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三章 附和

過上過下的人們,總會不由自主地偷偷瞄一眼這個女孩子.

不光是因為她的美麗,更多的,是她那種溫婉的氣質.像這樣溫柔到了骨子里的女孩子,在這個世界,已經不多見了.

這讓人們不由自主地歎息.

這樣的女孩子,應該在綠樹成蔭地公園里,和小心呵護她的男友一起漫步.應該在家里的沙發上,蜷曲著白皙修長的小腿,依偎在男友身旁看電視.或者,在一群女孩子中,羞澀地淺笑著——可現在,她卻擠在這亂糟糟地老舊飛船客艙里,顛沛流離.

宇宙航行,沒有太多的風景可以看.

大多數時候,視野狹小地舷窗外,都是漆黑的一片.除非途徑某個恒星系,才會看見一些壯觀的美景.而那樣的景色,看得久了,同樣的乏味.

猜測這樣一個單身女孩子的身份和前途,算是這讓人發瘋的旅程中,一個不錯的消遣.

人們接連幾天,在對這個單身女孩的身份和前途,做了種種好奇的善意的猥瑣的甚至惡毒的猜測之後,終于轉移了注意力.他們打著牌,看著電視,七嘴八舌地聊著天.甚至吵架打架——總得找點什麼打發時間.畢竟,從這里途徑瑪爾斯自由航道,到達查克納共和國,還需要二十多天呢!而且,到不到得了還是兩說.這得看到達中轉站後地情況而定.

航行的中轉站.在瑪爾斯自由航道的106空間站.那是自由世界最大最著名著名地太空站,以前,這只是一個星際補給點.後來,隨著往來這里的艦艇越來越多,空間站在幾百年的時間里逐步擴充,最終變成了一個能夠容納近五十萬人,擁有港口,維修船塢,交易所,住宿區.以及酒吧電影院等娛樂場所的太空基地.

在瑪爾斯自由港的戰爭爆發之後,106空間站,就暫時替代了中心城的地位.

有無數的難民飛船,商團艦隊,走私者,冒險者和雇傭軍聚集在那里.維修船只,尋求交易,或者逗留在空間站的酒吧中等待消息.什麼時候能夠闖關,什麼時候通往查克納地航道比較安全人們只有在這里才能得到消息.

乘客們只能憧憬著自己能有一個好運氣,最好是完成補給後.立刻就可以出發前往查克納,然後一路順風抵達目的地.雖然知道這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大伙兒都還是這樣拼命地期盼著.

他們可不願意在106那個可怕的地方呆上幾個月.那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背井離鄉的人能夠長時間呆下去的地方,在那里,別說你花天酒地,就算你住最簡陋的床位,吃最難吃的食物,你都得付出讓你哭天搶地的價錢.

這些都不是什麼秘密,在踏上這艘飛船之前,大家都已經有所了解.每一個人都知道前途並不一定是美妙的.不過,哪又有什麼關系呢?至少離開勒雷,還有運氣可以碰,而呆在路德里特.就得面對鋪天蓋地地炮火!

對于周遭好奇地目光,美朵都視而不見.她的目的地,不是查克納.到了106空間站,她就會下船,轉乘小型飛船,到瑪爾斯自由港去.

不過,聽人說,瑪爾斯自由港的戰爭.正打得厲害.想出來的人不少.敢進去的人卻沒有幾個.想要進去,就必須找到一艘屬于瑪爾斯某個勢力的運輸艦.只有他們,還在冒著被摧毀的危險進入瑪爾斯.

雖然希望很渺茫,不過,美朵還是決定去碰碰運氣.

自己已經等不下去了,日日夜夜朝思暮想,得到的,只是那個人仿佛近在眼前,又仿佛遠在天邊的消息.妮婭總算還在加查林和他在一起過,可自己呢那個死胖子回了路德里特,也狠心不來找自己.他真地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在自己的心目中,會變成一個過客麼?

勒雷中央星域已經被突破,如果自己再不主動去找他,恐怕,自己這一輩子,都沒辦法再見到他了.

什麼危險都不重要,只要能見到他哪怕只是一面也行!

