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十一章 夜色

傑里邁亞.班甯,一直為自己與納加聯邦第一名將班甯有著相同的姓氏而自豪.那是他的偶像,他做夢都想著自己也能成為那樣一個大人物.

不過,傑里邁亞自己也知道,除了相同的姓氏以外,他和那位呼風喚雨的名將,實在沒有什麼相同的地方.二十二歲的他,只是極限傭兵團的一個小隊長而已.拿著微薄的薪水,每天執行些為富人做保鏢或者運輸押運的工作.流派戰爭爆發以後,傭兵團的收入已經斷掉了,無處可去的同伴,只能擰成一團,憑借手里的槍和團里儲備的食品物質,占據幾個街區,苦苦掙紮度日.

沿著街道,巡視了一遍哨崗的情況,傑里邁亞回到十字路口的戰壕里.破爛的沙包,簡陋的組合式裝甲防彈牆,歪歪扭扭的隔離網,老舊生鏽的機甲........傑里邁亞懷疑,這樣的陣地,能不能擋住機甲的一次沖鋒.

前天下了大雨,戰壕里的低窪位置,積水還沒有干.整個坑道,顯得陰冷潮濕.踩著一腳泥濘,傑弗里回到了自己小隊的坑洞.黑黑的洞口,被幾根沒剝皮的木頭歪歪扭扭地支撐著,打進厚厚泥土層的防彈牆,因為坑壁上的泥土被雨水沖刷,露了一個邊角出來,混合著周圍坑凹的泥土和一些不知名植物的根須,丑陋不堪.

聽著洞里穿來的鼾聲,磨牙聲和咳嗽聲,傑里邁亞停下了腳步.一想到里面那如同墳墓一般的環境,他就不禁低聲地咒罵了幾句,覺得自己應該在街上再轉幾圈,而不是這麼莫名其妙地回到這里來.

靠在坑壁上.點了一支煙,傑里邁亞抬頭看了看十字路口四周的太空城.在夜色中,這些一眼望不到頂的大家伙,無聲無息的矗立著.因為沒有能量供應,太空城里地居民早已經搬走了,只剩下一座座空城.

沒了能量,自然也就沒了生態平衡和循環系統,也就沒了懸浮電梯.就連輔助的電網,都已經斷掉了.光靠大樓本身的風力發電.是無法維持太空城運轉的.

傑里邁亞從來不到樓里去.現在,大樓里彌漫著一股股惡臭,停掉了生態系統,那里面.簡直是地獄.而且,聽說還有些人死在了里面.誰也不知道那些腐爛的尸體到低在哪一個房間.想想都惡心.

傑里邁亞狠狠嘬了口煙.有些悲哀.即便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里,太空城底層的一些地方,還有少量的人如同老鼠一般生活著.他們,實在無處可去.這樣的日子再持續下去,要不了多久.惡臭,就該蔓延到街道上了.扭頭看了看西面.傑里邁亞歎了一口氣.那是普羅鎮地方向,大伙兒都知道,和現在的中心城相比,那里簡直是個天堂.傑里邁亞不知道團長到底還在猶豫什麼,這幾個街區,能找到的食物和能量,都已經被清空了.團里儲備的物資.也見了底.留在這里,除了等死.難道還有別地意義?

如果早聽大伙兒的建議,跟著當初從這里借道地花形門一通去普羅鎮.......哪怕只是個低等部隊,至少也能混個溫飽.遠遠好于現在這樣半死不活地在這里干耗.

青藍色的煙,在肺里打了個轉,噴在空氣中,變成了灰白色.傑里邁亞的念頭一轉到普羅鎮,就無法輕易離開........在自由世界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他都見過.躊躇滿志而來,灰頭土臉而去,這個世界看似自由,可是,暗藏的規則,能把每一個不了解這個世界,試圖大展拳腳地人逼瘋.

可西邊的那一位,卻實實在在是個奇跡.

赤手空拳而來,在幻影流機甲館里,一個人丟翻了泰流地十幾個格斗好手和幾十個機甲戰士,以拍裸照要挾庫伯,最終卻成了泰流的長老,普羅分館的館長.........這些,都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可傑里邁亞當初第一次看見網上傳播的這個內幕時,還是笑掉了下巴.那看起來很憨厚的胖子,原來是個混蛋.

