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十八章 人類的利益

胖子賣弄的表演,是被馬克維奇打斷的.

看著契科夫傳來的密碼通訊電文,胖子顧不上還在旁邊張口結舌的薩德等人,匆匆走出了訓練場.

有了新人忘舊人.是胖子的一貫作風.這賤人對已經裝在口袋里的四大流派,已經不怎麼上心了.一路上只在心里盤算:"我的那個媽誒!一艘航母,兩艘戰列艦,五艘巡洋艦!這薩勒加艦隊,不是在夠老子的魂麼?如果能把這支艦隊抓到手上,整個瑪爾斯自由航道,還不任由老子威風?!"

想象著自己指揮艦隊橫行瑪爾斯,所向披靡,胖子就覺得尿急尿頻.腦子里一刻也不停地琢磨著契科夫電文里的內容,板著手指頭盤算著人家艦隊的艦艇,進了電子機甲控制室里的時候,一個推論,讓這賤人頓時渾身都哆嗦起來.

"上校"馬克維奇察覺了胖子的異常,關心地道:"你沒事吧?"

"我我有什麼事兒?"胖子哆嗦得更厲害了.

"那你怎麼"馬克維奇被胖子嚇了一跳,這家伙渾身的肉都如同果凍般跳個不停,兩眼發指,眼冒綠光,這還叫沒事

"航母緣分吶!"胖子盯著星際圖,深情地搓著手,活像一條向母雞求愛的狐狸:"擬電,第一艦隊魔方號,悍匪一號,二號和悍匪7,8,9,10繼續保持潛伏,潛伏位置,應于坐標3451.172.8963.3和2714.1931.6578.3之間,保持對惡魔之眼基地外圍交戰空域的監視與威脅.等候命令!"

"悍匪三號和6號11號,潛伏于坐標2100.754.1530.8空域,做好偷襲惡魔之眼基地的准備.等候命令!"

"第二艦隊,放棄對惡魔之眼艦隊的騷擾,轉向DE-4543星系.接近薩勒加艦隊航母戰斗群.務必保持隱蔽.等候命令!"

"命令,望風二號"

隨著通訊員的雙手在虛擬鍵盤上的飛速敲動,胖子一條條連續下達的指令,被擬成密碼.經過天線電子機甲地密碼通訊器,發送至茫茫太空.

靜靜的艦橋里,維生系統特有的哧哧聲隱約飄忽.所有地光源,都已經關閉了,遠處地恒星光芒,從遮擋在它面前地行星邊緣透過一彎來.穿過艦橋舷窗,在這清冷寂靜的世界,灑下一片柔和的金色光芒.

軍官們有的坐著發呆,有地在低聲交談,還有的在無聲無息地走來走去.無論在干什麼,大家的目光,每隔一段時間.總會落在舷窗邊的那個沐浴在柔光中的清麗窈窕的身影上.有些癡迷地目光.甚至從未移開.

薩勒加聯邦星際海軍少將方香,今年二十九歲.天生一張傾國傾城臉蛋的她,更有讓足以讓每一個男人失魂落魄的嬌豔嫵媚.哪怕她再冷若冰霜,一顰一笑,也無不勾魂奪魄.其追隨者之眾,遍布整個薩勒加軍方.被譽為薩勒加海軍之花.

而熟悉這個稱號的人都知道,海軍之花,並不僅僅意味著那讓人垂涎的美麗誘惑,也意味著薩勒加海軍學院有史以來,第一個以三十二門學科獨占第一成績畢業的傳說!進入海軍服役以來,她以其超人的智計,于無數精英中脫穎而出,不但被托爾斯泰上將認做干女兒,也成為了長弓地方艦隊地最高指揮官.

此刻,方香靜靜地站在艦橋巨大地落地舷窗前,白皙纖長地手指,捧著一杯冒著輕煙的淡青色陶瓷咖啡杯,目光盈盈地望著群星璀璨地太空.看似平靜地面容下,是腦海里的波瀾翻騰,這些日子以來的片段紛至遝來,如同電影般在她眼前一一閃現.

自那場注定要失敗的長弓阻擊戰以來,方香就帶著殘余的艦隊流浪于自由航道躲避蘇斯帝國和薩勒加艦隊的搜索.

