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六章 仗劍

"北方商業聯盟的部隊,現在移動到哪里了?"

查克大步走到電子沙盤前,俯首看著沙盤上閃爍的光標和山川丘壑秋毫畢現的虛擬地形.他已經對這無聊的戰斗感到不耐煩了.

"北盟的血影機甲團四個營已經出了中心城西,正在普羅鎮以東25公里處集結,准備經由環城公路,向西南方向穿插."站在沙盤旁的參謀趕緊回答道,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不過,匪軍破壞了中心城西和普羅鎮之間的大部分道路,他們的推進速度很慢,預計抵達指定地點還需要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這就是他們最精銳的裝甲團?"查克冷哼一聲,目光在沙盤上來回游走:"北線呢,我記得他們還有兩個裝甲團是從中心城北部工業區出發的,現在到了哪里?"

"那是北盟的兩個混編團."軍事參謀道:"他們的行進速度更慢,自從匪軍向矽谷長途奔襲之後,那邊的區間公路簡直成了一片爛泥沼澤,現在,他們剛剛沿外圍農業區的小路經過矽谷,距離普羅鎮還有兩百公里."

"這幫蠢貨,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協同進攻?"查克一巴掌拍在電子沙盤上,怒氣沖沖地道.

"上校,那幫家伙是想揀現成的."一位褐色頭發,皮膚有些病態般蒼白的軍事參謀道:"在進攻里爾港的時候,我們的那些民兵盟友就嘗到了這樣地甜頭,一千輛遠東勝利型機甲和十多輛狡狐.就讓這個世界最大的流派組織崩潰,這一次,有我們在前面擔任進攻主力,他們似乎只想著一路大搖大擺地進駐普羅鎮."

"愚蠢的商人組織......"查克冷哼道:"總是喜歡擺弄他們的小聰明,真不知道,軍部怎麼會選中這樣一群廢物......聯系塞爾沃爾,讓他命令他的部隊加快行進速度,盡快投入進攻.蘇斯帝國戰士寶貴的生命,可不是為這個肮髒的星球做出犧牲的."

"是!"一位軍事參謀領命而去.

查克將目光投向虛擬屏幕.電子機甲的遠視儀監控畫面中,402團地第七次進攻,再次以失敗告終.數十輛拳王機甲的殘骸堆積在205高地那並不算十分陡峭的斜坡上,熊熊燃燒著,退下來的蘇斯機甲,在敵人猛烈的炮火中如同被抄了窩的螞蟻,凌亂倉惶地退回了出擊陣地.

望著205高地那不足五百米寬的陣地,查克鐵青著臉,隨即下達了與蘇斯戰士寶貴生命截然相反的命令:"命令402團一營二營,立刻重新整隊.投入進攻,告訴他們,誰敢後退一步,就地正法!命令402團三營,跟在後面,采取添油式攻擊,就算用命填,也得在天黑之前,把這個高地給拿下來!"

查克不想在戰後被蘇斯的同僚們嘲笑,兩個滿編裝甲團.連一個高地也拿不下來.在他看來,蘇斯軍人的榮譽,遠比蘇斯士兵地生命更寶貴.

吱吱呀呀的金屬摩擦聲和喧鬧聲再度響起,蘇斯裝甲團的出擊陣地上,軍官們在大聲地呵斥著,叫嚷著.宣讀著剛剛收到的命令.灰頭土臉敗退下來的笨重拳王機甲,在重新集結著攻擊陣型,轟轟的引擎轟鳴聲和口令聲中,又恢複了那麼幾分銳氣.

前面幾次失敗,對于蘇斯軍隊來說,並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敵人占據的高地雖然不算陡峭,可是地形複雜,狹窄的坡地並不能容納太多機甲同時投入進攻.而敵人的強大火力.是戰前所有人都沒有估計到地,第一次進攻的時候.蘇斯士兵們差點以為自己迎頭撞上了某個斐盟國家的主力團.

