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二章 代號凌遲

雨下得沒完沒了.

大量的雨水,甚至來不及浸入泥土,就彙集成萬千涓涓細流,順著地勢向低窪處流淌.大雨中,樹干上,岩石上,公路上,都如同被流水附上了一層流光閃動的水膜.一絲絲波紋,在星光下時隱時現.

一輛丑陋的黑色機甲,在雨中無聲無息地奔跑著.

坡地,水溝,樹林機甲那雙反關節機械腿的每一次蹬地,都能讓它躥出好幾十米,在密密麻麻的掛于天空的雨線中,它就像一只渾身漆黑,充滿了爆發力的豹子.

在機甲的座艙里,一名短短的黑褐色頭發,身材瘦削,細長的眼睛如同鷹一般銳利的年輕戰士,一邊操控著機甲以潛行模式一路飛奔,一邊不停地調整著遠視儀和機甲雷達.

年輕的機甲戰士,有一個簡單的名字——阿迪.薩奇,幻影流的二級機甲騎士.

或許,應該說是曾經的二級機甲騎士.自從加入匪軍之後,在機甲武學上的突飛猛進,已經讓所有曾經的機甲騎士機甲統領們,對以前自己拼命攀登的稱號不感興趣了.因為,在機甲戰士這個領域,他們不但有了新的職業定義,更站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用他們自己的話來說,現在去進行升級賽,已經不是能不能提升等級的問題了,真正應該提升地.是以往的機士考核體系!否則,就以前那樣的要求,在匪軍呆上幾個月出來地機士.能讓那些挑剔而苛刻的考官嚇掉下巴.

而薩奇,更是機士中精選出來的佼佼者.不過,他沒能進入尖刀連,他的特點讓他進入了另一個讓人羨慕的特殊部隊——團直屬偵察連中的獵人小隊!

這個小隊是胖子親自組建的.一個裝甲團里,只有這麼一個小隊二十人的固定編制.而加入小隊地每一位成員,都是偵察兵中最優秀的.他們同時接受偵察科目和攻堅科目的訓練,還接受胖子的單獨指導.他們具備在惡劣的戰爭環境中獨立生存的辨識,隱匿,逃逸能力和超強的偷襲能力.

他們的任務,就是游走于主力四周.如同一只只獨狼,進行偵察,屏蔽戰場信息和自由獵殺.

機甲飛快地穿出樹林,騰空而起,在瞬間啟動的輔助推進器強大的噴射流中,如同一只大鳥,輕飄飄越過一條近兩百米寬地山谷,鑽進了另一側山頭的樹林中.幾分鍾後,奔跑中的機甲停下了腳步,一個紅點.在雷達中一閃即逝.

薩奇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如果不是科學怪物們研制的這台多維陣列雷達,想要檢測到處于潛行模式的單獨機甲,還真不那麼容易.他打開遠視儀,對准了紅點出現的方位,靜靜地等待著.片刻之後,一輛紅色的機甲,出現在他的眼前.

薩奇沒有任何行動,只是靜靜地潛伏著.注視著.直到這輛紅色機甲,消失在遠視儀畫面中,他才從山坡下茂密的樹林中,如同靈貓一般鑽了出來.

丑陋地黑色機甲.沿著紅色機甲相反的路線,無聲無息地潛行.

五分鍾後,薩奇停了下來.在他的前方,一片流動的燈光,將林葉地影子不住拉長移動,遠處,傳來了低沉的引擎轟鳴!

薩奇的心髒,抑制不住地劇烈跳動著.這是他的第一次任務.也是他加入匪軍以來的第一個成就——胖子上校放過的那兩個裝甲營的位置,終于找到了!

普羅鎮.***通明.

居民們靜靜地站在窗邊,看著街道上一隊隊身穿藍色制服的匪軍士兵,踏著密集地腳步聲,急匆匆地列隊前進.一輛輛滿載軍火地重型卡車和運輸機甲,轟鳴著從街上駛過,簡易的運兵車,只有骨架地運兵機甲,川流不息.

北盟進攻普羅鎮,這是居民們得到的消息.匪軍已經發布了一級戰備警報.要求居民盡量躲避到防空洞里去.

