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十九章 一群狡猾的混蛋

深邃地宇宙,沉默而凝固.

灰白色的巨大行星,被一條寬闊的隕石帶纏繞著,靜靜地懸浮于宇宙中.在它左側五千公里的地方,靜靜飛行地遠望衛星,就如同大象身旁的螞蟻,渺小得幾乎看不見.

可是,正是這只螞蟻,維系著長弓地方艦隊,每一個人的希望!

衛星的微型推進器噴射出細小的離子光流,在夜空中,如同一只懸浮的螢火蟲.指甲蓋大小的中央處理器,忠實地接收並執行著戰列艦發出的每一個指.根據指令不斷調整的鏡頭,將整個太空戰場一覽無余.

如果說,在最初看見有人向海盜艦隊發動攻擊時,軍官們感受到的是一種極度的驚喜的話,現在,當那支艦隊的全貌完全展示在虛擬屏幕的畫面中時,所有人都只能發出一聲失望的歎息........

長弓地方艦隊駐守長弓星域,接觸往來于長弓星系航道和周邊航道的各類戰艦數不勝數.友軍戰艦,敵國戰艦,走私者,冒險者,商團護衛艦隊,企業艦隊......可是,大家從來沒見過這麼爛的戰艦!

遠望衛星的一個分鏡頭,拉近到了為首的那艘戰艦的艦身上.

斑駁的艦體,殘缺的裝甲,鏽跡斑斑的炮塔,加上艦首那幾近荒謬的尖銳撞角----整艘戰艦,就如同是從古代地球中世紀的海洋上,直接跨越到了太空中,頗有些扭曲的黑色幽默.

而在這輛高速沖鋒的戰艦身後,是兩艘同樣破爛的武裝商船和更加破爛的四艘護衛艦........上帝保佑,這樣的戰艦,能在危機四伏的太空中航行,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和這些破銅爛鐵一比,那些陳列在博物館里的戰艦,完全就是剛出廠地嶄新貨色!

有哪個傻瓜會指望這樣的艦隊來拯救自己?

屏幕上.破爛艦隊一邊高速突進,一邊准備著第二次齊射.

控制室里,薩勒加軍官們,無不扼腕歎息.以他們的軍事素養來看,這支艦隊出現的方位,開炮的時機以及他們現在的突進方向,都只能用自殺來形容!

這支艦隊原本還占據著出其不意掩其不備的優勢,可是,這個最重要的優勢.在這幫菜鳥結束躍遷時,就已經蕩然無存.

他們和海盜艦隊的距離,已經太靠近了.炮火攻擊,不過還能再繼續一輪.只要海盜扛過這一輪攻擊,就能分兵回旋.將這支破爛得不堪一擊地艦隊橫掃出局.

從現代戰爭指揮原則上來說,無論這支破爛艦隊指揮官的目的是什麼,他們都應該保持距離,游走于戰場邊緣,用他們還算不錯的火力,盡力騷擾,為攻擊力強大的奮勇號做掩護.拉開轉圜游走地空間,創造機會.

可惜,那位艦隊指揮官,顯然是一個對戰爭指揮藝術一竅不通的蠢貨.

軍官們心若死灰.可惡的命運,吹起了一個五彩斑斕地氣泡,將大家裹在氣泡中,升上了天堂,又在旋踵之間,將這個氣泡刺破,任由所有人的心.不斷地下沉.

這只是一個惡毒的玩笑.

方香靜靜地看著虛擬屏幕.心中波瀾不起.就連她自己,也驚異于自己的平靜.無論眼前出現的艦隊是誰,她都不認為此刻地薩勒加長弓艦隊,還會有什麼朋友.

對自由世界的惡狼來說,毫無反抗能力的長弓艦隊,就像一頭肥美的羔羊.誰都想著撲上來咬一口!對一支來曆不明的艦隊產生期盼,是軟弱而愚蠢的行為.

況且.這支艦隊的指揮官.是如此的愚蠢.現在,方香唯一期盼的.就是這支破爛艦隊能在被摧毀之前,讓戰局產生一點對奮勇號有利的變化.

破爛艦隊在繼續他們地突進.鏽跡斑斑地艦體,在虛空中顫抖著,似乎隨時都會解體散架.

又一次齊射,不出所料地爆發在畫面上.

白色的,紅色的光芒,充斥著整個屏幕,劇烈的閃光讓人不敢逼視.

數十道能量炮光,劃過黑色的星空,一頭紮入了海盜艦隊艦群之中,兩艘魚雷艇,一艘護衛艦和一艘武裝商船,被准確命中.此起彼伏的爆炸火光,在宇宙中分外清晰奪目.

這應該是這支破爛艦隊最後的攻擊了......戰列艦上地軍官們歎了口氣.他們詫異並贊歎于這支艦隊火力地強度,也痛恨艦隊指揮官的愚蠢----太空戰斗,不是一昧地猛沖猛打.穿透式的中心突破,必須建立在優勢兵力之下.否則,就會演變成自投羅網.

這支破爛艦隊所犯的錯誤,甚至可以寫入軍校教材.