那一個個荒涼的公共星系,和那無數通行等級不同坐標隱秘的空間跳躍點,別說倉惶逃入自由航道的長弓艦隊,就算是混跡于自由世界的那些走私船的資深導航員,又有幾個了解這星際荒漠的百分之一?

依靠導航系統的少量儲存坐標,傷痕累累的長弓地方艦隊,只能在亂如盤絲的自由航道打轉.對于這支被國會斥為叛軍的艦隊來說,前途,是那麼渺茫.

方香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當日一戰,她原本已經做好了殉國的准備.如果不是托爾斯泰下死令要求她帶領艦隊脫離戰斗,她早就戰死了.在這段漂泊的日子中,每當回想起當日托爾斯泰舍身斷後,與艦共亡的情景,方香多少次,都躲在房間里淚如雨下.那個讓人尊敬的老人的逝去,薩勒加此刻的處境,讓她痛不欲生.

可是,無論如何悲痛,她也不能表現出來.她用一張堅強的外殼,把自己包裹起來,每天從容鎮定地指揮艦隊尋找可供航空母艦和戰列艦通行的航道.可是,在這個謎一般的自由航道上,任何智慧,都是軟弱無力的.

好幾次,艦隊都遭遇了引力暗礁,流星群,乃至黑洞.更有無數次,長途跋涉穿越的跳躍點,卻被證明為無法通行的死路,只能原路返回.

在長弓基地的時候,國會就已經斷絕了補給.經過一場生死大戰,長弓艦隊更是傷痕累累.食物匱乏,維修零件匱乏,能量更是用得干乾淨淨.現在的艦隊,除了勉強能以小型推進器動起來以外,早已經失去了戰斗能力.

如果不是恰好遇見那艘海盜船,又順藤摸瓜找到了他們的基地.方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把艦隊帶到哪里去那時候,她幾乎快要崩潰了!

只因為這一點點希望.她緊繃地最後一根弦.才沒有斷掉.

為了攻占這個海盜基地.獲取必須的補給,方香下令將整個艦隊最後的固體壓縮能量塊,都集中到了一艘戰斗力大部分保持完整的巡洋艦上.這已經是她所能做出的最後努力,如果巡洋艦失敗.一切,就都結束了.

"少將!"通訊聯絡官地聲音打斷了方香的沉思,她回過頭來,看見全艦唯一供應電力的密碼通訊器前,通訊聯絡官正焦急地看著自己:"奮勇號發來消息,海盜基地守衛力量不強.可是外部環境極其惡劣,奮勇號沒能及時突破,現在,海盜主力艦隊已經趕回來了,正在向奮勇號發動攻擊."

"敵人有多少戰艦,什麼型號,裝備如何?"方香臉色不變.可一顆心.卻緊緊地揪了起來.

她當然知道,奮勇號就是自己派去進攻海盜基地地那艘巡洋艦.當初制定作戰計劃地時候.對海盜基地觀察了很長時間.確定這個基地沒有足夠抵禦巡洋艦進攻地力量,方香才下令孤注一擲發動進攻.

已經考慮的各種後果中,海盜艦隊出現,是方香最不想看到的一種.雖然長弓級重型巡洋艦根本不怕那些普通的海盜船,可是,一旦在被圍攻時,損傷了尾部推進系統,那可就全完了.

"武裝商船十一艘,護衛艦級掠奪艦八艘,魚雷艇八艘,還有"通訊聯絡官臉色蒼白,眼睛躲開了方香地目光:"兩艘疑似被德西克帝國淘汰的菲尼克斯驅逐艦,和和一艘德西克帝國的北極星級巡洋艦."

如果說,在聽到那些武裝商船,護衛艦乃至被淘汰的菲尼克斯驅逐艦的時候,方香還只是緊張的話,那麼,在聽見海盜竟然有一艘北極星巡洋艦地時候,方香和在場所有軍官的心里,都只剩下了絕望.

"放出自動太空遠望衛星,打開中央電腦."方香走上指揮台,緩緩坐下,環顧沉默的軍官們,淒然一笑:"先生們,小姐們,請抬起頭來,讓我們看看我們的艦隊,這最後一場戰斗!"

