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十七章 一戰成名

考德爾面如死灰地看著遠視儀屏幕,渾身的力氣似乎都被抽走了.

在他的面前,指揮機甲的操控人員和幾個團部參謀,已經變成了一個個表情扭曲的木頭人.

一種不真實的恐懼襲擊了所有人,誰也不敢相信,多年生聚教訓的第一裝甲突擊團,就這麼完了.

指揮機甲被干擾的儀器,茲茲響著,在幾聲清脆的嗶嗶聲後,回複了正常.重新變得清晰的雷達上,數十個紅色小點在閃爍著,飛快地移動.

遠視儀屏幕上彌漫的塵煙漸漸散開,那是一幅地獄般的景象.

整個普羅第一大道街區,垮塌的大廈只剩下一些參差不齊的殘垣斷壁,旁邊,是十多米高的混凝土廢墟.扭曲的合金梁柱,金屬框架從廢墟里奇形怪狀地伸出來,隱約還能看見幾輛紅色機甲殘骸.

數十輛黑色機甲已經將整個區域完全包圍了.

他們就如同地獄里的惡魔,在廢墟上來回走動,將每一輛還能夠動彈的紅色機甲用斧頭砍倒.

當雷達上的紅色小點越來越多,當統計數據定格在一百零六這個數字上的時候,考德爾猛然間面色蒼白,雙眼赤紅.

這個數據表明,當整個第一突擊團除了還傻傻堵在西面的一個連以外,其余一千一百多輛機甲無一幸免時!對方,卻只付出了十四輛機甲的損失!那其中,大部分還只是暫時失去了戰斗力而已.

多年嚴苛訓練准備...躊躇滿志地踏上普羅鎮...自信滿滿地想要超越血影機甲團...品嘗著掌握所有人生死的滋味...欣賞著世界在自己的一念之中一令之下血流成河雞犬不留.....

一切癡妄,最終結束于對手一記戲謔地耳光!

考德爾的心髒傳來一陣劇烈地刺痛,他死死地抓住心口,指尖因為極度的用力而泛白.他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混蛋.才能設計出這樣一個惡毒到令人發指地局!

寂靜中,指揮機甲的通訊屏幕亮了起來.

胖子的影像浮現在虛擬屏幕上.他眨巴著眼睛,看著用手抓住胸口半死不活的考德爾,張大了嘴一臉錯愣:"怎麼了......疼?"

氣血攻心之下,一口鮮血,從考德爾的口中噴射出來,染紅了面前的指揮台.

,呼炸響在普羅鎮上空.

渾身還在不可抑制地興奮中顫抖地張凱抬眼望去.整個世界,都成了一片歡樂的海洋.

在他身邊,所有地人都在瘋狂地尖叫著甚至嚎叫著.他們互相擁抱擊掌相慶縱聲歡呼.

在他對面的大樓上,一個青年興奮地脫掉了衣裳,光著膀子揮動著一杆不知道哪里找來的瑪爾斯自由旗.很快.一個女孩就把那家伙從窗台上扯了下去,摟著他又蹦又跳.

還有幾個同樣光著膀子的家伙,梗著脖子漲紅了臉大吼大叫,樓上樓下地飛奔,哪個窗口都能看到他們瘋子般飛跑的身影,仿佛只有這樣地劇烈活動,才能發泄出他們心中的興奮.不斷有人加入這些瘋子的行列.旁邊還有人起著哄.拍打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助威叫好.更有些已經被狂喜迷了心竅的家伙,兩眼冒著綠光.隨手抱著什麼東西就往樓下丟,只為了給這個喧鬧歡慶的世界再增添那麼一點聲響.

就連一些年齡大的,此刻也全然沒了老成持重地模樣.

一些人咬牙切齒地揮舞著拳頭嗷嗷直叫,更多地人則紮著堆兒紅光滿面地討論著剛才那驚天逆轉.說到黑色機甲地時候頂個大拇指贊歎不已,說到紅色機甲,則狠狠地在地上吐一口唾沫.賭咒發誓自己早就知道那幫生兒子沒屁眼兒的紅色機甲不得好死.

人們用各種各樣地方式發泄著心里的激動和喜悅,許多人已經激動得渾身發抖手腳發軟.這麼精彩絕倫的驚天大逆轉.可是一輩子都不容易看見一次的.不說點什麼不做點什麼,就得被活活憋死!

