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四章 咆哮的詩

二十輛機甲向三百輛機甲發動沖鋒?!

北盟的機甲戰士掄圓了眼睛,壓根兒不敢相信自己的視網膜.

那迎面而來的青色機甲,到底是一群瘋子還是一群白癡?他們知不知道他們究竟在做什麼?

找死!

一股怒火直沖腦門,血影機甲團第四營營長沃克冷笑一聲,譏諷道:"叫兩聲萬歲就壯起膽子了?"在部下的笑聲中,他揮手下令:"殺光他們!一個不留!"

這是北盟的核心防區,這是血影機甲團排名第四的第四裝甲營,容不得區區幾只跳蚤在這里放肆!他不管這些大腹便便的怪異機甲是怎麼穿過那些步兵的重重防線的,他也不管當初匪軍是怎麼擊敗血色雇傭軍第一裝甲突擊團的,他只知道,這些機甲,會為他們的魯莽和愚蠢付出血的代價!

血影機甲團,才是瑪爾斯星球上最精銳的裝甲力量.

潮水般的紅色陣風,在奔跑中形成了攻擊三角陣型.

面對青色機甲的沖擊,他們沒有絲毫怯懦----如果四百輛機甲被二十輛機甲用正面沖鋒嚇住的話,那簡直就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笑話!既然敵人找死,那麼,就成全他們!叫得再響,他們也是撲火的飛蛾!

跑在三角攻擊陣型最前方的九輛陣風,如同一個紅色的銳利箭頭,開足引擎,迎面向那二十輛青色機甲撞去.這種針鋒相對的正面碰撞帶來地刺激感.讓每一個北盟機甲戰士的臉上,都露出嗜血的猙獰.

那是一種倚強凌弱的快感,一種扭曲的暴戾.他們知道,在他們身後,是潮水一般的同伴,下一秒.他們就能把這二十輛青色機甲徹底淹沒.

從天空俯視,一紅一青,一大一小兩個攻擊箭頭,就如同兩群發狂地犀牛,在急速狂奔中,互相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最終,當距離完全消失.兩股洪流狠狠地撞在一起的時候.血影機甲團第四營營長沃克,那張還殘留著冷笑的臉上,如同被人狠狠抽了一記耳光,忽然間,變得鐵青!

劇烈的碰撞聲和讓人毛骨悚然地慘叫驟然響起!當先的九輛紅色陣風,就在他的眼前,被青色機甲撞了個粉身碎骨!他們地機殼被撞凹,四肢扭曲,外掛裝甲和破碎地零件殘片四處迸射.緊接著.他們的整個身體都被拋飛.如同一蓬撞上礁石的浪花.

那在晨霞中紅的耀眼的三角攻擊陣型,瞬間就不成了模樣.

可是,還沒有結束.當先的九輛機甲被撞開之後.青色機甲甚至沒有絲毫的停頓,他們以撞擊之前同樣的速度撞進了更深的敵陣.一輛輛紅色機甲如同稻田里青色收割機粉碎拋撒地麥稈.在空中劃過一道道弧線,跌入後面的機甲群中.將原本嚴整的陣型,砸了個七零八落.

大腦一片空白地北盟機甲戰士,幾乎是依靠慣性,自兩翼向前包抄,將撞進陣型的二十輛青色機甲包圍了起來.

身後的同伴,還在向前湧動.一百多米寬的街道.被擠得水泄不通.廢墟上.大樓邊,還能看見路面交通標志線的道路中間........整個街區.如同爬滿了蜜蜂的蜂巢,只能看見攢動的紅色機甲.

許多北盟戰士,已經看不清那二十輛青色機甲的位置了.視線,被同伴地機甲遮了個嚴實.可是,這並不能讓他們劇烈地心跳稍微減緩半分,因為,他們只需要稍稍抬起頭,就能看見一片混亂中,漫天飛舞的紅色殘骸和同伴地血肉.........

"壓上去!壓上去!"在沃克的怒吼聲中,紅色機甲一群群地往上壓.

密不透風的圍堵中,青色機甲再也無法保持他們的高速突進,他們慢了下來,陷入重重包圍.......

"各自為戰!"

隨著胖子一聲令下.二十輛游俠猛然間躍了起來,向四面八方,或遠或近,或快或慢,如同一朵盛開的菊花,張開那縷縷花瓣,向四周綻放.

這朵菊花,是血色之菊.

"殺!"胖子渾身的血液,都已經沸騰了.

青色機甲如同一道狂飆的閃電,一拳擊穿了一輛北盟機甲的腹部,反手一記耳光,抽在了另一輛陣風機甲的頭上.