星空中,靜靜懸浮的拿破侖戰列艦頂部的一小塊裝甲無聲無息地移開,露出艦體上的一個圓圈.圓圈緩緩升起,一個圓柱形地遠望衛星伸展開太陽能收集板,脫離艦體,向遠處行星地側面飛去.十幾分鍾之後,遠處的戰場畫面,已經過遠望衛星地鏡頭,傳遞到了艦橋主控台的虛擬屏幕上.

畫面,對准遠處游走纏繞的光芒漸漸地放大,

黑色的長弓級重型巡洋艦出現在畫面中.多美啊,所有人都癡迷的看著.巡洋艦舷窗的***,在黑色的星空中,如同歌劇院的表演燈光一般明亮炫麗.它那主能量炮,副炮,旋轉炮塔此起彼伏的閃光,更是如同焰火般璀璨奪目.

它在游走著,不屈不撓地戰斗著盡管,那是一場注定會失敗的戰斗.

在奮勇號巡洋艦的身旁,是數十艘大大小小的海盜戰艦.

這些海盜戰艦,如同一群群流著口水的鬣狗,將奮勇號死死圍住.它們在星空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亂七八糟地穿梭著,不時靠近奮勇號,又不時飛快地逃開.猛烈地炮火,從四面八方向奮勇號襲去.奮勇號的能量罩,在炮火中閃爍著.它就像一只落入鬣狗包圍的獅子,狼狽,卻威武.

鬣狗們在消耗它的耐心,摧殘著它的意志和體力.最讓它無奈的是,在它的身前,始終有一只和它同等大小的猛獸,在鬣狗群中虎視眈眈.

北極星級巡洋艦!如果換作以往,奮勇號能毫不猶豫地將這艘德西克老掉牙的同類撕成碎片.可是現在,不到基本儲備一半的能量,數十輛大小戰艦的圍攻,讓奮勇號只能作困獸之斗.

"即使失敗了."方香凝視著畫面,輕輕地道:"他們,也是我們的勇士.不是麼?"

耳邊.傳來一片哽咽.

淚水,自方香的眼眶奪眶而出.她死死握住了座位的扶手,淚眼朦朧中.奮勇號猶自死戰地畫面上.仿佛出現了老托爾斯泰的身影.那個老人.緊緊地握著拳頭,高呼著薩勒加萬歲

"對不起!"方香再也無法堅持自己的偽裝,她彎下腰,捂住臉.對著那個老人地身影嚎啕大哭:"對不起!"

軍官們流著淚,看著眼前這個美麗地身影.這一路來,他們何嘗不知道在這副單薄地肩膀上,壓著怎樣一副沉甸甸的重擔!

他們從不怪她做出的每一個決定.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人能比她做得更好.

這是所有人共同地選擇.自從在長弓星系決定抵抗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未來.那是一條通向死亡的.孤獨而坎坷的路.可是,那又怎麼樣呢?薩勒加,不是一個軟弱的國度,這個國家,有那麼一群人,一直挺直了脊梁!

艦隊的每一個人,都為自己是這群人中地一員.而無比自豪!

奮勇號中炮了.紅色的能量護罩,無法提供足夠的保護.海盜巡洋艦主炮的一發能量彈.擊穿了戰艦的裝甲,在艦體上,留下一個大洞.奮勇號轉舵,繼續開炮

一位軍官直挺挺地跪了下來.淚水,流過他英俊的臉龐,他緊握雙手,為自己的戰友們祈禱.

時間,一分鍾一分鍾地過去,奮勇號還在戰斗著.軍官們流著淚,死死咬住嘴唇,握緊了拳頭.許多人已經別開了頭,不忍心再看下去.

忽然!一道筆直地光芒從畫面一角直射而出,穿透了一艘海盜武裝商船地尾部如同過了億萬年,數十道或粗或細的光芒,湧進了海盜艦群,爆炸地閃光如同煙花一樣,瞬間照亮了整個宇宙.

方香呆呆地看著畫面,左下角,一艘巡洋艦大小的怪船,露出了它那反射著光芒的,猙獰的撞角加泰羅尼亞星系的常青藤星球,是納加聯邦的一顆特級移民星球.