幾次試探性攻擊下來,402團的兩個營雖然損失了近兩百輛機甲,可是,對方也同樣不好受,他們的損失更大,抵抗一次比一次弱.有好幾次,一營的幾輛機甲,都沖進了對方地戰壕,如果不是那些狡猾地家伙在陣地上東一塊西一塊地挖了許多埋上腿部雷的機甲陷阱,如果不是他們用同歸于盡的方式發動反擊,現在,402團早就在205高地上烤肉露營了.\\\\\\

查克上校下了死命令,軍官們緊張地做著戰前部署.出擊陣地前的斜坡上,一百多輛拳王和十幾輛堡壘正在瘋狂地向敵人的高地傾瀉炮火,陣地後方,上千輛機甲排成了三個突擊陣型.這一次,不允許後退,第一營如果全部倒在了進攻的途中,那麼,第二營就會填上去,如果第二營也完了,發動沖鋒的,就是第三營,直到徹底占領陣地!

集中優勢兵力,對敵人陣線的一個點做強行穿刺,這樣地強攻,是蘇斯軍隊非常熟悉地作戰方式,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干過無數次了.唯一的不同是,以前,他們面對地是查克納或者別的國家的裝甲部隊,這一次,面對的是自由世界的一幫步兵.

即便是匪軍的火力強度和抵抗強度有些出人意料,查克上校,也未免有些小題大作了.

拳王機甲冷硬簡陋的座艙控制台電腦上,隨著旁邊一盞警示燈的紅光閃亮,翻出大段的信息和坐標,隨即,正在集結的蘇斯機甲戰士,就聽見防線上原本和緩的炮聲猛然間急促起來.

流星雨般的能量炮光團躍過黃昏時低沉的天空,鋪天蓋地地砸在205高地上.爆炸的沖擊波翻卷起松散的沙石,拋向四面八方.凌亂的狂風裹著塵埃四處彌散撲騰.枯枝碎石拋撒著,在空中互相交錯,雨點般地落在坡地上.樹葉上,岩石上,噼里啪啦響個不停.

火力覆蓋持續了整整半個小時,陣地上采用四角支架形態進行炮擊的機甲,幾乎打光了一整箱能量,炮擊時的劇烈震動,讓整個防線都在顫抖.

陣線中心一段地防禦機甲,已經向兩翼扯開,露出了一條筆直對准205高地的道路.

"第一營.全體突擊!"

隨著一聲令下,蘇斯402團一營的三百余輛機甲,蜂擁沖出樹林,躍出了兩米高的戰壕裝甲防爆牆.

密集的陣型,隨著機甲飛快地沖刺,撲散開來,如同一把被撒出去的綠豆.在他們身後,剩下的兩個營保持著緊密的陣型,一點點地挪動著,填補出擊機甲留下的空隙.

地動山搖地機甲腳步聲中.誰會相信,205高地上那些血肉之軀,能夠抵擋這樣的進攻.

"來了!"

科茲莫的心髒在劇烈地跳動著.褐黃的泥土,燃燒的殘骸,地面上黑色的爆炸殘留物和已經看不出紅色的血跡,沖天的煙柱,一切,都在蘇斯機甲群的狂暴沖鋒中扭曲著,變得不真實.

這是科茲莫率領的匪軍**三團一營地第一次戰斗.盡管有馬克維奇和尖刀連坐陣,科茲莫還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作為在自由世界成長起來的機士.科茲莫和一營其他的幻影流同伴一樣,對各種各樣的爭斗習以為常.那本來就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可是,曾經經曆的一切,和眼前的戰爭不一樣!

說實話,剛剛進入陣地的時候,科茲莫還真有些慌亂.

陣地被挖出了深達五米的機甲壕溝.剛好夠機甲以履帶行進的臥姿進入戰壕----一進入戰壕.整個世界,都變了樣.

無數地能量炮彈從天而降,劇烈地爆炸聲一片接著一片,密密麻麻,沒有絲毫間隙.沖天而起的砂土碎石如同撲上大堤的海浪,凌亂地打落下來,砸在機甲的外掛裝甲上,發出噼里啪啦地聲音.

