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十六章 決戰普羅鎮(下)

炮彈,如同暴雨冰雹一般,從天空瘋狂地往下落.

劇烈地爆炸一片片地覆蓋著普羅第一大道,將堅實的大地摧殘成顫抖著蕩漾著萬千漣漪的水面.

狂烈地沖擊波,催動塵埃濃煙沿著街道一路席卷,撞進街道兩側的樓房里,碎裂玻璃絞毀一切,又從其他方向的窗戶里噴射出來.烈火卷著濃煙沖天而起,遮天蔽日,強光在滾滾煙霧中回閃,悶響萬千驚雷.

沒有身臨其境的人,很難想象這末世的景象.

不說去看,光是那仿佛永無止境地爆炸聲,就能夠讓人崩潰.

炮火覆蓋,持續了整整半個小時.

這不是野外戰場的大規模集團決戰,這只是城市戰斗中,對一條街的爭奪!如此強度的炮火覆蓋,已經不僅僅是浪費了.確切的說,那是考德爾刻意的示威!

人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這半個小時,仿佛比一輩子還漫長.他們時時刻刻都在祈禱,祈禱著這讓人發瘋的炮聲,能在下一秒停止.

普羅分館的許多機士,嘴角都有些發白.那是缺氧的標志.在那恐怖的炮擊中,他們感覺自己,就如同上了岸的魚.

可是,他們並不感到害怕.

尤其當他們的目光,投到身旁那個怡然自得的胖子,和那一百二十名冷漠從容的機甲戰士身上時,他們有的,只是五體投地地崇拜和沸騰的熱血.

從普羅分館的位置,能夠很清楚的看到胖子.

此刻,胖子正和匪軍機甲戰士們,躲在第一大道兩側各大流派機甲館大樓後面.

胖子最靠近路口,他打開了機甲座艙.蹲在座椅上乜著眼睛抽煙.那狂烈的爆炸聲,對他來說,似乎只是丟在面前地一串鞭炮.其他的匪軍戰士們也如出一轍.他們有的抽煙,有的玩掌上游戲,還有的在伸著懶腰.其中的一些人耷拉著腦袋,甚至快要睡著了.

整整一天的戰斗,對這些沒心沒肺的家伙來說,似乎只是讓他們感覺到了疲憊而已.

泰流分館里.老史密斯,傑弗里和幾大長老沉默地看著眼前發生地一切.他們在等待這場戰斗的結局.

和終究有些憂心忡忡的老人們不一樣,科茲莫,巴茲,韋瑟里爾這些年輕戰士.則捏緊了拳頭,毫不掩飾自己的熱血沸騰.在他們身旁,私人機甲的座艙蓋一直是敞開地.只要需要,他們將毫不猶豫地跳進去,加入戰斗.

而現在,他們只能等待著.

胖子說過,那是一場.盛大而精彩的演出.他們.只是觀眾.

考德爾凝視著遠視儀屏幕.

普羅第一大道上,一棟棟樓房被炸得千瘡百孔.銀行大樓旁邊的黑龍道機甲館當街的古典式小樓.已經徹底垮塌.磚木碎石,在不斷的爆炸中四處飛濺,塵埃滾滾.

路旁堆積的沙包,早已經被粉碎,被炮彈直接命中時,掀起無數沙塵.碎裂的沙包袋在空中打著滾,風車一般地旋轉著.拋撒著沙粒.架在沙包上地機槍.火箭炮和壕溝里地金屬防彈牆已經變成了扭曲地破銅爛鐵,不斷有彈藥的殉爆自步兵壕溝里升騰而起.

而橫貫大道地七八條機甲戰壕.已經被削去了一半的高度,露出路基下面的泥土來.黑色的機甲殘骸在猛烈地燃燒著,雨點般連綿不絕地爆炸,將機甲殘片拋射到兩側大樓牆壁上,發出巨大地聲響.

炮火卷席中,被炸得粉碎地肢體飛上天空,大塊大塊地血肉殘肢噼里啪啦摔落下來,打在沙礫塵埃中.鮮血混合在泥土中,呈放射性濺射到牆壁上,地面上和沙包上,那一片片地暗紅漿點,讓人怵目驚心.

考德爾迷醉地看著眼前的畫面.

燃燒的火焰,沖天的煙塵,飛舞地殘肢,燃燒地殘骸.....這炫麗地景象,讓他仿佛回到了在比納爾特帝國服役的年代,在無可抵抗地帝國軍面前,一切敵人被生生碾碎!為了重現這一天,他已經在孤寂的北盟基地里,等了好多年!

他再一次揮了揮手.指揮機甲,打出了燈光信號.

伴隨著最後一批炮火覆蓋,二營開始推進.

近四百輛機甲,開始高速奔跑.沉重的腳步密密麻麻地交織在一起,震動著大地,如同萬馬奔騰.

