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章 205高地

蘇斯帝國,位于人類星際平面版圖的最東面,在查克納和傑彭帝國之間.是西約的主要成員國之一,也是人類社會排名前十以內的大國.

對于這個國家,人們只能用兩個字來概括對她的印象----好戰!

這是一個渴望戰爭的國度,這是一個有著連綿不絕戰爭史的民族.在這個國度每一個公民的骨子里,流著好斗的血.

即便是在和平年代,蘇斯帝國,也是西約在宇宙地區爭端中最主要的軍事力量.他們的艦艇和軍隊,頻繁出現于各個沖突地區,以西約或者人類最高議會的名義沖鋒陷陣.他們的國防預算,百年來都高于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十五.這個驚人的數據,直觀地反應了這個國家凶悍的戰爭實力.

如果說,加查林,是一個數百年來四處出擊征伐不休,實際國力已經消耗到了油盡燈枯的疲倦獵豹,那麼,蘇斯帝國,就是一只渴望戰斗,卻在政治上被兩大超級大國和人類最高聯合議會壓制,在地理位置上被查克納和傑彭困頓在東部角落,養精蓄銳且有煩躁不安的狂獅!

胖子身體,照例開始不聽使喚地哆嗦.

米洛克戰役,他不過是一個副連長,一個參謀.上邊還有無數的人頂著.莫茲奇戰役,也有費斯切拉率領的東南遠征軍艦隊和道格拉斯帶領的斐揚裝甲師作為依仗.可現在呢----真要讓他單獨面對這樣一個龐然大物,胖子覺得自己就像被扒光了准備送上角斗場和一只全副武裝地獅子搏斗的豬.

納瓦拉平原出現的兩個蘇斯裝甲團,配備的是在整個軍界都赫赫有名的拳王機甲.這種八代機甲,成名日久.雖然灰褐色的外表很不好看,顯得笨拙呆板,可是,蘇斯帝國在引擎和能量炮的技術,依然使得拳王成為了一種可靠地中型單兵機甲.

厚重而丑陋的裝甲.大口徑的能量炮加上幾乎是浪費的引擎.蘇斯機甲喜歡走極端和實用的特點,在拳王身上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樣的軍用機甲,根本不是什麼私人機甲能夠抵抗地,絕殺流的失敗一點都不冤,在集群沖鋒戰斗中,再是格斗高手.近不了身,什麼都空談.

這方面,匪軍明顯落于下風.目前,工業區加緊改裝的機甲,總共也就一個團的兵力.雖然駕駛者都是精選的高級機士,可是,從民間機士到真正地機甲戰士,他們需要血與火的淬煉.

而在電子對抗方面,蘇斯的這兩個裝甲團更是占據了絕對優勢.兩個電子機甲排,電子攻擊強度是匪軍的幾十倍.一旦開戰,他們不但能完全能屏蔽整個戰場,掐斷匪軍的通訊指揮和情報傳遞.還能摧毀了匪軍的機甲電腦輔助系統,讓匪軍的所有戰斗機甲,只能以機械操控模式應戰.

更讓胖子頭疼的是.這一次,蘇斯帝國來了兩個裝甲團,給北方商業聯盟運送了大批的軍用武器.那麼,在他們的軍隊遭受損失地情況下,下一次,他們又會用他們的艦艇帶來什麼?

"我們的機甲運回來了麼?"胖子一邊向基地的配套工業區走,一邊問馬克維奇.

"運回來了!"馬克維奇低聲道:"五十輛機甲,全程由尖刀連押送,沒有人看見."

"人呢?"胖子問.

"也帶回來了."馬克維奇抽出一份文件遞給胖子:"銀河機甲公司.一共三百三十人,包括他們的老總和研究部門,全部跟我們過來了,一個都不少.機械設備也打包運回來了,安置在第七車間."

胖子點了點頭.這批機甲,是他早在開戰之前,就通過交易網向一個名叫銀河機甲公司的小型機甲制造企業定制的.選擇這個企業,胖子下了很大的功夫,除了這個企業當時的窘境比較容易控制以外.這個企業地技術力量和之前的產品也讓他很動心.

最重要的是,銀河機甲公司的總裝廠,就在位于普羅鎮以東不到三十公里的的中心城外圍.是所有機甲制造企業中,距離普羅鎮最近的一個.這次匪軍東出普羅鎮,威脅中心城西,除了接應明心流等四大流派之外,就是為了將這批秘密訂購的機甲連同整個銀河機甲公司全部帶回來.

