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九章 再玩一把?

科茲莫左手將萬能操控杆猛地推進五檔二級引擎位置,緊扣在操控杆能量炮發射器上的食指,因為太過用力而失去了血色.右手大拇指摁住腿部傳動的C4鍵,另外四根手指,以大拇指為圓心,飛快地在A2到B8鍵之間跳動.

這是胖子上校傳授的弧形跳指技法----行進間不規則步伐配合正面集群作戰時的交叉目標扇形射擊.

仗劍雄壯地身軀,在縱橫的炮火和遍地的機甲殘骸中不住變向突進.靈活得如同一只在叢林中奔跑的狐狸.不固定的奔跑節奏和突然的變向,總是能尋找到的能量炮火力網之間的空隙.

數不清的爆炸,在仗劍的腳邊響起.機身外那層如同湛藍湖水一般的能量護罩光幕,在爆炸沖擊波中蕩漾著,飛快地變幻著顏色.整輛機甲,已經撲滿了黃色的塵土,各種各樣的顏色,不同原因形成的傷痕,東一道西一道,縱橫交錯.

仗劍那260毫米超大口徑的丑陋能量炮,在拼命地聳動著,伴隨著聳動的節奏,一團團白光,噴射而出.呈扇形,向前方傾瀉.

在科茲莫這輛高速奔跑開火的機甲身旁,是無數同樣的機甲.

同樣的不規則跑動躲避,同樣的扇形射擊........三角突擊陣型的火力,被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大地,在這成群的丑陋機甲腳下飛快地後退,塵煙,被機甲跑動時卷起的狂風扯散.

恒星就快沒入遠方起伏的地平線,黯淡的世界,充斥眼簾的,只有這如同鬼魅一般的鋼鐵身影和能量炮火交織的火力網.

血戰,在炮聲.爆炸聲,慘叫聲和怒吼聲中繼續.

205高地下地平原戰場,沖鋒的匪軍機甲,再一次突進了蘇斯機甲的陣型,雙方頓時絞作一團,殺聲四起.

這是科茲莫對蘇斯402裝甲團二營阻擊陣地的第三次強行突擊.

也將是最後一次.

前兩次突擊,匪軍S*M三團一營,就擊穿了敵人圓形防禦陣的兩道防線.

寬十公里的圓形防禦陣,此刻.只剩下了最後一道半圓形的防線,集中起來拼命抵抗的防線兩翼最寬處,已經銳減到四公里,就這樣.也無法保證弧形防線的厚度,在一營地突擊中.瞬間就被扯得七零八落.

"殺!"科茲莫暴喝一聲,排在突擊陣型最前面的三十輛機甲,同時加速,如同破空飛舞的箭矢,紮進了蘇斯機甲群中.

閃過一輛拳王的拳頭.科茲莫一撥操控杆.機甲一個側步,已經憑空浮現在了拳王地左翼,扭身,出拳.........這是幻影流的以一化百!

只聽"砰"地一聲巨響,仗劍地鐵拳,已經搗入了拳王的腰部.

引擎位于腰部的拳王,瞬間就失去了戰斗力.

內部傳動系統被仗劍的拳頭死死卡住.隨即在高速運動的慣性中斷裂開來.高速運轉地齒輪,傳動杆.半月盤等零件,完全失去了控制,在如同鞭炮般噼啪地響聲中,四處迸射,將機甲內部,撞得稀爛.

而受損的引擎,更是溫度急劇攀升,引擎缸體和能量系統,變得通紅.如同一顆,被堵住了血管的心髒.

當仗劍收拳轉身,向另一輛拳王電射而去的時候,一聲劇烈的爆炸,在他身後響起.四射的碎片,燃燒著,如同一顆顆流星.機甲殘軀上的能量,在風中,化為沖天地火焰,將四周照得透亮.

一輛拳王倒下了,緊接著,又是一輛.

蘇斯機甲戰士,在拼死抵抗,他們地手速,已經提升到了極限!

可是,一切都是徒勞的!

蘇斯人絕望地發現,一旦被這些丑陋的機甲近身,他們根本沒有絲毫的機會.

那是一種壓倒性的實力差距.

無論他們怎麼拼命,拳王也跟不上對方的動作.

他們按照《機甲操控規范》訓練的技巧,在這些丑陋機甲的面前,毫無用處.同樣的動作,對手卻比他們更快,更准,更致命!更別提那些他們連想都沒有想過的格斗招式.