不給對手任何機會!這是考德爾一貫的戰略思想!過量炮火覆蓋之後,一次性投入兵力進行碾壓式攻擊.對手將沒有發揮他們機甲等級壓制威力的余地!而他們的電子干擾,雖然摧毀了己方的指揮通訊系統,對機甲操控也有影響,可是,在這種速戰速決的戰斗中,電子干擾的威力,將被大幅度弱化.

只要,二營能夠形成突破!就將是一場摧枯拉朽的戰斗.

轉瞬之間,二營當先的兩個連,已經沖入了滾滾濃煙中的敵方陣地.

片刻之後,剛剛沉寂了一刹那的炮聲,又再度響起.而伴隨著炮聲的,是機甲近身格斗時候的劇烈金屬碰撞聲.

從硝煙中浮現的三十多輛黑色機甲,已經和二營完全絞殺在一起.

這些渾身傷痕累累的黑色機甲,顯然是之前炮火覆蓋的幸存者.他們在進行最後的抵抗.

紅色機甲,如同潮水一般往上湧.

可是,黑色機甲,卻死戰不退!

三十輛黑色機甲結成了圓形防禦陣型,死死堵在紅色機甲的前方.他們互相掩護,進退有據.在壕溝中,在垮塌的大樓廢墟上,縱躍騰挪拼死作戰.

在黑色機甲亡命地砍殺中,沖在最前面的紅色機甲在一輛接一輛地倒下.八代機甲對陣六代機甲的等級優勢,絕對是壓倒性的.就如同古代地球海灣戰爭中.當美軍坦克的貧鈾彈接連擊穿兩輛伊拉克坦克地時候,伊拉克坦克的炮彈,卻被美軍坦克的裝甲給彈開.

不過,紅色機甲的數量優勢,彌補了這一缺陷.任何機甲都不是無敵的.在紅色機甲潮水般地沖擊下,黑色機甲也開始出現傷亡.寡不敵眾地他們,只能利用嫻熟的配合,交替著將紅了能量罩或者失去戰斗力的機甲換到阻擊陣型的後方.

雙方.就如同兩群發狂地雄獅,在廢墟彈坑之間凶猛搏斗.這已經無光勝負了,這是意志和尊嚴的較量!

胖子駕駛的01號機甲,已經成了所有紅色機甲心目中的死神.

這輛黑色機甲,在血色雇傭軍機甲戰士們看來.似乎不是由人駕駛的.在普羅第一大道上,它始終頂在防線地最前方,撲到哪里,哪里就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它的突進如同閃電般凌厲,它手中的戰斧,它的拳腳關節,它渾身上下的每一個地方都是致命的武器.凡是被它盯上的機甲.沒有一輛能夠逃出生天.近戰殺不了它.遠程炮火也對它沒用.

它就像一只凶殘地獵豹,用一次次詭異地變向躲開炮彈.它身上地能量護罩.最多就是淡紅色,而只要它稍微減緩殺戮節奏加強躲避,用不了多久,又恢複成了讓人無比絕望的藍色.

一輛又一輛紅色機甲倒在它地手下.有些是被它蠻橫地撞進陣型中,用戰斧活活劈倒.有些則是被它無聲無息地從身後纏上絞殺的,還有些,被它直接掄起來在地上摜成了散落的零件.

如果不是數量上始終占據著優勢.如果不是知道敵人已經到了油盡燈枯只差最後的一擊的話.許多血色雇傭軍機甲戰士,幾乎不敢沖上去.

再凶猛的獅子.也有疲憊的時候.終于,在紅色機甲狂潮地反複沖擊下,黑色機甲開始後退.他們地傷亡在擴大,他們地人數在減少,他們必須利用掌握在手里的縱深,一步步地化解敵人地沖擊.考德爾面無表情地看著遠視儀屏幕.他沒想到,經過自己幾乎孤注一擲的火力打擊後,敵人的防線竟然還沒有崩潰.二營的攻擊,打成了膠著地陣地戰.而這樣的陣地戰,還不知道要打多久!

屏幕上,隨著黑色機甲的後退,又有十多輛處于後面陣地的黑色機甲頂了上來.在那輛異常凶橫的黑色機甲帶領下,穩住了防線,雙方再一次陷入了膠著.

考德爾用手指捏了捏眉心,面色鐵青牙關緊咬!

前線一輛輛倒下的火元素,都是他一手訓練出來的.第一戰就遭受了如此慘重的損失.這讓他無法忍受!

看著地圖上,第一大道兩側街區大樓之間,僅容兩輛機甲並排的一條條橫向小路,考德爾狠狠地一拳擂在座椅扶手上,厲聲道:"命令第三營,自左右兩翼街區壓上,命令直屬突擊連,立刻投入進攻!"

張凱虛弱地調整著攝影機的分鏡頭,試圖將普羅鎮發生的所有一切,都完整而真實的記錄下來.他的體力,已經在那半個小時的炮擊中,消失殆盡.直到現在,腦子里還在一陣陣地眩暈.