"一號基地的艦艇改裝工作怎麼樣了?"胖子瀏覽著銀河機甲公司地名單.思想已經跳到了正在原紅胡子海盜基地里進行改裝的那些薩勒加戰艦的身上.如果說.銀河機甲公司的這五十輛機甲,是這次戰役的奇兵的話.那麼,薩勒加長弓艦隊的這些戰艦,就是下一次反圍剿地保障.

"有三艘巡洋艦開始拆卸."馬克維奇作為胖子地事實上的副手,早已經把這些情況背地滾瓜爛熟,當即道:"戰列艦方面,艦艇制造部剛剛完成圖紙重建,開始進行改裝設計,不過,就目前反饋的情況來看,進行戰列艦改裝,需要重新制造的零部件很多,一號基地的生產力有限,必須等二號基地的清理工作完成,才能將戰列艦改裝提上工作日程.至于航母,圖紙重建工作還沒有完成,暫時還沒有改裝的頭緒,需要你親自去一趟."

胖子不禁苦笑,一只手將頭發揉得亂七八糟.

馬克維奇沉默地跟在胖子身旁,看著走胖子那搖搖擺擺地背影,忍不住在心里歎了口氣.

他知道,現在的匪軍,就如同剛剛出生的小羚羊,正在危機四伏的大草原上,搖擺著還包裹著胎膜的身體,蹬著纖細的四肢,跌跌撞撞地試圖站起來.遠處的豺狼虎豹,已經開始慢慢靠近,如果沒有足夠的時間完成這人生之初的一次站立,那麼,等待這只羚羊的,就是死亡.

逃是逃不掉的.流派互助同盟剛剛聚合在一起.需要信心.民間機士也需要轉變成嚴格按照陸軍操典訓練出來地戰士.新收納的薩勒加戰艦,更需要時間完成適應自由航道的改裝,所以,這一仗必須打,也必須打贏.

可是,誰也不知道打贏之後會怎麼樣.這次蘇斯來的是兩個團.下一次,可能就是兩個師!

兩個人心事重重地穿過機場維修船塢,經由路邊的自行傳送帶,繞過滿是白樺樹的小樹林,再穿過倉儲中心.走進了位于機場最南邊地角落里的配套工業區.

說是工業區,其實就是原來機場為了維修車輛,運載機甲和艦艇方便而設立的幾個大型車間.因為機場的加工任務並不總是排滿日程,所以,這些車間也會為外面加工一些產品.隨著機場專業技術名聲越來越大,接到的訂單越來越多,原有地幾個加工車間也擴張成了現在的小型配套工業區.

工業區的一區到六區,都是各大流派彙集普羅鎮時帶來的旗下加工企業和技術部門,而位于加工區東角的第七,第八.第九區,則是由匪軍嚴密警戒的核心工業區.

從矽谷帶回來的十一個實驗室所完成的科研項目,就是在第七和第八區里完成最終的制造或組裝.一般匪軍成員,只知道這二個區里整日忙碌,至于其中到底在生產什麼,誰也不知道.

而第九區,則是所有加工區里最神秘的地方.這個區是幾天前剛剛才建立地,除了看見幾十輛運送人員的飛行車和數十輛運載著巨大集裝箱的重型卡車駛入第九區大門以外,人們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于這個區的消息.

第九區臨時設立的隔離網外.十輛保持戰斗形態的橫刀機甲在巡邏.全副武裝地匪軍士兵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將第九區圍了個水泄不通.

胖子在馬克維奇的陪同下,穿過寬闊地露天存放區,走到了碩大無朋的車間廠房外.合金骨架和混凝土築成的車間外牆,呈藍色,人字形屋頂最高處,距離地面足有五十米.一共六個車間,每個車間都有一百多米寬,六百多米長.人站在車間外.就如同螞蟻一般渺小.當馬克維奇輸入秘密,高大厚重地廠房大門,在胖子面前徐徐開啟的時候,一股震耳欲聾的機器轟鳴聲混合著電鑽聲,機械伸縮聲,焊接聲撲面而來.巨大的車間里,數十輛機甲.在流水加工線上鱗次櫛比.上百條機械臂此起彼伏,焊接時的閃光.電花乍明乍暗.

胖子走上入口處的工作台,馬克維奇啟動半圓形的工作台,一聲輕響過後,順著四周軌道滑行的機械臂托起工作台,穿過兩條生產線上林立的機甲之間,向車間深處移動.

工作台一動,原本垂頭喪氣地胖子忽然間變了張臉,興高采烈地看著工作台兩側倒退地機甲.