這個擁有占總面積百分三十的淡水內海,八億種各類植物的星球,在整個人類社會,都是鼎鼎有名的.一直以來,常青藤星球不光工業發達,而且是旅游度假者的勝地.被形象地稱為綠色天堂.

而此刻,天堂已經變成了地獄.

天空中,五艘黑色的戰艦,在大氣層中高速下降.

堅硬無匹的合金艦體,在陽光下反射著冰冷的光芒.厚重的外掛裝甲,如同一塊塊巨大的鋼鐵馬賽克,配合著猙獰的艦炮管和棱角分明的艦體造型,彰顯著它們的冷酷與力量.

大氣層,被摩擦著,在戰艦艦首和底部泛起一彎紅色,包裹在藍色的能量罩之外.五艘戰艦,就如同五顆墜落的流星,直直地向地面落去.

萊恩共和國一級上將魯南,站在臨時乘坐的小牛號驅逐艦的艦橋上,若有所思地黑色眼睛,一動也不動地注視著眼前隨著戰艦的下降而不斷向地平線外擴張的星球大地.

視野所及,這個被稱為綠色天堂的星球,卻顯得並不那麼賞心悅目.

原本被密密麻麻的植物覆蓋的山丘平原,許多地方,已經被炸得一片狼藉.夾雜在無垠的綠色之中,是數不盡的一塊塊露出了紅黃相間的泥土層,從空中看下去,格外刺眼.

顯然,那是被能量炮和導彈犁過,或者被洪水般的機甲群踐踏過的地方.在這個到處都是炮火的星球上,這種丑陋的色斑,正在迅速地蔓延著.順著城市周邊的戰壕,順著縱橫的交通要道和無所不在地炮火擴散開來.

魯南覺得有些諷刺,在和平年代,這樣的破壞,足以讓整個人類社會發動一場聲勢浩大地環境保衛運動.那其中.說不定就包括自己這個酷愛旅游和登山的環境主義者.

而現在,沒有人會管這些了.為保護環境籌款或者游行,為砍伐一棵樹不依不饒這樣的事情.只能發生在和平時期.當戰爭來臨地時候.就連人類.也如同被割倒地麥子般一片片地倒在血泊中,誰還去管那些植物地死活.

無論是納加聯邦還是萊恩共和國的人們,現在,只會關心一個問題——誰能贏得這場關鍵的常青藤戰役!

幾架陸基裝甲戰機.出現在艦橋正面巨大的舷窗外.它們輕靈地一個翻滾,迅速飄到了與戰艦平行地位置,無聲無息地形成護航編隊.

領航的飛行員,戴著白色頭盔和黑色眼鏡式輔助控制儀,隔著透明的座艙,瀟灑地向魯南行了個軍禮.

魯南舉手還禮.轉身走下了控制台.這些戰機的出現,意味著地面基地已經不遠了.同時,也意味著在這個星球上,制空權,還沒有完全掌握在萊恩共和國的手中.

這會是一場艱苦的戰爭!

作為萊恩共和國地前線總指揮,魯南原本應該呆在萊恩第三聯合艦隊的旗艦領頭獅號航母的指揮室里.

之所以親自到常青藤星球來,是因為地面陸軍目前的局勢很不理想.需要他親自坐陣.而他面對的那個對手.正在常青藤前線指揮著納加聯邦軍在廣袤的常青藤大地上,縱橫馳騁.

那是號稱納加聯邦第一名將的拉維尼亞.班甯!

在魯南眼中.這位畢業于納加聯邦海軍學院,向來以滴水不漏穩紮穩打地戰術風格著稱地聯邦上將.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對手.在幾周前,他已經用他地指揮棒,證明了他自己.

本來,隨著納加聯邦軍在接連幾次大型戰役中的失利,他們已經丟掉了位于加泰羅尼亞以東的兩個星系,萊恩共和國艦隊幾乎是頭尾相接地咬著納加聯邦潰退的殘兵湧進了加泰羅尼亞星系.