幻影流技法,泰流技法,胖子傳授的格斗技巧,各種各樣的招式,讓蘇斯士兵們目瞪口呆而又驚恐萬狀.在這些蘇斯機甲戰士的眼中,對手的機甲操控,已經近乎一門藝術----一門,殺戮的藝術!

跳躍穿行,折線突進,弧形突進,上步沖拳,退步側踢.......那些他們無比熟悉的機甲定式,由這些丑陋機甲的手中,已經到了化腐朽為神奇的境界.

一輛輛蘇斯機甲倒在這些定式之下.

他們的倒下,證明了他們多年以前聽到的一個說法----自由世界,才是機甲格斗的聖地!那里,藏龍臥虎!

許多現在的老兵,在當時都只是一笑.

誰也沒把這樣的話當真.自由世界的民間機甲格斗技術是很厲害,可那又怎麼樣,那時候的戰爭,是遠程火力,是能量炮,能量護罩的天下!軍用機甲的一切參數,都是以遠程作戰能力為標准.

近身格斗,無論對機甲戰士還是對機甲本身,都只是輔助!輔助的技能,輔助的功能!

可是,誰也沒想到,短短三五年間,機甲的戰斗模式,就被改變了.

隨著能量護罩和裝甲系統的日益完善,隨著六代以後的機甲變得更快,更敏捷,能量負載更充足,動力更強勁,遠程炮火之間的戰斗,開始變得尷尬起來.

裝甲集群交戰,發射數以千計的能量炮才能准確命中那麼幾十發.而就是這幾十發,也不見得能摧毀一輛機甲.除非,能夠有五六發能量炮彈持續命中同一輛機甲,否則,只要敵人躲開了最後的致命一擊,能量罩,就能重新恢複.

那個時候,經常出現這樣的情況----數千輛軍用機甲對決,炮彈打得鋪天蓋地.導彈亂飛,雙方的陣地,幾乎被炸爛了,可是.傷亡率卻徘徊在一個很低地水平.誰也奈何不了誰.

真正解決問題的,是雙方的近距離交火和近身格斗.

而隨著機甲近身格殺的模式成型.隨著機甲更注重近戰性能,原本在主流社會軍隊的眼中,如同兒戲一般,玩弄民間機甲近身格斗的自由世界,卻變成了一頭猛虎.

現在.猛虎已經出籠.

戰場上.硝煙四起,殺聲震天.

科茲莫率領一營,向蘇斯阻擊陣型的最後防線,發動了猛烈的突擊.

在他們身後,三個營,總計一千二百輛同樣的丑陋機甲,以排山倒海之勢.自205高地呼嘯而下.

查克一臉鐵青.額頭兩邊地青筋,從皮膚下蜿蜒凸起.分外駭人.死死盯著虛擬屏幕的眼睛,已經滿是血絲,一支接一支的香煙和抑制不住的焦急火氣,將他地嘴角燎出了水泡.

短短幾十分鍾,在查克看,如同幾十年那麼漫長.

他知道,即便是作為天生的好戰者,作為一個視勝利和榮譽為生命地國度中的軍人,蘇斯士兵,有著極強的戰斗精神和嚴格的戰場紀律.可是,如果戰局在這麼發展下去,誰也不能保證這不會變成一場恐慌的潰逃.

二營,還在堅持著抵抗,這已經是所有蘇斯人最後地心理防線,一旦在401團地兩個營自戰場兩翼投入戰斗之前,敵人沖破二營的阻擊,一切,就全完了.

"401團在干什麼?"查克狠狠地將手中的煙頭丟到地上,怒吼道:"怎麼到現在還沒到達制定位置?"

"已經到達指定地點了......"一個作戰參謀戰戰兢兢地道:"正在做戰前准備!"

"還准備個屁!"查克一拳頭砸在控制台上,狂吼著:"告訴里德爾,如果在三分鍾內,他不發動進攻,我會把親自把他送上軍事法庭!"

"是,上校."軍事參謀趕緊跟401團團長里德爾聯系去了.

查克又找副官要了一支煙點上,嫋繞青煙中,他一邊看著控制台上不斷變幻的時鍾數字,一邊在心里祈禱著二營能夠頂過這一段時間.如果在401團的兩個營投入戰斗之前二營就崩潰了,那麼,彙合成一個拳頭的匪軍裝甲部隊,就能夠一鼓作氣,將出擊陣地上的402團剩余部隊徹底摧毀.

一旦出擊陣地被突破,這場仗,也就完蛋了.

查克用手指松開了衣領上地紐扣,大口大口地抽著煙.