第一,他們沒有能力進行中心突破.而他們的航向,速度,卻又是確鑿無疑想殺入海盜艦隊.

第二,即使想突破,他們的兩次齊射時機,掌握的也不恰當.尤其是最後這一次,按照他們此刻的速度和與敵艦的距離,他們應該保持能量炮的滿負荷,在近距離施放,摧毀已經完成回轉,對他們造成威脅的敵艦.

其他的錯誤不說,單是這兩個錯誤,就足夠致命了.

現在,海盜艦隊雖然受了些損失,卻並沒有到崩潰的地步!別說這支破爛艦隊無力突破海盜的陣型,就算突破了,他們也沒有足夠的力量進行分割殲滅.一旦他們的機動力喪失,被海盜纏住,就是死路一條.

在所有人複雜的目光中,海盜艦隊不出所料地收縮了陣型.而那支破爛艦隊,還在死板地按照原來的軌跡繼續突進.

三千公里.....兩千公里.....一千公里......八百五十公里.....六百公里....

沉默中,忽然,一名雷達兵叫了起來:"天啦,他們在加速!"

是的,不用雷達兵提醒,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那一瞬間,隨著七道離子光驟然一亮.突進中破爛艦隊,如同被人猛地推了一把,速度猛然提升!

時間,仿佛已經凝固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這電射而出的七支離弦之箭.震驚,不解,駭然,無語......種種表情,凝固在臉上.

而最驚駭的人,自然是位于破爛艦隊航線正前方的惡魔之眼海盜團.

斯蒂爾曼是拼著受到庫伯的責罰帶領艦隊回援基地的.

這里是他地根本.不容有失!因此,他不顧此刻泰流的處境,帶領艦隊一路急行軍,中途,還和糾纏不休的紅胡子海盜團爆發了一場短暫而激烈的戰斗.損失了一艘武裝商船.兩艘魚雷艇和兩艘掠奪艦.

不過,這一切困擾,都在他看見那艘孤零零的長弓重型巡洋艦之後,變成了狂喜.

斯蒂爾曼想得到這艘巡洋艦,他乘坐的北極星級巡洋艦,一直盯著長弓級重型巡洋艦.處于攻擊陣型的最前方.當那支破爛艦隊忽然發動襲擊的時候,斯蒂爾曼.幾乎已經將那艘長弓捏在手心里了.

那時候,斯蒂爾曼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他以為發動攻擊地,是對手埋伏的艦隊,要知道,惡魔之眼的武裝商船雖然不是軍事配備,可是,裝置混合炮的自由世界的艦隊,是不可能有如此強大而精確地火力一炮摧毀一艘武裝商船的.

如果是那艘長弓的同伙,斯蒂爾曼唯一能做的選擇.就是放棄基地逃跑.

可是.當看清楚偷襲艦隊的模樣後,他幾乎把肺都氣炸了.

偷襲自己的,竟然是幾艘應該呆在廢鐵車間的破爛!這簡直就是不知死活!最可笑地是,這七艘戰艦,居然還試圖接近自己的艦隊.不知道是想近距離纏斗還是想沖入陣型絞殺!

無論哪一種,在斯蒂爾曼看來,都是找死!

破爛艦隊的第二次齊射.讓斯蒂爾曼在心痛的同時.也下定了決心!他要讓這群菜鳥明白,光憑著不知道哪里找來的能量炮.是無法縱橫宇宙的!

他迅速下達了兩翼回轉中路收縮的命令......然後,他就渾身哆嗦地站在那里,張大了嘴,兩眼凸出,用一種可笑的表情表達他的驚恐萬狀.

"他們想干什麼?"看著飛速沖向自己艦隊的七艘破爛戰艦,斯蒂爾曼變調地吼叫聲,歇斯底里.

沒有人能回答他,這是所有人共同地疑問.

"他們想干什麼?"

拿破侖級戰列艦上的每一個人,都被眼前發生的一切和一個忽然出現在腦海中的念頭驚得目瞪口呆.他們死死屏住了呼吸.感覺到自己的心髒,在不受控制地跳動著,越來越快,怦怦有聲.

衛星傳回來的畫面,同時出現在戰列艦每一個角落的每一幅虛擬屏幕上.無論是艦橋主控室,還是走廊,休息艙,輪機艙,升降機,魚雷室....都是一片死寂.祈禱聲,哽咽聲,歎息聲.....各種各樣地聲音,都已經停止了.只有虛擬屏幕閃爍變幻地光線,無聲地映射在金屬牆壁上,機器設備上,床鋪上,以及官兵們地臉上,忽明忽暗.

石火電光之間,破爛艦隊,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頭撞進了海盜艦群.

"我的上帝!"

"天啦!"

"這群瘋子!"聽著耳畔爆發地種種驚呼,方香死死捂住了嘴.

她看見,虛擬屏幕上的畫面,猛然間有一個停滯.隨即,排在海盜艦隊最後的幾艘戰艦,在破爛艦隊那猙獰的撞角下,支離破碎.

