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 伏擊

洪水般地炮火湧下高地,將斜坡上擁擠的蘇斯機甲陣型沖了個七零八落.在匪軍機甲那近乎瘋狂的炮聲中,蘇斯402團一營,如同狂風暴雨中的一朵蒲公英,在迅速地消散.

此刻,最震驚的,自然是查克.他萬萬沒想到,敵人竟然在陣地上埋伏了如此強大的火力.

"這些機甲是從哪里來的?!"查克咆哮著,一把揪起了負責電子機甲協調的軍事參謀.

"他.....他們...."可憐的軍事參謀滿頭大汗面色蒼白.

在兩個排電子機甲的電子覆蓋下,對方陣地的任何舉動和情況,原本都應該如同掌上觀紋般清晰.可是,直到敵人的機甲忽然出現,對一營造成毀滅性的打擊時,電子機甲的偵測系統也沒有發出任何警告.

衣領被揪住的軍事參謀囁嚅著,他自己心中還滿是疑問,又哪里回答得出查克的問題.

"炮火壓制!"沒有得到答案的查克,猛地一把將參謀狠狠摜倒在地,轉頭對指揮機甲中央控制台前發呆的參謀們,咬牙切齒地怒吼道:"第二營掩護,命令一營,與二營配合,形成圓形防禦陣型,先退回來!"

"是!"參謀們如夢方醒,頓時一陣雞飛狗跳.叫聲,吼聲,腳步聲,亂做一團.

查克的命令,通過指揮系統,迅速傳達到了前線.

又是一陣慌亂,已經躍出陣地的二營,在基層軍官的命令聲和凌亂地腳步聲中.強行將三角攻擊陣變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圓形防禦陣.數百輛機甲散落在205高地前地平原上,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剛剛初步變幻了陣型,數百輛蘇斯機甲就在軍官們的催促聲中,向高地高速突進.現在,他們需要做的,就是將一營落在後面的機甲接應到陣型中.然後緩緩退回出擊陣地,先熬過這一場屠殺.

出擊陣地上,也是同樣的忙亂景象.還沒有完成能量補給地炮擊機甲,零零星星地再一次架起了四角支架,蘇斯機甲戰士們按照電腦上先前的射擊坐標,拼命地扣動操控杆上的按鈕.將能量炮彈送上205高地.

突進陣地的那部分機甲,他們已經顧不上了.在敵人如此恐怖的火力網之中.那些沖在最前面的機甲,只有死路一條.如果不用遠程火力壓制住敵人,那麼,一營剩下的兵力,也逃不掉覆滅地命運.只有用無差別的火力壓制住敵人.才能為二營和一營的殘余機甲撤退爭取時間.

一時間,整個戰場,完全沸騰了.蘇斯人的戰術變幻,很快取得了效果.密集的炮聲天搖地動,無數爆炸地閃光,在方圓不過一兩平方公里的高地上此起彼伏.有了後方的支援和指揮系統的協調,還擁堵在陣地前沿的蘇斯機甲,終于穩定下來.他們互相形成了小型防禦陣,一邊開火,一邊穩步後撤.

可是.已經占了上風的匪軍,怎麼可能讓眼前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掉.痛打落水狗,一向是匪軍的傳統.即便是在剛剛成立地S*M三團,也同樣如此.就在蘇斯的覆蓋火力從出擊陣地騰空而起的時候,一聲軍號,自205高地後方,驟然響起.

沖鋒號!

"匪軍萬歲!"數百聲響徹天際地暴喝彙集成一個聲音.

外表凶惡丑陋的機甲猛然間躍出了戰壕,他們那猙獰的身影在壕溝之間穿行跳躍.他們背上的輔助推進器噴射著紅色的光芒.一時之間,數百輛機甲.宛如一顆顆彈射的流星,鋪天蓋地地向蘇斯機甲群撲去.

陣地斜坡上的蘇斯機甲群,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匪軍機甲,就已經如同一蓬破空飛舞地利箭,紮進了他們中間.

"近身突擊!"

匪軍發動的反攻,讓蘇斯人傻了眼.