他想不明白,對面地匪軍,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戰斗力.在之前北盟提供地情報上,敵人除了有一百二十輛戰斗機甲以外,其他的,可都是些各大流派集中起來的普通私人機甲.

那些沒有能量防禦系統的機甲,在拳王面前,根本就是一炮死.之前的那個絕殺流,還有那個破山流,也證明了這一點.排名前兩位的機甲流派,都在遠東勝利那種蘇斯軍方淘汰的七代機甲面前敗的那麼徹底,面對遠遠不如那兩大流派的匪軍,比遠東勝利更高級的拳王又怎麼可能輸?

正是因為北盟的情報,查克才在事實面前,挨了一記悶棍---對方不光有整整四個營的大編制軍用機甲團,而且,裝備的,竟然都是九代機甲!

越想,查克就越覺得這是一個陷阱.

他無法承受這樣的失敗,所以,這只能是一個陷阱----北盟沒有提供正確的情報,卻將蘇斯裝甲團送到了最不容易打下來的平奇嶺防線.那幫該死的商人.試圖用蘇斯士兵的生命,來牽制住對手.

"查一查,北盟的軍隊目前地分部狀況."查克手指勾了勾,讓副官再給他點上一支香煙,深深吸了一口,他咬著牙對身旁的參謀道:"另外再查一查,留守里爾港的那一千輛遠東勝利,現在還在不在."

看參謀領命而去,查克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指揮機甲中央控制台的戰報上.

戰局.在401團的兩個營被強行投入戰斗之後,緩和了下來.

面對兩翼發動的進攻,匪軍裝甲團的突擊不再凌厲得無法阻擋.他們不得不注意平原兩翼小丘陵地帶的蘇斯裝甲部隊,如果被兩翼包抄.斷了後路,或者被偷襲了205高地.即便是九代機甲,也無法扭轉戰局.

現在,電子沙盤上的實時戰況反應,匪軍原本准備集中向蘇斯出擊陣地突破地後續兵力,已經由于蘇斯兩翼的攻擊.開始向左右分散.

查克焦急的看著天色和時間.不時的發布著一條條命令.前線地反饋,有一條重要的消息,敵人地通訊和指揮系統,似乎還是受到了己方電子機甲的干擾.他們的所有命令,都是通過擴音器毫不掩飾的明碼下達.

那麼,只有兩翼牽制住敵人,讓敵人無法一鼓作氣突破正面防線.位于防線後方的指揮部和剩余兵力.就能得到最大程度地保存.等到天黑以後,無法進行分散作戰地匪軍.將只能在黑暗中眼睜睜地看著兩翼蘇斯裝甲部隊撤退.若是他們敢打開燈光作戰,那麼,他們就將成為炮火覆蓋的目標,若是他們敢分散追擊,查克不介意利用通訊協調優勢,將他們分割殲滅.

敵人雖然曾經騙過了電子機甲的偵測,不過查克並不擔心,畢竟,干擾和偵測,反干擾和反偵測,並不能混為一談.

突破了!

當面前的最後一輛機甲倒下時,科茲莫的視線豁然開朗.

幾聲爆炸之後,周圍,已經沒有站著的蘇斯機甲了.科茲莫忽然有些發怔,他無法相信,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戰斗,第一次踏上戰場地幻影流機士,就以1比20地傷亡比例,殲滅了敵人近兩倍于己方的兵力.

這個驚人地戰果,讓他一時間有些不能接受.

科茲莫緩緩轉過機甲.....滿身硝煙和塵土的一輛輛匪軍機甲,正跟在自己的身後.這些和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地幻影流機士,此刻看起來,竟然有那麼一絲陌生.

他們的機甲身上,還殘留著硝煙的味道和煙熏火燎的痕跡,有些機甲的外掛裝甲被撕裂,破布片一般掛在身上,一些部位破開的大洞,甚至能看到機甲的內殼........這讓一輛輛仗劍,顯得愈加丑陋.可是,在科茲莫眼中,這些東西,不但不能損害同伴們的形象,反而讓他們看起來,有一種鐵血與彪悍.

曾經,自己和他們站在泰流機甲館的屋頂上,看著那一百二十輛黑色的機甲在敵群中縱橫馳騁所向披靡.

而今天,自己和他們,成為了別人眼中的主角!

科茲莫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笑了起來,這種感覺,實在太好了!

他轉過身,透過座艙蓋,前方五公里的地平線外,是蘇斯人隱約可見的防線裝甲牆和機甲.科茲莫舉起了機甲手臂,停頓幾秒之後,猛然指向前方!

