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章 算就算

"匪軍借道?"機士們相顧愕然,他們自然記得那場在瑪爾斯鬧得天翻地覆的矽谷長途奔襲戰,當時,那二百四十輛機甲一路狂飆突進,沿途勢力不是灰飛湮滅就是俯首稱臣,驚呆了整個瑪爾斯自由世界,鬧得沸沸揚揚.

也正是從那時起,他們的宗主,才開始了對流派互助同盟的進一步關注.才有了後來各大流派齊聚普羅鎮,才有了現在的匪軍.

胖子的意思,難道是想.......

恐怖的猜測,讓機士們張大了嘴,看著在黑暗中作著熱身運動的那個嘿咻嘿咻地肥胖身影,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

這個神經錯亂的瘋子!

就算北盟的主基地位置並不是什麼秘密,可那畢竟是北盟啊,那是擁有十幾個裝甲團,有蘇斯帝國撐腰,准備了大量軍用武器,有無數黨羽附驥的強大勢力!而不是當初的幾百個提著破槍困守矽谷的卡斯青年黨!

在擊潰三大流派之後,北盟已經控制了瑪爾斯星球近百分之七十的地盤.幾個重要港口城市,交通要道和重點工業區,瑪爾斯的物質儲備區,全都在北盟的手上!現在的北盟,已經開始成為瑪爾斯人眼中的主宰者了.

整個中心城的城南,城東,城北,和中心地帶都是他們的勢力范圍,周邊即便還有些其他勢力,也都是依附于他們旗下的.別說他們的基地里還駐守著三個血影裝甲營,距離不遠的北部工業區,也還有一個混編團和兩個血影裝甲營.單說要插入中心城經過的區域駐軍,就夠大家喝一壺的了.

把匪軍全拉上,也不見得打得進去,靠這五十輛機甲,能走到哪里?人家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這幾副顏色給活活淹死!

"你是想進攻北盟基地?"明心流的三級機甲戰神哈格羅夫.有一臉的大胡子和一副魁梧的身板.不過,他此刻地語氣,可和他威猛的外表有些搭不上邊:"不是真的吧,就我們這些人?"

不怪哈格羅夫聲音戰戰兢兢,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只覺得心驚肉跳.再不怕死的人,也沒想過這麼瘋狂地死法.

"對!"胖子高舉雙手,手臂貼住耳朵,往後下腰.

所有人都傻傻地看著這個腆著肚子的肥人輕松地把自己折疊起來,保持了雙手雙腳同時落地的姿勢片刻之後,這家伙繼續折騰,最終成功地把腦袋從胯下鑽了出來.

這個肥妖孽!

妖孽頂著自己的老二,嚴肅地道:"從目前得到的情報和推演結果來看,我們的對手,顯然已經抓住了我們無法輕易丟開普羅鎮的弱點.普羅鎮太小.卻是我們流派互助同盟的根據地,一旦我們選擇帶領部隊跳出包圍圈.那麼,我們的親人,我們的後勤人員,都將遭到屠殺."

"到那個時候......."胖子雙腿後翻落地,結束了熱身活動,說道:"不用他們追擊,我們自己就會四分五裂!等到北盟和蘇斯帝國地軍隊聯手控制了瑪爾斯.我們再怎麼跑,也跑不出他們的手心."

"所以....."胖子從機甲座艙里拿出一個電子文件夾,打開道:"目前階段,我們唯一能夠保全普羅鎮.又能給予北盟沉重打擊地辦法,只有一個!"

電子文件夾上的地圖,被各種各樣古怪的符號標注得密密麻麻,胖子蹲在地上,手指在地圖上劃拉著:"對攻!"

"可是上校......"科爾特囁嚅道:"我們和敵軍的力量對比,實在太懸殊了.他們是大軍壓境,我們這才五十個人........."

"這場戰役的勝負點,不在于單純的力量對比."胖子憨厚的臉上.有一種難得地自負神氣.這讓他看起來仿佛變了一個人:"我們和對手比地是,看誰先達成戰略目標!"

