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十二章 風雨飄搖

瑪爾斯星球,烽火處處.

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依靠流派格局,維持著數千年獨特社會形式的世界一旦爆發戰爭,竟然如此的慘烈.

局勢,迅速惡化到了讓人無法忍受的地步.

三大流派混戰,將整個瑪爾斯星系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絞殺場.瑪爾斯自由港的通道完全被封鎖,商團,走私船,自由運輸船隊紛紛走避.港口貨物吞吐量下降了百分之九十九!幾近斷絕.

對這個枯竭星球上的人們來說,沒有源源不斷的食品,能量和其他必須生活物質的輸入,根本無法生存下去.戰爭的爆發,已經切斷了許多地方公共環境平衡系統,能源電力和生活用水等系統的供應,而物質的輸入斷絕,更導致食品,飲用水等生活必需品的價格飛漲.

城市里群雄割據,許多地方已經被交戰的各方變成了一片片廢墟,每一條街道都在發生激戰.數以萬計的無辜平民在無限制打擊的炮火中死亡.

當戰爭進行到第四天的時候,整個自由世界,已經變成了一個暴徒的世界.

這個星球上,誰都不是吃素的.

當民眾無法獲取生活必需品,開始鋌而走險的時候,自由世界的叢林法則,民眾們刻骨銘心的弱肉強食理念,開始發揮作用.死亡人數直線上升.街道上,搶劫,強*奸,殺人,放火---失去了理智的人們已經變成了暴徒.他們以家庭,以組織,以鄰里.以朋友形成一個個集團,為了爭奪有限的生活物質大開殺戒.

一個個商場被洗劫一空,一棟棟大樓被付之一炬.

站在樓頂上俯視城市,無論是中心城,還是步兵港,仙龍港,白令港,奧斯陸港.泰晤士港,里爾港這些重要的港口城市,處處濃煙翻滾烈火熊熊,槍聲,慘叫聲.哭喊聲不絕于耳.

誰也不曾想到,自由世界的戰爭連鎖反應,竟然如此恐怖.

人類主流社會經曆戰爭數年才可能出現的情況,在這個世界,只用了四天!

這是一場浩劫.

不過,對于三大流派來說,形勢卻還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圍.

在經過了最初地混戰之後.三大流派隨著事實控制區的形成.互相之間的戰斗,已經自然而然地開始降低烈度.

鶴蚌相爭漁翁得利.誰都不想將自己的實力拼得一干二淨讓其他流派撿了便宜.誰都不傻!三足鼎立的戰爭局勢雖然難以捉摸,可是,卻有一種天然的穩定.

戰斗仍然要繼續,對重點工業區,交通要道和港口的爭奪,依然寸土不讓,不斷爆發的小規模戰斗慘烈而殘酷.可對于大規模地主力決戰.卻謹慎的很.

三大流派都在小心翼翼地尋找機會一錘定音.

而他們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中心城.誰都知道.那里才是勝負的關鍵!

瑪爾斯自由港中心城,數十倍于其他港口城市.誠如其名,這里就是瑪爾斯的中心.這里集中了瑪爾斯自由航道百分之七十以上地財富,更集中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工業制造能力.

在現代戰爭中,決定勝負的因素,最重要的就是後勤供應.而中心城,顯然是最大的物質儲備基地.北部工業區,東部港口和倉儲,是必須要掌握在手里的.

得中心城者得天下.

這是所有人都毋庸置疑的鐵律!

位于泰晤士港地泰流基地里,一片忙亂.操場里,兩個連地機甲正在集合.各式各樣高高矮矮的私人機甲混雜在一起,努力保持陣型整齊.在他們旁邊,數百名泰流武裝人員,正在搬運著一箱箱配備給機甲地老式彈藥.

這些武裝人員,大多數並沒有接受什麼正規的軍事訓練.其中有許多,不過是臨時拿起槍的流氓地痞.松了領子歪挎著槍,干著活兒,嘴里不消停地罵罵咧咧!只有更遠處的數百名正在緊急集合的斗牛士雇傭兵,才有點軍隊的樣子.他們是泰流的主力.