毫無疑問.那個新成立的流派互助同盟,創造了一個奇跡,一個讓人們想都不敢想的奇跡!遮天蔽日的煙塵散開,普羅鎮第一街區唯一還完整聳立地,只有泰流普羅分館.人們歡呼著向那個方向揮舞著手臂.

年輕地機士們傻傻地站在普羅分館大樓上.

除了完好無損的分館以外,周圍滿滿當當都是堆積如山地廢墟.

若是論人們臉上的表情,恐怕沒人比分館里機士們的表情更精彩的了.

當時,他們就站在這場風暴的中心.眼睜睜地看著一棟棟摩天大廈如同天塌了一般地倒下來.眼睜睜看著數以百計的紅色機甲在面前被數十萬或者數百萬噸混凝土集體活埋.

每棟大樓倒塌的方向都不一樣,它們覆蓋了整個第一街區,卻偏偏避開了普羅分館和第一大道中間黑色機甲聚集的那一小截路段.如此精確的定向爆破,別說看,連想都沒人想過.

塵埃落定的時候,大伙兒面面相覷,看見的,都是一張張倒吸著冷氣蒼白得沒有血色的臉.

誰也沒有想到結局會是這樣.就連一直對胖子信任崇拜到了盲目地步的科茲莫等人也沒有想到.當紅色機甲發動最後的沖鋒時,他們都跳上機甲准備沖出去拼命了!

此刻,所有人都只能用發呆來消化內心的驚悸.他們神色古怪地看著在廢墟上走來走去的胖子,不知道這個家伙,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他的腦子,是怎麼制定出這個恐怖計劃,又將它完美實施的?!

當普羅鎮的歡呼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時候.

機士們才回過神來.

他們轉著圈.看著遠處地一棟棟大樓上向這邊揮著手的人群,聽著那響徹云霄的歡騰,忽然之間,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大腦一陣暈眩.

一股熱血湧上心頭,面對歡呼的人潮,他們舉起了手!身為匪軍的一員,他們如此驕傲!

《北盟強勢出擊.第一戰全軍覆沒!》

在得到了流派互助同盟的幫助後,張凱的報道出籠了.這篇標題大有諷刺意味的文章,立刻在瑪爾斯自由港掀起軒然大波.

一個步兵團全軍覆沒,一個裝甲團只剩下了不到一個連地兵力退出普羅鎮.團長考德爾被俘.配上張凱拍攝的戰場實況,瑪爾斯快報的訂閱率立刻躍居所有媒體的榜首!

人們被報道中的錄像驚得目瞪口呆.他們沒想到.北方商業聯盟,竟然有如此強大地勢力,更沒有想到,錄像中那些強悍的紅色機甲竟然被新成立的流派互助同盟一舉殲滅.

從突襲,誘敵,到最終塵埃落定,一百二十輛黑色機甲展現出來的.絕對是正規精銳部隊的實力.

尤其是那些正為周邊局勢惡化而惶惶不安的民間機甲流派.更是將報道和錄像翻來覆去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努力消化著其中蘊含的信息.越看.那些館長們地眼睛就越亮.許多處境艱難地流派更是連夜召開會議進行討論.

普羅鎮的驚天一戰,讓他們有理由相信,融入到這個互助同盟中,恢複自由港流派統治格局,並不是一個不切實際地幻想----全殲北盟准軍事武裝地裝甲團,那個胖子甚至沒有動用新泰流和幻影流的機士!就算是三大流派,也沒有這樣強橫的戰斗力.

這是不是意味著.斐盟正式出手了呢?!

可是.還沒等人們回過神來,瑪爾斯自由港的局勢就因為這篇報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一直坐山觀虎斗的北方商業聯盟,被普羅鎮的失利打亂了步驟.報道一出,塞爾沃爾沒有絲毫猶豫,命令麾下所有武裝部隊悍然出擊.就在報道發布不到二十四小時地時間里,做足了准備地北盟接連完成了幾個戰略動作!

中心城北部工業區泰流斗牛士傭兵團兩個裝甲營被全殲,破山流的一個破軍營並一個步兵團被全殲,絕殺流位于中心城東部地基地被摧毀,一百多名核心弟子並一個步兵營一個裝甲營被全殲.