流水加工線上,兩排機甲整齊地排列著----六米八高的機身,青色的外殼,方形的斜置外掛裝甲,六個內置式導彈發射架,兩門小口徑能量機關炮,一門200毫米口徑高速破甲能量炮........

機甲是胖子親自設計的.結合了邏輯,神賜和卡斯帕工作日志中的關鍵技術,采取雙置四回路離子加速引擎,新型高碳合金內列傳動杆,鉻鈦合金整體成型的魔獸基礎結構,十六層複合壓制填充體和背裝內置式蜂鳥推進器.

銀河機甲公司,完成地是機甲地基礎結構和部分零部件,而一些關鍵部件,是新近組裝的.除了在材料以及機甲電腦,雷達等輔助系統上,和斐揚共和國地神賜還有些差距以外,從機甲的基本性能上來說,這種機甲已經超越了神賜.

尤其是卡斯帕工作日志提供的引擎設計以及蜂鳥推進器技術的使用,讓這種機甲,在速度方面,達到了一個驚人的水平.

這些都不特別,特別的是........這機甲有一副臃腫肥胖的人型機身和一張跟胖子一模一樣的臉.

如果說機甲臃腫的體型,是胖子為了加裝雙置引擎和內置式導彈發射架特別設計的話.那麼,那張憨厚地胖臉,則完全是這賤人地惡趣味了.

胖子樂呵呵地站在移動的工作台上.檢閱著正在加裝能量炮和能量護罩的一排排機甲,志得意滿地對馬克維奇道:"看看,這些機甲多麼英俊,多麼瀟灑,多麼有氣質.......你說,起個名字叫帥哥.是不是很貼切?"

馬克維奇冷漠堅毅的臉上,表情忽然之間變得很古怪,他認真地看著胖子,想了半天嘴,嘴唇囁嚅著.終于沒能說出話來,認罪般的低下了頭.紅胡子海盜基地,已經更名為匪軍一號基地.而新占領的惡魔之眼基地,則命名為匪軍二號基地.

此刻,一號基地地船塢里,艦艇的改裝工作,正熱火朝天地進行著.

方香懶洋洋地坐在作戰室里,有一下沒一下地翻閱著匪軍的星際導航圖.在她身旁,長弓艦隊的導航員,正在和匪軍的導航員不住地探討著航線地問題.數十個虛擬星際圖分列于作戰室四周.一眼望去,如同數十個爬滿了蜘蛛網的小型宇宙.

錯綜複雜的線路圖,方香已經看了好幾天了.現在,每一條路線的跳躍點,障礙區,引力暗礁,隕石帶,行星,恒星.彗星,星云,黑洞以及躍遷通道的位置,長短,起始點和終止點,都印在了她的腦子里面.

方香的心思,已經不在這些導航圖上了.在身旁的導航員和參謀們的爭論聲中,她靜靜地出神.

她想的,是自己融入地這支隊伍.

基地很乾淨.很整潔.初到這里的時候,方香說什麼也不相信這里在幾個月前,還是一個海盜基地.

海盜基地是什麼樣兒,看看那惡魔之眼的基地就知道.滿牆壁的塗鴉,厚厚的灰塵,乞丐窩一般的居住艙,刺鼻的臭味.....那才是一個海盜基地本來的模樣!

可是.在這一號基地里.方香只看見每天刻苦訓練的士兵,整潔地環境和井然的秩序.只看見設施齊備的船塢,經驗豐富效率卓著的艦艇改裝團隊,堆積如山的劫掠物質......還有,那種能夠影響所有人,讓人心情愉快的活力!

如果不是基地的結構布置,還有著海盜的痕跡,方香差點以為,這里是勒雷軍方的一個秘密基地.

現在,三艘巡洋艦,正在船塢里接受改裝.改裝工作,無論是方香本人還是長弓艦隊地技術部門,都插不上手.除了維修部的機械兵可以幫忙打打下手以外,所有的改裝工作,都由匪軍後勤部完全承擔.

薩勒加人只能看著,看自己的戰艦被拆卸成大大小小的零件,又看著這些零件,在匪軍技術人員的手上,被重新組合,變成一艘艘已經初步成型的分體式戰艦.

除了三艘巡洋艦以外,戰列艦地圖紙重建工作已經完成,匪軍後勤制造部正一邊設計,一邊建造.那些整天吃住在船塢里,忘我工作地人中,有許多還是一臉稚氣的勒雷軍事院校學員,可他們干地事情,足以讓長弓艦隊資格最老的機械師也瞠目結舌.