嗡嗡作響的耳朵里,傳來一陣陣的飲泣聲.

張凱將一個分鏡頭對准了身旁哭聲的主人----一位雙眼微腫,哭得梨花帶雨的女孩.

漂亮的女孩,有一頭烏黑柔順的頭發和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此刻,她就站在窗台前,咬著嘴唇,淚眼朦朧地看著窗外的戰斗,不時抽泣著.

張凱輕輕歎了口氣,幾個小時以前,這個女孩正在為黑色機甲的勝利歡呼時的模樣,也被他攝入了鏡頭.那時候,她白皙的小臉上泛起興奮地潮紅,雙眼發光,渾身上下,都洋溢著青春的活力和發自內心的喜悅.

可是,沒想到僅僅過了幾個小時.一切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張凱張了張嘴,試圖安慰這個讓人心生憐惜的女孩,可是,卻不知道說什麼好.誰都知道,黑色機甲地戰敗,已經不可避免了.

女孩在哭泣,而大樓里的其他人,則臉色煞白.絕望.籠罩著普羅鎮.遠處,中心城城區,同樣是一陣接一陣的槍炮聲.天地雖大,人們卻無處可去!

下方,螞蟻一般的紅色機甲.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部署.

原本一直呆在後面的機甲,已經全部壓了上來,他們沿著街區小道,向第一大道迂回.整個兩翼街區里,密密麻麻都是散布的機甲!

張凱歎了口氣,伸手想關掉攝影機.他也不想將這支黑色隊伍的失敗拍攝下來.

就算因此丟掉工作也不拍!

張凱覺得,至少有那麼一段時間.這些機甲和他.和普羅鎮地所有人,都血脈相連同仇敵愾.雖然雙方並沒有什麼關系.可是,那種感覺,是絕對真實的.

可是,張凱的手,在准備摁下開關的一瞬間,停住了.

他忽然發現一個分鏡頭里,有一幅極端詭異的畫面----在一條步兵戰壕隱蔽地角落里.幾個穿著士兵制服的仿真模特兒.正擺出各種形狀.在它們身上,堆滿了破布.還有一個個血袋.一塊塊豬肉.

一枚恰巧擊中那里的炮彈猛然爆炸.張凱被鏡頭里的閃光嚇了一跳.他神情古怪地盯著畫面----畫面里,血肉橫飛.

張凱的心跳在加速,一種預感,驅使著他飛快地將所有鏡頭都轉成了廣角拍攝.

鏡頭里,潮水般的紅色機甲,已經完全壓了上去,整個第一街區,全是密密麻麻地紅色在蠕動著.

而黑色機甲,似乎已經放棄了抵抗.他們飛快地後退著,潰不成軍.在他們面前,中央突進的紅色機甲攻勢更猛,突進得更快了.

紅進黑退.畫面上流動地色彩讓人目眩神迷.

可是,當那輛一直頂在最前面地黑色機甲退過最後一條機甲壕溝時,這炫麗地追逐卻嘎然而止.

大地,在顫抖著,一聲聲悶雷從地下響起.

時間,一下子凝固了.

人們驚駭四顧,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同樣不知所措的,還有畫面中地那些紅色機甲.他們的行動有些遲疑,一些機甲甚至停了下來,四處張望.這些行走于死亡邊緣的戰士們,本能地意識到了危險.

忽然之間,一聲由地底傳遞的驚雷躥出了銀行大樓,炸響在空氣中.緊接著,更加劇烈的連環爆炸如同擊鼓傳花的鼓點,圍繞著第一街區的棟棟大樓飛快地傳遞著,震耳欲聾.

如同火山爆發,又如同老式戰艦地百炮齊射,第一街區一棟棟大樓底部地窗口,大門,都噴射出無數翻滾的烈焰和騰散地煙塵.

恐怖地爆炸中,一棟棟大樓開始傾斜.

幾秒鍾後,以第一大道街區為中心擴散的沖擊波,推卷著濃得看不透的塵埃,滾滾地向著四周彌漫,翻滾著卷上云霄,遮天蔽日!

銀行大樓不見了.

戴爾費恩商業中心大樓,也不見了.

明心流,絕殺流,破山流大樓,全都不見了.

張凱傻了,他身旁的女孩也傻了.

所有人都傻了全身的血液,在這一刻全部湧上了頭頂,又刷地一聲退了下去.一股驚悸地電流自尾椎沿背心直接爬上了後腦勺.

沒有人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只頃刻之間,整個方形的第一街區的所有的高度,全部消失了!

第一街區,被夷為平地!

人們艱難地轉動著眼珠子,面色蒼白地面面相覷.似乎想從對方身上,證實某個已經確鑿無疑的答案----那數以百計的紅色機甲,完了.

不用等塵煙散盡,只需要看那些大樓倒塌的方向就知道,沒有幾輛紅色機甲,能逃過這場恐怖的劫難!

這是屠殺,一次...精心策劃地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