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一章 費爾勒的反擊

"納爾遜街區第三步兵師三團一營駐地被襲擊."

"東三區二號後勤站被襲擊."

"內河B13——B07防線遭受敵人襲擊,負責防禦的第七裝甲師一團四營被敵人擊潰,目前正沿內河西岸潰逃."

"報告,剛剛收到消息,內河航運大橋被敵人炸毀."

北盟的指揮部里,除了負責報告戰報的參謀那一聲聲沒有任何音調起伏的報告以外,整個房間,都被一種極端壓抑的氣氛籠罩著,一片死寂.

能不說話的,都盡量用手勢表示,必須說話,作戰參謀們也將聲量壓到了最低,幾近耳語.而那些穿梭往來的參謀和勤務兵,也同樣將腳步聲放得比貓都輕.每一個人都緊緊抿著的嘴唇,深鎖著眉頭,一臉嚴肅.在寂靜的指揮部大廳中,這些先前還斗志昂揚精力充沛的北盟軍官,現在看起來像是一群無聲無息地疲憊幽靈.

而籠罩指揮部的這種壓抑氣氛的來源以及中心,正是坐在指揮部左側橢圓形作戰會議桌頂端的費爾勒.

原本就不苟言笑的冷面人,現在的臉色更是冷得發青.那低低的眉毛下深藍色的眼睛里,一雙眸子,就如同一把閃著寒光地刀子.別說對上一眼,就算是遠遠瞅著,都讓人忍不住打寒戰.所有人都知道,這位號稱計算能力超群的總參謀長,此刻,已經出奇地憤怒了.就在剛才,他被敵人在他最擅長的領域,狠狠給了一記響亮的耳光.而且,壞到骨子里的對手似乎還沒有過癮,他正借著負責彙報戰報的參謀那機械麻木的聲音,一記接一記地抽著費爾勒的臉.偏偏,這樣的戰報,費爾勒還只能聽著!

在場的參謀.有許多都是在各國軍事學院接受過系統學習地.對于這種指揮官之間的較量,他們如何不明白?

雖然不能見面,可擺布下的每一個棋子.都是比近身肉搏更激烈地厮殺.那是智力上地血淋淋的較量.正兵,奇兵,算計,陷阱.陰謀,陽謀,普通人別說想,就連試著去理解其中的奧秘,也會嘔血三升.而對每一個指揮官來說.這就是他們終身追求的地東西.他們甯肯在戰場上死去.也不願意被人在地圖上擊敗!

占據了整個指揮部一半牆壁的半圓形中央控制台上,那巨大虛擬屏幕顯示的中心城實況立體地圖,如同懸浮于頭頂的海市蜃樓.

地圖上的中心城防區,已經是烽火處處.

那支瘋狂地匪軍機甲小隊,在殲滅了血影機甲團第二裝甲營地兩個連之後,完全改變了之前東放一槍西打一炮的戰術,轉而大搖大擺地沿城市主要干道一路向南,一路上襲擊他們作戰半徑內任何一個目標,將整個北盟防線.扯了個七零八落.

費爾勒之前調動部隊.精確計算後部署的圍堵方案,遭受了徹底的失敗.

盡管被調動的每一支部隊都嚴格執行了他的命令.在規定的時間內趕到了規定的地點,參與圍剿.可是,那支匪軍機甲小隊,還是輕易的跳出了包圍圈,並回過頭來,殺了個三進三出.

越是了解費爾勒地戰績,越是對他地計算能力崇拜,越是理解這個圍堵方案的周密細致,參謀們就越感覺到那支匪軍機甲小隊地可怕.

他們就像是一群無形的幽靈,在天羅地網中自由自在.甚至,他們還利用了北盟軍隊的調動,將圍堵部隊變成了送上門的美食.在他們的蠶食之下,北盟在中心城區的防禦力,已經下降了兩個等級!

