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章 又被騙了!

戰列艦里靜悄悄的.

官兵們湧到了戰艦左舷,踮起腳尖伸長了脖子,驚奇而困惑地看著舷窗外那艘看起來.....很猥瑣的偵查艦.

戰列艦頂部的兩排信號燈,不停地交錯閃爍,以燈語詢問著對方的身份.

可是,那艘破爛偵查艦,卻仿佛沒有看見似的.自顧自地閃著"我有好多能量!"的燈光信號,如同一只蒼蠅般,圍著戰列艦地盤旋飛舞,喋喋不休!

戰列艦上的官兵們只看得眼花繚亂心頭火起!

這是調戲!

如果不是沒有能量了,官兵們賭咒發誓,一定會給眼前這個昂頭挺胸搖來晃去的家伙一個好看!

回過神來的方香,玉牙緊咬.

她一眼就斷定,這艘偵查艦,就是那支破爛艦隊的一員.雖然不是戰斗艦艇,可是,它們艦體上的斑駁鏽跡和破爛裝甲幾乎如出一轍!那種給人狡猾猥瑣的感覺,也一模一樣!

自己是怎麼被發現的,對方的真實身份是什麼?

他們打出那樣燈光信號的意圖是什麼,他們為什麼會有軍用能量炮和能量護罩,他們那些奇怪的艦艇是哪里建造的?

種種疑問和被對手掌控的危險感,混雜在一起,讓方香一時間心亂如麻.

一直以來,方香都憑借她過人的智慧,將自己的人生牢牢掌控住.她從不相信命運,她只相信自己的天賦和努力!

她是薩勒加海軍學院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學員,也是薩勒加海軍最優秀的青年將領.

天生麗質,性格溫婉,過目不忘,智力超群.......無論在哪里,她都是崇拜,妒忌,愛慕乃至癡迷目光的焦點.

可是現在.二十九年人生積攢的一切驕傲自信,似乎在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沉甸甸地壓在心頭的聽天由命地無力感,讓她喘不過氣來!

發出的信號沒有回應.方香確信,有一個躲在那支破爛艦隊里的神秘人物.正在和自己下同一盤棋.現在,並不是他准備和自己接觸的時候.他也在等待,等待著戰局塵埃落定.

而派出偵查艦和己方聯絡,則是坦誠地表明他掌控了一切.囂張,卻沒有惡意.方香沉思良久,終于一咬牙轉過頭,再也不看那艘偵查艦一眼.轉而把目光投向虛擬屏幕.

以長弓艦隊目前的處境,方香手上沒有多余地牌.她只能寄望奮勇號能夠抓住機會,搶先占據海盜基地!只要能補充足夠的能量,長弓艦隊,就能重新奪回命運的控制權.

虛擬屏幕上,戰斗還在橫掠星空的爆炸光芒中繼續.

在付出了包括一艘驅逐艦在內的十幾艘戰艦作為代價之後,海盜艦隊也獲取了回旋的時間和空間.當破爛艦隊還沒有從中路穿刺而出的時候.他們最後地七艘戰艦已經占據了破爛艦隊左翼的有利地形.

一艘巡洋艦,一艘受損輕微的驅逐艦,兩艘武裝商船,兩艘護衛艦和一艘魚雷艇.這是屏幕上海盜艦隊的殘余力量.現在,這些戰艦已經把他們的主炮炮口,都對准了破爛艦隊的那艘巡洋艦.

海盜的戰術簡單而使用.只要一舉摧毀對方地巡洋艦,破爛艦隊的戰斗力將銳減一半!而北極星巡洋艦和一艘驅逐艦.對付剩下的兩艘武裝商船和四艘護衛艦,綽綽有余!

方香心里頗為矛盾.作為艦隊指揮官,她希望兩支艦隊兩敗俱傷,而作為她個人,她又不忍心看見幫助自己的人受到傷害.

