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十章 幻影流的到來

塞爾沃爾從馬背上翻身下地,早有隨從接過他手中的馬球杆,又遞上熱騰騰不燙手地濕毛巾.一直站在旁邊的馴馬師也趕緊把渾身汗津津地馬牽開,慢慢溜達著緩氣.

伴隨著遠處地平線外那不絕于耳地炮聲和爆炸聲,塵土飛揚地馬球場里,依舊是蹄聲雷動,十數騎士揮舞著球杆,縱聲呼喝,來回風馳電掣.

塞爾沃爾氣定神閑地坐在場邊的椅子上,喝著茶看著場中比賽,又閉目養了養神,這才把目光投向肅立身邊等待多時的情報官.

在塞爾沃爾將目光投過來之前,情報官筆直地站在他身旁,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這是塞爾沃爾的規矩.

哪怕下一秒天就要塌下來,納德米克皇朝,也絕不允許自己後裔和那些下等人一樣驚慌失措.

從容,是一個血統高貴地皇族從小就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而作為皇朝後裔的塞爾沃爾,在虔誠地遵循著納德米克皇朝流傳下來的每一項准則的同時,對手下也有著同樣地要求.

"會長."情報官打開文件,報告著目前局勢:".....血影機甲團已切斷了白令港和潛龍港通往中心城的第七,第二十五和第二十九號資源公路,並層層布防.....血翼艦隊的偵查艦傳回消息,已經發現隆興會青旗艦隊于DA航道斯巴達起兵走廊集結,赤旗艦隊目前動向不明."

DA航道,是聯結著奧丁自由航道,通往查克納和蘇斯的B級航道,蘇刻舟派部艦隊駐紮在那里,正在塞爾沃爾的預料之中.畢竟,這是那個查克納老不死的生命通道.

可惜,現在的主航道在蘇斯帝國的控制之下.而和主航道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DA航道,可不是一支青旗艦隊就能掌握的.

嘴角勾起一絲冷笑,塞爾沃爾閉著眼睛點點頭.淡然道:"知道了."

情報官合上文件夾,接著道:"另外,血色傭兵團的機甲營,已經逼近普羅鎮,目前還未與新泰流發生正面沖突.我們剛剛收到情報,幻影流已經放棄其主館和各大分館,于昨日十點啟程,穿越中心城區,進入普羅鎮."

"幻影流?"塞爾沃爾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馬球場里彌漫的塵霧,情不自禁地皺起了眉頭.

泰流普羅分館那位新館長地身份,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這個憑空出現,一手推動流派戰爭爆發的勒雷胖子,已經讓塞爾沃爾感覺到威脅.

尤其是普羅第一大道那一場混戰,更讓他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白白胖胖似乎沒有什麼威脅地胖子.

五十輛機甲,在這個機甲的世界里.根本算不上什麼.

可是,那五十輛機甲在那次短短地戰斗中,爆發出來的戰斗力,以及它們身上裝配的能量炮,顯然並不是一個數字那麼簡單.

作為蘇斯帝國的合作者.斐盟是塞爾沃爾天然地敵人.這個敵人,以前只有蘇刻舟一個,現在.似乎多了一個.

而最讓塞爾沃爾感到心里不痛快的是,自己提前多年的布置,似乎也面臨著一個更大布局的威脅.

他很難相信,和查克納有著千絲萬縷關系地隆興商會,會和那個勒雷胖子沒有任何關系!

如果,那胖子是蘇刻舟推上前台的,如果,這一切沖突都是蘇刻舟在背後謀劃.那是否意味著,隆興會這個雄踞瑪爾斯多年的龐然大物,早就有了一個和自己一樣的計劃?!

此刻,泰流的分裂,幻影流的到來,意味著什麼?

隆興會為什麼到現在還只處于防禦態勢.^^首發^^自始自終與普羅鎮沒有絲毫的聯系?甚至他們地機甲部隊就沒有向中心城靠攏?

不能再讓斐盟的這群人躲在後面了.

塞爾沃爾在一瞬間就下定了主意.要想知道隆興會的打算.知道斐盟在瑪爾斯的布置,其實很簡單.

只需要自己在關鍵的部位.用竹竿捅上那麼一捅!

這個馬蜂窩最打眼地部位,自然是普羅鎮!