尤其是作為主力的裝甲部隊,更是損失了一半的兵力.現在的費爾勒,甚至不得不將機步師的那些戰斗力低下的裝甲營抽調出來,加強基地周邊的防禦.這也意味著,中心城的所有防線,基本上都是一群無依無靠的步兵在瞪大了眼睛惶恐不安.一旦遭到裝甲力量的攻擊,他們挖掘的壕溝,就會很自然地變成他們的墓地.

參謀看著電子地圖發怔.他們不明白,那支機甲小隊,怎麼就逃脫了北盟數萬步兵和上千輛機甲的圍堵呢?那可是一個水泄不通的包圍圈啊!別說這麼一支顯眼的機甲小隊,就算是一只老鼠,想要穿過城區而不被發現,也不可能.

在看見前線傳回來的戰場記錄之後,大家在不經意中,總會于心底浮現一個荒謬的念頭——難道,那真的是一支撒旦的軍隊?!

別說這些參謀,就連費爾勒,也沒想明白這個問題.

在匪軍機甲小隊殲滅第四裝甲營的同時,他就命令第一和第二裝甲營聯動防禦,配合抽調的第三全機械化步兵師和其他部隊,將匪軍機甲小隊的活動空間,不斷地壓縮.

最初,計劃執行的很順利,匪軍裝甲小隊的活動空間,一度只有內河沿線的一小塊長條形區域.可是,等到幾支部隊的擴展警戒線都已經連到一起了,他們才發現,那支匪軍機甲小隊,就這麼神秘地消失了!

隨後的戰局,迅速脫離了費爾勒的控制.

作為最高指揮官,他只能在戰略層面上作出部署.而具體的戰斗和戰術,他是絕對不可能去干擾的.那是基層軍官根據當時當地的局勢做出的反應.即便是軍神黑斯廷斯,也不可能遙控一場具體的戰役.

因此,費爾勒再度得到的匪軍消息,只能是在某支部隊遭受襲擊後的戰報中.一步落後步步落後,盡管費爾勒已經迅速做出了調整並指揮部隊拼命協防,可還是沒辦法抓住敵人的尾巴.那個該死的勒雷胖子,仿佛永遠都比他的調動快上一步!

而在得知正趕去與第二營一連和二連彙合的部隊因為內河公路大橋被炸斷而阻擋在近三公里寬的內河岸邊時,他就意識到,二營的兩個連,有危險了!在兜兜轉轉之中,匪軍,將他們引進了一個陷阱.那座被炸斷的橋,將兩股互相保護的部隊,給切割開了.

果然.他剛剛下達命令讓二營的兩個連向內河東岸靠攏,就接到了部隊遭遇匪軍機甲小隊襲擊地消息.

那五十輛機甲,只用了不到半個小時.就一口吞下了兩個連二百多輛機甲.等到血影第一營和第二營僅剩的第三連趕到交戰區域的時候.匪軍早已經不見了蹤跡.在艾弗格林街區,只留下了遍地燃燒地殘骸.

這支機甲小隊地戰斗力,已經超越了費爾勒地想象范圍.

從香水街防線遭到襲擊開始到現在,北盟損失了近千輛機甲和近五千名士兵!受傷的更是不計其數!還有那些被焚毀的後勤中轉站.倉庫,基地.被擊破的防禦體系.一支機甲小隊,就給北盟帶來了一場浩劫!

費爾勒很難相信這些都是事實而不是一個噩夢.他計劃被完美破解,卻不知道對手用地是什麼方式,他的防線被撕得七零八落.卻抓不住對手的影子.他的裝甲部隊被成建制的殲滅.對手卻沒有損失哪怕一輛機甲!

側面牆壁上,一段充滿了血與火地戰斗實況正在反複播放.

那里面,有一個聲音在嚎叫:"撒旦萬歲!"一種無力感湧上了費爾勒地心頭,他聽過無數種沖鋒時的吶喊,有叫上帝保佑的,卻沒有叫撒旦萬歲的!以區區五十人深入敵後縱橫馳騁,這是一支,魔鬼的軍隊!

