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十五章 決戰普羅鎮(上)

當三營的聯絡完全中斷,普羅鎮西面又傳來震天炮響的時候,考德爾就已經有了一種不詳地預感----以突擊一團的配備和這個星球的現狀,通訊,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這樣大規模中斷的.

相聚不過二十多公里,三營所在區域數百輛機甲竟然無一能夠聯系得上,除了電子干擾,考德爾想不出別的原因.這個判斷,立刻讓他緊張起來.

為了聯系三營,考德爾一面命令二營向三營所在方位靠攏,一面迅速派出了三支裝甲偵查小隊.三個小隊十二輛機甲中,最終只回來了兩輛.帶回來的消息,讓他又是震駭,又是悔恨!

三營已經基本被打殘了.這個標准編制三百六十輛火元素單兵機甲,十輛地形龍中型遠程支援機甲的滿編營,此刻剩下的,只有星散于十幾個街區的六七十輛機甲,且大部分已經被敵人分割包圍,個個傷痕累累,覆滅只在轉瞬之間.

造成這一切的,並不是受攻擊的商團聯盟,而是那個之前一直保持著退讓姿態的所謂流派互助同盟.他們悍然出手了!

考德爾知道,這是自己犯下的第一個錯誤!

在自己抵達普羅鎮的第一時間,那些黑色機甲就丟掉格林蘭大道一線,讓出了普羅鎮東面的近四十個街區!那副打定主意龜縮自保的姿態,讓自己從一開始就沒有將這區區數十輛機甲放在眼中.

而第二個錯誤,更是致命的.他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擁有電子壓制手段!

在自由世界,如果說老式軍艦,少量的軍用武器還能夠通過各種手段搞到一點的話,那麼.高科技的軍事電子干擾設備和科技,是人類社會絕對禁止對自由世界輸出的.

別說輸出到自由世界,即便是在各國國內,凡是和天網系統,雷達系統,反偵查系統,信息干擾系統和欺騙系統沾邊的東西,也一概屬于絕對地機密.設備和人員的控制極其嚴格.畢竟.現代戰爭,如果在通訊,指揮,戰場協同等方面因為技術泄露而被敵人壓制,那就意味著已經輸掉了這場戰爭.

所以.即便自由世界集中了大量的科學家,機械師和各方面的專家,可是,在電子作戰方面,能夠有命逃到自由世界的電子專家卻少之又少,而能夠活過各國特工的追殺,還有資金和設備進行研究的人.更是鳳毛麟角!

沒有人才.自由世界的電子技術,就只能靠民用購買和自己培養地科學家進行研究.

雖然在電子技術的許多分支上.自由世界的科學家還頗有獨到之處.不過,這些研究,都集中在對于冒險者飛船探索宇宙時,使用的雷達,通訊和反自然干擾上面.屬于民用被動設備.

而用于軍事作戰的主動性干擾,屏蔽等電子戰爭武器,目前地自由世界可以稱得上一窮二白.

這些東西誰都想要.可是.沒有強大的科研能力和資金設備保障,沒有多年的軍事應用技術積累.更沒有逃脫人類最高議會監督打擊的可能,任何一個組織想要發展出足以和主權國家抗衡的軍事電子技術,完全是癡人說夢.

北方商業聯盟,在這方面算是自由世界所有勢力中,走得最遠的組織了.會長塞爾沃爾早就意識到電子作戰武器,對于自由世界那些流派的壓倒性優勢.可是,他也只能在當初菲利普地支持下,從加查林偷偷獲得一些被淘汰地設備和技術,秘而不宣.

雖然沒有制造出專用的電子機甲,可是,借著這些設備和技術,火元素在抗干擾能力上,已經算得上自由世界武裝機甲中出類拔萃地了.

可誰知道,三百多輛火元素,竟然直接被人家砍瓜切菜般砍翻!不但抗不了干擾,從遠程火力到近身格斗,完全被對方壓制,就連平日里針對混亂情況嚴苛訓練的就地阻擊和陣型集散,也完全沒有用!