塞爾沃爾很想看看,當自己的部隊在普羅鎮大肆屠殺的時候,隱藏地斐盟勢力,還能隱藏多久!

出了普羅第一大道,七拐八繞地穿過高樓林立的中心商業區,飛行車在普羅鎮皮卡迪利大街路口停了下來.

空寂的街道上,還殘留著趁火打劫的暴徒們縱火搶劫的痕跡.街道兩旁的幾家商店和自選超市,都已經被洗劫一空.就連展示櫥窗,也被砸得稀爛.幾輛被燒成黑色金屬框架的飛行車還停在路邊.玻璃碎片,鞋子,衣服和紙張被丟得滿地都是.

路口已經堆起了沙包,架起了防禦步兵地老式機槍.臨近路口的幾棟大樓樓上,也架起了便攜式導彈和幾門能量機關炮.

幾塊從第一大道那些機甲殘骸身上拆卸下來地金屬板被焊接成了簡易防彈牆.隔離網也拉上了.七八輛匪軍機甲和十幾輛護衛機甲把橋頭封了個嚴嚴實實.

胖子把臉貼在車窗上,目光呆滯地看著警戒線外.

他知道求見自己的是老史密斯,可他做夢也沒想到,老史密斯的到來,會是這麼大地陣勢.

老史密斯就站在路口隔離網外.在他身後,是數十輛幻影流特有是敏捷型機甲.而被機甲環繞著的,是數百名手持各種武器的幻影流弟子.在這些弟子中間,還有二十多輛巨型卡車.

其中幾輛卡車尾廂的自動門已經打開.

幾個不知憂愁地孩子,正興高采烈地在卡車地自動起落架上跑來跑去.而在車廂里,女人和老人就蜷縮在隔板背後,只露出半個頭,靜靜地注視著這邊.

很顯然,這是幻影流眾人地家眷,他們已經傾巢而出.

胖子一雙肉乎乎地手在腦袋上一通亂撓,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表現出他此時地困惑.

胖子向來很知道自己的斤兩.雖然比普通人重那麼一點.可絕對沒到甩一身肉去,就能讓人納頭便拜地地步.

如果說老史密斯先一步過來接洽,談談價錢,大家眉來眼去之後再寬衣解帶,胖子想得通.可以他對老史密斯的了解,這老家伙就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不見鬼子不掛弦的老狐狸.

偏偏眼前看見地是,這老狐狸把整個幻影流帶到了普羅鎮.這不是擺明了來投靠自己又是什麼.

胖子一時間有些發懵.難道自己也有沖天地王霸之氣,以至于天上的餡餅就這麼干干脆脆地掉了下來?

困惑歸困惑,車一停.胖子還是趕緊堆上一臉笑容,下車大步迎了上去.

這正是他想要的.無論如何,這幻影流也要一口吃下來.

一看見五官都變了形,笑得一臉稀爛地胖子,老史密斯輕輕的歎了口氣.從這個家伙的身上,他一點也看不出勒雷英雄的風范.

可是,到了現在.^^首發^^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和其他排名靠前的流派不一樣,幻影流沒有雇傭軍,沒有商團,也沒有專屬武裝艦隊.戰爭爆發後,獅鷲騎士館旗下的幾家工廠都已經被迫關閉.主館所在地區域,更是被其他縱橫割據地勢力封鎖成了一個孤島.

兵荒馬亂,暴徒橫行.許多貧民弟子.都把家人接到了機甲館.幻影流就是他們最後的依靠.

可老史密斯知道,只依靠自己這些人,幻影流絕對撐不到這場戰爭結束的那一天.在仔細地閱讀了那份普羅分館宣布與庫伯領導的泰流決裂的通告後,他終于下定了決心.

到普羅鎮去!

老史密斯不在乎將幻影流全部押上賭桌.他本來也沒什麼可輸的了.

于是,幻影流開始了槍林彈雨中的穿越.

從中心城主館所在地到普羅鎮,平日里飛行車不過短短一個小時地路程,幻影流走了整整一天.在付出兩輛巨型卡車和數名護衛隊士兵的生命作為代價之後,他們終于抵達了普羅鎮.

田行健迎面走來.

老史密斯回頭看了看自己身後.

以科茲莫為首.數十名幻影流核心弟子整齊地排成一個方陣.