六個北盟裝甲團和十個步兵師兩頭對進,幾乎是轉瞬之間,已經互相拼得頭破血流的三大流派就被趕出了中心城.而他們位于各大港口的根據地,也遭受了猛烈地攻擊----在北盟的准軍事化機甲面前,沒有能量防護罩的流派機甲,完全沒有抵抗能力.

地面防線在北盟忽如其來的強大攻勢下一次次失守,太空里,三大流派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十二支北盟艦隊傾巢而出,利用北盟強大的情報網絡獲取的消息,向還把注意力放在互相提防的流派艦隊發動了偷襲.這一口,咬得是入木三分!三大流派艦隊在占絕對優勢的北盟艦隊面前,根本組織不起任何有效防禦.

13號,18號,21號,35號.......一個個太空港在大兵壓境的北盟艦隊強攻中被占領.三大流派艦隊在混亂中節節敗退.許多艦隊為了保存實力,被迫分散開來,拖著累累傷痕逃向宇宙深處.

塞爾沃爾,一出手就是雷霆萬鈞.

而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數以千記的航道自由船塢和空間站,有三分之一在北盟動手的同時發布聯合公告,宣布歸屬于北盟,任何過往停靠補給的船只,都必須與北盟的敵對勢力劃清界線!

一時間,漫天風雨.

整個瑪爾斯自由港,都在北盟縱橫馳騁的機甲腳下顫抖.

一戰成名.

用這四個字來形容現在的流派互助同盟實在再恰當不過了.

老史密斯,傑弗里和兩大流派的幾位長老,已經完全把所有的憂慮都拋到了九霄云外----接待各大流派派遣來的使者,和尋求保護地商團討價還價,建立管理結構組織後勤供應.吸收分館大門外排著隊想要加入隊伍的年輕人,順便為某個優秀的新兵到底劃到新泰流還是幻影流吵吵架,老頭們忙得腳不沾地興高采烈!

普羅鎮一戰的影響,是極其深遠的.

尤其是對新成立的匪軍來說,這就是凝聚人心的一仗.

所有的忐忑和懷疑,都已經消失了.現在,這個新捏合起來地集體,煥發著讓人側目的活力與自信.

"立正!"

訓練場上.馬克維奇一聲令下,一千六百名機甲戰士整齊地排成四個方陣,默然肅立.疲軟,散漫,麻木和惶恐.早已經不見了蹤影.現在,在這些光著上身的年輕人身上,只能看見炯炯有神的目光,自信,精悍!

"第一梯隊!二十公里武裝越野!"馬克維奇面無表情.

科茲莫舉手敬禮,率領的四百名機甲戰士立刻跑到場地邊,迅速穿戴整齊.背著三十多公斤重地標准配備.甩開大步就跑.整個過程,井然有序乾淨利落.沒有一聲歎息和抱怨.

"第二梯隊,五十次障礙折返!"馬克維奇看向站在第二梯隊最前面的韋瑟里爾.

韋瑟里爾舉手敬禮,帶領手下戰士跑到障礙訓練場,一聲令下之後,帶著第一排四十名戰士毫不猶豫地跳進泥塘匍匐前進,十秒鍾之後,第二排也跳了下去...

"第三梯隊.靶場.射擊訓練."

"第四梯隊,原地俯臥撐三百個!負重深蹲三百個!蛙跳三百個!"

站在窗台上的胖子.把目光從熱火朝天地訓練場收了回來.

這是新成立的匪軍四團的日常訓練.被打散了組合在一起的兩個流派的機士們,已經不需要操心了.從他們投向場邊進行機甲操控訓練地一百一十七名匪軍老兵那炙熱目光中,胖子就知道,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擁有一支精銳地軍隊.

四百七十名機甲斗士,八十六名機甲騎士,十二名機甲統領,再加上衛見山這位機甲戰神!一旦形成戰斗力,將是多麼恐怖.

這要是在勒雷,是想也不敢想的!

有這麼一支隊伍,那時候地神話軍團算個屁!

坐在中央電腦前,打開自由世界交易頻道.胖子盯著屏幕發了會呆,頹然把胖臉貼在操控台上,耷拉著眼皮唉聲歎氣:"累啊!"

有了人,現在最缺的,是錢和裝備!