雖然,北盟的機甲戰士不是流派機士,在機甲操控等級上,大多數只處于一般水平.可考德爾一向把自己訓練的第一裝甲突擊團,自詡為自由世界真正的用于戰爭職業戰士.他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不過,畢竟是比納爾特王牌裝甲師的精英,只用了很短地時間,他就徹底地冷靜了下來.

在比納爾特陸軍多年的軍事素養,讓考德爾明白,一個不能迅速接受失敗,並重新制定策略地指揮官,絕不是一個合格的指揮官.這個時候,自己最應該做的,就是正視對手.迅速制定對策.

三營的慘敗,雖然讓他損失了近分之一的兵力,不過,和對手相比較,突擊一團無疑還占據著兵力優勢.而且,這次失敗也讓他對敵人的戰斗力和裝備水平,有了最直觀的評定.知道了敵人的電子壓制手段,他絕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二營被命令與考德爾親自率領的直屬突擊連彙合,沿普羅鎮中軸線緩慢推進.沿路收攏三營逃散回來的機甲和步兵團的潰兵.所有作戰單位遭遇戰斗並被電子壓制時候,啟用機甲擴音器聯絡,而基層指揮官則使用機甲手語或機甲信號燈.

為避免被敵人各個擊破,考德爾迅速和向普羅鎮西郊迂回的一營取得聯系,命令一營立即以一個連的兵力向泰流普羅分館發動試探性攻擊,其他部隊,沿落葉湖岸回撤,向第三大道靠攏.與沿中軸線挺進的主力形成鉗形攻勢.

考德爾的戰術布置,被立即執行了.

二營彙合了直屬突擊連,開始緩慢沿中軸線向前推進,等待沿落葉湖回撤的一營到達指定位置,配合出擊.

而局勢的變化,同樣很快就通過電子機甲的遠程雷達監控,反應到了胖子的機甲電腦上.


在驚訝對方指揮官戰術素養的同時.胖子也松了一口氣.一聲令下,他帶著部隊毫不猶豫地轉身撒丫子就跑,一溜煙腳不沾地腿如飛輪.

開局能夠吃掉對方地一個滿編營,並殲滅一個沒有重火力配備的步兵團,胖子已經很滿意了.如果第一階段結束之前,對方不管不顧的投入所有兵力壓上來纏住自己,即便是最終獲勝,那也將是一場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慘勝!

要知道.即便是有機甲的等級壓制,可是,在敵人剩余近九百輛機甲的絕對優勢面前,等級壓制也不是萬能的.而用于電子干擾的電子機甲,胖子手中.不過只有靠著伯藍玫瑰號上地儀器拼湊了兩輛而已!

那可是他的寶貝,一旦在惡戰中有什麼損失,補都補不回來,哭破天也沒用.

再說,橫刀是八級機甲,並不是真正的十級神賜!而匪軍機甲戰士的訓練時日也畢竟尚短.

勒雷戰士和一幫海盜,平均不過是軍方五級操控水准.在這個世界實在不值一提.

如果不是電子機甲摧毀了對方的通訊系統.自動火控和雷達系統;如果不是這些日子以來.胖子針對近身格斗而提取地幾記機甲武學殺招和三點式絞殺配合,靠這麼幾幅顏色跟人家叫板.那純粹是找死!

現在,敵人開始穩紮穩打.顯然不能再采取之前的作戰方式了.

想要吃掉這些敵人,唯一的方式,似乎只有運動戰!

普羅鎮說是一個鎮,可真正算起來,比起古代地球一個人口上千萬的城市都大.只不過,因為城市森林占據了其中大部分的土地.在單位人口密度和建築密度上.沒有古代城市那麼密集而已.