深埋于地下百米,被厚厚地高強度混凝土和金屬裝甲板包裹地地下指揮室里,也是同樣的忙亂景象.一台老式地小型天網的控制台前,數十個人正忙碌著.此起彼伏的呼叫聲和鍵盤敲打聲響成一片.

說是天網,不過是被淘汰的中央控制系統.能起的作用,也就是戰情彙集,通訊和指揮,再加上一點點反干擾能力.至于戰場實時監控,雷達,電子偽裝及戰區管理,導彈,空地協調等功能,根本就沒有.

流派,畢竟不是主權國家的政府.流派武裝,也不是正規軍隊.

指揮室的電子沙盤前,庫伯來回踱著步,已經是焦頭爛額.

三大流派當中,目前處于下風的,是泰流.

5月31日,為了爭奪中心城北部工業區第九區的控制權,泰流斗牛士傭兵團第一裝甲營和破山流第七破軍營激戰二十六小時,雖然最終在增援下勉強占據第九區,消滅當面之敵近半,可是,第一裝甲營也被打殘了.

而在6月2日,絕殺流對泰流控制的中心城第五環形道西三段一座重要橋梁的偷襲中,泰流派駐進行防禦的一個裝甲連全軍覆沒.而這個裝甲連,其中有半數,是泰流剛剛派入下屬武裝構建基層指揮系統的核心弟子!

最讓庫伯感到無力的是,泰流運往惡魔之眼基地的補給物質,竟然在近在咫尺的PT-8911星系被搶了!

一想到這個,庫伯就恨不得撕掉斯蒂爾曼的皮.

那兩艘大型運輸艦裝載的能量,食品,艦艇零部件,武器彈藥等物質,都是維持惡魔之眼主基地半年運行的補給!也是泰流目前物質儲備的三分之一!

由于瑪爾斯流派戰爭.敢于停靠瑪爾斯港口地運輸船只已經不見了蹤影.現在,各大流派都只能依靠自己的武裝艦隊,去幾個跳躍點之外的自由船塢尋求補給.只有哪里,還能見到往來貿易的運輸艦隊.

所以,港口和武裝艦隊,就是各大流派的生命線.為了保證惡魔之眼的戰斗力,避免因缺少補給導致航道失守,從而斷絕物質來源.庫伯是咬著牙才擠出手里的這批物質.以維持惡魔之眼基地的正常運轉.

誰知道,這批物質,竟然被搶了!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獲取足夠地物質,按照現在的物質儲備和消耗水平,泰流要不了多久就會彈盡糧絕!

如果說這是泰流遭遇的第一個沉重打擊的話.那麼,讓庫伯此刻慌亂得來回踱步的是,他一直引為靠山地西約,竟然斷絕了消息!

庫伯自多年前,就和比納爾特帝國的情報機構密切聯系.

比納爾特帝國的情報機構遍布整個人類社會,這是一張大網.對于緊鄰勒雷通道的瑪爾斯自由航道,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雙方接觸後.開始了部分合作.在貿易和緊缺物質上.比納爾特給予泰流支持,而泰流.則在比納爾特的一項研究計劃中,進行配合.

那是一項新的機甲研究計劃!

研究的,不光是新型機甲,也還包括這種新型機甲地操控者!

多年來,泰流一共秘密為比納爾特帝國提供了近兩百名實驗品----全都是經過長期機甲操控訓練卻因為各種原因喪失了操控能力地機士!

其中,包括十名機甲騎士和六名機甲統領!最後一批送去的,就是門羅!

這個研究計劃.在拼湊了多年地跡象後.庫伯已經大致清楚了其中的隱秘----比納爾特在走精神操控系統的老路!

機甲的操控系統,一直是機甲發展研究的重中之重.

早在古地球時代.可以捕捉操作者視點和腦波信號的輔助操控系統,就已經出現了.可是,人腦,畢竟不是機器.每一個人不同的腦波信號和他們不同地心理狀態,思維都限制了這種輔助操控系統成為主要操控系統地發展.