這是孤寂宇宙中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可是在這里,有一群充滿活力的人們,他們乘坐一艘受傷的驅逐艦而來,創造了這個世界.

這些人的核心,真的就是那個猥瑣而市儈地胖子?

方香很懷疑,非常懷疑.

現在,瑪爾斯自由港的情報,已經傳回了基地.兩個配備拳王八代機甲的蘇斯裝甲團,配合占據絕對優勢的北方商業聯盟對普羅鎮發動攻擊.無論是在地面還是在天空,現在胖子領導的匪軍,都只能用弱小來形容!

方香原本以為,那個叫田行健的胖子會命令匪軍艦隊進行增援,雖然這樣會暴露艦隊行蹤,可在敵人的優勢兵力下想要存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可誰知道,胖子傳來的命令.不但不需要薩勒加戰艦出動,就連匪軍第一,第二艦隊的那些改裝戰艦,也被命令駐守基地,嚴密護衛.

方香知道,胖子的決定是正確地.在自由航道.艦隊就是一切.而這個時候,正是匪軍艦隊改裝的關鍵時期,被追擊的薩勒加戰艦,是絕對不能暴露的.只要熬過了這段時間,匪軍分體戰艦.就能在自由航道縱橫來去!可是,她想不明白,那個胖子,到底會用什麼辦法挺過這艱難的時刻.

就憑那些民間機士,那些私人機甲?

方香忽然之間有些惶惑,她無法將下達這種命令的人和跟自己討價還價地那個猥瑣胖子結合起來.作為一名指揮官,她明白,胖子在這個時候,肩負著多麼沉重的擔子,下達這樣的命令.需要多麼大的勇氣.

自己這位合作者,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這場戰役,他能贏麼?

205高地和261高地,是納瓦拉平原盡頭平奇嶺山脈地一部分.

兩個高地之間,是一個天然的低緩谷地,二號資源公路,就從這里穿過,繞過平奇嶺主峰.一路向北.

此刻,兩大高地黃色的土地上,塵土飛揚.爆炸翻起沖天的碎石砂土,如同起伏連綿的潮水,浪頭一個比一個高.震耳欲聾的炮聲中,紅色的,白色的閃光,密密麻麻地在山頂上閃現.

張福生蜷縮在坑道里,身上.已經撲滿了爆炸落下的砂土.大地劇烈的顫抖,帶動他身上地砂土急劇地跳動著.

張福生極力將身體蜷縮進組合式金屬防彈牆的避彈坑里,一邊吐著嘴里的砂土,一邊將髒兮兮的臉貼在電子觀察鏡上,閉著一只眼,注視著山下蘇斯裝甲團的動向.

灰褐色的拳王機甲,又一次呈三角陣型躍出了他們的陣地.最前面的機甲.速度已經完全提升.引擎轟鳴著,如同一個個鋼鐵巨人.踏著顫抖的土地,向高地突進.匪軍地能量炮光團,在他們身旁爆炸,飛揚的塵土,讓他們的身影若隱若現.

"全體就位!"耳邊,傳來了連長凱恩斯的吼叫聲:"敵人上來了!揍他們回去!"

"轟!"又是一次天搖地動的爆炸在張福生身旁響起,盡管反應得很快,張福生的右眼眉角還是被觀察鏡的邊緣給磕破了.幾滴鮮血落到地上,剩下的,則流過滿是塵土的睫毛,將臉上沖出一道道黑紅地泥溝.

"媽的!"張福生顧不上抹去血跡,只眨巴眨巴眼睛,就提著便攜式導彈發射器貓腰翻出了避彈坑.

張福生以前是泰流旗下的武裝組織黑旗雇傭軍的成員.自從傑弗里等泰流傳統勢力和庫伯分道揚鑣之後,作為傑弗里手中的武裝力量,成員總數只有三百五十人的黑旗雇傭軍,就被改編成了匪軍全機械化步兵第一師一團.

再後來,看了匪軍一百二十輛機甲那讓人瘋狂的普羅鎮戰役之後,黑旗雇傭軍上上下下每一個人,都成了最堅定地匪軍追隨者.他們配合裝甲部隊維持普羅鎮地秩序,執行防務,接受嚴格的戰斗訓練,討論那胖子長官地三十米消失潛行和格斗技巧,每天都擦拭衣領上的銀質匪軍徽章.