長達五十公里的中軸線,南北三十公里鋪陳開去.光是中心城區的面積,就有近兩千平方公里.一百多輛機甲在這麼大地范圍內游走迂回,是完全沒問題地.而對方八百多輛機甲,也不足以完全控制這麼大的區域.

可是,胖子偏偏不能打自己最擅長地運動戰.

哪怕他天性就喜歡逃跑.

哪怕他在剖析苦背的上千戰例中,早已經對運動戰的迂回分割包抄埋伏都爛熟于心.

哪怕他把敵進我退敵退我進敵駐我擾敵疲我打都刻到了骨子里.

他也不能打運動戰.

因為,泰流普羅分館里一千多名機士,回音街以西一百萬民眾,就是他的罩門!如果丟掉這些,那麼,再大的勝利也沒有了意義.

所以,胖子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跑.

要想取得一場讓那些觀望中的小流派心服口服的勝利,要想打出流派互助同盟地名聲,唯一地選擇,就是打一場漂亮的陣地殲滅戰,用一場徹頭徹尾地屠殺,讓所有對普羅鎮心存歹念的人,只要一想到這里,就臉色發白!

古話說的好,真男人,要勇于面對殘酷的人生.

***,不跑就不跑!

胖子雙眼放光,搓著手踏上了普羅第一大道,豪邁地一聲令下,黑色機甲一哄而散!

媽勒個逼.

真男人,要卑鄙地讓對手面對殘酷的人生!

黔驢技窮!

這是考德爾對那個所謂流派互助同盟的評價.


在一開始因為疏忽大意損失了一個營之後,考德爾就指揮部隊穩紮穩打逐步推進.

二營沿中軸線推進,與由南向西,沿第三大道推進的一營,形成了鉗形攻勢.兵鋒直指普羅第一大道.

一路上的推進並不順利,敵人的黑色機甲總是三五成群地如同幽靈一般在周圍浮現,不斷的用電子干擾和機甲小規模偷襲進行騷擾.一旦血色雇傭軍擺開陣勢,他們就邊打邊退,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在仔細地觀察了敵人的動向之後,考德爾已經胸有成竹.對于敵人化整為零的騷擾,幾次三番想將自己引誘開的舉動,他一概不加理會.以敵人的兵力,想要同時阻擊二營和一營的兩路推進是不可能地.而只要他們聚合起來猛攻其中一路.相互呼應的鉗子,立刻就在考德爾的指揮下合攏.

考德爾知道,要想控制普羅鎮,就必須拔掉對方的基地!徹底摧毀泰流普羅分館.那里,就是這些黑色機甲的根,也是他們的罩門!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把自己帶進運動戰里面,依靠電子壓制和他們機甲等級的優勢.將自己地部隊切割開來,再複制一次對三營的攻擊.

考德爾怎麼可能讓他們得逞.即便是部隊在對方一次次偷襲中受了些損失,他也沒有命令分兵追擊.在他的命令下,兩路挺進攻勢愈發的穩健.八百多輛機甲,彙集成兩條互相呼應的鋼鐵洪流.如同推土機一般,進行碾壓式推進.

而一營之前分配地一個連,此刻也已經派上了用場!

在迂回到普羅鎮西郊的一連,自西向東對普羅第一大道敵人的防區進行試圖性攻擊之後,敵人對主力的騷亂力度明顯降低.

從一營一連傳回的消息來看,兵力捉襟見肘的敵人,已經被迫分兵堵截.而他們在泰流機甲館里的留守人員.也開始集結機甲和重型卡車.准備逃跑了.

望著遠處數十輛不斷發動襲擊地黑色機甲,考德爾冷冷一笑.下令道:"命令一營一連,立刻加大攻擊強度,務必在主力到達之前拖住敵人,堵住敵人西逃去路.命令二營和一營,不要理會敵人地騷擾,加快推進速度,一個小時之內.我要站上普羅第一大道!"

敵人的電子壓制還在繼續.聯絡機甲領命之後,迅速脫離隊伍.沿一營方向迂回到普羅鎮西面,傳達指令.