"嗚哇!"........那是胖子某一天,在調戲某位二級機甲戰神的較量中,發動最後一擊時,如同野人般的怪叫聲.

無數鬼哭狼嚎彙合起來,響徹天際.

鋼鐵洪流,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從他身畔洶湧而過.

俯首,大地,在他的座椅下顫抖,抬頭,天空.被滾滾塵煙遮掩.

一股熱血直沖腦門,科茲莫禁不住渾身發抖,熱血沸騰中,他猛然一推操控杆,機甲奔跑起來,彙入了滾滾洪流之中.

從天空中看下去,廣闊的平原上,四百多輛黑色機甲,互相間保持著相同的距離.一排排,縱躍奔騰.在他們身後,塵煙滾滾.一個兩翼最寬處長達八公里的巨大三角陣型,如同戰艦飛行時.從天空投射下的陰影,隨著大地地起伏.風馳電掣.

蘇斯陣地上,一片死寂.蘇斯士兵已經聽不見軍官們歇斯底里的吼聲了.

他們緊緊地握著操控杆,臉色發白.

在他們眼前的地平線上,那一條黑色的浪波浪線,正滾滾而來.那機甲奔騰的腳步聲.如同一串串悶雷.從顫抖的大地中傳來.

402團團長下巴上的大胡子,在顫抖著.一營沒了,二營也沒了.即便是有這麼一道陣地,緊靠自己手中的兵力,又怎麼可能擋住這已經瘋狂的對手.

鬼哭狼嚎地"嗚哇"聲,越來越近.

團長閉上了眼睛,絕望地嘶喊道:"開火!"

昏暗地天空.猛然間變得透亮..........

"撤退吧."查克頹然坐倒在椅子上.

現在的結局.已經是他能取得的最好戰果了.

兩翼的401團,還能大致保存完整.指揮部,也能夠安全離開.可是,402團,卻完全丟在了這里.

指揮機甲,開始啟動.控制台分裂成幾個小塊,隨著機甲地機械臂,反轉收入了機甲中.

參謀們,面色蒼白地各自收拾准備.

二十公里外,那驚天動地的炮聲,不絕于耳.爆炸和能量炮開火地光芒,刷白了整個天際..........

"蘇斯裝甲團敗了........"

握著手中的戰報,塞爾沃爾有些失神,好半響,他才困惑地看著身旁的費爾勒道:"從查克進攻205高地到現在,一共才六個多小時,其中,匪軍裝甲團投入進攻,包括最後追擊的時間,只有兩個多小時,他們的戰斗力......"

"出乎意料."費爾勒皺了皺眉頭道:".......我是說查克.他竟然丟掉一個團選擇了撤退.原本,我還指望他頂上二十四個小時呢."

"那現在?"塞爾沃爾有些擔憂地看著電子沙盤,六道直指普羅鎮地火紅箭頭,現在只剩下了五道.

費爾勒冷冷一笑道:"這樣地結果並不壞,至少,查克還保留了一半的戰斗力,我們跟蘇斯人那邊也好交代."說著,他轉頭問身旁的參謀道:"先鋒團,現在到哪里了?"

參謀報告道:"已經過了密山2611埡口,正在下山路上.估計現在,應該到縱裂峽谷了."

費爾勒點點頭,看了看時間,對塞爾沃爾淡淡地道:"再怎麼厲害,他們也只有一個裝甲團.想要解開這個死局,除非他們能上天遁地!不然,就在二十四小時內,吃掉我五路兵力.這可能麼,恐怕,到現在為止,他們還不........"

"參謀長........"一位急匆匆跑過來的參謀打斷了費爾勒的話,他遞給費爾勒一份抄錄的通訊記錄,報告道:"五團和六團剛剛傳來消息,他們的先頭清理部隊,發現了難民地異常動向.........."

擺手止住了參謀地口頭報告,費爾勒靜靜地看完通訊記錄,將稿件隨手遞給塞爾沃爾後,他背著手走到電子沙盤面前.

"真沒想到,他們竟然提前發現了我們的行蹤."費爾勒皺著眉頭,似乎對什麼有著極大地困惑,好半晌,他才搖了搖頭,冷冷道:"真是婦人之仁.既然這樣,那我們不妨擺開了打!"

他轉過頭,不緊不慢地下令道:"命令各路部隊,放棄隱蔽.加速前進.務必于拂曉之前,進入攻擊位置,完成戰前准備,八點鍾,同時發動攻擊!"

費爾勒毫無感情的聲音,在指揮室里回蕩著.巨大的電子沙盤上,五個紅色箭頭,正隨著右上角時間的變幻,一點點向普羅鎮逼近.