況且,機甲和遠古坦克這一類的裝甲武器有著本質上地區別,速度的提升以及作戰方式和環境的改變,對于操控的精確度要求更高.當時的科技水平,無法促使精神操控系統達到這樣的要求.

于是,以萬能操控杆和輔助鍵盤為組合的經典操控模式,就如同飛行車的方向盤一般,被延續了下來.

而人類對機甲操控系統的研究,也分成了兩條路.一條是手動操控系統為主,輔助以電腦及捕捉視點和腦波的生物操控系統.而另一條路,則是無數科學家孜孜以求的精神操控系統.

兩千年前,隨著科技水平的發展,對人體大腦的更深入了解,適合于機甲應用的精神操控系統,終于被研發了出來.這種系統,通過特殊儀器強力捕捉人腦信號,並摒除一切干擾,准確率無限接近百分之百.而且,其瞬間反應幾乎沒有延遲.機甲,完全就是人的另一個身體!

這套系統的出現,被譽為當時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它不僅能應用于機甲,還能應用于飛機,艦艇,制造等無數領域.可是,沒過多久,這套系統就出了問題----它對人腦有著致命的傷害!人腦,不足以長時間支持精神操控,數以千計的前期試驗者腦部受損,因此死亡或成為植物人.

對人腦的傷害問題,兩千年來都沒能解決.機甲,也走上了另外的一條路,最終演變成現在的格局,並因此造就了機甲流派.

比納爾特的這項秘密研究,就是精神操控系統.一旦研究成功,以精神系統的瞬間反應,足以讓一個普通的六級機甲戰士變成一名十二級乃至十三級機甲戰士!手速,將不再是難以逾越的鴻溝!用精神操控系統武裝一個裝甲師,就能橫掃整個宇宙!

這種精神操控技術,許多國家和獨立研究室都在研究.這並不是什麼絕對禁止不能公開的罪惡計劃.可是,庫伯卻知道,比納爾特帝國的精神操控系統研究,重點,並不在于系統本身.

他們地研究方向是----改造人!

既然操控系統無法解決對人腦的損害,那麼,就把人腦變得無法損害!

這項讓人心驚肉跳的研究,將試驗者的頭蓋骨整體剝去.利用現代醫學和機械電子技術,將電腦和人腦,以及一個特殊的金屬強化裝置和一個系統接駁裝置結合起來----那幾乎已經不能被稱為人了!

這樣的研究,一旦暴露,立刻就是泰流的末日.不光是對機甲流派的背叛.也是對人類地背叛!

庫伯原本以為,有如此秘密合作關系,比納爾特帝國是無論如何也會支持自己的.可誰知道,開戰以來,比納爾特帝國的聯系人不但沒有表示支持,就連自己接連發出的信號,也石沉大海.

現在.泰流只占領了泰晤士港.仙龍港的一半以及步兵港地一小部分.而在中心城的爭斗中,泰流已經被絕殺和破山兩大流派完全壓制住了.除了在北部工業區還保有一小塊領地以及連接的兩個大區外.其他的部隊,已經被擠出中心城區.

再這樣下去,泰流將會被第一個淘汰!

正彷徨無計,忽然,指揮室大門被猛然推開.中川大輝捏著一份電子文件,沉著臉大步向庫伯走來.

庫伯停下了腳步,定定地看著一直在試圖和比納爾特取得聯系的中川大輝.

"聯系上了!作為對我們的支持.比納爾特帝國.將派人來協助我們!"中川大輝的語氣有些古怪.

"他們要派部隊?"庫伯一怔,心里不知道是驚還是喜.

"沒有部隊.只有一個人!"中川大輝道.

"一個人?!"庫伯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

"是地,一個人.一個實驗品!"中川大輝遞上手中的通訊記錄,緩緩道:"他們,不過是在繼續他們地試驗!"

胖子專注地看著機甲遠視儀屏幕上那支不明身份的機甲部隊.

從一百輛增加到近千輛,還有接近一個團的步兵.這些通體火紅的機甲始終徘徊在普羅鎮邊緣.和布防的匪軍機甲,保持著三十多公里的距離.