他們做夢也沒想到,這些奇形怪狀地機甲,竟然敢向蘇斯裝甲集群發動沖鋒.

那可是拳王!蘇斯制式機甲中,從一開始就以近身格斗為設計方向地八代機甲!從它的名字上,就能夠看出,這種機甲地凶悍格斗能力!

別說自由世界的機甲,就算是在雷斯克戰場上,也很少有敢于向拳王機甲集群發動沖鋒的查克納的正規裝甲部隊.拳王的稱呼,可不是徒有其名,他們凶悍的力量,足以讓任何陷入陣型中的敵人粉身碎骨!

可是,匪軍那愚蠢的指揮官,偏偏在這時候丟掉了機甲戰壕的掩護,拋棄了他們靠出其不意才組織起來的火力網優勢,頭腦發熱地選擇向拳王機甲群沖鋒,這些丑陋的機甲,簡直是在找死!

一直密切注視著高地上戰斗局勢的402團團長,頓時喜上眉梢.他一把抓起話筒,抖動著他蓄滿胡須的下巴,命令道:"一營稍作抵抗,佯裝敗退,放敵人下來.............."

他的命令,迅速通過戰區通訊頻道,傳遞到了所有機甲戰士的耳邊.

"二營兩翼突前,一定要把敵人吞進來!"

"這個高地,是我們的了!"一旁的軍事參謀們,興奮地揮舞著拳頭.敵人以劣勢兵力發動的這次沖鋒,根本就是一個低劣的錯誤!放棄了陣地的掩護,自由世界還沒有那支機甲部隊能在蘇斯裝甲團面前占得便宜可是,蘇斯人的驚喜很快就如同破碎的氣泡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根本不用什麼佯裝敗退,在匪軍機甲撲入蘇斯機甲群的那一刻起,剛剛穩定下來的蘇斯陣型,就陷入了徹底的混亂之中.

遠視儀地虛擬屏幕.將205高地上發生的一切送到了蘇斯人的眼前.

屏幕上,數百個凶惡的身影射入了一營的陣型.當先一輛仗劍,以一種極端詭異的步伐,絞入了兩輛拳王之間.它地動作,快得像一道飛射的電光,在它和它身後三輛機甲的近身攻擊下.頃刻之間,兩輛拳王,已經變成了燃燒的火團.火光沖天而起,紅光映照中,這輛仗劍,已經閃身百米之外,和另外一輛仗劍.自左右同時完成了對另一輛蘇斯機甲的擊殺.

205高地前褐黃色的陡坡上,被炸斷的樹干橫七豎八地倒臥著,被掀開地泥土表層下,巨大的岩石被炸得坑坑窪窪,無數大大小小的焦黑彈坑星羅棋布一個挨著一個.扭曲的武器和機甲的零件散落一地,燃燒地殘骸翻騰著滾滾黑煙直沖天際,彌漫的硝煙,在往來不定地狂風中聚散飄蕩.

數百輛丑陋的機甲,就在這片陡坡上,就在蘇斯機甲群中,就在查克的眼前,風馳電掣縱橫馳騁!他們如同一群魔狼.在飛揚的塵土中若隱若現,彈射轉折聚散無常,他們的格斗技巧.奇特而致命,在他們的面前,雄壯的拳王,就如同笨拙地樹懶,除了徒勞地揮舞著他們的拳頭以外,沒有任何有效的抵抗.

一輛接一輛拳王,在那無數道風馳地黑影中,化成了燃燒的火團.劇烈的殉爆.在高地陡坡上.如同連綿的煙花.

一種極端的恐懼,襲擊了每一個蘇斯人.

"上帝!"

那不是什麼加裝了能量炮的簡陋自由機甲.那是性能對拳王呈壓倒性優勢的九代機甲!而且,駕駛這些機甲的,全是八級以上地高等級機甲戰士!

查克一時間,只覺得渾身冰冷.他明白,自己在不經意之間,已經犯下了一個巨大地錯誤!