世人都以為在他的身後,有斐盟源源不斷的支持,可誰知道他這一切,不過是空手套白狼,連哄帶騙得來的!這幾百名流落自由世界的勒雷戰士和那些混吃等死的海盜,個個都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地棄兒.

只要一想這些,胖子就覺得委屈.淚花就在眼眶里打轉.

這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哇!

海倫手里有一下沒一下地擦拭著杯子,不時偷偷瞟一眼坐在客廳電腦前地胖子.看著胖子傻乎乎趴在控制台上的樣子,海倫忽然之間發現自己有些心疼.

白皙地手指拿著抹布,輕輕地旋轉著玻璃杯,海倫長長地睫毛垂下來,微微顫抖著.良久,一抹紅暈飛上了臉頰,她用編貝般地牙齒咬了咬嘴唇,飛快地從架子上拿下一個咖啡杯,找出咖啡豆忙碌起來.

當海倫端著咖啡走到客廳的時候,無所事事地胖子正如同一只垂頭喪氣地考拉般,站在客廳的鏡子面前,直愣愣地看著鏡子里腆著肚子的自己.懵頭懵腦地樣子惹人發笑.

海倫咬著嘴唇走過去,把咖啡放到電腦旁邊的桌子上,終于還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正眼神迷離地胖子被海倫的笑聲嚇了一大跳,飛快地在電腦前坐下來,訕訕地道:"呵呵,沒想到,我竟然這麼值錢......"

"值錢?"海倫有些奇怪.

"四億斐元!"胖子指著電腦,眼眶里泛起淚花.

自由交易網,是自由世界最核心的組成部分之一.在這個無所不賣的交易網站上,只要有錢,你就能找到你所需要的任何東西.自然,收買人命這樣的事情,在自由交易網並不稀奇.

"算一算,我身上這些肉,得多少錢一斤啊!"胖子紅著眼眶感慨地摸著自己的肚子,迷戀地掂了掂.

"怎麼會這樣?"海倫喃喃地道.她在為胖子擔憂.

"我自己賣肉的錢,讓別人得去...."胖子砸吧砸吧嘴:"總不是個滋味兒."

怕自己忍不住一腳踹死這胖子的海倫轉身走開,回到廚房里繼續擦著她的杯子,心情忽然變得很憂郁.那些人,怎麼就這麼壞呢.仗打輸了花錢買人家的命,還是不是男人!

喝著咖啡,重新打起精神,胖子一邊盤算著這錢無論如何不能落在其他人手里.一邊繼續搜尋著交易網的信息.

交易網是一個巨大的封閉式網絡,獨立于人類民用信息網絡之外.在主流社會,這個網絡是被最高聯合議會立法禁止的.因此,許多人到了自由世界,第一件事,就是上交易網看看.

這里,不光包括瑪爾斯自由港及其航道上的每一個自由船塢,空間站的交易信息,還包括其他四大自由航道中,與瑪爾斯有關的交易信息.大宗貨物,小型商品,從支付到運輸交割,都有著完整的交易體系.

而這其中,最吸引胖子的,是自由世界那些五花八門的發明.

這里集中了民間最優秀的機械師和機士,這里有無數天才科學家,邪惡科學家,科學怪人,狂,怪大叔,他們進行任何你無法想象的研究,他們每一個人的腦子,都是不正常的.

而這些人和他們的實驗室,就依靠自由交易網獲取原料,資料,人力配合並最終將他們的成果變為金錢.你很難想象,在這個他們賴以為生的網絡里,你能找到什麼.隨著胖子的瀏覽,電腦上的信息一頁頁地滾動著.能源,加工原材料,機械零件,電子零件,機甲成品,艦艇,食品,服裝鞋襪,家私,建築成材等應有盡有.交易量之大,讓人咋舌.

胖子心下感歎,因為缺少資源,數千年來,五大自由港依靠獨特的地理環境,反而發展出了極其強大的生產力.科研轉化,材料采購,加工貿易加上走私,就是自由世界的生存之道.

由此也可以想象,隨著資源的枯竭和人類戰爭的進行,失去了原材料來源,失去了人類主流社會的消費動力,自由世界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家破人亡.而這些生產力一旦利用起來,又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

翻閱著機械類的供求信息,胖子的目光被一種機甲零件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