"這是一個游戲......"胖子的聲音.在黑夜的輕風中,顯得有些飄忽:".....一個,我們和對手比誰的計算更精確地游戲!時間,兵力,路線,攻擊強度,攻勢配合......我們的對手,已經做出了一個集中了所有優勢的作戰方案.他們在各個方面,都占據著絕對的優勢,現在,他們正准備把這些優勢,轉化成一場勝利!"

胖子點燃了一支煙,他的臉,在火光中一閃即逝.

"可惜,他們低估了我們三團的戰斗力,也不知道我們這個超級尖刀連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他們不知道,老子最不怕地,就是計算!"

這一點,胖子倒沒有吹牛,他所學地古推演術,開卷第一篇就叫《算無遺策》.幾年來的實踐證明,這種一般人連看也會看疼腦子地推演術,在計算能力上獨步天下.再加上拉塞爾裝進他腦子里的上千戰例,上萬種攻防態勢,部署,教訓和經驗,論起計算來,他還真是不怕哪一個.

雖然他至今還沒有形成他的戰術思想和戰術風格,可是,要在已知情報下作這麼一道攻防習題,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現在的自由世界,雙方都沒有天網系統和大規模高強度的電子對抗,互相之間對情報,通訊和指揮的干擾,假動作,假路線,假陣地假基地,電子欺騙,隱蔽迂回這樣的東西,還少之又少,沒有了大規模戰役時期的戰爭迷霧,軍事指揮官幾乎是把牌放在桌面上攤開了來計算.

這實在沒什麼挑戰性.其中的樂趣,只有各自隱藏的實力這一小部分了.

"我們的三團,是准備了九代機甲的精銳.這一點,絕對不是北盟可以相比的.他們的戰斗力,在主流國家的軍隊中能排到什麼位置,你們不明白,我明白!"胖子的手指在地圖上普羅鎮地位置畫了一個大圈,接著道:"配合我們的外圍防線,一個團的兵力.看起來,似乎不足以支撐二十四個小時.在敵人的眼中,我們分兵防禦,就是鐵鎖連舟,他們的幾路兵力一合兵.我們就會快速崩潰."

衛見山,科爾特等機士,靜靜地圍成一圈,看著胖子攤開在地上地電子地圖.一開始,他們還不怎麼明白,敵人東路的四個裝甲營上下分兵的道理,此刻看來,這兩路兵力,上下呼應,既可以單獨發動進攻.也可以在短時間內與附近的其他進攻部隊合流.南面和西面的進攻部隊,也是如此.

一旦S*M三團被拆分為五份.分別用于阻擋敵人的五個進攻箭頭的話,那麼,敵人只需要稍作調整,就能用一路兵力,牽扯匪軍裝甲部隊,而其他部隊,則迅速合流.如同針紮氣球,以一點破全局.

只要有一個方向被突破,那麼,普羅鎮其他防線上的部隊.都成了擺設.

這些東西,對于沒有接觸過正規軍事理論的衛見山等機士們來說,根本就不了解.可是,胖子指著地圖這麼一說,他們立刻就明白了過來.

眾人暗自咋舌,如果負責指揮的不是胖子而是他們自己,恐怕,他們早就犯下了分兵防禦地錯誤.

"那我們應該怎麼防禦?上校."急性子科爾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解決辦法來.情不自禁地問胖子道:"我聽你剛才跟馬克維奇說.他們需要堅持三十六個小時......."

"如果敵軍沒有更多的兵力投入....."胖子嘿嘿一笑:"馬克維奇他們,可不光堅持三十六個小時........"

他指著普羅鎮地圖地一條環形公路道:"我已經命令外圍防禦部隊收縮到三環路防線設防.退到這里.雖然看起來,我們丟掉了很多外圍陣地,防禦縱深也只有幾十公里.不過,我們的兵力更集中,防禦強度要比以前強得多.

而且,由于落葉湖和四周的幾座山脈的阻擋,敵人的進攻路線選擇不大,戰術變化空間比在外圍跟我們交戰,要小許多.更重要的是......."

胖子手中煙頭的一點紅光,在地圖上普羅第三環路外圍地第四環路和縱橫交錯的區間公路之間晃來晃去:".....我們可以解放三團的戰斗力,變被動為主動,兵分兩路,以對角的形式進行圓形機動作戰!"