後面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短短幾天時間,這家伙就連銷帶打,將流派之間積蓄已久的矛盾火藥桶,徹底點燃.

再然後,以一百二十輛黑色機甲縱橫普羅鎮,成立流派互助同盟,突襲矽谷,四派來投.普羅鎮,似乎在一夜之間,就完成了一個華麗地轉身.從單槍匹馬地一個胖子到號令群雄,這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讓人瞠目結舌.

三大流派地窩里斗,誰也沒能討著好,反讓陰險的北方商業聯盟占去了便宜.現在,唯一能跟北方商業聯盟抗衡的,除了那個縮著腦袋死不探頭的隆興會,就只有西面那以閃電般的速度壯大起來的普羅鎮匪軍了.

拇指和中指一彈,手中的煙頭在黑夜中飛出一道翻滾的亮紅弧線,哧地一聲落入了混濁的泥水中.

傑里邁亞苦笑了一下,作為一個在泰流學習了兩期的外圍學員,他真希望當初胖子不是普羅鎮的館長,而是他所在的西七區分館的館長,如果那樣的話,或許,自己現在,不會對未來那麼痛苦和迷茫.

這個星球,會是匪軍的.這是傑里邁亞一貫堅持的立場.

他不是什麼軍事家,也分析不來是嗎局勢.他只知道,匪軍是赤手空拳起家的,他們的成就,遠遠超過了積蓄已久的北方商業聯盟.況且,只要對比一下現在中心城這破爛悲慘的樣子和普羅鎮的活力,人心向背,足以讓他近乎執著地堅持自己的立場.

希望,自己的團長能夠早點做出決定.

中心城,就快成為一座死城了.饑餓,疫病,屠殺.......這個地獄.他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睡意,終于有一點侵蝕的跡象.

傑里邁亞為自己找到了一個鑽進坑洞的借口.在進入坑洞之前,他不經意地抬頭看了看天空...........

他長大了嘴,眼睛發直.....

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般,自天空撲到一座太空城垂直的牆壁上,如同壁虎般貼在那里.無聲無息地停留一秒後,它縱身一躍,身體向另一座太空城電射而去.這一次,它沒有停下來,而是借力一個轉折,撲向了第三座太空城........

.在它身後.是數十道讓人眼花繚亂地黑影,它們在空中.在林立地太空城之間飛快地跳躍穿行.如同一只只飛舞的蝙蝠,他們那驚人的跳躍力,帶領他們從這棟樓跳到那棟樓,攀附在大樓外壁上,只輕輕一蹬.......片刻之後.一切都消失于黑暗之中,

傑里邁亞手中的槍.落到了地上.他使勁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天空中,除了高聳的太空城和漫天繁星,什麼也沒有........

傑里邁亞回頭四處張望著,他找找身邊有沒有別的同伴看見了同樣的一幕,以證明自己沒有眼花或者神經錯亂.......那靈活的程度,在那個高度....那到底是機甲還是機甲中地戰斗機?

他們從哪里來.又准備往哪里去?

該睡覺了!

傑里邁亞打了個寒戰.飛快地鑽進了洞口.他知道,有些事情.還是當作沒有看到的好.只要沒有炮彈落到他的頭上,這就不關他的事.明天繼續找找團長,一定讓他下定決心投奔普羅鎮,憑團里那幾輛生鏽地破爛機甲,在這個世界,已經混不下去了!

馬克維奇在接到胖子的命令後,第一時間就集合了隊伍.

胖子傳來地作戰計劃和整個戰局推演,他反複看了三遍.他知道,這一次普羅保衛戰,對第一次踏上戰場的S*M三團來說,將是一個極端艱巨的考驗.

敵人的五路攻勢,分布于普羅鎮的東南西北,如果不是上校第一時間命令收縮兵力于三環線設防地話,光是來回跑,都能讓三團累個半死,更別提投入戰斗了.