當這個世界的民間機士變成真正地機甲戰士,當他們擁有性能卓越的高等級軍用機甲時,當他們服從命令並懂得配合時,當他們不再單打獨斗而是學會了集群作戰時,他們,就絕不再是自己曾經輕易擊垮的民兵!

數十年的苦練,自由世界千百年來積累的近身格斗技巧,賦予了這個世界一個恐怖的力量---絕對沒有哪個國家,能擁有如此多的高級機甲戰士!無論是比納爾特帝國,斐揚共和國還是別的什麼國家都沒有.在近身格斗上,自由世界,獨步天下!

一個惡魔,將這股恐怖的力量,糾集了起來!

"擋住他們!"查克目眦欲裂地狂吼著:"401團立刻進入出擊陣地組織防禦,讓402團二營收縮陣型就地阻擊!不能讓敵人沖下來!擋住他們!"

作為一名優秀的前線指揮官,查克的反應是非常及時的.他敏銳的看見了其他軍事參謀還沒有看見的地方.幾乎就在他下達命令的同時.一群接一群同樣的丑陋機甲,自205高地上浮現出了他們猙獰的身影.

如果被匪軍形成反攻,後果不堪設想!丟掉輕敵的查克,竭盡全力的開動腦筋.他要阻止這場戰斗,演變成一場災難性的潰敗!

"402團,立刻將所有部隊投入進攻!"查克鐵青著臉,看著電子沙盤,下令道:"三營也上!團預備隊立刻建立火力阻隔!必須堅決將敵人擋在我們陣線前!哪怕只剩一個人,也不能後退半步!"

"一團長!"

"到!"

一直負責指揮部守衛任務的401團團長眼皮子直跳.

"命令兩個營,從戰場兩翼投入進攻."查克頭也不回:"必須在敵人擊穿二營陣型之前,拖住敵人後續部隊的跟進,延緩他們的攻擊態勢!"

"是!上校!"401團的團長跳上機甲,飛奔而去.

一連串能量機關炮,掃射在科茲莫面前,地面上,憑空出現了排列成一條弧線的數十個小洞.泥土飛濺.

仗劍丑陋的反關節腿部猛蹬地面,機甲一個翻滾,晃了兩晃,就已經甩開了遠處敵人機甲的鎖定.機甲站起身來.繼續前進.寬廣地大地在它地腳下飛速後退,身後的高地上,黑色的鋼鐵洪流,正滾滾而下.

在科茲莫前後左右,數百輛仗劍散落在方圓五平方公里的正面戰場上,正踩著松散的泥土一路風馳電掣.一發發能量炮落在他們之間的地面上.掀起漫天塵煙.煙團和濃煙柱中,匪軍機甲,就如同一群投入進攻地雄獅.它們厚重的腳掌無聲無息地踩踏著地面,緊繃的肌肉和飛揚的鬃毛,彰顯著它們的強壯,而它們那沉默無聲的突進,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信號!

陡坡上地蘇斯裝甲第一營,已經被突破了,經過火力網的偷襲和近戰絞殺,剩余的機甲,不會超過五十輛.現在.他們正在韋瑟里爾率領的二營和巴茲率領的三營地攻擊下,四散奔逃.躍下漏斗形高地陡坡的匪軍S*M三團一營,此刻的任務,是突入平原上列陣的蘇斯402團2營那倉促成型的阻擊陣地.

擊潰阻擋在面前的這個蘇斯營,匪軍,就能一鼓作氣向敵人的出擊陣地發動反攻.等到托馬斯率領的四營和馬克維奇率領地尖刀連投入戰斗時,匪軍,將迎來一場輝煌的勝利!

蘇斯機甲集群的身影.在科茲莫眼前無限放大.

當科茲莫如同一只發狂地犀牛一頭撞進蘇斯機甲群中的時候,他心里想的,卻是那個在出發時摩拳擦掌的胖子.

可憐的北方商業聯盟.他們不知道,他們將面對的是,五十輛由各大流派最頂尖機甲戰士組成的偷襲部隊!更恐怖的是,那支部隊,是由那個胖子率領地!

上帝保佑那些倒黴蛋,阿門.

