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三章 一語成讖

"大伙兒都聽到了吧?"胖子轉過身,環視眾人.

回答胖子的,是一種極低沉的喘息.戰士們,把牙關咬得嘎嘣響.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有親人在普羅鎮.妻子,兒子,父母,那是他們的家,是他們人生中最核心最寶貴的東西,在到普羅鎮之前,他們已經失去了許多親人,如果連這最後的親人都失去了,他們將一無所有!

胖子的用袖子抹了抹被辣腫了的嘴唇,在地上吐了口唾沫:"需要我告訴你們該做什麼麼?"

依舊是死一般的沉默.沁涼夜色中,戰士們那一張張平靜無波的臉,在篝火映照下,卻分明有一種惡狼呲牙般的猙獰.

夜色里,四周高大的機甲,將影子斜斜地投下來,如同一個個鋼鐵魔怪.

站在機甲身旁的,是一群不那麼整齊的男人.

他們有的胖,有的瘦,有的高,有的矮.他們中間,最大的已經四十多歲了,最小的,才二十出頭.

如果把這些男人放到正規軍隊的隊列旁邊,他們連民兵也不如!

現在,他們就靜靜地站在那里,或遠或近.隊列既不整齊,制服也又髒又皺.可是,篝火的光芒,在他們的身上臉上跳躍著,勾抹出的,卻是一股凜冽地殺氣和一股不遜于任何一支王牌軍隊彪悍!

隊列最整齊的,不是王牌

訓練科目成績最優秀的,也不是王牌軍.

王牌軍地成員.向來只有一種,那就是橫行無忌睥睨一切驕兵悍將.他們的傲氣,是一支軍隊用百戰百勝的戰績堆積起來的!別說失敗,就算是勝得不夠乾淨利落,對于他們來說.都是一種恥辱!

二十四小時之前,這些民間機甲高手,只能算做一群勉強會走正步的菜鳥新兵.

雖然駕駛著十代機甲,雖然掌握了超越時代地機甲武學,可是,他們離驕兵悍將這四個字,還差得很遠.沒經曆過血與火的淬煉,放在百戰余生的軍人眼中.他們就算技藝超群,也狗屁不如!

可是,二十四小時之後,他們,已經在胖子的帶領下.在敵人的核心腹地,殺了個幾進幾出.一次又一次的擊潰數量占絕對優勢的敵人.一次又一次地殺開血路.把軍人的殺伐,用一千多輛北盟機甲和數千名北盟士兵地血.浸染到了骨子里!

身經百戰這種淬煉,一天,就足夠了!

"嗶嗶...."機甲上的通訊器再度響了起來.清脆的聲音,在片死寂的廢墟中,顯得異常響亮.

胖子回身摁下了接通按鈕.

"田上校......?"一個老人,出現在屏幕上.

一看見屏幕上的這個人,胖子頓時在心里松了口大氣.

"我姓蘇,隆興會,蘇刻舟."老人微笑著道.

"還以為你們真忍得住呢."胖子豪邁地一揮手.大方地道:"一個小時之後.第一空港給你們,一句話.要不要?"

"要!"蘇刻舟怔了怔,隨即干脆地回答道.

"可你們也不能白要哇...."對方一露了心思,胖子直爽大方的嘴臉,說沒就沒了:"髒活累活都咱們干了,這後面地利益分配......你們也不好意思拿大頭不是?"

期待中的一位軍事天才,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副嘴臉.從豪氣干云到討價還價,那張臉變得,連過度都沒有.

一時間,蘇刻舟有些哭笑不得.

他哪里在乎什麼利益分配,別說現在地瑪爾斯已經完全被打爛了,就算完好無損,對國力雄厚的查克納共和國來說,也沒有什麼值得窺覦的.隆興會需要的,是掌控瑪爾斯星球這個區域.清除一切敵對勢力.配合查克納國內對主航道的威脅和控制.

胖子現在的嘴臉,在蘇刻舟看來,就跟一乞丐試圖跟一個富豪商量討來的大肥肉片子歸誰一樣的滑稽.書房里,蘇刻舟和程志軒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惋惜.

這胖子,已經表現出了讓人咋舌的軍事天賦,可是,他們畢竟只是一個即將被西約攻陷首都,內部分裂地國家地流浪者.

他的身份,已經注定了他領導地這支軍隊的命運.

以斐盟聯合指揮部傳遞的信號來看,他們顯然對勒雷聯邦,已經不怎麼信任了.而失敗的勒雷,更失去了和查克納合作的本錢.盡管他們的副總統還整天泡在總統府,可是,關于勒雷的一切合作計劃,都已經沒了消息.一旦有一天,勒雷聯邦,變得和薩勒加聯邦一樣!那麼,所有勒雷人,面臨的,就不僅僅是不信任的問題了.