盡管在這些機甲和泰流分館之間,還有個由普羅鎮本地小商團聯合起來,又花錢請來了雇傭軍組成的防區.可是,胖子知道,這支部隊,是沖著自己來地!

西約隱藏在這個星球地勢力,終于出手了.而自己這個扛著斐盟旗號招搖撞騙的胖子,正是首當其沖.

"對方有一個裝甲團和一個步兵團.以他們目前地態勢,應該會對本地商團聯盟下手."站在胖子身邊的馬克維奇報告道:"我觀察過他們的行動,乾淨利落,機甲小隊的在行進中自然形成固定陣型,距離保持標准.很顯然,他們經過長期而嚴格的軍事訓練."

"那麼......"胖子繼續在遠視儀上觀察著,目光,停留在了紅色機甲的胸口炮管以及遍布全身的幾個凸起上.隨口問道:"你的建議呢?"

"避其鋒芒!"馬克維奇的回答很干脆.作為匪軍地面裝甲力量的指揮官,他現在手中的力量,加上剛從港口奧黛麗號上分批趕到的七十輛機甲,總共不過一百二十輛機甲.

而剛剛納入編制的新泰流和幻影流機士,還遠未達到作戰要求.況且,他們的機甲大都是私人機甲,沒有足夠的作戰能力----當初第一大道上發生那那場機甲混戰,在他看來,更像是一場鬧劇.

戰爭,不是游戲!而這一次面對的敵人,顯然不那麼簡單.避其鋒芒,是一個指揮官最理智的選擇.

胖子沉默半晌.問道:"如果必須要打呢?"

"血戰!各個擊破!"馬克維奇的回答,比之前更干脆更有力.對于敵眾我寡的形勢,他甚至沒有問一句為什麼.

從伯藍玫瑰號上,這個胖子發出第一聲指令開始,他就再沒有懷疑過這位聯邦英雄的每一句話.那是最虔誠地崇拜和服從.而當紅胡子基地里,胖子指著锎金屬鑄的海盜雕像,縱聲大笑的時候,這種崇拜和服從.已經變成了生死以托.

在外人看來,勒雷已經快完蛋了.而這數百士兵,想通過操控瑪爾斯自由世界讓勒雷起死回生,無異于癡人說夢.

怎麼看,這怎麼像一個笑話.可是.在馬克維奇和所有的勒雷戰士看來,他們還有一線希望.如果說這是一個笑話,那麼,他們就是被這個堂吉訶德式的笑話聚集到一起的!他們為自己能成為這個笑話中的一員,感到無比驕傲!

就算是失敗了,就算是死了,他們也對得起勒雷那片土地上的列祖列宗!

更讓他們驕傲地是.現在的匪軍.是一支團結而勇猛的頂尖武力!

沒有在紅胡子海盜基地里呆過的人,不會知道他們經受了什麼樣的淬煉.駕駛著什麼樣地機甲,有著什麼樣的決心----胖子手指所向,別說面前這一千多輛機甲,就算是一萬輛,他們也照樣發動沖鋒.

胖子專注地看著遠視儀畫面,回想著這一路行來發生種種,一時間.腦子里各種念頭紛至遝來.

蘇斯帝國已經入駐薩勒加長弓星系.距離他們彙合傑彭帝國與德西克帝國同時向勒雷中央星域跳躍點發動總攻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勒雷面臨的.是崩潰!

局勢惡劣至此,除了如此兵行險著,自己已經想不出更快的辦法.

辱庫伯廢門羅殺甘迪,旋即連踢九館挑動流派風潮,殫精竭慮的苦心謀劃,不就是為了這一天麼?

這是一場硬仗,一場自己無法退避也輸不起的戰斗.就算是釘,也要把自己釘在普羅鎮這盤亂棋地氣眼之上,寸土不讓!

流派互助同盟,已經在眾目睽睽之下.那些在亂局中惶惑不安地小流派小社團,都在觀望,在等待.此刻,他們就像是一股股被截斷地涓流,被困頓著,在烈日下干涸.一旦他們確定流派互助同盟是出路,他們就會通過這個口子彙集起來,成為無法阻擋的奔騰大河!