那個時候,士氣高昂的萊恩軍艦隊鋪天蓋地,身後,一艘艘巨型運輸艦裝載著滿滿當當的裝甲師和全機械化步兵師,隨時准備橫掃加泰羅尼亞三大移民星球.面對幾近全面潰退的納加聯邦軍,整個萊恩共和國,都樂觀的認為,萊恩軍能將加泰羅尼亞的三個移民星球一鼓而下!

可是沒想到,剛剛就任納加聯邦三軍總參謀長的班甯一趕到加泰羅尼亞前線,就穩住了局勢.他指揮納加聯邦倉促拼湊的東北區艦隊,死死的堵住了空間跳躍點!

那一場慘烈的空戰,至今都讓魯南想起來心有余悸.那已經不是戰斗了,那是用戰艦,用人命在往地獄里填!

三支艦隊,為班甯爭取到了三天時間!

這三天里,他拼命地收攏殘兵,拼命地抽調分布于納加聯邦各地的兵力.並且將這些軍隊,堅決地投入戰場.這種送死般的戰術,讓萊恩共和國手足無措.他們不知道那些剛剛還在潰逃的部隊番號,為什麼又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變得那麼凶狠,判若兩人.

萊恩軍拼盡全力地發動攻擊,試圖達成突破.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當納加的增援部隊如同潮水般出現在加泰羅尼亞的時候,萊恩軍部上下,都發出了一聲深長地歎息.

他們知道,最好的機會,已經錯過了!

自此,雙方在常青藤星球的貝司山脈沿線形成了相持.而這種相持,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比傾盡全力的決戰,更殘酷!雙方不斷的投入兵力,將一處處戰略要地變成一個個戰爭絞肉機.

誰也奈何不了誰,卻誰都不能有絲毫軟弱!

仗打到這個份兒上,誰先頂不住,誰就將徹底崩潰.這樣的崩潰,將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導致全局崩潰!

一個整編師被拉上前線,打沒了再拉一個師上去.一個師不夠,就兩個師,三個師!陣地被敵人占領,就不間斷地發動反攻.用人命填,也要把陣地給奪回來!

這種拉鋸戰,殘酷得讓人發瘋.從雙方在貝司山脈形成相持開始.前線的炮聲.從未停止過.而兩國各自瘋狂向加泰羅尼亞集結的兵力和補給.也從未斷絕過.大家都在拼命,爭取以優勢兵力,尋求最後的決戰!決戰早一天到來,這種折磨人的日子.就早一天結束!

誰都不想這樣打,可是,誰都停不下來.

此刻的納加聯邦已經沒有了退路.丟掉加泰羅尼亞星系,也就意味著丟掉近十億人口,占全國百分之三十五地工業生產力以及占全國供應量百分之四十的礦產資源.這是絕對無法接受的,因此.哪怕傾全國之力孤注一擲,他們也必須在這里建立一條鋼鐵防線,擋住萊恩人地步伐.

而對于萊恩共和國來說,也已經騎虎難下.

戰爭,是不以人地意志為轉移地.在他們對面,是納加聯邦最精銳的陸軍裝甲師和太空艦隊.那個國家,已經拿出了全部力量.一旦被他們形成反攻.萊恩共和國不但會丟掉之前付出了巨大犧牲才占領的兩個星系.甚至會因為士氣和有生力量的損失,從此一蹶不振.

魯南和班甯.都別無選擇.能被選為這場國戰地指揮者,他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什麼.也因此,兩人很默契地選擇了在最靠近彼此的地方,用行動告訴自己的軍隊,無論是現在的拉鋸戰還是未來地主力決戰,那都是一場死戰!

戰艦很快抵達位于常青藤最大的城市新巴塞羅那市西郊的中央基地.

在數十名等候在機場的萊恩軍官翹首注視下,小牛號驅逐艦,緩緩在反引力裝置的轟鳴聲中降落.

運輸艦沉重地艙門開啟,魯南在三名軍事參謀的簇擁下走下自動扶梯.

中央基地的中心位置,是納加聯邦地一個大型軍事基地.現在,萊恩軍在這個基地地南北方向,安置了兩艘已經完全展開的巨型運輸艦.

以巨型運輸艦展開作為基地,是現今各**隊地慣常做法.