這一耳光,是極狠的,幾乎將那輛機甲的頭部抽成了廢鐵.遠視儀,雷達,感應器,掃描儀.......各種各樣的零件碎片迸射開來,如同被揮舞的球棒砸爛的西瓜.

胖子一推操控杆,機甲強行突擊.

家國,生活,自由,還有生命,一個個詞,在胖子的腦海里翻騰.這個畸形扭曲的世界,每天都有無數人死去!在勒雷的戰場上,也在普羅鎮周邊的難民聚居點里!他們倒在侵略者和那些濫殺無辜的雜種的槍口下.

鮮血,在流淌,雜種們,在得意洋洋地狂笑.自己,還有別的選擇麼?!

沒有!

一個男人,必須用更暴戾的態度,以牙還牙!男人為什麼長著老二,那就是用來強暴一切施暴者的!不敢操回來的男人,不配站著撒尿!哪怕你的對手再強大,哪怕你鐵定會被敵人活活打死,在死之前,也要吐他一口帶血的唾沫!

游俠01號,已經深深地切入了北盟機甲群中.胖子忽然之間哈哈大笑,四面八方,都是敵人.........快意恩仇,還有比這更讓人痛快的地方麼?

"聽老子給你們念首詩!"

胖子反手一拳,碩大的機甲拳頭如同一記鐵錘.將一輛紅色陣風地頭部砸得稀爛,扯著嗓子嚎叫著:"秦時明月......漢時關......"

聲音,直躥天空.在朝霞鋪撒的樓群廢墟之間回蕩著.嘶啞破爛的聲音,沒有絲毫的美感,可是,卻有一種古拙原始的粗狂.

游俠腳下連踢.將兩輛撲上來的北盟機甲踢得倒摜而出,身體在空中一擰一旋,只聽爆竹一般震耳欲聾地金鐵交鳴,眨眼工夫,游俠已經向身旁密密麻麻地紅色機甲,狂攻出幾十拳.

".........萬里長征....人未還."胖子的脖子扯得又紅又粗,青筋畢露.

七八輛紅色機甲.在青色游俠瘋狂的攻擊中.化做了一團團熊熊燃燒的火球.

北盟機甲戰士拼命抵禦著,他們已經完全傻了,一切的暴戾和傲慢,在這輛氣焰滔天的機甲面前,變成了倉惶和屈辱.

那輛青色機甲,在壓著他們打!上帝,這是真的.誰也不明白,他地動作為什麼那麼快那麼狠!沒有人能跟上他,也沒有人能擋住他他就像是一條撲入羊群地惡狼.左沖右突,張口就咬!

而他那伴隨著攻擊的咆哮聲,更是讓每一個北盟戰士.心旌搖動魂不守舍.那嘶啞的聲音里,有一種震懾人心的魔力,有一種讓人膽寒的憤怒!讓人只覺得那座艙里,關著的,不是人類,而是一頭猙獰地野獸,一頭哮月的狂狼!

"殺了他,殺了他!"營長沃克狂吼著.指揮一批又一批機甲撲上去.

北盟機甲戰士拼命地向上沖.試圖將這輛狂呼吶喊的機甲淹沒,可是.無論他們怎麼撲,這輛機甲,卻如同見油的烈火,越燒越旺.

"但使龍城.....飛將在........."嘶吼地聲音,從飛撲的紅色機甲群中破陣而出,如同一把利劍,直插云霄!

從旁邊的大樓頂望下去,整個街區,已經陷入了亂戰之中.

二十輛青色機甲,二十處被包圍地圓圈,二十朵綻放鮮血和烈火的鮮花.

在胖子的嘶吼聲中,匪軍機甲戰士們的攻擊越來越凌厲.熱血,灼燒著他們的眼睛,在這火紅的世界里,他們的耳邊,只有那嘶啞的吼聲!那吼聲,在不停地催動著他們地腎上腺素分泌,讓他們地身體,抑制不住地顫抖.

這一刻,他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人生在世,能夠這樣戰斗一場,死了也值了!

"第一戰斗隊就位!"衛見山死死咬住嘴唇.

"第三戰斗隊就位!"科爾特抓住操控杆的手在微微顫抖.

在他們身後,二十名超級尖刀連戰士靜靜地聽著,聽著那在廢墟和大樓之間回蕩的怒吼聲.他們的心,伴隨著那嘶啞的聲音,在劇烈地跳動著,他們的身體里,有一種亟待爆發的能量,他們從未如此渴望戰斗!

"....不教胡馬...度陰山!"胖子在咆哮.游俠的腿,劃出一道詭異的弧線,將面前的一輛陣風抽得橫飛出去,在機甲爆炸的火焰中,游俠晃動的身影,被映得通紅!身旁,越來越多的北盟機甲變成了地上燃燒的殘骸.........