這些成長于自由世界的青年們,此刻英姿挺拔肅然無聲.他們只死死地盯著那迎面走來的身影.

包括科茲莫在內,這些年輕機士的眼中,是清晰分明不加任何掩飾地崇拜!

帶領兩百七十多名戰俘橫穿千里敵後突出重圍.孤身潛入莫茲奇攪動狂風暴雨力擒詹姆士.阻擊獵人軍團,千輛機甲中橫沖直撞,漫天炮火中孤傲突進.墜落深淵而又奇跡生還.

最重要地是.他曾經操控機甲以一化百,曾于幻影流主館中以一雙鐵拳呼嘯縱橫所向披靡.將庫伯加諸幻影流的羞辱百倍還之.

每每想及當時情景,不光是這幫年輕機士,就是老史密斯自己和幾位穩重淡泊的長老,也不禁心馳神往.

將幻影流地未來牢牢綁在這個人的身上,沒有一個人反對!

因此,幻影流來了!

可是,這個胖子,真的能帶給幻影流一個光明的未來麼?

老史密斯沒有把握!

直到現在,他還猜不透這個胖子有什麼辦法收拾這場亂局!即便再需要核心技法,即便此刻再窘迫,老史密斯也不會把身後這些青年的生命交付給一場沒有希望的戰爭.

看著走到面前的胖子,老史密斯雙目如電,沉默良久,他問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你有把握麼?"

胖子一怔,自始自終,他和老史密斯並不熟悉,甚至沒有正式認識.

可是現在,站在自己面前地這個老人,就這麼直直地丟出了他最擔心的問題.

把目光投向老史密斯身後.迎著幻影流機士們炙熱的眼光,胖子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有!"

"你准備怎麼做?"

"等!"

"等誰?"

"明心流,黑龍道,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流派."

"你想干什麼?"

"重振流派聯合會!"

沒有繞***,一老一少面對面站著,快速地問答,每一個字,都極盡簡練.

"重振流派聯合會?!"老史密斯喃喃自語.

他轉過頭,看著身後.目光越過幻影流眾人,投向了他們來時地那條路.

天際,炮聲槍聲不絕于耳!

心里地疑問,忽然煙消云散.看著被爆炸和烈火映得通紅的地平線,老史密斯忽然想放聲大笑.再沒有絲毫遲疑,一份幻影流名冊和物質清單,就這麼塞進了胖子地手中.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老史密斯不得不佩服.眼前這個憨厚胖子的手段!

瑪爾斯自由世界的局勢,被他借力使力,已經利用到了極處!!

他借幻影流那一場沖突,挾風雷之勢進入泰流,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踢九館.將流派矛盾的火藥桶一把火點燃.

在這個亂局即將開始的時候,他地所作所為,讓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幾大流派.終于徹底背棄流派傳統,提前開戰大打出手.

而這個時候,他卻要重新將他摧毀的東西,又再度建立起來.

重建流派聯合會.

聯合會只是個幌子,這胖子利用的,是數千年來,幾大自由世界的傳統!

維持流派聯合會,重新將自由世界歸納入流派習慣的傳統當中.讓流派和千年以來的曆史一樣,依然站在自由世界金字塔地頂端,這個誘惑力,對那些無力左右這場戰爭的小流派來說,實在太大了.

無論他們在流派中的地位怎麼樣,他們終究還是這個階層的一員;他們終究還享受著流派傳統帶來的利益!

只要斐盟.能夠有足夠地力量把局面撐起來.流派歸心.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聯合會的成員,還是這些民間機甲流派.

唯一不同地是******背棄了流派傳統的三大流派.已經在這風云變幻地過程中,輕易地將流派聯合會的主導權拱手相讓!

老史密斯微微躬身,緩緩讓開.

幻影流機士方陣,就在田行健的眼前.

機士們靜靜地站著.田行健看著他們,他們也目不斜視地看著田行健.這些未經軍伍的年輕人,剛剛橫穿了被槍林彈雨籠罩著的中心城區.完成了他們身處戰爭中的第一次洗禮.

在進過由一個小型雇傭軍控制的街區時,他們遭受了襲擊.

一名外圍弟子和幾名護衛隊成員死亡,數十人受傷,兩輛重型卡車被焚毀.