運輸艦展開之後,內部是兵營,訓練場,武器庫和陸基戰機的機庫,外部則是機甲停機坪,戰機彈射跑道,以及由能量罩,裝甲,導彈發射塔和炮塔組成的防禦體系.

這樣的基地不但防禦能力強大,而且便于移動.隨這地面部隊的推進,基地可以隨時保持和前線的距離!當然,這需要完全的制空權.

魯南在扶梯上轉頭四顧,基地里一片繁忙的景象.

不遠處,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在沿著機場金黃色的導航線列隊巡邏.兩輛軍綠色的貨運機甲一前一後,以公路行進模式,拉著裝滿軍火箱的長長地拖車,向高聳入云的巨型運輸艦入口駛去.

遠處訓練場里的機甲引擎轟鳴聲,士兵操練時的口令聲,巡邏戰機的起降聲,混雜在一起,一片喧囂.

走下舷梯,等候在不遠處的數十名高級將領,此刻已經快步迎了上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魯南的老搭檔,萊恩第一集團軍參謀部副總參謀長沃倫.康納利中將.

看見迎上來的康納利,魯南的腳步忽然緩了一緩.

和康納利搭檔多年,魯南知道,康納利向來都是天塌下來也面不改色的鐵血軍人.可是此刻,康納利的臉色,卻異常蒼白.薄薄地嘴唇死死的抿著,臉色沉重之極.

"發生什麼事了?"向敬禮的軍官們還禮之後,魯南握住康納利伸過來的手.

"今日凌晨到現在,納加聯邦軍已經向我防線發動數十次進攻.六個小時前,斐揚共和國駐紮在貝司山脈東線海子嶺的第一三九裝甲師,在比納爾特和納加聯邦的一支聯軍進攻下,全軍覆沒!我派了第一零五裝甲師和三三一裝甲師頂上去,還有駐紮在艾斯恩江沿線的四個全機械化步兵師也同時向東線急行軍,可是,十分鍾前,我們接到消息,一零五師和三三一師,被擊潰了!敵人不但吃掉了我們兩個裝甲師.而且直接穿透了四個步兵師的就地阻擊,現在,正沿艾斯恩江.向西線迂回!"

康納利說著.似乎有些站不穩.

魯南的臉色.已經變得一片蒼白,他扶住康納利急問道:"斐揚共和國的一三九裝甲師,是裝備九代天罰的A級裝甲師啊!他們怎麼可能不聲不響就被全殲?敵人到底在海子嶺集中了多少兵力?!"

康納利的嘴唇顫抖著,用一種怪異地眼神死死盯著魯南.掙紮了許久,才從嘴里迸出一句話:"納加聯邦第二十三和七十四裝甲師,以及比納爾特帝國第九裝甲師的一個機甲班!"

等了許久,魯南才艱難的吞了口唾沫,遲疑地問道:"沒了?"

"沒了!"康納利舔了舔干涸地嘴唇,用嘶啞地聲音道:"擔任主攻地.就是比納爾特帝國的那個機甲班.斐揚共和國的一三九師頂了四個小時,我們的兩個師依托江邊地六個高地輪番阻擊,也只頂了三個小時!現在,他們正向我們陣線後方高速迂回,正面的納加聯邦軍也已經向貝司山一線發動全面進攻,我們的部隊,已經撤不下來了!"

說完.康納利一招手.一位參謀拿著一個戰場記錄儀走了過來.他將戰場記錄儀接駁在一台微型便攜式顯示儀上,啟動開關.

一道紅光從顯示儀上升起.隨即分成兩股呈扇形打開,飛速旋轉著.一團團五顏六色的光團消失之後,虛擬屏幕上,出現了一幅交戰中的畫面.

在遍布斐揚九代天罰機甲的陣地前,數以千計地納加聯邦機甲,正在九輛不明型號的比納爾特機甲的帶領下發動進攻.跑在最前面的九輛機甲,有著如同斯巴達頭盔一樣的頭部和葉狀的護肩.

它們修長的身形閃動著,在陡坡上高速奔跑,不時跳躍閃避,射擊,互相掩護,很快,他們就沖上了陣地

看著虛擬畫面中地機甲,魯南忽然間,面如死灰.