天空.已經被機甲燃燒時的濃煙和飛揚的塵土遮住了.無數殘肢斷臂.大大小小地血肉,就在科茲莫地面前飛舞.鮮血.在爆炸中變成了一蓬血霧,染紅了透明的座艙蓋.

科茲莫甚至看著一個只有三根手指頭的斷掌,貼在他面前的舷窗上,在滑落的時候,將遮蔽一切的血霧,劃開一條充斥著黃昏的霞光和烈火濃煙的縫隙.=首發=視線透過這血色縫隙看見地,是地獄.

不光是在這里,整個自由世界,乃至整個宇宙,都是這樣地地域!

科茲莫知道,這是一場席卷整個人類世界的戰爭,像他這樣地人,是無論如何也躲不掉的.他既不可能屈膝求饒,也不可能躲到深山老林之中.雖然是民間機士,可是,他們自小接受的教育,依然是榮譽和戰斗.

可是,並不是想戰斗就能戰斗的.自由世界,已經被封鎖得太久了.被隔絕的,不光是這個時代的經濟和科技,還包括戰爭.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真正的戰爭,竟然是這副模樣!

沒有一整套能量攻擊手段和能量防禦系統,在這個時代的戰場上,幾乎就等于赤手空拳加赤身****.近身格斗的技術再高,在集群戰斗中,也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而自由世界老舊的射彈武器和能量武器比起來,更像是小孩子手里的玩具.現代各國的軍用機甲甚至不需要能量罩,光憑它們的裝甲,就足以抵禦百分之九十九金屬射彈武器的攻擊.

能夠加入匪軍,是幸運的.不光是科茲莫這樣想,幾乎每一個加入匪軍的機士都這樣想.而這種幸運的感覺,在從胖子手中接過新改裝機甲的控制器時,變得尤其強烈!

絕殺流和破山流,這兩個曾經站在金字塔頂峰的流派,已經一敗塗地!他們的流派機甲和裝備老式武器的步兵團,在北方商業聯盟的軍用機甲面前,潰不成軍.而這個時候,匪軍**三團,擁有了屬于自己的軍用戰斗機甲----仗劍.

說實話,當時的機士們是很失望的.這種由私人機甲改裝而來地機甲很簡陋.即便和蘇斯帝國那些完全沒有裝飾的機甲比起來,仗劍也像是站在貴族面前的平民.

仗劍身高七米.通體呈黑色,重五十八噸,屬于中型單兵機甲.機甲的頭部,是中世紀重裝騎士頭盔的模樣兒,這樣的頭盔式頭部,無論是軍用機甲還是民用機甲,都經常采用,不過是樣式不同而已,簡單而易于制造.

不過.仗劍的這副頭盔顯然沒人有心思幫忙做得漂亮一點,整體看起來,就如同那個野蠻世紀給犯人套上的劣質鐵面,凹凸不平的外殼裹著電子視覺系統,耳朵處開了兩個圓孔,讓雷達系統總算露了那麼一點出來,那裝載測量系統地丑陋嘴巴,簡直就像是萬聖節孩子雕刻的南瓜,一點工業美感都沒有.

機甲的腦袋下,就是機身.脖子是沒有的.那玩意除了增加敵人的攻擊部位以外,沒有別的什麼用處,人型機甲,並不意味著就得跟人造的一模一樣.不過,那幫從矽谷來的蘿蔔頭也實在混蛋了一點,仗劍的頭盔下沿,幾乎縮進厚實的肩膀里,這就是那幫科技怪物地審美觀?

胸口是一整塊厚實而丑陋的複合式裝甲,寬厚的肩膀和強壯的胳膊,看起來.與其說是機械,倒不如說是幾塊實心的鋼鐵疙瘩湊到了一起.再加上小腹下面,那如同青蛙腿一般形狀的反關節腿部和如同恐龍般的三趾腳掌,機士們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這個魔鬼筋肉人和仗劍這樣飄逸的名字聯系起來.

這樣丑陋的設計,放在處處充滿流線型美感的私人機甲當中,誰也不想多看第二眼.可是.當真正坐進機甲地座艙.操控著這個丑陋的大鐵塊戰斗時,機士們才知道,他們得到了一個什麼東西----這絕對是一個傑作.他們甚至恨不得每天都睡在這丑陋機甲的座艙里!