"也就是主動攻擊型防禦."胖子見機士們有些不明白,解釋道:"把三團分成五隊,戰斗力會大幅度減弱,如果分成兩半,各領兩個營游走于普羅鎮地外圍環形區域,就能掌握主動.敵人玩的是地域和時間的配合,我們也玩地域和時間的配合.他們打他們的,我們打我們的."

"我計算了一下."胖子站起身來:"以我們收縮後重新布置的防線強度來看,敵人如果不合兵進攻的話,想要擊穿防線,需要五個小時左右地高強度連續進攻.而我地作戰計劃里,不會給他們這種任意攻擊的機會.三團將形成兩個拳頭,進行環形機動作戰,他們可以在任何時間出現在任何地點,選擇任意戰斗目標.只要能破壞敵人地連續進攻,或者運用偷襲大規模殺傷敵人的有生力量,我們的防線,就能夠堅持下去."

機甲戰神,機甲統領們,只聽得兩眼發直.他們沒想到,北盟的這次圍攻,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變化,如果不是胖子深入淺出的分析講解,他們根本就猜測不到敵人的意圖,到了敵人大軍壓境的時候,面對敵人的戰術變化,只能徒喚奈何.更別提針鋒相對的制定出有效的防禦方案了.

不愧是勒雷三年衛國戰爭打出來的英雄拉塞爾的弟子!胖子在電子地圖標注的作戰方案,幾乎精確到了每一分鍾,具體到了每一個可供伏擊的地點.就連敵人可選擇的攻擊路線,攻擊方式,戰場能夠容納投入兵力的數量和可能出現的問題,都被他標注了出來.

一時間,所有人都對胖子肅然起敬.

"不過,家里再怎麼打,畢竟也不能撐太長時間."胖子將手中的煙一口嘬到了底,丟掉煙頭,看著在場的眾人道:"所以,這場戰役的關鍵.還得看我們!"他把地面上電子文件夾地地圖,換成了中心城地圖,抬頭道:"他們既然敢來進攻,我們自然要以牙還牙.這次對攻,我們需要在三十六個小時以內完成致命一擊.敵人是明著來.我們人少,自然是偷偷摸摸地去!"

"雖然敵人在中心城,還有大量部隊,可是,只要仔細的計算一下,我們就能發現,這些部隊中,有大部分是被釘死在原地的!"胖子指著地圖上的幾個點道:"一般的機步團,我們可以不加理會,需要注意地.只有防禦他們基地的三個裝甲營.這是血影機甲團的主力,剛剛換裝了蘇斯制式能量炮.實力不弱."

再次說到突襲,這一次,眾人雖然心中忐忑,卻沒人質疑出聲.他們知道,別看胖子平日里沒個正形.可關鍵時刻,他比任何人都靠得住.他決不會去干自投羅網的蠢事.

"咱們匪軍的傳統,大家可能還不怎麼熟悉."胖子望了望風.壓低聲音,一本正經殷殷教導:"我們講究的是下個毒,使個絆,打黑槍.敲悶棍.所以,我們這次行動,一定要緊緊圍繞這十二個字.至于戰術方面,是另外二十個字---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跑我追."

"那是什麼戰術?"科爾特孤陋寡聞.

"流氓戰術!"胖子解釋道.

"流氓戰術?"科爾特睜大了眼睛.顯然沒想到這軍事戰爭中.還有這樣的戰術,撓了撓腦袋問道:"那敵什麼我什麼.是個什麼意思?"

"記不住你就這樣想.....敵進我退,敵退我進......"胖子口沫橫飛毀人不倦:"這就好比你和一壞娘們跳舞,她上一步,你自然就退一步,她退一步,你就上一步,反正要跟她保持曖昧距離........"

科爾特大點其頭,聽胖子接著胡說八道:"敵駐我擾,這就起變化了.音樂還沒完,你正跟她磨得熱血沸騰,那娘們跳著跳著停下來不跳了,你當然要趁機騷擾一下,順便問問為什麼啊."

"對啊."科爾特聽入了神,一拍大腿,梗著脖子直愣愣地道:"要是說不出個一二三來,忽悠老子,老子揍丫一頓狠的!"

"這就是敵疲我打了!"胖子也一拍大腿:"她說她累了,顯然不是個站得住腳的理由."

