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五章 直屬警衛連

"費爾勒,胖爺我來了!"

在這驚天動地的嚎叫聲中,整個北盟基地,已經完全亂做了一團.

八米高兩米厚,鑲有兩層防彈牆的基地外牆,已經垮塌了長長的一段.堆積的磚石上,圍牆前後的空地上,附近的建築上,爆炸的光芒一片片地閃爍著,飛揚的塵煙中,碎石爛磚四處飛射.

五六輛北盟機甲,已經變成了燃燒的殘骸,零落于外牆缺口四周.基地內,北盟的士兵把自己隱藏在各種各樣的掩體後面,拼命向缺口處橫沖直撞的幾輛青色機甲開火.而從大門和外圍撤退回來的士兵,則在青色機甲的能量機關炮彈鏈中抱頭鼠竄.試圖沖過基地內部寬闊而危險的空地.

胖子的右手在虛擬鍵盤上飛快地跳動著,左手將萬能操控杆推到三檔四級,緊扣住能量炮扳機.

青色的01號游俠一馬當先地突入基地,如同一只肥鳥,在空中劃過一條優美炫麗的弧線.機甲的引擎發出刺耳的轟鳴,機身在猛烈地前躥過程中,劇烈地抖動著.能量機關炮的彈鏈,在他身前,如同兩條揮舞的長鞭.

一排沙包和隔離網組成的掩體,在彈鏈中爆裂,跳躍,掩體後的北盟士兵,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已經變成了撕裂的血肉.腦袋,身體,四肢,無論什麼被80毫米口徑的能量機關炮彈擊中,都會如同一朵朵血花綻放開來,變成一蓬蓬燈光下的血霧.

這恐怖的一幕,讓所有還呆在附近類似掩體後面的北盟士兵心膽俱喪,他們在倒黴的同伴遭受打擊後的第一時間,就離開了那如同紙一般脆弱的掩體,向附近的樓房拐角或者基地深處踉蹌奔逃.試圖找到一個安全的掩體.可是,沒有固定能量護罩和大量機甲保護地基地,是沒有任何掩體能夠阻擋這種進攻的.

另外九輛青色機甲,跟在胖子身後.在基地里高速奔馳,橫沖直撞.隨著機甲地突進.每輛機甲的兩條彈鏈,都不斷地改變著方向和角度.互相配合.整個小隊的活力,如同一只八爪魚,橫掃沿途所有抵抗.雖然其他的戰士在火力控制上沒有胖子那麼精准,但對于這些可憐的北盟步兵來說,已經足夠恐怖了.

一排排堆砌的掩體被打爆,一棟棟營房.哨塔,倉庫被摧毀.

80毫米能量機關炮解決不了的東西,幾發260毫米口徑地能量炮彈,就能解決問題.

這是北盟最重要的基地.駐守這里的,都是北盟最精銳的部隊.在高速突擊地這些青色怪獸面前,北盟士兵們已經盡了一切努力抵抗,所有能用上的武器都用上了,可是,他們依然無法阻擋匪軍機甲小隊的進攻.r/>

短短幾分鍾,北盟士兵就丟掉了基地外牆附近的所有防禦工事,被迫退守到基地的機甲訓練場周邊.依托訓練場外圍的建築和訓練場內高低不平的小山丘,進行阻擊.

這個時候.基地的駐防部隊,終于完全調動了起來,整整一個團地步兵被從基地各個區域驅趕出來來,陸續集中到了匪軍小隊攻擊路線的正面.各種各樣地反機甲武器,也被送了上來.不過,這樣還是不能阻止匪軍機甲的推進.

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對于北盟士兵來說,眼前的這十輛青色機甲,是不可戰勝的.

和他們以往見過的機甲不一樣.這十輛機甲.簡直就是魔鬼.它們每時每刻都在高速移動,每時每刻都在變向.它們能夠在密集的活力網中自由穿行.普通的槍械對它們不起作用,反機甲導彈和便攜式能量炮,又無法擊中它們!

況且,擊中那麼一輛發,也解決不了問題.

每每看見某一輛匪軍機甲的能量護罩好不容易被打紅了,卻在它們同伴地掩護下又回複成那幽藍地顏色時,北盟士兵,幾乎就要失去抵抗的意志了.身旁地同伴在一個個倒下,對手卻毫發無損,這種落差,讓每一個人發瘋.

所以,在看見自己的裝甲部隊趕到的時候,所有的北盟士兵,都閃過了同一個念頭,謝天謝地!