現在的北盟武裝,已經不是當初進攻普羅鎮地那種裝甲團了.蘇斯帝國支援的機甲能量作戰系統和電子機甲,讓他們的戰斗等級上升了不止一個檔次,而長時間的作戰,也讓這些原本只有訓練經驗的家伙,變成了嗜血而冷酷的士兵.

除了在戰斗經驗上不如北盟以外,三團還面臨著另外一個問題----疲勞!

在胖子的作戰計劃中,重點提出了這個問題.

三團面臨地疲勞,不僅僅是身體上地,還有心理上的.任何一個新兵,在經曆了第一次大規模戰斗,第一次見血殺人,第一次熱血沸騰地勝利之後,會有一定的亢奮期,可是,如果這種亢奮期保持過久的話,隨之而來的疲勞期就會愈加嚴重.

這是不可避免的.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作戰之後,有休息回複的時間,靠人類自身的心理調節,改變精神狀態,變得從容而理智.

可是,三團沒有這樣的時間,從現在起,到三十六個小時之後,都沒有!不僅如此,他們還必須不停的轉移,埋伏,發動進攻,長途跋涉.......激烈的,靜止的,各種各樣的行為環境都有,這對人的意志,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打仗的時候,他們可能出現亢奮過度的情況,而在單調的行進間和埋伏的過程中,他們也可能會出現失神,甚至睡著的情況.時間拖得越久,這種情況就越嚴重.而這一切直接帶來的,就是戰斗力的大幅削弱.

敵人在和匪軍搶時間,可是,這種時間是相對的時間.胖子在作戰計劃里著重指出,如果敵人願意.他們甚至可以圍而不打,或者依靠他們的指揮協調,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地打,主動權在他們手上,他們並不著急,這也是他們的部隊為什麼穩紮穩打前進的原因.只有三團將他們打疼了,打出時間的緊迫來,他們才會搶著在友軍被吃掉之前攻破普羅鎮.再此之前,拖.也能把三團給拖垮了.

所以,未來的三十六個小時,不是安安穩穩防禦的三十六個小時,而是極其艱苦.不斷戰斗的三十六個小時.斗智斗力的三十六個小時.

現在,敵人最快的一路攻勢.距離普羅鎮外圍防線,只有不到一百公里地距離了.S三團,必須搶先發動進攻,爭取在敵人五路合圍之前,先斷其一指.這個機會.只有在敵人接觸普羅鎮防線之前,只有在這個晚上才有.稍縱即逝.

瑪爾斯星球的天氣,總是說變就變,剛才還天高星朗,不過幾個小時,天空中,就堆積起了厚厚的云層,這是瑪爾斯特有的流浪雨云.

馬克維奇在山坡上停下了機甲.黑夜中.一排排打開探照燈地機甲,如同流動的群星.從他身旁滾滾而過.通訊頻道里,不時傳來科茲莫等幾位營長地聲音.

"快!都跟上."

"保持隊形.......注意指揮頻道命令,別光顧著在區域頻道里聊天."

"別鬧了,不就是干掉三輛機甲麼,前面有你打的!"

"後勤運輸機甲,別掉隊."

一道白光閃亮了天空,低沉的雷聲,自云層中滾滾而過.

片刻之後,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地落了下來,越下越大.轉眼之間,整個天地,就變成了水的世界.

DE-176公共星系.

從遠處看去,如同黑色盒子里地蛋黃般的恒星.大小不一不同顏色地行星,漂浮的隕石,在恒星光芒中呈五顏六色的帶狀星云,靜靜地懸浮于宇宙中.以人類的感官來說,它們,幾乎是靜止的.

在一顆黑褐色的巨大行星身邊,三顆衛星在各自的軌道上無聲無息地旋轉著.其中一顆衛星那永遠朝向行星地那一面,就是紅胡子海盜基地,也就是現在匪軍一號基地的所在地了.

如果不是遇見了匪軍,方香永遠也不可能來到這里.

站在船塢高高地平台上,方香和一幫薩勒加高級軍官,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船位上,正在進行建造戰艦.

整個船塢一片繁忙的景象.數百名機械師和工作人員正在維修架上埋頭工作,不遠處的機床和巨型定型沖壓裝置,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運輸機甲在運輸通道上來回奔走,船身上,不時閃現刺眼的光芒.