值得驕傲地是,卡車里的孩子老人受到了嚴密的保護,沒有發生車毀人亡的慘劇.

他們的成長經曆中,並不缺乏血腥.

無論是在學校,還是住家所在的街區,暴力,總是無處不在.

他們學會了怎麼打架,怎麼拼命,怎麼保護自己.可是,他們還是沒有學會戰爭----這種席卷全人類地戰爭.

他們很疲憊,他們地眼睛里,除了激動和期盼,還有迷茫和困惑.

胖子知道,他們在等待,等待自己給他們一個目標,一個答案,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這個團體地一員了."

胖子挺胸抬頭時,自有一種鐵血軍人的風范.這種風范,就連特種偵察團和猛虎特種兵也學不來,這時候拿出來,立刻把年輕的幻影流機士們給震了!他們從來未曾見過,一個人光憑站姿,就能讓你嗅出戰場的硝煙,看見獵獵的戰旗,鮮血淋漓的土地,看見一塊堅硬到無法折斷地鋼板!

"我知道,你們在等著,等著我告訴你們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團體,未來,你們將會怎樣!"

一陣風卷過寬闊而寂靜地路口,將地面灑落地廢紙,揚起來,又轉著圈兒落下,向遠處飄去.一塊懸垂的破爛廣告牌,在風中一下下地拍打著它原來所在的金屬框架,為胖子的聲音做伴奏.

"如果你們還覺得迷茫,那只證明你們還沒有意識到,你們身處的這個時代對你們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胖子環顧四周:"舊公元5650年,人類最高議會宣布第一個隔離星球----地球!舊公元6204年,第二個隔離星球產生,朗日星,也就是我們現在腳下的這顆,以瑪爾斯戰神之名重新命名的星球!從那時候開始,你們就是被放逐者!"

一陣輕微地騷動過後,還是一片死寂.

年輕的機士們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胖子,他們的眼睛在發亮,那是一種被人理解時才會發散的光芒.

"除了極少數人以外,大部分自由人不允許在主流國家長期居住.科技,軍事,數以千計地各類物質禁運.這是一個宇宙中的地獄!所有的罪犯都聚集在這里,即便是祖上的過錯,你們,也不被主流社會接納.

我知道,你們不甘心.事實上,你們的父輩,你們的祖輩都不甘心!可是,你們沒有辦法撕裂那道鐵幕,你們只能在這里自相殘殺苟且偷生!

或許,你們中的一些人,已經意識到了這場席卷整個人類的戰爭給你們帶來的機會!可是,這個機會是那麼地渺茫.你們是一盤散沙,你們不能團結在一起,去爭取這個機會.

現在,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你們不應該也不會成為兩大軍事集團的炮灰.你們有一個機會,以自由世界的名義,去贏得戰爭,去贏得屬于你們的生活,贏得你們的父輩和祖輩,從未得到過的尊嚴!

斐盟或許會給我們幫助,但我不代表斐盟,你們加入的這個團體也不屬于斐盟!這個團體有且只有一個名字,匪軍!這是最高聯合議會曾經對自由世界所有人的簡稱,現在,我會帶領你們所有人,頂著這個匪字,重新昂首走進人類主流世界,讓瑪爾斯自由港上空籠罩的鐵幕,從此消失!"

胖子停了下來,偷偷咽了口唾沫.

在和韋瑟里爾,巴茲等泰流弟子促膝長談之後,為了准確地抓住和利用這些自由港青年的心態,這番說辭,他可是准備了很久.不但這次面對幻影流說,將來,他還准備面對許多流派的弟子說.

從面前科茲莫等人的眼神中,胖子知道,自己已經抓住了他們的心.對于這些信奉叢林法則的人來說,他們最不害怕的,就是拼命和冒險.那幾乎是他們的天性和本能!

他們需要的,不過是一個目標!

"拿上你們東西,啟動你們的機甲."胖子將老史密斯一把塞進飛行車,回頭繼續裝酷道:"跟著我,你們會有一個波瀾壯闊地未來!"

飛行車一個漂亮地甩頭,向普羅第一大道駛去.

身後,數十輛幻影流機甲,重型卡車紛紛跟上.

熱血澎湃又糊里糊塗的幻影流機士們,腦子里沒有別的念頭.

館長都走了,他們不跟上到哪里去?