趕來的,不是步兵團的那些廢物機甲.那一個排的機甲,在基地外圍,就已經被匪軍機甲小隊給干掉了.雖然在中心城區,還有兩個第三,第五步兵師留守的三個裝甲營,不過,他們分布于基地外圍的各條防線上,匪軍小隊要出現在基地,就必須從他們的布防區域經過.可直到現在,他們連個警報都沒有.等這些廢物趕到,恐怕只能給大伙兒收尸.

出現在匪軍面前的,是北盟指揮部的近衛裝甲連!這一百輛機甲,是塞爾沃爾的直屬警衛連,只有最忠誠最優秀的機甲戰士,才有可能成為這個連中的一員.

一直以來,這個連的成員,都是眼高于頂的.別說在場的這些北盟步兵,就算是血影機甲團里的尖刀連成員,他們也不放在眼里.原本,他們就是那里面的佼佼者.他們中的許多人,曾經在各國機甲團受訓,來到自由世界後,也加入了流派,學習機甲近身格斗.其中好些人,還因為天賦出眾,被各大流派破格提拔成了核心弟子.

不過,隱藏身份的他們,對于流派是沒有什麼忠誠度的,他們學習那些技法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完善自己的殺人技巧!那些傳授他們技法的流派機士不會想到,在這幫家伙恭敬的外表下,是對民間機士戰斗技巧的輕蔑!

這個連,是北盟最精銳武力的代表.他們享有各種各樣的特權.駕駛最好的機甲,優先補給,享受最好的待遇,拿最豐厚的薪水,住最好的宿舍.就算是吃飯,在這個基地里,他們也有專門的小食堂.

當然,他們接受的,也是最嚴苛的訓練.

所有人都承認.這幫看不起任何人地家伙,是北盟最精銳的力量.

而現在.這股力量,終于在塞爾沃爾和整個北盟遭遇威脅時,出手了!

眼看冷冰冰地近衛機甲連一言不發地越過步兵們已經千瘡百孔的防線,向匪軍機甲小隊撲去,所有人都禁不住松了口氣.有些差點就要崩潰的士兵,甚至惡意的想,五個打一個都能打出漿來.這十個打一個,會打成什麼樣兒?

在看見第一輛出現在視野中的機甲時,胖子就知道,北盟已經拿出壓箱底的家當了.

當機修兵的時候.胖子就接觸過大多數軍用機甲.而在加里帕蘭軍事學院地實驗室里,在後來的戰斗中,對于各國的主流軍用機甲,胖子的認識也越來越豐富.出現在眼前地這種機甲,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類似于貓科動物的四肢和身體,法老王哈夫拉的頭顱,除了蘇斯這個國度的七代斯芬克斯,還有哪種機甲是這樣的形態?

五代到八代機甲.是現代機甲的一個分水嶺.雖然,斯芬克斯這一類的七代機甲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研制生產.可是,各國在機甲技術儲備環節上,已經形成了對加強近身攻擊能力的共識.一些技術,率先在六代機甲身上開始運用,七代機甲時,已經形成了相當系統地近身作戰能力.

而獸型機甲,正是為了加強近身作戰時的速度和敏捷度,被各國機甲設計師特別青睞地一種機甲類型.加查林的魔虎和蘇斯帝國的斯芬克斯,就是其中的代表!

作為一個老牌大國和老牌軍事強國.斯芬克斯的性能.自然是遠超魔虎的.這種機甲,秉承了蘇斯機甲簡單實用.在任何作戰環境和戰斗強度中都非常可靠的特點,又繼承了蘇斯機甲設計師一貫走極端的思路,在近身格斗性能上,非常強悍.

它的速度只能算中等,可是,普通機甲卻很難適應它地突進和變向速度.而且,它地四肢都具有強大的攻擊力,許多機甲一旦被其擊中,裝甲和外殼會被瞬間撕裂.更重要地是,這種機甲的作戰方式,側重于纏斗.這意味著它的防禦能力很強,戰斗持久性也很突出.

胖子曾經研究過這種機甲,他發現,這種機甲從獸型機甲這個類別來說,和魔獸機甲一樣,屬于機甲的標准型結構,有很強的升級潛力.

從面前出現的這一百輛斯芬克斯的外掛裝甲和武器系統等外在部件來看,它們,顯然是經過升級的.

在一百輛渾身散發著寒氣的斯芬克斯越過防線之後,周圍原本就已經打得痛苦不堪的北盟士兵,停止了他們無謂的射擊.這倒不是近衛裝甲連有什麼騎士精神的怪癖,或者什麼戰士們的敬畏.事實上,戰士們只是不想把炮火打到己方機甲的屁股上.那樣的射擊,不但對匪軍沒有作用,反而會影響近衛裝甲連的突進.