被押解的自己,看著那個胖胖地身影從路邊跳出來地洞里,自己和妮婭挖著泥土,看胖子如同老鼠一般將一個個從殘骸上拆卸下來的機甲零件拖回來來

戰俘營里,自己在鐵絲網後,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時的驚喜舞會上,自己被那個家伙拖著紅著臉滿場跑時的羞澀聽說他陣亡的時候,自己眼前一黑時撕心裂肺的悲傷工作之余,看見出現在電視上的他,自己魂不守舍地期盼

過去地一幕幕,在美朵的腦海里如同電影一般轉個不停.眼眶,不知不覺地就紅了.

他現在還記得自己麼?

美朵雙手抱著膝蓋,霧蒙蒙地眼睛,望向舷窗外飛船正經過一顆恒星地引力躍遷通道,面前的一顆土黃色的行星,在近得仿佛快要撞上去般的距離上,擠滿了整個視野.青色的機甲,一輛接一輛飛快地穿過林立地大樓之間那滿是廢墟的巷道.

身後大道兩側.密密麻麻地步兵,履帶式運兵裝甲車,四足式自行火炮和機甲.翻過垮塌的大樓廢墟,碾壓著碎石斷牆,如同潮水般湧來.

天空中,無數老式金屬炮彈尖嘯著落下,劇烈地爆炸將混凝土碎塊,扭曲的鋼筋,和各種各樣無法辨認地物體拋向空中.一道道白色的能量炮彈,在塵土和硝煙中.組成了一張密集的光網,不時有導彈拉出一道筆直地尾煙,紮進已經破爛不堪的大樓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地爆炸聲,火光被沖擊波推動著,從大樓的各個窗口和破洞里噴薄而出.

整個世界,仿佛都變成了末世的黑白色.

游俠01號一腳踩在一輛裝甲運兵車的炮管上,巨大的身體,在掠向一堆如山一般地廢墟的同時,兩發能量炮彈和如同鏈條般的能量機關炮彈.在洶湧而來的圍堵人群中開了花.破碎地血肉,猛然間四散飛濺,一蓬蓬爆散開的血泥,將整條肮髒而丑陋的街道,塗上了一片怵目驚心地猩紅.

能量機關炮在拼命地揮舞著死亡地鏈條,彈鏈所過之處,沒有能量護罩的老式機甲,裝甲運兵車紛紛被撕裂爆炸,而那些步兵,更是如同被割到地麥子一般.一茬茬地倒下.只有幾輛裝備了能量系統的機甲,能夠堅持著支撐一會兒.不過,也只是一小會兒,那些步兵里配備的機甲.技術本來就有限,只知道用剛剛裝備的能量罩硬撐.

每一發炮彈,都被游俠01號控制得精確無比,在廢墟上站定身形地它,如同地獄里的魔神!潮水般的敵人,剛剛湧上來,便在它的彈鏈前紛紛倒下,然後是恐慌地後退.再湧上來.又是同樣的下場.

身後,四十九輛青色機甲潮水般湧過.最後用一發能量炮將一輛露出半截身體的機甲擊毀.游俠01號從容倒退幾步,轉身跟在隊伍的末尾,飛奔而去.青色的身影一個接一個地在廢墟堆上奔跑縱躍,幾個起落,就已經甩開了這個街區的追兵.

機甲隊列沿河堤前進了五百米,一路上,從街區冒出頭來的北盟軍隊,被這些邊走邊開火地機甲打得抬不起頭來.在用覆蓋火力摧毀了街口一棟六層高的辦公樓下的步兵哨崗和樓上的火力點之後,超級尖刀連終于拐上了內河大橋.

"敵人上了內河大橋!"一輛裝甲運兵車里,正帶領自己地部隊圍追堵截的一名北盟複興軍上尉對著通訊器話筒大聲地吼叫著,即便是有隔音裝甲的阻擋,外面街道上的炮聲,槍聲和爆炸聲,還是讓他耳朵里嗡嗡作響.

通訊器的區域頻道里,嘈雜一片,各個作戰單位報告情況的,下達命令的,請求支援的,甚至還有搞不清發生了什麼,正在詢問地,各種各樣地聲音亂七八糟混作一團.

亂了,完全亂了!上尉丟掉了通訊器,跳出裝甲運兵車,向前方看去.清晨的薄霧,籠罩在中心城內河上,一團團爆炸地火光,在內河大橋附近接連閃現.

爆炸聲,慘叫聲,此起彼伏.河岸邊堆積的沙包,隔離網,已經支離破碎,不時有殘缺的肢體在爆炸中被炸上天空,然後翻滾著砸落在堅硬的地面上或者滿是垃圾和漂浮物的河水里.