這樣一個國家的一個胖子,在自由世界拉起一支民兵武裝,只能用姥姥不疼舅舅不愛來形容.

看著屏幕上,那一臉髒兮兮正用警惕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胖子,蘇刻舟淡淡地一笑,點了點頭.

這里,不過是一個沒有資源的星球而已.匪軍就算把瑪爾斯所有人員,工廠和地盤都摟到懷里,也沒有什麼用!沒有一直強大的艦隊,他們就只能窩在這個星球上,對付他們,比對付有西約背景和艦隊的北方商業聯盟,要輕松的多.

蘇刻舟甚至相信,等瑪爾斯塵埃落定,未來,只需要一句話,這個胖子拉起來的部隊,就會投靠到斐盟的旗下.斐盟指揮部話里話外,不就是這個意思麼?!

留給蘇刻舟一個憨厚而滿足的笑容,胖子切斷了通訊.

回過頭來,篝火.已經熄滅了.

"我需要十個人和我去北盟基地."胖子看著普羅鎮的方向,攥緊了拳頭:"那里,有一群雜種!我們多讓這些雜種活一秒鍾,就有一個無辜地人死去.他們或許是我們的父母,或許是我們的孩子......"

"***.沒時間跟你們廢話了."胖子看了看表:"跟我去的,上前一步!"

沒有任何遲疑,錯亂地人群,同時向胖子平移了一步.

"第二戰斗小隊跟我走!"胖子的眼睛有些發紅,進攻對手的基地,在常人看來,根本就是去送死,可是.這些戰士,卻毫不猶豫地跨出了這一步.這意味著,在離開勒雷之後,自己,終于有了可托付後背的戰友.

他們是瑪爾斯人.他是勒雷人.

是這場戰爭,將他們牢牢地捆在了一起.

夜色中.一群大男人相視沉默,男人之間.有一種交情,叫信任.

托付生死的信任!

"老子是膽小鬼,送死的事,我不會干.他們的裝甲主力,已經被調動了,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這里."胖子吐了口火辣辣地唾沫,咬牙切齒地轉身爬上了機甲:"都給我活著,老子還要找你們算賬.....回去每人一桶辣椒水!"

"胖子!"

一個來自黑龍道地戰士叫住了胖子.他叫的是胖子.而不是上校.

這個已經年過三十的黑臉漢子.咧開嘴,露出白生生的牙齒:"喝點酒?"

一瓶伏特加.被分成了五十份,每個人都只有那麼一丁點.

這種度數只能算中上,純酒精味道的液體,只需要一點,就能讓人渾身發熱.

一個個沉重地座艙蓋,在液壓系統的收縮下,關閉得嚴嚴實實.引擎啟動地聲音,一聲接一聲地響起.

"轟"地一聲巨響,從第一空港北面傳來.

忽然間,炮聲震天.

那是衛見山的第一戰斗小隊動手了.

北盟基地指揮部巨大地虛擬屏幕上,播放著傳來的實時畫面.

第一航空港里,淒厲的警報聲,北盟士兵的叫喊聲,猛烈地炮聲和爆炸聲,已經響成一片.安放在各個建築和基地圍牆,哨塔,沙包工事旁邊的探照燈,如同發瘋似的掃來掃去.交錯的光柱中,能量槍口急促的細小紅光和能量炮相對緩慢的粗大白光,如同聖誕樹上星星點點地彩燈,在黑夜中閃個不停.

無數北盟士兵,在驚恐地躲避著炮火.候機大樓,停機坪,營房,道路,綠化帶,花園....每一寸土地,都在被爆炸地火光所覆蓋.

短短十五分鍾,匪軍機甲就突破了空港的外圍防線,正向機場中心挺進,負責空港防禦地那個步兵團,已經減員近一半,崩潰是隨時的事情.而派去的增援部隊,最近的,離空港還有一個小時的路程.

"加大對普羅鎮中心區域的炮火打擊強度."費爾勒淡淡地下令道.他沒有再看由空港導航塔監控裝置拍攝的戰斗實況,而是埋頭于普羅鎮的電子沙盤,繼續聽取參謀報告的普羅鎮戰況.

指揮部大廳里,通訊呼叫聲,中控台上電腦儀器的運轉聲,鍵盤的敲打聲,腳步聲,一切都仿佛回複了之前的正常,參謀們繼續忙碌著,只是在目光偶爾相碰的時候,交換一個古怪的眼神,隨即迅速扭開頭.