可是,就算臨時挖掘和擴充了不少防空洞,也裝不下兩百多萬人口啊.

"你說,咱們能贏麼?"一個年輕的母親抱著自己的孩子,一邊輕輕地搖晃著,一邊愁容滿面地看著陽台上自己的丈夫.

作為一個女人,她不怎麼明白現在的局勢,那些,都是男人們爭得面紅耳赤的東西.她只知道,有匪軍的保護,普羅鎮在這個兵荒馬亂的世界里總算保持了一片安甯.雖然食物和能量還是配給制度,可是,和炮聲不停的中心城想比,這里簡直就是天堂.

不過,總是為這個世界心驚膽戰的女人不確定,那支自己丈夫一提起來就兩眼發光的部隊,究竟能保護普羅鎮多久.她雖然不懂什麼軍事,可至少她能看到街道上那些極其簡易的運兵車,機甲和那些丑陋的能量炮和電視電影里那些威武雄壯的軍隊比起來,這個匪軍,簡直就像一群民兵.什麼東西,都是靠自己制造.這些武器,能和蘇斯帝國那樣的正規武器抗衡麼?

"能贏!"男人用力地摟住自己的女人和孩子,用寬闊的胸膛,擋住陽台上的風,用最堅決的語氣,給女人希望:"肯定能贏!"

"轟!"一聲巨響,忽然間從普羅鎮的西南方向傳來,相擁而立的夫婦,還有街道上的士兵,居民,都猛然扭頭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人們駭然發現,幾乎是眨眼之間,西南的天空,就被一片片接連閃爍的光芒照得透亮.劇烈地爆炸聲.炮聲,在一瞬間打破了夜的寂靜,如同數以萬計的驚雷同時炸響.驚天動地,綿綿不絕!

"哇!"女人懷抱中地孩子,被嚇醒了.閉著眼睛,揮舞著小手,啼哭不止.

在丈夫堅強的懷抱中,女人背過身,輕輕撩開衣服,將乳頭塞進孩子的嘴里.

眼淚.忽然就落了下來.

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還來不來的及長大.

一路潛行,超級尖刀連在胖子的帶領下,無聲無息地借黑夜的掩護,抵達了中心城核心區域的北二區.

原本繁華北二區,已經變成了一片無人帶.觸目所及,一片荒涼

除了堅固地太空城以外,四周的住宅樓和商業大樓,已經倒塌了一大半.如山的廢墟上.扭曲的金屬構架孤零零地聳立著.大樓牆壁上,滿是炮彈擊穿的大洞.混凝土里的鋼筋露了出來,牽扯著跌落的牆體,搖搖欲墜.一陣微風拂過,廢墟上升騰起細細地白色塵沙,街道上的紙張和垃圾打著轉,從街道的這一頭飛到那一頭.

五十輛青色的機甲,無聲無息地拐進一個小區,停了下來.在穿越五道非北盟勢力防區和北盟地外擴觀察線之後,前方不遠.就是北盟的防線了.

整個小區已經是人去樓空.不用打開座艙蓋,戰士們就能嗅到空氣中彌漫的一股股惡臭.從殘留的花園,還能想象戰前這里靜謐優雅的環境,可是現在.樓已經倒塌,高大的樹木被折斷,花園里的花草已經枯死,滿地狼藉.

"大家打開我發送的地圖文件"胖子在通訊頻道里開始了戰前准備會:"左上角標記為一號的紅色三角形標記,是北盟的下屬武裝,前勇士傭兵團地基地,也是我們這次行動的主要攻擊目標.

這個基地,就是敵人目前的主基地.血影機甲團有三個營.就駐守在這里.據我們在中心城的觀察點報告.進出這里地重型卡車很多.中心城除了城西以外,基本都被北盟所控制.因此,這個輻射西區前線的基地,也是敵人的物質中心.我們要做的,就是徹底的將這里摧毀!"

說著,胖子點開了地圖上角的作戰計劃.一條條作戰路線,時間,進攻方式等數據,同時在機士們的電腦上刷新.