數不清地炮彈,落進河中.一聲聲悶響後,水面先是出現一個個凹凸不平的圓圈,隨即,無數地水柱在四濺的浪花中沖天而起,騰上半空後,又斷做幾截,歪歪扭扭地落下來.河面上,如同下了一場暴雨,只聽見一片片噼里啪啦地聲音.

上尉看了看自己的部下,那是一張張驚慌失措的臉.

士兵們或拿著剛剛發到手中的能量步和便攜式能量炮,或提著老式射彈步槍和肩扛式火箭彈,漫無目的地開火.他們把自己躲在倒橫地鋼筋混凝土,金屬構架,廣告牌和樓房之後,只在軍官的嚴厲催促聲和身後其他部隊的推擠中,才極不情願地向前挪動.

只要有一發敵人的炮彈落下來,他們就會炸了窩般四處亂竄.仿佛都還沒有從忽如其來的打擊中回過神來!

"開火!巴爾塔.帶領你地人向左,從樓房後面迂回過去,從四十五度角向橋上的敵人開火"上尉吼叫著:"給你一分鍾時間!要是一分鍾之後.我還看見便攜式導彈發射器剩下一枚導彈,我就把它對准你的屁眼兒摁下發射鍵!"

"是,長官!"一名灰頭土臉地中士從斷牆後弓身跑了出來,單腿跪地,不住向身後的士兵揮手,示意跟上.

可是,接連幾聲劇烈的爆炸之後,幾個士兵剛剛露出頭.又縮了回去.

"都他媽給我跟上!"中士快瘋了,他沒想到,平時在自己面前連屁也不敢隨便放一個的士兵,竟然當著上尉的面,給了自己這麼大一個難堪,一想到不遠處上尉那鐵青的臉,中士恨不得拿槍把那幾個家伙都給槍斃了!

"中士,上尉死了!"一個探出腦袋的士兵用手指了指遠處的運兵車.

中士駭然回頭,只見就在自己示意士兵跟上地那一瞬間,幾發能量炮彈落在了運兵車所在的那個區域.剛剛還中氣十足沖自己大吼大叫的上尉,連同他身旁的運兵車和數十名士兵,已經變成了一團焦黑土地上的殘骸和尸體.

"堅守陣地!"中士飛快地躥進了斷牆後.

"轟!"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從內河大橋方向傳來.

剛剛躥進斷牆後的中士,只覺得天空,仿佛一下子就暗了下來,耳朵里,所有的聲音都變得細不可聞.

三分鍾後,中士和他的士兵緩緩爬上了街口垮塌下來的廢墟堆.

寬闊地內河上,那座雄偉的大橋.已經完全斷裂了.只有兩岸引橋部分,還勉強聳立著.

那些身材怪異的青色胖子機甲,已經不見了蹤跡.

河岸這一邊,數以萬計的士兵從掩體後走了出來.看著大橋發呆.敵人逃脫了,在密密麻麻的軍隊圍攻下,消失于河對岸.那是北盟主基地所在的方向所有人都不寒而栗.等架起便橋或者繞道另一座能夠通行重型機械的大橋,至少也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在這段時間里,那支恐怖的機甲小隊,會干出什麼來只有天知道!

"加快速度,前隊集中火力開路"耳機里,傳來了胖子的聲音.

機甲戰士們沉默地駕駛著機甲.沿寬闊地街道一路風馳電掣.在過了內河大橋之後.北盟的防線,已經被丟在了身後.從這里到他們的基地,除了流動的巡邏隊和調派來堵截地裝甲部隊之外,沒有別的固定防線.即便沿途有些零星的崗哨,檢查點和火力點,也在奔騰的機甲小隊那凶猛而精確的活力中,化為齏粉.

行動雖然順利,可是,機甲戰士們的心情,卻有些沉重.

雖然胖子長官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可大家都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在那位薩勒加女將軍和胖子通訊的時候,渾身顫抖地胖子,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沒有關上座艙蓋.一切對話,都被機士們聽了個清清楚楚.

從百慕大星域被攻陷,到勒雷政變,再到現在西約攻進勒雷中央星域機士們不知道,胖子還能經受多少次打擊.

胖子顯然沒有他刻意表現地那麼平靜.