她不知道破爛艦隊到底是一支什麼樣的艦隊.他們從出現起,就一直在犯各種各樣的錯誤.如果說先前的致命錯誤,是刻意地,那麼出現在眼前的錯誤,卻是致命的!

他們太貪婪了.

在沖入敵陣之後,他們就如同看見了金銀財寶的土匪,被眼前利益沖昏了頭腦.所有戰艦只顧著拼命開炮.卻舍不得耽誤一點時間或者放棄一點機會.換取一個有利于自我保護的位置.

即便他們因此多摧毀了幾艘海盜戰艦,可是.他們放任海盜前陣回轉地行為,也在這時候,將他們的巡洋艦至于險境.

計算著雙方艦隊的速度和位置,方香完全想不出,被海盜艦隊牢牢鎖定的破爛巡洋艦,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什麼辦法逃脫.

方香不認為這是破爛艦隊再次刻意使用的戰術,事實的發展,也證明了她地判斷----直到海盜艦隊所有戰艦,都做好了集中開火地准備時,這支亂糟糟如夢方醒的艦隊才慌了神.

兩艘破爛地武裝商船和四艘相對靈巧的護衛艦一邊拼命轉舵,一邊向海盜艦隊外圍的武裝商船和護衛艦開炮,試圖圍魏救趙!

可是,他們的努力顯然是徒勞的,就在他們剛剛完成轉舵那一刹那,海盜艦隊所有戰艦的主炮副炮,同時開火.

炮光驟現!北極星巡洋艦的主能量炮口噴射出兩小一大,三道乳白色的橢圓形光團,混合著十幾道混合炮噴射的紅光,劃過夜空,准確命中了那艘破爛巡洋艦的右舷.

倉惶轉舵中的破爛巡洋艦的整個艦體,都被劇烈地爆炸光芒掩蓋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漆黑的宇宙中,爆發出一道刺目的白光.........方香閉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她知道,那艘破爛戰艦,已經完蛋了.北極星巡洋艦的火力強度,一直是這種戰艦最引以為傲的地方.老式的巡洋艦中,能夠抵擋北極星全力一擊的並不多.

這艘擁有一個奇怪撞角的破爛戰艦的艦體,雖然是明顯經過了改裝加固的.可是,堅固的結構並不代表足以它的外殼能抵禦能量炮.就如同,一只斗牛可以撞死斗牛士,卻並不意味著它地皮膚肌肉能夠阻擋銳利地刺劍!

或許是能量炮引發了艦艇內部的殉爆,第一道白光過後,是接二連三的劇烈爆炸.

破爛巡洋艦在爆炸中解體.

人體的殘肢斷臂.扭曲的炮管,各種各樣地艙內裝備用品及外殼裝甲殘片,被沖擊波遠遠拋射開.整艘戰艦瞬間斷成好幾截,大大小小的殘骸翻滾著,無聲無息的向四面八方游離.

看著星空中.那原本***通明的戰艦變成四分五裂的死寂殘骸,主控室里的軍官們都不禁有些黯然.

他們對眼前這支破爛艦隊挺有好感.

不管這支艦隊到底打著什麼主意,他們都在最關鍵的時刻幫助了奮勇號!敵人地敵人就是朋友,至少現在,大家是同仇敵愾的.

不僅如此,對于這支艦隊使用的另類戰術,軍官們也很崇拜.他們破爛的外表.凶悍的沖撞戰術,一切都是那麼新奇,那麼異想天開!大家很想見一見這種瘋狂戰術的發明人,看看這家伙到底是一個天才還是一個瘋子.

誰曾想,眼看到手的勝利,卻因為破爛艦隊指揮官地經驗不足和他們的一時貪婪,給斷送了.若是當時他們肯放棄一點手中的利益.不要那麼急于將敵人一舉殲滅,他們完全可以毫無損失地贏得一場擊潰戰.海盜艦隊最終能逃脫的,也只有那艘巡洋艦,或許再加上一兩艘驅逐艦或武裝商船.