隨著匪軍的逐漸壯大,原本只有七八百人的第一師,變成了四個滿編團.各大流派麾下的雇傭軍,護衛隊等武裝組織,都被塞進了這個團.肯太人,維博人,斯帕里人,查克納人,格努斯人..........個個都是職業軍人或者身懷絕技的暴力通緝犯.

那個胖子,似乎很明白大伙兒的口味,這些打過仗或者知道怎麼打仗的人,被他集中到了一起,采用正規的軍事化管理,加上極其豐富的訓練科目和戰術講解,包括張福生在內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又回到了當初在軍隊的那段時光.

這樣的日子,讓這些職業軍人們過得很愜意.尤其是當看見匪軍軍工廠自行制造的能量炮和便攜式導彈發射器地時候,大伙兒都覺得.自己算是跟對人了.和這些樣子不怎麼樣,所有人都叫不出型號的家伙比起來,那些老式武器,簡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

現在,第一師的其他兩個團,還在和第二步兵師剛剛成立的一個兩個團在基地里接受訓練.接替張福生他們以前的巡邏任務.而張福生所在地第一師第一團和第二團,則奉命駐守平奇嶺防線.

換作以前,遇見蘇斯的軍用戰斗機甲集群,張福生早跑得沒影了,可現在.他一點退縮的念頭都沒有----蘇斯的正規軍,也就那麼回事兒,加上這次,他們已經向205高地發動第六次沖鋒了,除了在陣地前丟下上百輛機甲殘骸,他們什麼便宜也沒撈著!過不了205高地,側後方的261高地,他們更沒門!

這才是打仗!張福生匍匐著穿過覆蓋在坑道上方地防爆裝甲,爬上了自己的戰斗位置.抱著沉甸甸的便攜式導彈發射器,他覺得心里踏實!就靠手中這玩意兒.他已經擊毀了兩輛蘇斯機甲的驅動系統----再什麼機甲,腿部驅動,也是命門.

"各就各位..........一號.........六號.....九號火力點准備.***.....放近了打!觀察員,通知炮營.....火力壓制."張福生摘下了已經完全被干擾的通訊耳機,側著耳朵仔細地分辨著炮聲和爆炸聲中,連長凱恩斯通過擴音器和同頻聲波傳遞儀發出的斷斷續續的聲音.

張福生架好導彈發射器,調整著鎖定裝置,將一輛蘇斯拳王機甲套進發射器屏幕上的游標中............

二十秒之後,鋪天蓋地的炮火席卷了整個高地.蘇斯地機甲炮,匪軍隱藏于205高地後面的遠程火炮,陣地里飛躥而出的導彈,如同光鏈一般的高速能量炮,機甲地雷,聚變手雷........各種各樣的武器,在大地上瘋狂肆虐.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徹云霄.

爆炸聲中,一支裝甲部隊.躍過平奇嶺山脊,沿著山坳,進入了205高地的陣地後方.

最先看見這支裝甲部隊的張福生丟掉了已經沒有導彈的發射器,笑了起來.他知道,他地任務已經完成了.

他一邊順著坑道向後面爬去,一邊想.不知道下一次蘇斯帝國的機甲投入進攻之後,發現迎接他們的.不再是步兵之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看那些機甲鬼鬼祟祟進入深深的機甲戰壕時的樣子,張福生裂開了嘴.匍匐前進的屁股,扭得愈發歡實.

"有點意思!"查克用白色的手套,輕輕拂了拂筆挺制服上的灰塵,看著指揮台上地遠視儀屏幕,回頭笑著對身旁的參謀們道:"能夠在我們兩個營的兵力全力攻擊下,堅持這麼長時間,我真要相信那位英雄不是浪得虛名了."

遠處的炮聲和爆炸聲,綿綿不絕.聽了查克的話,幾位作戰參謀和基層軍官,臉上神情,多少有些不自然.

蘇斯第十九師401,402團,是編制為三個戰斗營,一個後勤連,一個尖刀連,一個電子排,一個工兵連和一個連級預備隊的滿編團.全團主力單兵機甲為拳王八代機甲,每個排,還配備一輛堡壘式人型重型機甲.

從下午十六時到現在,眼看天就要黑了.402團的兩個戰斗營再加上電子機甲對整個戰場地電子屏蔽,一個山頭打了近三個小時還拿不下來,確實有點說不過去.大伙兒都知道,查克雖然笑眯眯地,可是,他額頭上跳動的青筋,已經暴露了他地憤怒.

由指揮機甲的基地模式臨時布置的指揮室里,靜悄悄的一片.所有人都看著電子機甲傳回來的畫面,默不做聲----自己遇見的,真的只是兩個自由世界的步兵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