胖子道:"現在,我們來講講作戰具體步驟,首先,我們將在凌晨5點,向敵人位于香水大街的防線發動突擊,然後,迅速向東北穿插,5點10分之前,我們將經過內河大橋,集中火力擊毀大橋,阻擋住敵人步兵地圍攻後,我們將沿河邊城區,向東南方向穿插,沿途不與任何敵軍交火,5點20"

機甲戰士們仔細地聽著胖子的部署,整個行動,被胖子分解得非常細,並且,做足了遭遇未知情況時地後備計劃漸漸的,一次匪夷所思的襲擊行動的輪廓,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

徹底摧毀!這胖子還真不是說著玩的,他的計劃,計算了幾乎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和敵人調動的路線,時間差,兵力他的行動,是在不斷的運動中這是要

"行動計劃代號為"胖子冷笑著說出了所有人心中想的那個詞:"凌遲!"

仔細地回味著作戰計劃的細節,所有人的眼睛,漸漸的亮了起來.一股血液直沖頭頂.能這麼干上一場,就算是失敗,也是驚天動地了!

"好了,現在抓緊時間隨地大小便!半個小時之後,發動攻擊!"胖子一聲令下,早已經憋的尿急的一群漢子頓時一哄而散.

打開座艙,掏出小雞雞,胖子迎風怒射,忽然,緊急通訊器的嗶嗶聲響了起來.

是馬克維奇還是普羅鎮基地?反正設定地是自動接通.胖子沒有回頭,低著腦袋,專心操作.一陣冷風拂過.圓圓的身體一陣顫抖

媽的,幸虧躲得快,差點被風吹回來咦?畫面上地女人有點眼熟她往自己身下瞟什麼?

看著一臉錯愣地胖子,方香都快瘋了.

她沒想到,自己接通通訊之後,看到的,竟然是

完全沒有思想准備的自己,當時就呆呆地看著那胖子背對著自己埋著腦袋打寒戰.身體還抖來抖去,正猜測他在干什麼,忽然之間這家伙跳起來一個轉身自己身旁,可是濟濟一堂的十余名高級軍官!

"你干什麼?"胖子飛快地拉上拉鏈,臉色發白

"血影機甲團六營和七營,已經和匪軍裝甲團主力交火!敵軍正面投入兵力約一個營,在第一波進攻中,我軍損失"

北盟指揮部,費爾勒一邊聽著軍事參謀的報告,一邊仔細地查看著地圖.

"洛倫索河以西一百二十五公里."費爾勒看著地圖上雙方交戰區域的坐標.輕蔑地笑了笑:"單純!這麼簡單的迂回包抄就想吃掉我兩個營?他們難道不知道,在這樣的地方發動襲擊,反而會暴露很多問題?"

"你地意思是?"一旁的塞爾沃爾看著地圖,一拍額頭,轉身問那參謀道:"敵人沒有步兵協同進攻?"

"沒有!"參謀看了看手中的戰報.

"命令六營和七營注意左翼河邊,敵人必然會從那里進行迂回,留下一個連于兩翼高地建立阻擊陣地,主力迅速脫離戰斗.命令八營和九營迅速南下,向普羅鎮西南二號資源公路E25公里處穿插.命令其他各路部隊,加快前進速度.派出偵察兵,對普羅鎮外圍陣地進行偵查,若發現敵軍收縮,各部隊必須于七點之前.抵達第二計劃指定地點."費爾勒幾乎想也不想,迅速下達了一系列的指令.

從匪軍于距離普羅鎮外圍陣地不過十公里的地方發動襲擊,他就知道,匪軍已經收縮了防線.這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而匪軍主力主動出擊,試圖在合圍成型之前,吃掉北盟一路攻擊兵力,也是毫不出奇的事情.

很顯然,匪軍選擇了最近.兵力也最少的一路.費爾勒冷笑.匪軍當然不會知道,早在分兵之初.血影機甲團的四個營,就是作為誘餌存在的.前線指揮官,對可能遇見地伏擊,早有准備.在普羅西部的小丘陵地帶,四個裝甲營,一直保持著相互間不過一個小時的距離,只要一路受到攻擊,鉗形攻勢,就會猛然收緊!