普羅鎮東南洛倫索農業區,是位于中心城西區和普羅鎮之間地一個三角地帶.大部分,為平原地形.只在靠近南面的平奇嶺山脈.地勢才略有起伏,呈小丘陵地勢.洛倫索河.自農業區中心橫穿而過,躍過北部平原,轉過幾道彎,鑽進丘陵坡地之間地低谷,一路向南,最終彙合進西南方向的卡利夫河.

因為地理優越,土質肥沃,洛倫索農業區一直都是瑪爾斯中心城最重要的糧食基地,人口密度,遠遠大于邊遠農業區,交通道路和城鎮設施也很發達.在流派戰爭爆發之後,為了躲避各大勢力之間的戰火,數十萬普通民眾,紛紛遷徙出了中心城.而洛倫索農業區,就是許多人的落腳點.短短一兩個月,各式各樣的簡易住宅和臨時帳篷,就在自中心城外圍的貧民區到農業區,延綿成了一座凌亂的城市.

胖子磨皮擦癢地坐在機甲里,百般無聊.

他現在的位置,是位于洛倫索農業區最大的一個農場農業以西不過十公里的山丘樹林中.在他下面,就是區間公路和七號資源公路交彙的洛倫索五號大橋.

長近三公里,寬四百米的大橋下,洛倫索河波濤洶湧.滾滾浪濤翻滾聲,不絕于耳,浪花拍擊著橋墩,泛起一道半圓形的白線,水花落下,彙進河水中,滾滾南去.微風吹拂著山坡上的林葉,發出柔和地沙沙聲,不時,幾聲清脆的鳥啼響起,在引來同伴的附和之後,又伴隨著翅膀的撲棱聲遠去.

五十輛青色的機甲,無聲無息地潛伏在茂密的樹林中.

胖子操控機甲,輕盈地翻了個身,把機甲腆起的金屬肚皮對准從樹葉的空隙中灑落的陽光.

"誰來聊聊天?"胖子打開機艙,爬到機甲肚子上躺下,把衣服撩開,露出白生生的肚子,在陽光下半眯著眼睛,一邊撓來撓去,一邊通過耳麥對不遠處的衛見山道:"老衛,一會干起來害怕不?"

二級戰神虎著臉扭開頭,不搭理他.

"別怕!"胖子安慰道:"第一次嘛,見了血就好了,一會兒包管你叫爽!"

"閉嘴!"衛見山絲毫不給這位匪軍最高領袖面子.在他看來,這死胖子就是個天生的賤人.都不知道這樣一個家伙怎麼長到這麼大還沒被人活生生給砍死.

通訊頻道里,傳來了機士們的笑聲.

"呵呵."胖子笑得很憨厚:"老衛臉皮薄!"

"上校,咱們要等到什麼時候?"黑龍道的一級機甲統領喬治.科爾特地聲音傳來.

"怎麼,等不及了?"愜意地曬著自己的肚子,賤人心里十分得意.

五十輛機甲,除開他自己以外.剩下的四十九人里面,有兩個機甲戰神,二十二個一級機甲統領,二十五個二級機甲統領!這還不包括因為身份原因,不能參與第一線作戰的各大流派首領和那些因為年紀稍大或者加入匪軍較晚,沒能選入的頂級機甲戰士.

半眯著眼睛,看著樹冠空隙中金色的陽光.胖子不認為哪個國家地軍隊.能夠擁有這樣一股力量.而現在,這股力量,已經是自己的了!來到自由世界的首要目標,總算是實現了大半,現在.還有流派通過各種渠道,彙集到普羅鎮.流派互助同盟的招牌,已經成為了所有流派最後的歸屬.

如果再打贏這次普羅鎮保衛戰,胖子相信,投向普羅鎮的流派,還會更多!等到匪軍艦隊初步形成戰斗力........哪怕只是暫時獲取瑪爾斯的制空權,匪軍地面部隊,就能擁有更大地戰略空間.到那個時候,誰也無法阻擋匪軍前進的步伐!

"嘿嘿,有了新機甲."科爾特笑道:"心里面癢癢!"