"挨了打,那娘們肯定要跑,于是我就去追.追上了再打一頓."科爾特舉一反三:"這就是敵跑我追了吧?"

"對了!"胖子最後終結:"你說,這不是流氓戰術是什麼?咱們就這麼扭著北盟那幾個孫子揍!"

"是夠流氓的."科爾特愣了半晌,嘖嘖有聲.

黑漆漆地山林中,一群人笑得東倒西歪.即將開始的危險旅程,似乎,不那麼可怕了.

晚上十點,聊天打屁,抽了最後一支煙,五十輛游俠離開了洛倫索五號大橋,以機甲潛行模式,一路向東.他們,將在夜色地掩護下,穿過洛倫索農業區,由西北位置,進入中心城.

天空中的繁星,如同一顆顆鑽石.微弱的星光,讓平原上縱躍奔馳的五十個身影看起來,如同身上撒了銀粉,于黑暗中追逐獵物的暗夜精靈----如果,它們沒那個誇張的肚子的話.......

胖子駕駛著一號機甲,奔行在隊伍地最前面,在他身後五公里的位置,才是超級尖刀連的大隊.胖子把速度拉的很快,不停地變向,選擇最隱蔽的行進路線.而無論他怎麼變向,身後的隊伍,也沒有絲毫凌亂.

胖子心頭暗爽.這就是由機甲統領以上的機士組成的超級裝甲部隊!找遍全宇宙,這樣的隊伍,現在也找不出第二支來!即便現在各國都將機甲近身格斗訓練提到了戰略高度,拼命培養高等級機甲戰士,可也只能讓七級八級的數量大幅增加,而能上九級的機甲戰士,到現在也不過三五百個.

可在自己身後,就是整整五十個,其中好幾個,是手速突破了六十動地十級機甲戰士.任誰看了這樣地軍隊,也會羨慕得口水直流!

如果再有個一年半載的時間,匪軍地戰斗力會更強大.基數最大的機甲斗士和機甲騎士們,在機甲武學的熏陶下,進步很快.他們在各自流派中的修煉瓶頸,早已經被突破.等級提升,簡直可以用飛速來形容.

再加上機甲武學對手速的增幅效果,現在的匪軍拉出去,放在任何國家,都是絕對的陸軍精銳.

現在,只需要在自由世界這塊磨刀石上,將這把利劍開刃!

經過了按照士兵操典的嚴格訓練,累積了戰爭經驗,了解了作戰規程,見過血之後,他們將具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游俠,在輕盈的奔跑著.潛行狀態下的腳步,如同貓科動物一般無聲無息.

四回路雙置引擎,保持在低耗水平,強大的性能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黑魔鬼實驗室開發的新型懸掛和減震系統,加上波波夫工作室的二十四層複合填充金屬,讓原本以剛硬堅固為屬性的機甲,多了一種詭異的柔韌.

地形龍工作室的多體傳動系統,將引擎動能精確地傳送到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沒有一絲多余的消耗,電腦上的數據,能讓任何一個機甲愛好者眼睛發紅.

穆勒工作室的仿生驅動,並沒有帶給游俠一雙反關節的腿,不過,配合卡斯帕工作日志的驅動系統,游俠的奔跑移動的性能比神賜還高出百分之三十二.

四葉草工作室,泰坦工作室,康斯坦丁工作室,雅克工作室,金字塔工作室.....自由世界和卡斯帕的智慧,胖子的經驗,共同成就了這輛超越評判標准的機甲.

五十輛機甲,如同五十只靈貓.它們舒展著四肢,肌肉,在光滑的皮毛下時緊時松.

凌晨兩點,超級尖刀連,在胖子的帶領下,越過了洛倫索農業三角區,進入中心城西南.

胖子舉起了拳頭.

身後的機甲,停了下來.

遠視儀上,前方十公里處,一棟棟聳入云霄的太空城,在黑暗中隱約可見.那里,是極限傭兵團的防線.

胖子看了看時間,離天亮還有五個小時.他們,需要在天亮之前,抵達中心城的核心商業圈.

而這一路上,不能避開的勢力,有五個!

胖子看著平均高度在2300米左右的太空城,嘿嘿一笑,下令道:"打開蜂鳥推進器,放下擋光遮板,咱們,跳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