洛倫索大橋.已經隱于黑暗之中.

沒有月亮的星球,只有天空數不盡的繁星,為橋下奔騰個河水,披上絲絲波光.

微寒地風.無所不在.周圍的林葉,無聲無息地起伏著.山林里.一片寂靜.只能聽見那河水翻騰奔流的聲音.

機士們沉默地站在一起,互相之間,已經看不清楚對方的樣子.

只有當某個同伴口中的香煙猛然間亮起的時候,大家猜能看見,那和自己一樣緊皺的眉頭.和鐵青的臉.

大家已經知道了基地傳來的消息.也知道了胖子地推論.

一開始,誰也不相信那是真的.自由世界見慣了燒殺搶掠,可是,這麼恐怖的屠殺,他們還第一次聽說.

就為了隱藏行蹤?

文明發展到這個時代,戰爭雖然還存在,可是.像這樣沒有人性的暴行.已經鮮有耳聞了.

就算是那些戰爭中地國度,也不會在占領區下達這樣的命令.他們可以摧毀城市.可以用任何借口將槍口和炮口對准民居,可以搶劫殺戮,可以縱火,可是,他們也會想盡一切辦法去遮掩.

這是自由世界啊,北盟地那些士兵,也在這里長大,他們怎麼就下得去手?

看著那兩條線經過的難民聚居區,計算著那片范圍和人數,機士們誰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隨後從基地傳來的消息,卻證明了這個事實.如果不是胖子命令提前通報觀察點和周圍難民,恐怕,還有更多的人會倒在血泊中.

"馬克維奇,平奇嶺地情況怎麼樣?"

黑暗中,傳來了胖子地聲音.

機士們丟掉煙頭,聚集起來,聽通訊器里,馬克維奇回複道:"敵人已經被擊潰,上校.目前,我軍正在清剿中,205高地周邊已經肅清,殲滅敵人一個裝甲團,繳獲大量武器裝備和車輛,另外,俘獲十二輛電子機甲."

馬克維奇的聲音很輕松,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正為S三團的這場勝利高興.

雖然沒能擊潰對手,取得摧枯拉朽般的戰爭態勢.不過,無論是科茲莫率領的一營,還是韋瑟里爾,巴茲和托馬斯率領的其他三個營,所有的匪軍戰士,都沒有把這小小地挫折當一回事.

仗打到這個地步,已經超出了所有人地預期.機甲戰士們驚訝的發現,火力,匪軍呈壓倒性優勢,機甲防禦性能,優勢也很明顯.更讓大家興奮地是,在認真執行了胖子平時訓練中反複強調的波浪式換位掩護之後,他們的戰損比例,即使除開追擊戰中的戰果,也是蘇斯人的二十分之一!

而一旦被他們近身,只經過機甲操控規范訓練的蘇斯機士,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多年的機甲格斗技法修煉,加上胖子傳授的實用作戰技巧,讓他們所向披靡.蘇斯人除了少量的軍官能夠稍作抵擋以外,其他人幾乎是一觸即潰.

這樣的仗打起來,實在太爽了.以至于到最後,一幫精力充沛的家伙還意猶未盡,追著零星潰散的蘇斯人滿山跑.剩下的人,則四處收集戰利品,並不辭幸苦地把東西從戰場的各個角落搬回來放到一起.

跟胖子通話的時候,馬克維奇正喜滋滋地清點戰利品呢.

"留下一個連,協助第一步兵師防禦高地清理物質,其他人立刻放棄清剿追擊,撤回普羅鎮.我需要你們協助普羅鎮的防禦,防線收縮至第三環城公路,外圍陣地一律放棄.明白麼?"

"明白,上校."馬克維奇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他的語氣立刻變得嚴肅起來,多余的話一句也沒問.

"我已經把作戰方案發給你了."黑暗中,胖子的聲音冷冰冰的:"我需要你們,堅持三十六個小時!能做到麼?"

"只要我活著!"馬克維奇的回答簡單而堅決.

"很好."胖子沉默了許久,沉聲道:"謝謝!"

說完,他關閉了通訊器.轉過身來,機士們雖然看不清他的臉,卻能看見他那雙閃著光的眼睛.

"他們能屠殺野外的難民,可惜,他們殺不完中心城的人."胖子張開手腳,做著機士們都很熟悉的准備活動.

"匪軍借道的游戲,我們中間,還有許多人沒有玩過."他彎彎腰,挺挺肚子:"這次,大家跟我去玩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