有的,被撞在了攔腰位置,巨大的裂口將戰艦斷為兩截.有的,被撞在了尾部,推進器的能量引發了爆炸,凶猛地慣性將戰艦斜著推開,撞到旁邊的戰艦上.還有幾艘護衛艦和魚雷艇.直接被撞成了碎片!

拉近的畫面里,大大小小的艦體,裝甲,人體,翻滾著四散拋射,飛快地消失在屏幕邊緣.

這是一場災難!

而制造這場災難地罪魁禍首,卻安然無恙!

這時候再看這些破爛戰艦,所有人的臉色和目光都變了.他們那破爛的艦體沒有絲毫變化,他們昂揚地在海盜艦群中突進.他們的能量炮,在傾泄著凶猛地火力.他們,就像是一群闖入了羊圈的惡狼,肆意開火!

方香緊緊抿著嘴唇,那些破爛戰艦.就在她的眼前開炮.副炮,旋轉炮塔,魚雷,導彈,還有.....艦首主炮!這怎麼可能,現在,距離他們上一次主炮齊射.還不到一分鍾!

方香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這支該死的艦隊,不但擁有遠超薩勒加主流驅逐艦的速度,擁有堅固無比地艦體,恐怖有效的另類戰斗方式,還擁有先進的快速充能技術和一群精銳的船員.

他們是有預謀的,從他們出現地時機,艦艇的造型,開炮的時間,突進的路線和速度.....一切的一切.統統都是有預謀的!

這群騙子欺騙了所有人!行為之猥瑣卑劣.令人發指!即便是以和海盜艦隊敵對的立場,方香都無法調整自己憤怒地情緒----薩勒加海軍之花,竟然老老實實地相信了這一切!

扮豬吃老虎!這是一群極端狡猾的混蛋!

憤怒中,方香有些恐懼.她無法想象,如果第一次遇見這種對手的是自己,後果會是怎麼樣,她也無法想象.這些家伙在擊潰海盜之後.會怎麼對付奮勇號.

"給奮勇號發消息,盡量保持靠近海盜基地的位置.如果海盜艦隊被纏住,想辦法脫離戰斗,先奪取基地!"方香忽然下令道.她一直都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在觀看戰斗畫面時,她也在不停地進行分析.

她不能指望這支破爛艦隊里會是好人.她只能依靠自己.

而現在,正是一個好機會.

從畫面上看,破爛艦隊現在已經完全占據了上風.他們直接沖入了海盜艦隊的尾部進行絞殺,而海盜艦隊,在這時候還沒有一艘能夠完成回轉的戰艦.至少在這幾分鍾內,破爛戰艦勢不可擋.

可是,方香敏銳地觀察到,海盜艦隊並沒有徹底喪失反抗能力!因為,位于陣型最前方的那艘北極星級巡洋艦和三艘武裝商船,沒有受到任何損失.現在,北極星正在武裝商船的護衛下回轉,他們放棄了對奮勇號的進攻,轉而試圖營救後面地艦艇.而他們注意力,也轉移到了那艘領頭地破爛戰艦身上.

只要這個時候,奮勇號顯示出脫離戰斗意圖,那麼,戰局很可能出現兩條狗互相咬尾巴的局面.

這是長弓艦隊不把希望放在他人身上的唯一機會!

不得不說,方香的指揮藝術有著極高的造詣.她在一瞬間,就抓住了戰局的關鍵.而戰局,也正是向她所推演的方向演變.

匪軍艦隊和惡魔之眼絞作一團.

除了陣型最前方地北極星級巡洋艦和三艘武裝商船,一艘掠奪艦以外,其他地海盜戰艦,大部分都已經被摧毀.少量完整的,則處于混亂之中,同樣無法逃脫被擊毀地命運.

匪軍戰艦一炮接一炮地轟擊著身旁的海盜戰艦,如入無人之境.那些只裝備了裝甲和薄弱得如同紙一般能量罩的民用艦艇,根本無法抵抗匪軍艦隊近在咫尺的攻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海盜團的戰艦,也一艘接一艘地變成太空中漂浮地殘骸.這種殺戮,一直持續到,北極星級巡洋艦,在其他戰艦的掩護下,完成回轉.

看著已經將主炮對准那艘破爛巡洋艦的北極星,方香的心里,也不知道是得意還是苦澀.

雖然這些破爛戰艦事實上是拯救了奮勇號,可是,方香不敢冒險.

在她看來,命運,必須掌握在自己手里!

"香姐快看!"一名女參謀的驚呼聲在方香耳邊響起.

方香轉過頭,尖叫的,是一個名叫塞西莉亞.帕斯克的圓臉女孩.也是方香平時的好友.此刻,塞西莉亞那雙月牙形的眼睛,已經瞪得溜圓.

方香順著她的目光,向艦橋左側的落地舷窗外望去.

一艘肚子圓滾滾,如同橄欖球一般的偵查艦,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戰艦不遠處.

"我有能量!"它閃著簡單的燈光信號,在外面飛來飛去.

方香一下子就懵了.

"我有能量哦!"

"我有好多好多能量哦!"

該死的偵查艦,風騷無比地上串下跳........星期天兩天都有事,有人結婚有人過大壽.這章是晚上趕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