從行動上看,也是如此.

在之前的行動里,大伙兒幾乎是用了吃奶地勁,才勉強跟上胖子駕駛的游俠01號機甲.無論是攻擊敵人的香水街防線,還是向縱深防線的突破,他都跑在最前面,那精確的火力,在四濺的血花中,彰顯著一種被壓抑的憤怒.他全身心地投入在戰斗中,摧毀他所見到的一切!

大家都知道胖子的機甲水准或者說,都不知道總之,猜測這位將傳承了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機甲近身格斗技法,帶上另一個高度的家伙自身真實的水准,是整個匪軍平日里最熱烈的話題.

可是,誰也猜不出個准來!就算有好事的家伙,聯絡上主流社會的民用網絡,在無數的信息中千辛萬苦地收集到胖子以前的事跡,也沒人能推測出來.畢竟,三年前的胖子,和現在的胖子,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胖子的最高手速是多少,他的腦子里還有些什麼精妙技法,這些技法和手速配合,到底能到一個怎樣的高度,都沒人知道.

用明心流等幾位宗主的話來說,就是深不可測!他們甚至相信,胖子的手速,能夠達到每秒七十動的恐怖水准!那幾乎是上帝之域地球僅有幾個特級戰神的標准了!況且,胖子的技法,還有手速增幅的效果!

而這樣的手速和技法運用到實際的戰斗中會是什麼樣子,則是所有人都迫切想見識一番的.不是普通作戰,而是那種全力以赴的作戰!就如同一輛以速度著稱的賽車,人們最想知道的,是它究竟能跑多快!

而現在,在胖子那被壓抑的憤怒中,機士們見到了.除了震撼,沒有人能夠用別的詞來表述自己的心情.

別說近身機甲格斗,光是游俠01號嶄露出來的速度,敏捷,和那恐怖的遠程火力,就足夠讓人瞠目結舌了.機甲的性能,已經被發揮到了極致,許多動作,在機士們看來,根本就只存在于機甲設計的理論中!可是,在胖子的手中,卻如同行云流水.

游俠01號,幾乎同時干著許多事情,它奔跑,跳躍,閃避,手勢指揮,能量炮的准確射擊,能量機關炮的掃射,導彈的鎖定它的一切動作都很自然,讓人沒有一點驚詫的感覺.可是,只有當你仔細去觀察,發現以上的動作,都是在同一時間內做出的.並且,取得了精確擊殺一輛機甲,炸毀一輛裝甲運兵車,掃倒一排分散奔跑的士兵的戰果.你才會知道,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技巧.

超級尖刀連,距離北盟主基地越來越近.

朝陽的霞光,已經穿過一棟棟破爛地城市大樓的空隙,撒在了廢墟上.

在距離北盟基地不過六個街區時,街道盡頭,潮水般的北盟機甲蜂擁而來.

"衛見山!"

"到!"

"你帶領第一戰斗隊迂回左路."

"是!"

"哈格羅夫!"

"到!上校!"

"你帶領第二戰斗隊,負責守住十字路口,遏制敵人向我側後方迂回."是!"

"科爾特!"

"到,上校!"

"你帶領第三戰斗隊,自中心花園,抄敵人的後路."

"明白!"

"其他兩個戰斗隊,跟我上!"

游俠01號慢慢地小跑著,正對著敵人湧來的方向.

機身,在機械腿有韻律的奔跑節奏中,上下起伏.漸漸的,小跑變成了大步,速度越來越快.當北盟的裝甲部隊抵達街道中段時,二十輛流星般縱躍奔騰的青色機甲,速度,達到了頂峰!

"勒雷萬歲"胖子死死的盯著迎面而來的機甲群,低吼著.

在他的低吼聲中,如同利箭般向三個方向穿插的青色機甲微微一滯,隨即,以更快的速度向四周漫卷而去.

距離越來越近,無數的炮彈,在游俠身旁爆炸.

在雙方如同狂濤駭浪般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間,胖子用盡全力,將肺部的所有氣息自喉嚨迸射出來.發出一聲響徹天際的嘶吼.

"勒雷,萬歲!"

吼聲乍起,忽然,四十九輛風馳電掣的青色機甲,同時以一聲怪叫,呼嘯附和

"嗚哇!"

兩股聲音,和應著,越拔越高!最終變成一道驚雷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