沃克已經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在他眼前,紅色的陣風,已經不複之前的勇猛了.在許多包圍圈外,他們正在膽怯地游走著,躲避著,誰也不願意沖上去.一些卑劣的家伙,為了逃脫,竟然不顧身邊的同伴,用能量炮近距離開火.......

而在那如同梅花一般分布的包圍圈中,沒有什麼恐怖的魔王,那只是一輛青色的機甲---自己在不久之前,淡然下令一個不留的青色機甲!

忽然,沃克仿佛聽見了什麼,他飛快地回頭......

一個聲音,在空氣中滾滾而來,如同獸群.如同悶雷,震蕩空氣,然後,在他的耳邊炸響.

"殺!"

衛見山和科爾特縱身而起.

在他們身後,熱血已經沸騰的戰士們一個個龍騰虎躍!兩道青色地箭頭,飛快地插向四營的尾陣和側翼!

"第三機步師調回來了沒有?"北盟指揮部里.塞爾沃爾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就連費爾勒那張冷峻的臉,也沒了開始的從容.........

一支忽然出現的機甲小隊,已經將北盟腹地,攪了個天翻地覆.最先跟他們交手地機步師損失慘重,傷亡已經擴大到了兩千人,被摧毀的機甲和裝甲運兵車.防禦陣地.火力點不計其數.就連重要的交通要點內河大橋,也被炸了!

這無異于在北盟的臉上狠狠抽了一記響亮的耳光!幾十輛機甲都防不住,消息傳出去,北盟的臉可真是丟盡了!而且,更讓人惱火的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搞清楚對方到底是哪里地神聖.

普羅鎮匪軍,隆興會秘密作戰單位,抑或是三大流派........占據了瑪爾斯星球百分之七十地盤地北盟.周邊都是敵人!尤其是在蘇斯帝國參與自由港戰役之後,正是整個戰爭局勢最關鍵的時期,狗急跳牆的敵人.保不准會干出什麼事兒來.

"第三機步師已經繞道內河航運大橋回來協防,目前正沿七星花園街區東西走向設防.壓縮敵人的活動空間.另外,第四裝甲營已經在香榭里大街咬住了敵人,第二裝甲營正在趕過去,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全殲來犯之敵............."

"讓他們抓緊時間!"塞爾沃爾氣急敗壞地道:"幾十輛機甲,從香水大街開始,一路穿越十二個街區.炸毀內河大橋.到現在才被堵住,動用兩個裝甲營.還讓一個機步師回防,傳出去........."

塞爾沃爾黑著臉冷哼一聲,沒有繼續說下去.揮手讓參謀離開.

事實上,丟臉不丟臉,倒在其次.塞爾沃爾擔心的是,這支機甲小隊出現的背後,隱藏的東西.

說實話,和以往相比,現在中心城的防禦薄弱了很多.

大部分部隊,分散于北盟占領的各個港口城市和交通要道.剩余地機動兵力,又大部分投入了對普羅鎮匪軍的進攻當中,現在駐守中心城的裝甲部隊,只有血影機甲團地五個營.這其中,防禦中心城基地的,只有三個營,剩下的兩個營,則在三個小時路程以外的北部工業區駐紮.

配合北盟的外圍陣地和兩個機步師,三個營的裝甲兵力,應付一般性的進攻,還沒什麼問題,應付敵人的大規模進攻,就不免有些捉襟見肘了.

而現在這支機甲小隊地到來,不得不讓塞爾沃爾產生足夠地警惕和聯想.敵人的目地是什麼,他們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

如果任由他們將核心防區攪個天翻地覆,那麼,可以想見,無論敵人一開始的目的是什麼,他們都會產生進一步的打算!趁火打劫,這原本就是自由世界玩慣了的手段,幾十輛機甲就能縱橫馳騁,那來個幾百輛幾千輛呢?這個誘惑,無論如何也不能給!必須要將這支來曆不明的機甲小隊迅速殲滅,震懾窺覦之敵.

塞爾沃爾轉頭看了看一只埋頭于防禦圖的費爾勒,心里不禁有些擔憂----為了進攻普羅鎮,費爾勒,可是將一直用于防禦白令港隆興會的勇士雇傭軍第一裝甲團和第二裝甲團,調了出來,留守那里的,不過只有兩個裝甲團,萬一........"香水街突破,向東北繞了一個大圈,炸毀內河大橋,再一路向南........."一直盯著防禦圖的費爾勒,並不知道塞爾沃爾的心思,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這支裝甲小隊,究竟想干什麼........經過這些防區,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