對科學家,機士們依舊誹謗,對胖子,則大加贊譽.

在機士們看來,丑陋的外表,一定是那些不懂機甲的科學家們的過錯.而機甲在實際操控中.那幾乎符合他們心中每一絲渴望地表現,則一定是胖子長官地傑作!

沒有高超的機甲操控技巧.沒有對機甲戰斗深刻的了解,是絕對沒有辦法利用自由世界有限的材料和技術,來制造出這樣深得人心的機甲的.

凶橫的力量,這是機士們對仗劍的第一認識.

這輛丑陋地機甲,無論是引擎動力,瞬間啟動地爆發力還是拳頭的攻擊力,都強悍無比.這一點,大伙兒倒不怎麼驚訝,畢竟,光是看看機甲那凶惡猙獰地肩頭和雙臂,他們就有足夠的心理准備.

不過,當機士們看見胖子在機甲演示中,駕駛著這個丑陋的家伙將一輛私人機甲生生撞成廢鐵時,還是嚇掉了下巴.那在五十米距離上如同閃電一般的沖刺,那攻城錘一般的肩頭,那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看著變形扭曲的私人機甲,機士們的眼珠子掉了一地.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機甲戰斗,可以野蠻到這種程度.

接下來,他們看見了仗劍那雙反關節機械腿提供的速度,見識了這看似笨拙的家伙事實上的敏捷.

圓形排列動力艙四回路雙置引擎,是機士們從來沒有看見過的.這種引擎提供的超強爆發力,讓仗劍的瞬間速度,遠遠超越了機士們接觸的所有私人機甲.

而它的十六杆多體傳動系統和反關節驅動系統,更是將引擎提供的動力發揮到了極致.五十八噸的沉重軀體,絲毫不能影響機甲的速度.騰挪縱躍,機甲的各項數據,都站到了九代機甲的標准之上.

擁有一輛九代標准的軍用戰斗機甲,這在以前,對自由世界的機士來說,根本就是一個幻想.

誰也沒想到,這個幻想,竟然變成了現實.

四葉草工作室的超硬合金,地形龍工作室的多體傳動系統,泰坦工作室的超感應陣列雷達技術,穆勒工作室的仿生驅動技術,康斯坦丁工作室的六點協同關節系統.黑魔鬼工作室地三點布局電子平衡儀,雅克工作室的能量罩變頻中和技術,金字塔工作室的隱形塗裝......自由世界這些頂尖科研機構的尖端技術,都成了機甲身上的一部分,再加上胖子提供的引擎技術和蜂鳥輔助推進器,可以說,仗劍是真正代表自由世界的頂級機甲.

在遠程火力方面,胖子更是不遺余力.機甲身上,那幾根外表看起來糟糕透頂的炮管.分別是一門260毫米口徑主能量炮和兩門50毫米口徑的能量機關炮.炮管雖然丑,使用地金屬卻是按照勒雷軍用武器的配方冶煉的,足以承受數萬次的能量發射.

這種由胖子提供能量爆發裝置技術和能量彈射技術制造出來的能量炮,經過後勤研究部數十名頂尖科學家的合力研究,不但能夠用自由世界的現有資源和設備進行生產,在一些重要的指標上,甚至超越了許多世界知名的能量炮.再加上自動裝填的脫殼破甲導彈,整個機甲,用火力堡壘來形容也不為過.

現在,將是融合了自由世界科技地仗劍.第一次亮相!

蘇斯裝甲團凶猛地炮火覆蓋,在三角攻擊陣型最前方的數十輛拳王突入205高地陣線前一百米時,嘎然而止.

爆炸激起的煙團,還沒在風中飄散,暴雨般落下的砂土碎石,還噼噼啪啪響個不停.在大地劇烈地顫抖中,一門丟棄在陣地前沿,炮管扭曲的便攜式能量炮,被一只從天而降地機械腳徹底踩成了廢鐵,彌漫的硝煙中.第一輛拳王雄壯的身影,出現在匪軍陣地上.