自己現在需要做地,就是打贏這場戰爭!

輸了,自己只能灰溜溜地撤出瑪爾斯自由港.

贏了,自己才有資格進行下一步!

遠視儀被調節著,一點點放大.胖子的目光,仔細地審視著紅色機甲的每一個細節.

胸口,頭部,手臂和四肢.胖子的嘴角,泛起一絲淫笑.

如果論對機甲的了解,這個世界能夠比田行健更精通的機械師,已經少之又少.尤其是在研習了卡斯帕的工作日志之後,胖子在機械方面地造詣,已經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地水平.自機械修理兵出身的他,對一切關于電子機械地知識如饑似渴,那就是他保命的根本!

雖然沒有邏輯的結構掃描裝置,可是,如此近距離的觀察,已經足夠讓胖子知道很多東西了.

這些紅色的機甲,顯然不是某國的軍用機甲.和那些流派一樣,它們是利用這個世界所能獲取的資源改裝的私人機甲.只不過更先進一點而已.它們的機載炮屬于能量擊發的金屬混合炮.這種混合炮,攜彈量和殺傷力有限.能量罩也是仿制的,使用的是普通艦艇用于引擎回路壓縮裝置的能量散布器做護罩探頭.

相比于還在使用老式射彈武器的流派機甲,這些機甲,已經具備了射程,精度和破壞力都更高一級的遠程打擊能力.在集體進攻中,這種能力,將以倍數放大.至少,普通的私人機甲是完全無法抵禦的.

不過.這樣的機甲,胖子並不放在眼里.如果用軍用機甲的標准來評判的話,這些機甲,不過是勒雷六代機甲地水平----這還是對其近戰能力加了分的情況下進行的評定.

胖子愜意地用手撓了撓肚子.這***就好辦了!誰會知道,在這個星球上,有一百二十輛標准軍事配備的八代機甲!

橫刀說是胖子的心血結晶,一點也不為過.

當初,為了打造匪軍地面裝甲力量.胖子從一開始,就決定選用能夠找到的最好的東西.因此,他第一眼就相中了巴巴羅薩購買來裝配給劫掠團地人型機甲墮落天使.

墮落天使,是瑪爾斯自由港龍鷹機甲公司的經典產品.速度奇快,爆發力強.有著極優越的協調性.最重要的是,這種機甲有極大的改裝余地.當初為了購置這一批墮落天使,作為龍鷹機甲粉絲地巴巴羅薩可沒少花錢.誰知道用了沒兩個月,就便宜了鵲巢鳩占的胖子.

胖子對墮落天使的改裝,是走的神賜路線.也就是說,這胖賊將偷來的神賜經典設計,移植到了墮落天使的身上.

十代機甲身上才出現的複合連杆懸掛.倍增回路引擎加速器.單直臂萬向輪傳動杆,仿肌肉線型防護填充.三點壓縮式輔助推進器........只要能仿造出來地,胖子一點沒放過.經過適應性調整,移植到了墮落天使地身上.

現代機械設計,最重要的就是思路!這些東西創造起來雖然艱難,可是,胖子仿起來,那叫一個輕松愉快.

當然.過于精密.靠土匪窩里地設備無法制造的東西,例如雷達.掃描器,生物輔助操控系統,以及一些缺少材料的設計,胖子只能忍痛放棄了.為此,他唏噓了很久.若是在勒雷國內,這些東西不過是多花些時間而已.

而在關鍵的引擎部分,由于和神賜的引擎設計不配合,除了借鑒了引擎加速器以外,胖子干脆另起爐灶,以卡斯帕工作日志的指導,加上自己對各類機甲的研究領悟,重新設計了一個引擎.

這個引擎,也是橫刀最關鍵地地方!它所提供地動力,足夠讓墮落天使這樣的敏捷型私人機甲,變成一輛橫沖直撞地猛獸!