所有人都知道,費爾勒的臉上再怎麼保持平靜,也是扭曲變形的.

那個勒雷胖子,不單單在費爾勒最擅長的領域羞辱了他,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在矜持的費爾勒臉上,抽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呸,你也配跟老子玩計算....洗乾淨屁股等著吧,雜種!"

這句話.無法控制地在參謀們的腦子里打轉.只要一想起這句話,他們就仿佛看見那胖子口沫四濺地嘴巴里,翻動的毒舌.

最可惡的是,這混蛋罵了就斷線耍賴,絲毫不給費爾勒反擊的機會!被人噴了個滿頭滿臉.卻只能面對漆黑的屏幕,可以想象,費爾勒有多憋屈.

戰局,還在膠著階段.可是,參謀們地心底,越來越不塌實了.

當初進攻普羅鎮的時候,費爾勒的作戰計劃,任誰都挑不出毛病來.該想的.他都想到了,最偶然最惡劣的局勢,他也做了戰術調整的余留.可誰想到,這一仗仗打下來,局面就變成這樣了!誰知道後面的戰斗.又會出現什麼狀況?

那支民兵,怎麼就這麼能打?

圍在電子沙盤前的參謀們.還在七嘴八舌地提著建議.試圖找到置對手于死地地辦法.可是,普羅鎮的防線還沒能突破.中心城的這支匪軍小隊,又快攻占第一航空港了.

戰術討論,已經變成了是不是有必要冒著被三大流派和隆興會偷襲的危險,調動周圍港口城市的兵力,通過太空港回援中心城地爭論了.這個爭論,事實上,已經打破了費爾勒之前制定的作戰計劃地底線.在戰前,誰也沒想到北盟會被匪軍反過來逼到這個地步.

"我軍現在在中心城的裝甲力量嚴重不足,敵人雖然只有五十輛機甲.可戰斗力足夠媲美一個滿編裝甲團.這是我們需要正視地.我們不能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必須有壯士斷腕的決心.調派仙龍港,里爾港和奧斯陸港的駐防部隊,回援中心城.就算丟掉這些港口城市,只要能消滅匪軍,就是值得的.失去的,我們可以再拿回來!"一名年輕的作戰參謀大聲道.

"我同意抽調周邊港口的駐紮部隊."另一名參謀道:"不過,不能調動奧斯陸港和仙龍港的部隊.這兩個港口,都在隆興會地威脅之下,一旦被攻占,想要再拿回來,會很困難.我覺得,只調動里爾港地三個步兵團和兩個裝甲團,就足夠震懾對中心城蠢蠢欲動的敵人了."

"我不同意."一位持反對意見地參謀早已經按捺不住,大聲反駁道:"我軍雖然受到了些損失,但總的來說,還處于優勢.匪軍最多能夠對我們的防禦體系造成破壞,可是,我們在中心城還有總計九個全機械化步兵團,裝甲部隊,也有血影一營的四個連和從機步師集中過來的三個裝甲營.更重要的是,在我們周邊二十四小時半徑內,沒有能夠對我們的核心防區造成威脅的力量.而二十四小時之後,就算隆興會出兵,三大流派集體進攻中心城,我們也早就拿下普羅鎮了!"

一時間,支持的,反對的,參謀們各執一詞.費爾勒和塞爾沃爾皺著眉頭,看著電子地圖,默不做聲.

忽然,一個和人爭辯的參謀大聲道:"這個時候回兵,雖然超過了當初作戰計劃的底線,可是,是絕對必要的.雖然從理論上說,只有五十輛機甲的匪軍小隊拿下第一空港,不過是和其他地方一樣燒搶掠奪,不會困在那里死守被我們包圍,可是,萬一他們和隆興會合伙呢?萬一隆興會的陸軍通過太空港投遞到第一空港........"

參謀說著說著,猛然間閉上了嘴.

"怎麼可能......第一空港連接的所有太空港,都在我們艦隊的控制之下....."和他爭論的參謀還在反駁著,忽然間,也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張著嘴,後面的話卻說不出來了.........

一個可怕的念頭,襲擊了所有人.

臉色大變的塞爾沃爾轉頭對身旁的通訊參謀叫道:"給我接艦隊!"

"是!"

"參謀長.........."

通訊參謀的回答聲和中控台前,另一個猛然站起來的參謀的叫聲,幾乎同時響起.

費爾勒艱難地扭過頭,看著那個已經變了臉色的參謀.

"隆興會艦隊,向我13和1號太空港口,同時發動襲擊.........目前,13號太空港,已經失守!"

一語成讖!

整個北盟指揮部,一片死寂.著了.今天特地在家里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