反正比敵人多十倍.以近衛裝甲連的實力,怎麼也不可能輸掉吧?一些戰士,甚至抓緊時間調整著自己的戰場記錄儀,准備抓拍精彩場面.

看著輔助電子眼鏡上,那北盟士兵們明顯放松的臉.看著如同獅群一般,邁著森林王者般的腳步,冷酷地向自己逼過來的斯芬克斯,胖子點了支煙,斜咬在嘴巴里,微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我說....."胖子嘿嘿直笑:"咱們給他們來點震撼的?"

"好啊!"一幫戰士摩拳擦掌.

轉眼間,一百輛斯芬克斯,已經展開兩翼,將十輛吊兒郎當站在空地中央的匪軍機甲,給包圍了.

雙方的距離,在一靜一動中,迅速縮短.

近衛裝甲連的連長,顯然沒有任何輕敵的意思.在完成包圍,逼近到合適距離的時候,他迅速下達了開火的命令.周圍的北盟戰士只覺得眼前一亮,一百道此起彼伏的光芒吞吐之後,密密麻麻的白色光團,爭先恐後地向包圍圈中心電射而至.

只聽連珠炮般的一聲聲巨響,匪軍機甲所在的位置,完全被能量炮火所覆蓋.劇烈的爆炸堆積在一起,震耳欲聾.

斯芬克斯們的視線,已經完全被爆炸的光芒和飛濺的塵土所阻擋,白光閃映中,他們只能看見自己身旁同伴,就連包圍圈對面的機甲也看不清楚,更別提遠處的那些北盟士兵了.

所以,他們並不知道,這時候所有的北盟士兵臉色都變了.

步兵們離得遠,站的位置,也高一點.所以,他們遠比那些斯芬克斯更明白在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

就在爆炸的白光交相閃爍的那一瞬間,十輛青色機甲,躍上了半空.它們就如同雜技拋跳表演一般,從容不迫.在空中,它們上升的力道消失後,又同時一挺身,身體再次詭異地上升,那種速度和幅度,絕對不是開啟輔助推進器產生的效果!

在包圍圈中心爆炸最激烈的時候.

他們,已經在刺目的白光掩護下,到達了最高點.然後,他們直挺挺地翻滾著,腳上頭下,隨即,機甲在刹那間,一曲一伸.

如同禮花炸開,十輛機甲,分十個方向,如同出膛的炮彈般,撞進了斯芬克斯的機甲群中.......蘇刻舟的話.(一下不算字數)

我沒想到這樣一個鋪墊的情節引來這麼多的議論.借此解釋一下.

一,書中世界不與現實化等號.大家不必執著.

二,書中場景背景,必然來源于現實,有隱射,有借用,有單面存在的,各種人物,各種文化,各種傳統,賦予這個國家多面性,有好的,有壞的.有看似值得驕傲的,也有看似被人看不起的.

而抵抗,妥協,本就是這本書試圖去交織的情節.蘇刻舟的話,其實是引出查克納這個複雜國度的引子,不怕說白了,這個國度最終要走上熱血的,前赴後繼的抵抗之路,可在此之前,他們還需要做出很複雜的斗爭.要不,故事就沒什麼好看的了.YY的說,是胖子在影響這個和勒雷有著截然相反的傳統,卻在這場戰爭中表現得更束手束腳更現實的國家.

最後,查克納身上,或許有中國的影子,可是,千萬不要把兩者劃等號.我需要提取的,是我們的文明,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東西,雖然暫時被遮掩,只要受到刺激,就會爆發出來的東西.而這一點,和本書一直隱藏的主線是密不可分的.

透露很多,我想沒必要再爭論了.對蘇刻舟來說,這是一家之言,透露一點近一些的情節,一切榮耀屬于查克納,並不是因為胖子是查克納族.

大家可以多咀嚼一下這句話,聯系一下前面的章節,想想在聯軍指揮部的指揮下,後面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

另外,前面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所有的民族,都是在人類走上太空移民的路之後,根據各個不同的區域形成的.比如說維博人,比如所後來移民的肯太人.而地球聯邦解體之後,各星域大混戰,所有的民族都被打亂了.我說唯一保持獨立的是查克納人,就如同是一灘渾水中的鵝卵石,他們始終以查克納為名,民族單一.不過,查克納並不等同與中國.在書中,凱奇這個名字,顯然不是中國人的姓氏.不可否認,我想在查克納這個國家的身上賦予一些中國的元素,可因此而與中國畫上等號,就不是我願意看見的了.或許,後面我應該在章節中直接畫一條分明的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