以雙方一比四的數量比來說,這樣的勝利,除了用輝煌來形容,大家想不出別的詞.

失去了主力巡洋艦之後.這支艦隊只能面臨一場慘痛地失敗.這時候的海盜艦隊,還有一艘完整的巡洋艦和一艘驅逐艦,擊敗破爛艦隊的那些武裝商船和護衛艦,只是時間的問題.

戰列艦里,每一個人地心.都無比沉重.氣氛凝固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屏幕上,終于完成了回轉的破爛艦隊剩余戰艦,如同發瘋一般拼命開火.凶猛地炮火,不斷地傾泄到海盜艦隊的左翼.靠最外面的兩艘武裝商船和一艘護衛艦,被他們傾盡全力地狂怒攻擊打得千瘡百孔殘片橫飛.

虛擬屏幕的光芒,在暴戾的炮火中,變得雪亮.映在每一個人的眸子里.明滅閃爍.

誰也沒有辦法.在這里,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

局勢.繼續向著不利于破爛艦隊地方向演化,海盜艦隊地巡洋艦和驅逐艦,再一次開始了兩翼回轉.他們一邊用旋轉炮塔和側舷副炮的火力壓制破爛艦隊,一邊分左右轉舵回旋.

兩翼回轉,是太空戰斗中,被攻擊地艦隊常用的手段.

當艦隊被敵艦從側翼或者後方盯上的時候,繼續保持單一集群行動,會造成敵人銜尾不掉的局面.而如同綿羊角似的兩翼回轉,則能夠通過兩支艦隊之間的配合,擺脫被動挨打的形勢.

艦隊分成兩部分,一支向左,一支向右.

當敵人同樣分成兩部分追擊的時候,只需要向右的艦隊回旋過來,就能咬住追擊左路友軍的敵方艦隊尾部.這個時候,左路再回旋回來,又能咬住追擊右路友軍的敵方艦隊.將戰局演變成四段首尾相接的循環.

當然,這只是常規戰術中最最簡單最最基本的一種.在可以自由航行的虛空中,還有三路回旋,多路回旋,以及從中衍生出的不對稱回旋,分合進擊回旋等規避戰術.路數越多,對艦隊的配合要求就越高.

當海盜艦隊巡洋艦和驅逐艦的兩翼回旋,已經明白無誤地出現在了所有人眼前時,戰列艦上,許多軍官們已經忍不住吼了起來.

"逆時針機動啊!笨蛋!"

"左邊,左邊.......別打了!瘋子!"

吼叫聲很快歸于平靜.

事實上,每一個人都知道,別說破爛艦隊聽不見,就算能聽見,這幫已經打紅了眼的瘋子也不會理會.他們根本不顧自身的安危,只一門心思拼命向眼前的武裝商船和護衛艦發動進攻.

如同在冰面上滑行的北極星巡洋艦,橫著停了下來.

它那冰冷的鋼鐵艦身,剛剛在虛空中劃過一道一百八十度的半圓.

雖然這樣的操控,在薩勒加長弓艦隊的官兵們挑剔偏見的眼光中.還有些拖泥帶水,艦尾還有些控制不住地擺動,回轉角度也不正.........可是,北極星還是輕松地將破爛艦隊的左前翼,納入了艦首主炮的三十度打擊范圍.

于此同時.從相反方向回旋的海盜菲尼克斯驅逐艦,也完成了相同的動作.

兩艘戰艦一左一右,如同一把鉗子,將破爛艦隊死死夾住.

破爛艦隊完全沒有理會海盜地兩翼回旋.直到他們固執地用狂暴地炮火,徹底撕裂了海盜艦隊剩余的兩艘武裝商船和一艘護衛艦之後,他們才開始不慌不忙地轉舵.

人們靜靜地看著他們將艦首一點點的對准北極星巡洋艦.針鋒相對毫不示弱!