"比納爾特第十二代機甲,定名為裁決者.于常青藤星球初次亮相,以一個班地兵力,配合納加兩個裝甲師正面出擊,殲滅我一三九裝甲師全部,擊潰萊恩一零五,三三一裝甲師,擊潰萊恩十一,二七五,三十九全機械化步兵師及十六師兩個團.迂回貝司山脈西線,南線,配合納加第三集團軍,第五集團軍突破萊恩軍防線."

"至六月十一日止,納加聯邦第二十三裝甲師和七十四裝甲師已鏖戰四十八小時,擊潰我聯軍裝甲師六支,打通了貝司山防線.在萊恩軍支援部隊的圍攻下,減員五分之二,之後被迫與敵第三集團軍彙合,退出貝司山脈一線休整.比納爾特帝國九輛裁決者,無一傷亡,目前仍在繼續作戰.直接傷亡于其手中地我軍機甲,已經接近兩個團."

斐盟軍部,黑斯廷斯一邊撥動輪椅扶手上的操控杆,沿著過道快速移動,一邊面無表情地聽著快步跟隨在身旁的參謀口頭報告.輪椅在自動合金防爆門前停了下來,一道綠光掃過之後,自動門開啟.

"通知作戰部開會,現在!"黑斯廷斯頭也不回的下達了命令.輪椅駛入,自動門緩緩閉合.

幾分鍾後,數十名高級將領和作戰部參謀步履匆匆地趕到會議室.

當最後一名參謀走進會議室坐下時,沒有任何前言鋪墊,黑斯廷斯的聲音,在會議室里響起.

"我命令!第五混合集團艦隊,立刻執行121號作戰計劃,向卡爾斯頓星河A79號空域發動攻擊,務必不遺余力全殲該空域敵第二十一,第三十四艦隊!"

"命令,第一混合集團艦隊,立刻趕赴卡爾斯頓星河諾亞星系,配合第四混合集團艦隊,執行第7號作戰計劃,殲滅敵第九混合集團艦隊.打開進攻比納爾特本土的通道!"

"命令,第三十五艦隊,立刻啟程,攜陸軍第八,第九,第一零七,第一零九總計十三個B級裝甲師和三十個全機械化步兵師,趕赴萊恩共和國,駐守萊恩好望角星系,接應萊恩軍撤退."

"命令,東南遠征軍第一集團軍彙合第二集團軍全力協助防禦勒雷中央星域,12月1日之前,無比將蘇斯及傑彭聯軍,阻擋于勒雷通道之外.費斯切拉,任遠征軍總指揮!"

"命令,全軍進入一級戰備狀態,西南軍區,西北區軍區,立刻按照2號作戰計劃集合部隊,隨時准備參與對比納爾特帝國的進攻!通知聯軍指揮部,一個小時之後,召開電話作戰會議.另外,立刻給我接通查克納總統的電話,我要親自和他通話!"

黑斯廷斯忽如其來的一系列命令,如同一枚枚核彈,在會議室里爆炸.將軍們面沉如水地互相對視,誰也不知道黑斯廷斯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下令大規模發動進攻.

"有什麼問題麼?"黑斯廷斯環顧四周.

"元帥閣下."一位陸軍上將終于忍不住站起來,問道:"為什麼選擇這個時候發動進攻,這不符合共和國的利益!"

上將的話一出口就後悔了,臉上神情變得局促不安.或許是受的刺激太大,過于沖動,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會這樣用質問的口氣對黑斯廷斯說話.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良久之後,黑斯廷斯擺了擺手,沒有做出解釋,他駕駛著輪椅向門口駛去,淡淡地道:"我們是軍人,不管政治.任何軍事決策,都必須以當時當地的局勢做出變動,你的問題,我無法回答.執行吧!"

滿屋的將領和軍官站起來,目送黑斯廷斯離去.

忽然之間,他們感覺這位不敗的戰神的背影,顯得如此蒼老疲憊!豬爺更新.這個念頭同時閃進了他們的腦海,可是,誰都沒有說出來.豬爺更新

遠遠的,隱約傳來黑斯廷斯自言自語般的聲音:"那符合人類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