巨大的船位中,懸浮著的三艘巡洋艦,已經初具規模.另外有一艘戰列艦,也已經完成了結構定型.空空的骨架立在那里,166米高的艦身,船塢根本容納不下,采用二級開合式屋頂,才解決問題.等到下面的構造完成,活動船位才將其沉下來,進行上面的工作.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看著自己的戰艦被拆卸,又看著它們改頭換面,薩勒加人的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他們既懷念自己以前的寶貝,又期盼這新的戀人.更多的,則是對勒雷人的尊敬.

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無時無刻不驚訝于勒雷人天才般的智慧,驚訝于他們狂熱的工作態度,也驚訝于他們堅韌不拔的意志.

換做戰前,沒有人會相信勒雷人是如此堅強.那時候,在整個東南星域,凡是關系到軍事方面的一切,勒雷人都只是大家口中奚落和嘲諷的對象.他們的軍人不像軍人,他們的武器裝備,也讓人不屑一顧.人們甚至懷疑,一旦打起仗來,這個國家有沒有人能夠鼓起勇氣向敵人開槍.

事實,給了所有人答案.三年衛國戰爭之後,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堅強不屈的勒雷聯邦,聽到的,是他們的士兵前仆後繼的事跡.那些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勒雷青年,在國難當頭的那一刻,毫不生澀地完成了他們的轉變.

看看眼前的這個基地,看看這些流落宇宙深處,遠離祖國的勒雷學員,科學家,機械師和戰士,所有的薩勒加人,都是肅然起敬.

可是.........無論哪一個國家,總有一些人,是可恥的.

"長官......."一位薩勒加上校站在方香身旁,欲言又止.他看了看方香,又回頭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同僚,順著他們的目光,把視線投向維修架上,那些廢寢忘食的勒雷人身上,長長地歎了口氣.

方香沒有回頭,她知道這位上校想說什麼.就在剛才,派去航道收集信息的電子偵查艦,帶回來一個沉重的消息----勒雷中央星域,被蘇斯和傑彭的聯合艦隊,攻破了.留守的勒雷艦隊,在進行了長達七十三個小時的戰斗之後,全軍覆沒.

他們戰敗的原因,有一大半,是因為篡奪政權的布羅迪和漢斯福德,拒絕提供後勤補給.而協防的斐揚遠征軍聯合艦隊,因為同樣的補給問題,沒能及時趕到作戰空域.最後一戰,勒雷聯邦隕落的兩位上將,六名中將和二十三名少將.其中,包括名將斯奈德上將和第四混合艦隊布朗中將.

這一戰,他們和聯邦太空艦隊的精英,集體隕落.聯邦精銳,盡掃一空!

鋼鐵長城,毀于自己人之手.這和托爾斯泰的犧牲,何其相似.

契科夫率領的第一艦隊,還在外面打獵.軍情值班室里,第一個收到消息的,是薩勒加值班員,所以,這個消息,還沒有公開.

方香不知道,自己要把心腸硬到哪一種程度,才能告訴勒雷人這個消息.看著忙碌工作的勒雷人,她無論如何,也開不了口.

更重要的是,她沒辦法把這個消息,傳給正在艱苦作戰的那個胖子.

她想象不出,這些身處絕境,依然奮戰不惜的勒雷戰士,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會怎麼樣.現在的勒雷中央星域,已經滿是西約的戰艦.蘇斯和傑彭的陸軍,正准備登陸他們的首都.他們在這里做的一切,沒人知道,也沒人在乎了.

如果是自己,一定會崩潰!

可是,不說行麼?

"幫我接通契科夫上校和田上校....."方香死死的咬著嘴唇.她在心里祈禱著,勒雷人能夠挺過這一關.未來,她會和他們一起戰斗,為了,各自的祖國.

通訊請求,通過特別設置的隱秘中轉器,穿到了瑪爾斯星球.

星球,在緩緩轉動著,恒星的光芒,越過河流山巒,在廣袤的平原上,一點點延伸著.一夜即將過去,三個小時後,中心城,將先于普羅鎮,迎來第一道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