"撓撓!"在機甲微熱的金屬外殼上.胖子白生生的肚皮在陽光下滾來滾去,曬得直哼哼.

"上校...."科爾特問道:"平奇嶺那邊.....咱們能贏麼?"

科爾特的話,問到了所有人地心上,通訊頻道里,一時間沉默了下來.

"你覺得可能輸麼?"胖子撇了撇嘴,歎了口氣道:"我他媽倒是怕那幫家伙打起了性子,到時候收不住手!"

通訊頻道里凝滯的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各種各樣的聲音混做一團.機士們一時間議論紛紛.

"科爾特,你也不想想.三團那幫家伙,駕駛的是什麼機甲?"一個明心流二級統領當先開始了馬後炮:"別說兩個八代機甲的蘇斯裝甲團,就算再來那麼五六個,三團也輸不了!"

"就是!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咱們匪軍怕過誰?"

"這話我愛聽,論機甲技術,蘇斯那幫家伙,連咱們的外圍弟子也比不了,打絕殺流和破山流,他們能仗著機甲厲害,遇見咱們,哪里有他們的戲唱?"

"給他們留衣服還是留褲子,那都得看爺們的心情,弄火了咱們,一鐵棍開了他們地菊花!"

"遇見咱們匪軍,算他們倒了血黴.他們也不想想,有咱們上校在,哪里有他們占去便宜的時候?"

"就是!咱們上校是什麼人?吃人都不吐骨頭!"

"呸,克里奧,你這是誇上校還是罵上校呢?"

"口誤.......呵呵......口誤!"

"回去就把這幫家伙狠狠操練一頓!"胖子聽得臉上肌肉直抽抽,心里發狠.

不過,胖子也知道,這是機士們心里放松下來的自然反應.作為沒有經曆過真正戰爭地民間機士,他們對此刻普羅鎮的局勢感到擔憂.而這種擔憂,能夠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拋開,已經足見他們對自己的信任.

平奇嶺的戰斗,胖子是不擔心的205高地和261高地,早已經經營得如同銅牆鐵壁.不光是組合式防禦牆,在壕溝的節點部位,還有安裝了小型能量罩的隱形堡壘和裝置了機甲地雷地陷阱,而且,205高地和261高地互為屏障,拿不下205高地,就別想攻擊261高地.而敵人即便拿下了205高地,也會面臨261高地居高臨下地攻擊.

況且,現在的S*M三團,已經是裝備了九代機甲.接受了嚴酷訓練地匪軍精銳.他們本身地機甲操控能力加上嚴格的戰術紀律養成,進行一場面對兩個八代機甲團的防禦戰,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現在想來,胖子覺得自己做得最劃算的買賣,就是突襲矽谷了.

在矽谷,自己不但獲取了足以改變機甲戰斗模式的磁力儀.還獲取了以三十多位頂尖科學家為核心地十一個工作室以及他們多年的研究成果!

這些工作室,不是某個國家學院里的工作室,這是從整個宇宙彙集而來的超級科研機構!

在這個憑本事吃飯的世界,沒有一個浪得虛名的家伙敢到這里來混日子.敢到這里來的,都是為了科技研究而瘋狂地各領域精英!在這些科學家的腦子里面,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奇思妙想.在他們的電腦里,儲存著讓人瞠目結舌的研究成果.

如果比納爾特帝國或者斐揚共和國知道.在自由世界有這麼大一個寶藏地話,胖子相信,這兩個國家會不惜為此發動一場戰爭!

可是,他們偏偏就不知道!不但他們不知道,包括自由世界在內的整個人類世界都不知道.

人類最高議會對自由世界的限制和封鎖.麻痹了太多人.

沒有人相信,自由世界的人敢于突破人類最高議會的決議,制造任何在封鎖清單上陳列的違禁武器.統治自由世界的組織,不過是一些利益集團而已,和擁有幾乎所有人類國家的人類最高聯合議會相比,他們連螞蟻也算不上.

