裂的肢體,腦子里.一片空白.

來到基地的這十輛機甲,是這些名震瑪爾斯的頂尖機士.

還有四十輛機甲,那里面,又是些什麼人呢?

當這樣的人物,彙集到一起,駕駛著性能卓越地軍用機甲,慣會凶狠戰斗時,有誰,可以阻擋他們?

什麼近衛裝甲連平日里吹噓的技法和戰爭搏殺相結合,都是狗屁!那些青色機甲里的人.以前都是打擂台的民間機士,可是,他們現在的殺人動作,比近衛連這些人更快,更狠,也更簡潔.

如果說近衛連還能被人看出民間技法痕跡的話.那幫成名已久的統領,戰神,則根本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

就算在場大部分人都是機甲的外行,可是,大家至少也能看出來,近衛機甲戰士和對手的差距.

那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這樣一支軍隊,叫匪軍!

眨眼間.整個近衛裝甲連,已經全部倒下了.

從失神中清醒過來地北盟士兵們,最後一眼看見的,是那輛編號01的青色機甲,將近衛連連長蘭普金的機甲掄起來,在地上反複地砸呀,砸呀........

當青色機甲一輛輛結束了與近衛連的戰斗,迅速突破北盟步兵左翼陣線時.北盟的防禦.徹底崩潰了.

四散奔逃地步兵們,連頭也不敢回.

他們只聽見.聲後遠遠的,有一個家伙在深情地呼喚著:"..........費爾勒,你***在哪里?"流線型的白色穿梭艦,在通天塔的能量通道中,飛快地脫離了空港的機械臂,向瑪爾斯星球落去.地面,隨著運輸艦的降落,在舷窗中越變越大,直到一望無垠.

當第一艘運載隆興會一個裝甲連地穿梭艦降落在第一航空港的時候,航空港的戰斗,已經結束了十分鍾了.

自戰爭爆發以來,一直窩在白令港和潛龍港的隆興會陸軍裝甲兵們,在跨出戰艦,踏上中心城的土地時,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如同標槍般,站在通天塔圓形停機坪外的匪軍機甲戰士.

這些青色的機甲,都是一個模子里倒出來地,都有著一個讓人發嚎地大肚子和一張憨厚的臉.

沒有人發笑.

雖然他們算不上查克納地正規軍人,可是,他們同樣知道軍人的一切.

知道這幾十輛機甲,在整整一天的時間里,轉戰了多少地方,知道他們殲滅了哪些部隊,干成了什麼事情之後,能看見他們靜靜地站在這里,這本身就是一種震撼了.

隆興會會贏,北盟也一定會輸,可是,決定勝負,鋪出這條路的,卻是普羅鎮匪軍!

不用軍官們的催促,北盟鐵甲師先期抵達的機甲戰士們,就以最快的速度接管了第一航空港的防衛.

有眼神的都能看出來,那些渾身傷痕累累的匪軍機甲和他們的主人,剛剛經曆了什麼樣的戰斗.許多匪軍戰士,已經撐不住了,他們不顧隆興會戰士好奇的目光,躺在敞開的座艙里,睡了個昏天黑地.

"天啦,那是衛見山......."

"看,哈格羅夫!明心流三級機甲戰神!"

"上帝,匪軍還真是偶像派啊.這種豪華陣容,真是想都不敢想."

可愛的豬爺更新,嘎嘎》》》

"什麼偶像派,這都是實力派!咱們之前有人想過,這些只會打擂台的家伙,能在戰爭中這麼恐怖麼,你們說,他們是不是吃了什麼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