因此,雖然受到制造環境,材料設備的限制,可當橫刀最終定型的時候,測試評定下來,也穩穩地站到了八代軍用機甲的頂峰.

八代頂級機甲對陣用私人機甲進行有限改裝的六代機甲---光是想想,胖子就禁不住鼻子冒泡.第一眼看見這麼多機甲時想撒潑打滾罵街吐口水的念頭,早拋到了九霄云外.數量多又怎麼樣,精子的數量就多!

色*情狂闖蕩江湖,重要的是體質!

況且,自己的手中,還掌握著這個世界眼下絕對沒有的王牌!

要想讓自由世界那些彷徨中的流派把目光都聚焦到這里,就必須贏得一場讓人無法移開目光的勝利.

全殲對手!這樣的勝利,才足夠轟動!

打開機甲電腦的推演系統,胖子笑得口水滴答.

"媽勒個逼!""懦夫,總是能為自己找到理由."

"當罪惡突破心里防線的時候,再高尚的人,也成了惡魔."

"自私,是人類最卑劣的本性之一.當自私者找到足夠的理由時,他們的面孔,比聖女還聖潔."

勒雷首都路德里特,一名加波族人,虔誠地跪在街邊低矮漏風地帳篷里,一邊跪拜,一邊誦讀著波人的聖經----《救贖》.

帳篷外,數以萬計的游行者在湧動著,喧囂著.遠處,警笛聲不時響起.

喃喃地讀經聲,在繼續.

"神說,人類的罪惡,來自于無止境的欲望,當貪婪充斥于沒有約束的世界時,世界,將會被毀滅.人類,將在欲望的深淵中自相殘殺,用利刃和鮮血,把自己放上祭壇."

"新的世界,即將來臨."

發生于勒雷首都的游行,已經擴散到了首都星所有的城市.

在野黨極力地引導著民眾發泄他們的失望與憤怒.引導他們將怯懦,美化成一種正義.

而在盧塞恩,在米洛克.

所有的城市都保持著沉默.

這些飽經戰火的城市里的人們,冷冷地看著電視上,那些以正義的名義要求和平的示威者.他們不明白,首都那些未經戰火的人們,當初是那麼地慷慨激昂.為什麼現在,卻毫無征兆地改變了立場.

只是因為戰爭即將降臨到他們頭上麼?

反戰浪潮,在正義的幌子下,愈演愈烈.人性中,被放縱的卑劣,也開始產生激變.

即便一開始參與游行,還有些遮掩,還有些惴惴不安.可是,當個體融合在數十萬群體中時,原本感到羞恥的事情,已經在一遍又一遍的謊言中,變成了可以以生命捍衛的真理.

在街頭翻滾的烈士名單公告牌下,他們歇斯底里地攻擊主張抵抗到底支持總統的示威者.他們將內心的恐懼,變成了暴戾加諸于他人.

2063年6月4日.

勒雷首都局勢惡化.總統漢密爾頓在發表全國電視講話之後,宣布軍事管制,驅散示威者.

同日,以共進會為首的三黨聯合,召開會議,一致要求提前舉行議會選舉和總統大選.

2063年6月5日.

被傑彭扶持的傀儡政府,宣布百慕大星域七大州脫離勒雷聯邦.

同日,傑彭共和國,德西克共和國,蘇斯共和國同時想勒雷發布最後通牒,要求勒雷立刻停止抵抗,開放勒雷通道,改選政府.為了加強通牒的說服力,傑彭共和國和德西克共和國兩支混合艦隊,同時想勒雷中央星域東西跳躍點發動警告性攻擊.

2063年6月6日.在野黨曆數漢密爾頓罪名,再次發動集會.要求獨立司法部門立案調查總統漢密爾頓挪用軍費情事.並提請國會以瀆職罪,戰爭罪,反人類罪對漢密爾頓進行彈劾.

雖然在野黨的要求隨即被眾議員否決,可是,在野黨也成功將漢密爾頓推上峰頂浪尖.

同日夜,分別集結于路德里特市東區,西區以及雅幸克市的數支陸軍部隊異常調動.

勒雷,風雨飄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