如果普羅鎮匪軍敢將主力部隊全部投入到這里,北盟最精銳的裝甲力量,將會把他們牢牢粘住!為其他三路攻擊箭頭的進攻爭取時間.費爾勒相信,沒有哪一條步兵防線,能夠阻擋自己的強行攻擊.

喝了口咖啡,費爾勒淡淡地問道:"從白令港撤回來的勇士一團和二團,什麼時候能夠到達普羅鎮?"

"十八個小時!"參謀回答道.

"很好!"費爾勒微微一笑.這個游戲,開始變得有些意思了,真希望普羅鎮,能夠堅持到自己動用後備兵力的時候.雖然他們在戰術上,還嫩了點,可是,他們強大的戰斗力,卻很給了自己一些驚喜.就連剛剛到自由世界來時,不可一世的蘇斯裝甲團,都在他們地手里吃了虧,可見,他們的戰斗力,甚至超出了自己的預期.

不過可惜,那位勒雷聯邦來的英雄,只是個機械修理兵出身地幸運兒.對于一場需要精密計算的戰役,他還需要學習.

費爾勒看了看時間,凌晨五點零六分,一夜,已經不知不覺地過去了.匪軍既然已經發動了襲擊,就意味著,戰役預備階段的一切變數都已經擺上了桌面,在其他幾路部隊到達指定地點並發動攻擊之前,沒什麼可擔心的了.

他轉過頭,微笑著對塞爾沃爾道:"又是無聊的兩個小時,或許,我們該先去吃點東西昨天晚餐,你開的那瓶波爾多,似乎還剩了不少"

正說著,忽然,一個參謀猛地從中央控制台前的座椅上站了起來.座椅移動時,發出刺耳的摩擦聲.

被打斷話地費爾勒剛皺了皺眉頭,卻見那參謀飛快地跑到自己面前,驚惶地道:"西二區香水街防線,遭小股不明身份軍隊襲擊.剛剛進行交接班的勇士機步三團三營一連防區被突破,交火三分鍾,我方陣亡一百零七人,傷六十四人,五輛陣風型機甲和十一輛火元素機甲被摧毀"

參謀地話,讓費爾勒和塞爾沃爾一下子釘在了原地,眼睛發直.他們甚至沒有發現,這位莽撞的參謀沒有在報告時使用敬語."有多少敵人?"塞爾沃爾死死盯著參謀,飛快地問道:"敵人的傷亡情況如何?"

"具體數目不詳"參謀滿頭大汗,囁嚅道:"據說,不超過兩個排交火時間很短,敵人是偷襲他們沒沒有傷亡."

"你說什麼?"費爾勒一把扯過參謀手中的通訊記錄,飛快地掃了兩眼,一張黝黑的臉,一下子變得鐵青.

這參謀報告的哪里是交火,這根本就是一次閃電般地屠殺!

昏暗的生活艙,數十個鏽跡斑斑地圓筒形床位上,擠滿了人.

一些人,在無聊地打著撲克.一些人在堆滿行禮,掛著衣服的過道上,彎著腰進進出出,更多的人,則呆在自己的床位上發呆,或盯著畫面糟糕的老式平板電視有一眼沒一眼的打發時間.

頭頂,腳下,身旁,不時傳來各種各樣的聲音.有機器的轟鳴,有維生系統的哧哧聲,有咒罵聲,咳嗽聲,絮絮叨叨的低語聲,也有煩人的小孩跑來跑去的腳步聲和輪機艙里響個不停地敲擊聲.

這是一艘老舊的貨船.誰也不知道,這艘船有多少年曆史了.也沒人在乎.只要它能帶著大家離開勒雷,只要它不在經過跳躍點的時候散掉,這就是一艘全宇宙最好的船.

要知道,能在這樣一艘船上,找到一個位置,對普通勒雷民眾來說,已經是頂頂了不起的事情.這艘船的船票,用千金難求來形容,絲毫也不過分.誰要是敢捏著船票在船離港之前吼上一嗓子賣票,他立刻就能被已經紅了眼的人們撲上來活活壓死!

勒雷中央星系,已經被攻破了.

如果再不走,以後想走,都沒有機會了.

擁擠的船艙中,人們自顧自地干著能夠消磨時光的任何事情.

只有一個女孩子,靜靜地坐著.似乎,在想著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