"報告,第一航空港外圍哨卡遇襲."

費爾勒靜靜地出神.仿佛什麼都沒聽見.

負責彙報的參謀嘴唇顫抖著.雖然他已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機械了.可是,這樣的情報.每彙報一次,他的膽氣就消失一分.現在,如果要他再重複一次剛才地話,他實在是沒有勇氣了.

費爾勒輕輕地揮了揮手,解放了滿頭大汗地參謀.

襲擊第一航空港,費爾勒已經從匪軍大張旗鼓的行動路線上判斷出來了.

那個胖子,根本就沒有隱瞞他地戰略企圖作為瑪爾斯最大的地面空港,第一航空港直接與十六個由北盟控制的太空港聯結.那里,是北盟重要的物質轉運基地,更是北盟最重要的戰略基地!

由于瑪爾斯自由港,在人類最高議會的封鎖下,是不允許戰機一類戰略武器存在的.所以,流派戰爭爆發之後,這場戰爭,沒有制空權的爭奪.很奇怪,卻是事實.沒有戰機護航,以運輸艦升空和著陸時的緩慢,想要實施大氣層內的兵力輸送,就要面對其他勢力的導彈襲擊.

尤其是在被周圍勢力虎視眈眈的中心城,任何一艘運輸艦乃至戰艦被大氣層所束縛,都意味著死亡.所以,想要進行戰略程度的快速兵力配送,就必須依靠地面空港中,可以擺脫導彈打擊的設施——通天塔.

所謂通天塔,是太空港和地面港之間的能量對接通道.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建築.運輸人員的穿梭機和運輸貨物的穿梭艦,經過能量通道的彈射加速,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進行地空往返.

只有依靠地面空港與太空港之間的通天塔,將兵力輸送到太空,再經由太空艦隊輸送到其他太空港,並最終再次經由通天塔落地.才能實現兵力配送.

而第一空港的穿梭艦的直接運載能力,是普通港口的三十倍!

如果第一空港被襲擊,那麼,想要通過運輸艦調動駐紮在其他港口的部隊回中心城,就只能依靠小型空港轉運,時間耽誤不說,在太空線路上,還處于其他勢力的威脅之下.尤其是隆興會,現在大氣層外的太空港,有百分之三十,還控制在他們手中!面對在太空中進行轉運的北盟陸軍,很難想象他們會干出什麼事情來.

可是,盡管知道匪軍小隊的目標,也知道第一空港對北盟來說意味著什麼.費爾勒,卻沒有辦法阻止匪軍小隊的行動.

這又是對手的一記耳光,從出手到及臉,緩慢無比,卻偏偏躲不開.這種屈辱的感覺讓費爾勒幾乎咬碎了牙齒!

"凱文"

費爾勒轉過頭,看向正一臉憂色注視著自己的塞爾沃爾.

"我想,或許我們應該放棄這次戰役."塞爾沃爾將手中的戰報放在桌子上.手指輕輕在上面拍了拍.語氣低沉地道.

費爾勒知道,那是普羅鎮的戰報.

到現在為止,普羅鎮戰局,還處于膠著狀態.匪軍的步兵.頑強得讓人吃驚.而那支匪軍唯一地裝甲團,也還在不遺余力的在外圍進行牽制和騷擾.進攻部隊在他們的手上已經吃了不少虧.顯然,塞爾沃爾已經因此對未來戰局地走向,產生了懷疑.

面對這幾乎指著鼻子地質疑,費爾勒沒有說話.