所有人都發出一聲深長的歎息.這些破爛的戰艦似乎一點也不明白他們與一艘完整軍事配備的巡洋艦之間的差距!他們是如此固執而強硬,他們竟然試圖在最後時刻.與北極星正面對決!

看著在海盜艦艇此起彼伏地殉爆照亮的星空中,悍然偏轉艦首的六艘破爛戰艦,戰列艦里,一片寂靜.維生系統哧哧的輕響,仿佛遠在天際.

短暫的失神後,包括方香在內,所有官兵們都不約而同地挺胸收腹.肅然而立.

眼前這支破爛艦隊已經贏得了在場每一個人的尊敬!

他們擊殺了四倍于他們的敵艦.他們明知失敗依然死戰不退.他們具備身為一名鐵血戰士地一切品質!他們鐵骨錚錚,雖敗猶榮!

更重要的是,正是這支艦隊的出現,為奮勇號帶來了生機!當奮勇號脫離戰斗,進入海盜基地外圍航道的時候,正是這支破爛的艦隊,在海盜艦群中縱橫馳騁所向披靡!

不管他們是誰.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這都是恩情!

戰列艦里,官兵們林立無聲.他們目光炯炯地看著虛擬屏幕.這是英雄對英雄地惺惺相惜,是戰士對戰士的告別.

忽然間,隨著虛擬屏幕驟然一亮.神情肅穆的軍官們不約而同地張大了嘴.他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表情,在一瞬間變得異常古怪.

站在指揮台上,默然肅立的方香,更是在震驚中上身猛然前傾.她地雙手死死抓住了指揮台扶手,包裹在制服下的一雙豐乳,隨著急促的呼吸.一陣劇烈的起伏.

粉唇緊咬.頰生羞怒.方香如同被敲了一記悶棍,腦子里滿是金星.

"又被騙了!"

只見北極星巡洋艦的身後.幾截一直飄呀滾呀的破爛巡洋艦殘骸,同時亮起了推進器特有的藍色離子流光,頃刻之間,就飛速聚集成了整齊地三角攻擊陣型.

.....四,五,六,七!七截大小不一地殘骸,變成了七艘獨立戰艦!盡管外表依舊慘不忍睹,可它們的行動間,哪里還有剛才半死不活地樣子,簡直靈活的像七只裝死後跳起來左鑽右躥的負鼠.

拉近的鏡頭里,殘缺艦身上噴湧的烈火已經熄滅,扭曲的裝甲和撕裂的外殼已經被拋下.抖落一身殘渣後,這七艘大小不一的戰艦,獰笑著,一口咬住了毫無防備的北極星尾部!

發現不對勁的巡洋艦飛快地做出甩尾動作,推進器全開,試圖加速逃離.

可惜,它落入的,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陷阱!

正面,是兩艘破爛武裝商船和四艘護衛艦,背面,是七艘戰艦!

無聲無息中,北極星巡洋艦,已是腹背受敵!

破爛艦隊,沒有給北極星任何機會.早已經充能完畢的能量炮同時開火,炮口凝聚纏繞的光團,在微微的凝滯後,迅疾電射而出.

七發能量炮,在漆黑的宇宙中合成一道又粗又直的白色流光,一頭紮進了北極星巡洋艦的尾部!

劇烈地爆炸,翻滾著席卷了北極星巡洋艦的整個後半段.推進器在頃刻間,變得支離破碎.

當看見一艘破爛戰艦中噴射出的太空機甲時,戰列艦里的所有人都明白過來,這些家伙,是想俘虜北極星,軍官們捂住臉,痛苦無比地發出一聲聲嚎叫.

"太卑鄙了!"

"無恥!"

"這幫天殺的混蛋!"

方香呆呆地轉過頭,望向左舷窗外......

那艘偵查艦,依然閃爍著燈光信號,不知疲倦地飛來飛去.

"我有好多好多能量哦!"一氣呵成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