想要活下去,他們可以成為海盜,可以搶劫殺人.可是,他們絕不敢觸碰人類最高聯合議會設定地警戒線!即便有五十艘航母一千艘戰列艦十萬輛軍用機甲放在他們面前,他們也不敢伸手碰一下!別說他們沒有那麼多軍隊去駕馭這些東西.即便有,和人類各國遠遠不斷的正規軍比起來,這麼點東西,又能支撐多久?

自由世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可是,這有一個前提---這個世界地每一個人,都必須認清自己被放逐者的身份!無論在這個世界里,你是如何強大凶惡.你都必須遵守游戲規則.一旦違背,等待你的.就是覆滅!

可是,沒人敢制造,不代表沒人敢研究!

尤其,對一群科研瘋子來說!他們中的許多人,並非因為犯罪才來到自由世界,他們來這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里沒有主流社會的規則限制!他們可以在這里,從事他們想進行的任何實驗!

當然,這些實驗,都是絕密的.它們只存在于最秘密地實驗室中,甚至只存在于科學家地大腦里.它們從不曾曝光,更不曾被出賣用以換取金錢.它們的存在,就是這些科學家人生最重要地意義,就是他們一生成就的最大褒獎!

對科學家們來說,這些研究成果,重逾生命!他們不惜一切地完成它,並保守秘密.

就拿一般能量武器來說,在這些來自宇宙各個星域的科學家里,就有不少,懂得全套的生產流程.如果他們想干的話,能量武器,早就在自由世界泛濫了.可是,和他們研究的東西相比,普通能量武器的制造,不過是一個不值一提的技術而已.

他們絕不會為這種自取其禍的東西毀掉自己的研究.他們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他們急著研究人工智能,基因重組,獸人胚胎,不老靈丹,制造黑洞,毀滅宇宙........研究女人為什麼會有處*女膜.

他們是白癡,瘋子.也是天才.除了那些讓人瞠目結舌的研究項目以外,他們也研究能量武器的改進理論,研究更強硬的金屬材料,研究機甲的各大系統,研究電子攻擊手段和新型密碼通訊系統,研究新型艦艇,研究雷達和隱形技術...........

雖然這些東西秘而不宣,可是,它們實實在在地存在于自由世界的這些實驗室之中!

得到這些人,得到這些人手中多年積累下來的研究成果,是胖子絕對意外的收獲.在他們兵發矽谷地時候,他根本想象不到這些瘋子手中竟然有這些東西.那其中的許多項目一旦被人類最高議會知曉,都意味著絞刑!

幸好,這幫瘋子從來不曾想過要把他們的研究成果公諸于世.至少在他們的有生之年,他們沒有這樣的想法.也幸好,這些東西都落到了胖子的手中.而這些收獲,直接促成了匪軍戰斗力地提升!

當初在設計仗劍機甲改裝的技術會議中.胖子看到各大工作室提供的技術之後,回到房間,沖海倫笑了整整兩個小時,笑得海倫臉色發白地抓起一把能量槍.......

就拿現在的平奇嶺戰役來說,胖子之所以敢在制定作戰計劃之後就交給馬克維奇放任不管,除了對九代機甲和這群足以震驚世界的高級機甲戰士有足夠的信任之外,更重要的是.匪軍擁有四葉草工作室研制地微型干擾飛行器.

這種原本用于太空艦艇戰斗的干擾器,就是整個戰役的關鍵.

前期進行防禦戰斗的步兵,除了制造陣地上的假象之外,他們還有一個重要地任務,就是將人手十個的微型干擾器.布滿整個戰場!

正是微型干擾器,讓蘇斯裝甲團的兩個占據絕對優勢的電子機甲排,成了蘇斯裝甲團跌入陷阱的罪魁禍首.他們越信任電子機甲取得的情報,通訊和干擾優勢,就輸得越慘.數以千計的微型干擾器,足以將整個戰場方圓數十公里的地方,變成電子禁區!

胖子撓了撓曬得又紅又癢地肚皮,翻身進了座艙.打開控制台電腦里的電子沙盤程序.

下午五點,這個時候,蘇斯裝甲團.應該已經上當了.