考德爾地判斷沒錯,他發現,沒過多久,黑色機甲顯然已經開始急躁起來.

隨著第一裝甲突擊團的挺進速度越來越快,距離普羅第一大道的距離越來越近,敵人的阻擊力度,就越來越大.有好幾次,他們都試圖集體沖擊二營隊列的中部,試圖將二營切割開來,甚至對考德爾所在的突擊連進行斬首式突襲.

可是,這一切舉措,都在突擊一團緊緊聚合在一起的優勢兵力碾壓下,被粉碎了.

再長,再難走地路,也終有走完地時候.

當一營一連傳回消息,報告其已經在普羅第一大道以西建立阻擊陣地,將敵人大隊私人機甲和重型卡車幾次突圍牢牢阻擋住的時候,考德爾率領地二營和同步推進的一營,終于在距離普羅第一大道路口不過三公里的地方,會師了!

張凱在繼續他的拍攝.只不過因為方向的改變,換了一個朝向的房間而已.

不光是他,樓里的所有人都聚集到了這個朝向的窗台前,靜靜地注視著首都第一大道.

許多人的眼睛里,已經滿是淚水.

這一次,那些紅色機甲更多,更強大.他們已經越過了回音街一線.可是,卻沒有民眾遭受屠殺----在黑色機甲頑強的步步抵抗和騷擾中,這些紅色惡魔根本就沒有分散劫掠的機會.

一路行來的所有戰斗,都是在黑色機甲發起的.他們不讓紅色機甲有任何閑暇,總是一次又一次執著地試圖阻擋紅色機甲的腳步或者試圖將其帶離這條路線.

從上面看下去,紅色機甲,如同一團團游動地火焰,而黑色機甲,就是那一只只撲火的飛蛾.

巨大的數量懸殊,讓黑色機甲的一切努力都徒勞無功.

他們已經盡力了!

這是目睹了整個戰斗過程後,人們一直的評價.

無論結果怎麼樣,人們都相信,這些一直站在自己面前,試圖阻擋敵人的機甲戰士,是真正的軍人!是這個世界從未出現過的,屬于普羅鎮的軍人!

這種和黑色機甲血脈相連的念頭,讓人熱血沸騰而又痛不欲生.


所有人都靜靜地看著,看著那薄弱的黑色,被兩路推進的紅色一步步壓迫,看著雙方的距離慢慢接近.

第一大道路口以東,是三公里地空白街道.在那之後,數百輛紅色機甲,密密麻麻地占據了街道,街心廣場,城市森林.

這些機甲高大的金屬機身上,噴塗著不同的黃色編號.棱角分明的機甲線條,森冷的混合炮管,彰顯著他們的強硬與力量.

他們新舊不一,身上的披掛式裝甲和細節也不一樣.有些肩膀上,多了一個圓柱體.或在腦部多了個方形蜂巢狀雷達,有些則在臂側,多了一管機槍或者焊接了一個金屬架.可是,他們的顏色,都是一樣地.那是讓人刺目的血紅.

炙熱的陽光.投射在這些高近六米的鋼鐵巨人身上,變成斑駁的殘片.機甲地陰影,在陽光的承托下,卻顯得更加森冷!

在這些冷冰冰的鋼鐵怪物身旁,是一片狼藉.碎裂焦黑的街道,冒著煙的殘垣斷壁,街心廣場噴水池里倒下的雕塑.順著破爛池邊流淌的池水.還有城市森林里,一株株被踩倒撞折地大樹.

而在普羅第一大道路口.則是近百輛黑色機甲,以及他們地防線.

很容易看出,這道防線,是經過苦心經營的.

近三百米寬地普羅第一大道中間堅實的路面,已經被機甲粉碎了,挖出一條條深深的機甲壕溝.街道兩側也斜著挖出了些步兵壕,前面還堆積著無數沙包.髒兮兮地沙包後面.是釘入地上的簡易金屬防彈牆.