"剛剛.查克和我通了話.對我們沒有給他准確情報和隱瞞作戰方案的事情.他的語氣很不善."塞爾沃爾的目光,避開了費爾勒,看向天花板,話頭一轉道:"本來,如果普羅鎮能夠按計劃迅速占領,我是支持你地計劃的.可是現在,局勢已經脫離了控制,匪軍的戰斗力,超出了我們的預計.再打下去.即便贏了.我們也會元氣大傷.這不符合我們的利益.我建議,不如"

"你想讓蘇斯人更深地介入?"費爾勒打斷了塞爾沃爾地話.冷冷地道.

"血影機甲團,是我們最精銳的部隊."被拆穿了心思的塞爾沃爾惱羞成怒地道:"可是現在,我們已經丟掉了四個營了!"

塞爾沃爾和費爾勒不一樣,他更像是一個現實的政客,對于利益,他有著天生的敏銳判斷.

之前讓蘇斯人去啃硬骨頭,就是為進攻普羅鎮的其他幾路兵力做掩護,遏制蘇斯在北盟占領瑪爾斯星球的過程中發揮過大的作用,從而避免蘇斯這個龐然大物更深的介入.可是,隨著戰局地進行,眼看一手經營起來地實力被費爾勒揮霍掉,塞爾沃爾,有些心疼了.沒有這些部隊,他在複興會里,什麼也不是!

費爾勒是複興會那些老頭眼中的天才,可他塞爾沃爾走到今天這個地步,靠地是數十年的苦心經營!

借蘇斯人的手搞定瑪爾斯,最後再來想辦法掌控權利,總比現在就和匪軍拼個兩敗俱傷的好.況且,隨著匪軍機甲小隊不斷地撕扯中心城的防禦體系,現在,塞爾沃爾甚至不能確定自己的安全.

一旦隆興會趁機出兵,北盟就將面臨一場災難.

"打仗,有不死人的麼?"費爾勒看了看表,咬牙道:"我們之前的作戰計劃,已經考慮了最不利的局面.仗打到這個地步,已經由不得我們回頭了.再被匪軍獲得喘息發展的時間,我們將永遠失去扼殺他的機會.大不了,我們再玩大一點好了!"

"玩大一點?"塞爾沃爾呆呆地看著費爾勒.在作戰計劃中,費爾勒的確制定了針對隆興會插手的作戰計劃,顯然,他是准備把這個計劃執行到底了.那會是一場孤注一擲的戰役.贏了,贏得整個自由世界,輸了,將輸掉全部.

塞爾沃爾直了直身子,他想反對,可是,一想到或許普羅鎮的防線下一秒就會被攻破,一想到隆興會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行動,他又有些猶豫了.至少,現在的中心城,還是安全的.要不,再等等看?

"命令,北部工業區駐紮的血影第三營,第五營,立刻啟程,返回中心城區協防."

"命令,第三機步師,第一機步師所屬,放棄外圍陣地,退守基地外圍至內河沿線.命令東區駐防部隊,南區駐防部隊,向中心城區壓縮."

"命令,第一航空港駐防的第三機步師三團,務必堅守陣地.空港附近所有部隊,立刻趕赴空港協助防禦."

"命令,血影第二營三連,並入血影第一營,由一營長統一指揮,趕赴第一空港支援."

在下達了連續幾條調整防禦體系的命令之後,費爾勒咬牙道:"命令勇士第一,第二裝甲團立刻與後勤車隊脫離,全速趕赴普羅鎮東北戰區.命令血影第六,第七營,向混編團靠攏."

他的眼睛,閃爍著瘋狂的光芒:"命令,其他各部隊,保持牽制性攻勢,二十四小時不停向普羅鎮中心城區發射導彈,進行遠程炮火覆蓋.進行無差別打擊!"

記錄命令的參謀,用顫抖的手,記錄下了這個命令.他知道,距離普羅鎮中心城區最近的部隊,不過二十七公里.普羅鎮兩百萬平民,都將在炮火覆蓋范圍之內.如果真的持續二十四小時的無差別打擊,那里,將變成一個地獄!

這是費爾勒,對那個羞辱他的對手的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