機甲電腦中的電子沙盤呈現在面前,胖子沮喪地歎了口氣.

這個以他為外形特征地新型機甲,最終被命名為游俠.帥哥這麼貼切的名字被集體否定,這讓胖子很郁悶........游俠就游俠,總比那幫科技怪物的"肥貓""八戒""魔人布歐"這類的名字要好得多.

這種委托銀河機甲公司制造的機甲,大部分技術,是來自邏輯和神賜,當初給銀河機甲公司提供的圖紙.是機甲的結構主體這一部分.

當魔獸的經典人型結構.加上神賜地系統技術,再加上各大工作室地頂尖科技.此刻,完成了最後組裝的游俠,各項數據,已經超越了當初地神賜!而在加裝了磁力儀之後,胖子現在自己也不知道游俠到底該屬于幾代機甲.他只知道,游俠的性能已經不適宜用現代機甲的評判標准來衡量了.

這就是匪軍最核心的力量.

而今天,這股力量,將得到完全的釋放.

既然要打,就要打一場漂亮的!

胖子目光,凝視在電子沙盤上.沙盤顯示的,是普羅鎮周邊的地形.現在,三個紅色箭頭,正從正南,正東,和東北三個方向,直插普羅鎮.

胖子嘿嘿笑了兩聲,北方商業聯盟的這次攻擊,選對了時間,也選對了方向.如果匪軍是絕殺流那樣的流派武裝,如果匪軍還只是當初一百二十輛機甲的小勢力,北盟的這次攻擊,絕對是致命的.可是現在,他們太小看匪軍了!

血影機甲團抽調的四個裝甲營,那是北方商業聯盟最核心的武力.而自中心城北部工業區向西南穿插的兩個混編團,也是屢次和三大流派激烈交火的精銳部隊.再加上蘇斯帝國兩個裝甲團從正南方向的強力挺進,自由世界的任何勢力,都無法阻擋!

可惜,塞爾沃爾不會想到,此刻的匪軍,已經不是以前的匪軍了!他和三大立派之間的拉鋸戰,給了匪軍發展和壯大的機會!

"這麼點兵力想要吃掉老子."胖子的嘴巴幾乎撇到了耳朵根,一臉不屑.自從確定了敵人的兵力之後,胖子就琢磨著,玩一場大的.普羅鎮太小了,戰略空間周旋不開.一旦蘇斯帝國重兵壓境,立刻就是一個死地!

所以,胖子要經由這次戰役,打開匪軍生存的戰略空間.

正在電子沙盤上勾勾畫畫,忽然,通訊頻道里傳來了派駐于四周的尖兵的報告聲.

"上校!"負責報告的機甲戰士聲音興奮得直發抖:"北盟的裝甲營出現了!"

"來了?"胖子抬頭看向雷達顯示器,幾分鍾後,一個閃爍的光標,在雷達屏幕的邊緣出現,緊接著,光標變成了五個,十個,越來越多.

胖子打開遠視儀.透過林葉向遠處的望去.田野在洛倫索河對岸的平原上延綿著,一望無垠,田間的農作物已經有半人高了,斜著向上生長的寬闊葉子,在微風中搖曳著.整個看上去,如同一波波起伏的波浪.而在那微微起伏的地平線上,幾輛紅色的機甲,露出了他們的身影.這是一種外表很漂亮的機甲.修長的機身,流線型的外殼,就連外掛裝甲,也經過了精心的設計和修飾,每一根線條,都充滿了力量感.

走在最前面的數十輛機甲,呈戰斗形態,在他們身後,相同的機甲卻是公路行進模式.機身沒有伸展開,腿部折疊在一起,大腿上的履帶和小腿上的車輪,緩緩轉動著.在這些機甲之間,還夾雜著重型卡車和設有機械臂的維修車和自動補給車.車隊沿著區間公路緩緩而來,一輛接一輛,幾分鍾後,整條公路上,都變成了一片移動的紅色.

"兩個營?"

當尖兵的統計數據出現在胖子電腦上的時候,他不由自主地皺了皺眉頭.

還有兩個營,到哪里去了?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