零星的炮火,不能阻擋蘇斯機甲的突進.第一輛拳王之後,是第二輛,第三輛......

當整個三角攻擊陣型的前端,已經深深刺入205高地陣線那無盡地煙塵時.後方的所有的蘇斯士兵.都一陣輕松.就連一直准備著填補上去的402團二營和三營,都不由自主地放緩了在出擊陣地上集結的腳步.

血肉之軀,終究還是無法阻擋鋼鐵洪流的進攻.前面地幾次進攻,幾乎將205高地削去了一層,任何生物都無法在哪里存活.別說那麼多炮彈,就算落在陣地上地都是石頭,也足以把那上面的所有人砸成肉泥了.

"上!"已經站上出擊陣地前沿的第二營五百輛拳王機甲和數十輛堡壘重型機甲,在蘇斯軍官的命令聲中.爭先恐後地躍出了戰壕.都是打老了仗的兵油子.這時候,表現再勇猛也不會受傷.自然是個個奮勇爭先.

跟在後面的第三營營長.下意識地看了看頭盔電子眼鏡上的時間,笑著扭過頭,想對表情同樣放松下來的團長說些什麼......可是,他地話還沒出口,笑容就凝固在了他地臉上.

205高地上,隱約傳來了一聲軍號.

三營營長猛然間回頭,他的余光,掃過身旁地同僚.是的,從所有人臉上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沒有聽錯,不是電子軍號,就是軍號!用嘴吹響的軍號!嘹亮而短促地號聲,劃破了重重煙幕,響徹天際.

隨即,第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在205高地上響起.

劇烈地爆炸閃光,將陣地前的煙幕照得透亮!

"殺!"

一個聲音,緊跟在軍號聲和爆炸聲之後.如同一段演講之後的巨大感歎號.

轉瞬之間,205高地上,無數巨大凶惡的身影,躍出了戰壕.那是一種蘇斯人從未見過的丑陋機甲,他們陡然出現在猝不及防的拳王機甲面前,260毫米口徑的能量炮,噴射出無數死亡地光團,交織成一片驚心動魄地火力網.

沖在最前面的十幾輛拳王機甲,瞬間就被這些光團給吞噬了.他們的能量罩在不到一秒鍾的時間里達到了能量飽和並最終燒毀了能量探頭,緊接著,機甲的裝甲被撕成了碎片,整個機甲在劇烈地爆炸聲中,四分五裂.

跳出戰壕的丑陋機甲越來越多,他們的火力開始延伸,一條條光鏈,隨著他們那糟糕的炮管的聳動,連綿不絕.

"上帝!"

出擊陣地上,所有蘇斯人都目眦欲裂.

他們不明白,什麼時候,陣地上的那些步兵變成了整整一個裝甲營.他們不明白,自己的機甲雷達和電子機甲為什麼沒能發現敵人陣地上的變化,他們更不明白,那支名叫匪軍的軍隊,從哪里找來這麼多敢在五十米距離內頂著拳王機甲的炮火開炮的瘋子.

第一營的三角突擊陣型,開始散亂起來.

出其不意地打擊,讓蘇斯機甲戰士們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慌亂.他們忘記了自己的位置,忘記了配合和掩護,在這種幾乎伸手可及的距離上,他們只能拼命地躲閃並盲目地開炮.

他們180毫米口徑的能量炮,在對手的能量炮前相形見拙.蘇斯人快要瘋了,他們想象不出,那麼大口徑的能量炮,為什麼會出現在自由世界的機甲身上,而不是在某艘護衛艦的側翼.

這還是機甲麼?

沒有時間來搞清楚他們的疑問.匪軍機甲那近乎狂暴的火力,如同洪水一般,沖毀了一

蘇斯人的三角陣型,在205高地狹窄的斜坡上,擠成一團.如果,他們面對的,還是那些步兵,這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就算面對他們所知道的那些自由世界的私人機甲,也不是什麼問題.

可是,當他們面對陣地上數以百計的這種丑陋而凶悍的機甲時,這,就是一場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