一些機甲的破爛外掛裝甲也被拆卸下來.鋪陳到壕溝中,各式各樣的老式槍械武器.如同展覽一般架在沙包上或者堆積在壕溝中,不過,這些針對步兵的防禦,現在顯然已經沒有什麼用途了.

路口左側地銀行大樓,右側地戴爾費恩商業中心大樓,都已經布置了居高臨下的火力點.這些由合金框架支撐,由高強度混凝土和鋼鐵構成地龐然大物,是天然的堡壘.體積相當于兩艘太空母艦.雖然沒有能量防護罩,可是,即便以800毫米口徑的驅逐艦主炮,沒有個三五十炮,也無法將其摧毀能夠發揮的作用,不過是幾個步兵用便攜式導彈騷擾一下而已.而以人的速度來看,一旦在窗口露頭,很難逃脫機甲的鎖定炮擊----大樓結構雖然堅固,可並不代表窗戶也能抵禦炮彈.

終于到了決戰的時候.

考德爾長長地舒了口氣,他很滿意,戰局,並沒有向著意料之外的方向發展.

一路行來,他已經對對方的戰斗力有了深刻的了解.對方不但能夠對火元素形成等級壓制的八代軍用裝備機甲,還有極強干擾能力的電子機甲.協同一致的行動,凶悍的近身格斗和遠程火力,再加上極高的機動能力----如果不是確定對方只有這麼一百多輛機甲的話,考德爾絕不敢繼續這次攻擊.

現在,對手已經完全被壓制到了普羅第一大道.幾度偵查的結果都表明,敵人除了這一百多輛一個連編制的黑色機甲以外,整個普羅鎮周邊沒有別的兵力.至于泰流普羅分館里那幾百輛私人機甲和那些機士,考德爾一點也沒放在眼中.

而現代戰爭中的近身作戰趨勢,是建立在有相互匹敵的機甲遠程攻擊力和防禦力的情況下的.別看自由世界的機士在近身格斗操控上遠遠高于普通機甲戰士,可是,一旦拉到戰場上,沒有能量罩和高強度防護裝甲的私人機甲,根本就不是軍用機甲的對手.

這種差距,隨數量的加大而加大.一百輛軍用機甲消滅一百輛私人機甲,或許會損失三分之一,可是,一千輛具備遠程持續打擊能力的軍用機甲徹底殲滅一千輛私人機甲,或許連百分之五的損失也不會有!

沒有能量護罩,即便是戰神,也不可能在鋪天蓋地的炮火中完好無損.

這一點,對方的指揮官顯然認識也很清楚,因此,除了他手下一百多輛黑色機甲以外,他一直沒有動用其他人.

考德爾看著指揮機甲操控台前,正在肅靜中等待自己命令的作戰參謀,微微一笑.現在,對方所有的底牌,都已經擺到了自己面前.對于這一戰之後的戰果,實在是值得期待的.尤其是,電子機甲!

考德爾輕輕揮了揮手.

張凱拼命地張大嘴呼吸著,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獲取足夠的氧氣!

在他的身旁,每一個人都做著相同的動作.

紅色機甲發動進攻了,幾乎就在一瞬間,兩個前出方陣同時發動的炮火襲擊,已經完全將普羅鎮變成了天地不分的混沌世界.

響徹天際地炮火轟鳴,震得所有人心跳加速血液沸騰.整個普羅鎮的每一棟大樓,都在這狂暴到了極點的沖擊波中搖晃,窗戶,發出哐哐的聲音,屋內的桌子椅子以極快的頻率抖動著左右移位.牆上的畫像,桌子上擺放的物品,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人們只有死死地抓住某樣東西,才能保證自己不會摔倒.

張凱死死地爬在地上,雙手扶著攝影機三腳架,至于攝影機里現在拍著什麼,他已經完全顧不上去看了.他只知道,頭頂上方窗台外,普羅鎮的天空,已經變成了血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